走在深南大道上 第二卷 涩色海风 237 走向疯狂与糜烂

枪通条 收藏 3 9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


康饶生这两天很爽很惬意,他没有急着去找黑脸儿收钱,而是等海鲜档的协议什么的手续都办完后,才给黑脸打了个电话。

康饶生躺在沙发上抽着烟,克制着自己用最平静的声音对着话筒说:“老板,等会我去下你店里坐坐!”

黑脸在电话那头说:“好吧!”

康饶生舒服地洗了个造,换上一身轻便的运动服,套上慢跑鞋,晃悠着往黑脸的店里走。

晚上十一点多,黑脸这个时候肯定已经收了酒店的档口回到了店里结帐,这个时候去刚刚好,拿了钱还可以出去HAPPY一下。

康饶生正在心里盘算着等下是叫哪个小妹来陪自己,还是和酒店里的几个“大姐姐”再来个几度风雨,不知不觉就拐进了海鲜店的小路,远远地看见何大明穿着便服坐在店门口和黑脸喝着茶。

康饶生的思绪立刻从香艳的床上回到了现实,他停住脚步,闪回拐角处冷笑着:“妈的,这个黑脸还真是茅房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啊,好,今天放你一马,我改天再过来,我就不信何大明能天天来帮你守着!”

康饶生刚一转身想往回走,就发现眼前迎来一个拳头,心里暗叫着“不好”,立刻闪身一让,一个小擒拿手把偷袭者的手狠狠地一转,控制在地上。

偷袭者痛苦地说:“靠,出手还这么狠!“

声音好熟,康饶生赶紧放开来人问:“阿杰?”

来人果真是阿杰,阿杰按着刚刚被康饶生控制住的肩膀,转了转说:“是啊,靠,不用这么用力吧?不过好象你的反应慢了些了哦!”

“慢了?”

康饶生没有在意阿杰说的话,拍了拍阿杰的肩膀说:“我以为是黑脸找人埋伏我嘛,哈哈!对了,这次回来是不是重新做海鲜生意,如果是的话,我帮你!”

阿杰摇了摇头说:“不是的,我着草了(潜逃),哦?你和黑脸有纠葛?”

康饶生听到“着草”两个字,心里一惊,看了看周围,拉着阿杰往海边走:“找个安静的地方再说。”

阿杰拉住康饶生说:“我在旅馆开了间房,走!”

两人一路无话,来到一个偏僻的旅馆,进了房间后,康饶生发现屋里还有几个光着头的家伙在里面玩着牌。

阿杰递了一瓶水给康饶生说:“都是我的弟兄,都是本地人,这次到我老家那边和我一起做了个单,然后一起着草的!”

几个人叼着烟朝康饶生点了点头,又继续埋头打牌。

康饶生坐到椅子上,弹了支烟给阿杰,又弹出一支点上,问:“不单是砍人这么简单吧?”

阿杰笑了笑说:“一重伤一残废!”

康饶生说:“靠,那你们还敢在深圳露面,你家那边可以离这里很近啊!”

阿杰无奈地说:“我们也不想啊,想去云南那边的,路费不够啊!”

康饶生知道阿杰想问自己借钱,于是说:“你要多少?”

阿杰大笑:“哈哈,兄弟就是够义气,不多,五千怎么样?”

康饶生说:“没有问题,不过我现在没这么多现金,不如兄弟几个和我出去逛一圈?”

一个光头说:“妈的,抢劫啊?那还用得着找你借啊?”

康饶生笑了笑不介意,对阿杰说:“兄弟几个和我一起往黑脸那边转一转,我就不信凑不够这五千了!”

阿杰还是不明白,问:“怎么个转法?”

康饶生把和黑脸的事简单地说了下,阿杰就大笑起来:“好,这个好,哥几个,收拾下,我们走!”

康饶生带着阿杰几个,从黑脸的店门口走了过去。

黑脸刚开始还得意地看了看康饶生,用手指指了指坐在那里喝茶丝毫不理会康饶生的何大明,像是示威又像是讥讽。

康饶生丝毫不介意,微笑着伸出拇指朝身后指了指,阿杰一伙人正坏笑着盯着黑脸儿看。

黑脸的脸色唰地一下就白了,手哆嗦着连茶杯都拿不稳,何大明见他如此狼狈,也好奇地转过头来看了看,他认识阿杰,但不认识那几个光头,康饶生和阿杰走在一起,几个光头还是拉出了点距离的,丝毫看不出是一伙人。

所以何大明不以为然地对黑脸说:“不就是个以前卖海鲜的嘛,怕什么呀?”

康饶生这个时候正好走过店门口,听到了何大明的话,于是停下来与何大明打起招呼来:“何总,这么晚了还出来玩呀?”

何大明冷哼了声道:“是啊,你不也这么晚了还出来逛街么?”

康饶生大笑道:“哈哈,那何总你慢喝,我和我朋友去吃个消夜!”

康饶生说完,和阿杰一伙人回到了旅馆。

半个小时后,黑脸打电话过来:“康会计,是你过来还是我明天过去?”

康饶生故意装傻道:“什么意思?”

黑脸讲话的腔调像是要哭了一样:“康会计,你就别逗我啦,要不你告诉我你在哪里吃消夜,我过去?”

康饶生故意大声地对阿杰说:“有人要过来请我们吃消夜,吃不吃?”

阿杰乐了,大声地配合道:“好啊!”

康饶生这才对回话筒说:“老板,你打算怎么过来?”

黑脸赶紧说:“老规矩怎么样?”

康饶生冷笑了一下:“哼哼,老板,我帮你整走了何大明,弄走了部长,减少了你的负担,又提议让你承包海鲜档,还老规矩?”

黑脸一咬牙:“加400!”

加400也就是一个月1200,做人不能太过分,逼急了狗都会跳墙,于是康饶生说:“这个没问题,你有心就好,这样吧,凑个整的,减200!”

黑脸感激地说:“还是康会计人好!”

康饶生说:“少拍马屁,不过你还得准备一份同样的,即使是这样你还是减轻了很多负担,以后你不用鸟何大明了,现在是餐饮经理负责进货,我负责监督,明白了吗?”

黑脸估计是在算了一下,说:“好,就是这样我还省了不少钱!”

康饶生说:“那上个月你欠的数,是不是也结一下?”

黑脸赶紧说:“没问题,康会计,反正那个部长的我没给他,何大明的我也还没给,不如全给你吧!”

康饶生说:“行,这个月就先这样,以后就按刚说的规矩走,多一分不要,少一分不干!”

黑脸高兴地说:“那您在哪?”

康饶生说:“在XX餐厅等我,把东西准备好!”

康饶生大概算了一下,黑脸刚才报的2000,加上上个月没给自己的800,已经走人的部长的500,何大明的1500,算起来差不多有4800,自己身上还有几百块先进,凑5000给阿杰完全足够了。

当康饶生他们到餐厅的时候,黑脸已经点好了菜等着他们了。

黑脸塞给康饶生一个纸包,又用手比了个五说:“康会计,凑个整的!”

康饶生笑了笑,把纸包扔给了阿杰,对黑脸说:“好了,没你事了,你先回去吧!”

黑脸看了看几个光头,拉着康饶生说:“康会计借一步说话。”

康饶生和黑脸走到门外,说:“什么事?”

黑脸害怕地看了看里面说:“那几个光头原先是这里的混混,很有名气的,去年因为一些案子被通缉了,人就不见了,今年怎么又回来了?”

康饶生说:“你放心吧,保证不会对你怎么样的,其实我和他们不是熟,刚见的面而已,我不知道他们犯了什么事,如果真像你说的,我会报警的!”

黑脸赶紧说:“呵呵,我也不认识,我也不知道,呵呵,可能我认错了,我先走啦!”

康饶生回到餐厅,把黑脸的话对阿杰一说,几人顿时就停了碗筷。

阿杰说:“兄弟,我们得先走了,我们在这里的名气大了点,确实招眼!半个小时后你报警吧,不要连累了你!”

康饶生点了点头,先一步离开了餐厅,半个小时后,警察就接到了康饶生的电话,确切地说是李所接到了康饶生的电话,扑向了旅馆,但已经人去房空。

康饶生坐在李所租的公寓里喝着茶对李所说:“李哥,这公寓不错!”

李所笑了笑:“呵呵,你小子肯定是等人都走远了才报警的吧?哈哈哈!云南?哈哈哈,刀仔杰没告诉你他去的真正的地方!”

康饶生心里一惊道:“难道你们已经掌握了?”

李所说:“掌握个屁,我从警这么多年,像他们这样着草的人,是不会告诉别人自己真正要去的地方的!”

康饶生点了点头说:“那也是,反正我已经报警了啊,你也备案了啊,不关我事了啊!”

李所大笑道:“哈哈,半个小时,还能追!”

康饶生惊道:“你们要追?”

李所说:“当然了,谁都可以不追,有一个光头必须要追,那家伙把镇长的小舅子给砍残了一条腿,必须追!”

康饶生笑道:“李哥英明!”

这个时候李所的电话响了,李所一个劲地说:“好好好,我马上到!“

李所放下电话,边穿着警服边说:“那个光头的行踪找到了,他们分开走的!“

康饶生站起来说:“哦,那我也该回去了!“

李所走进电梯后,扔了把钥匙给康饶生说:“你小嫂子出去玩忘记带钥匙了,在你们酒店的KTV,你把钥匙送给她!”

康饶生手机里是留有那个女孩的电话,于是说:“好的!”

KTV,因为过了零时的缘故,震耳欲聋的音乐已经没有了,暧昧的音乐配合着暧昧的灯光扫着舞厅里的红男绿女们,一对对不知道是不是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男女,互相紧紧地贴在一起缓慢地扭动着身躯。

康饶生一眼就看到了舞池边上看上去似乎喝高了的“小嫂子”,旁边围着几个色咪咪的男人,有意无意地用身体触碰一下他,胆大的甚至伸手摸一把,捏一把,“小嫂子”用手一打才放开。

康饶生走了过去,拉起“小嫂子”就往舞池外走。

几个男的不干了,围了上来说:“小子,你是什么人?”

康饶生扶住已经站不太稳的“小嫂子”说:“她是我大哥的女人,不想惹事的,滚蛋!”

几个男的一笑,其中一个说:“小子,学电视呢?”

康饶生朝保安招了招手,保安很臭屁地跑过来几个,又很恭敬地对康饶生说:“大哥,什么事?”

康饶生很臭屁地装起了老大,指了指那几个男人说:“这几个朋友说想和我大哥的女人玩一玩,不如你们先陪下他们吧?”

几个保安在酒店混久了,怎么会不知道这个女的是李所的女人,于是又很臭屁地对几个男的说:“我们先玩玩?”

几个男人估计就是哪个企业上班的,刚开始仗着人多又喝了酒才敢放肆,现在一看苗头不对,马上认输退开了去。

康饶生谢过几个保安,就扶着“小嫂子”往外走:“嫂子,你一个人来玩?”

“小嫂子”这个时候才清醒了点,说:“不是,我在9号房有朋友!”

康饶生把他扶到9号包厢,里面有几个女的在唱着K,见小嫂子进来,其中一个拿着麦说:“去哪里了啊?”

“小嫂子”摆了摆手说:“包给我,我受不了了,得回去了!”

康饶生不得不叫了辆出租车,把她送回公寓。

“小嫂子”倒在沙发说:“帮我倒杯水!”

康饶生倒了杯水,把她扶了起来说:“怎么喝成这个样子,还好我到了,不然你就给人欺负了!”

“小嫂子”靠康饶生身边说:“我喝得也不多啊,包厢里都是我的姐妹啊,就喝了几杯啤酒,但是出去那几个男的请我喝了杯饮料,我就感觉很晕了!”

康饶生这个时候能很清楚地从她的衣领看到里面无限美好的风光,却强忍着冲动说:“哎,你还是嫩,不认识的人怎么能随便喝他的饮料呢!”

“小嫂子”交叉了一下脚,笑了笑说:“呵呵,那不是还有你嘛,你不来的话,他也会来的!”

康饶生一阵肉麻,看着短裙下的雪白大腿,咽了口口水说:“以后注意点啦,去那里的男人都很坏的!”

“小嫂子”突然吃吃地笑:“咯咯,那你坏不还呀?”

康饶生大着胆子用一只搂住了她的肩膀,另一只手放到了她的大腿上说:“那要看对谁咯?”

“小嫂子”的眼神迷离了起来,微微地抬起了下巴看着康饶生,吐着轻轻的如兰气息说:“那我呢?”

康饶生见事情已经明了地不能再明了了,扑了上去堵住了那性感的樱红。

一阵惊涛拍岸,翻江倒海过后。

女人在半开放式的卫生间里洗着澡,见康饶生仔细地消灭着两人战斗的痕迹,笑着说:“你不用这么小心吧?”

康饶生说:“小心能行万年船啊!”

女人笑了笑说:“他这段时间晚上都不来的,他老婆过来了,他要回家!”

康饶生终于把自己认为要打扫的地方都弄干净了,把衣服穿整齐,才坐到沙发上点了支烟说:“说不好咧,哈哈哈!”

女人这个时候洗完,用大浴巾包住雪白得晶莹剔透的身体,康饶生又咽了口口水说:“我得走了,晚安!”

女人冲后面抱住康饶生说:“别走嘛,留下来陪我,不如我们来点刺激的?“

康饶生心里一笑,我什么刺激的没玩过,那帮“纯情少女”可是吹拉弹唱样样精通啊,于是拍了拍她的手说:“说说看?”

女人咬了一口康饶生说:“坏蛋,这段时间经常看那个片片,我想试下后面!”

康饶生一听鼻血都要喷出来了,“纯情少女”们虽然什么都会,就是不愿意搞这个片片中才会有的玩意,于是一冲动,热血一下冲昏了头脑,转过身来抱起女人就往床上扔。

又是几度风雨几度翻腾。

康饶生抽着烟对躺在怀里的尤物说:“李哥经常和你玩这个?”

女人笑了笑说:“他倒是想咯,不过他那个不太行了,软软的进不去!”

康饶生这才明白,原来尝到了男女之欢带来的欢愉的曾经的少女,如今却因为李所因荒淫无度早早弄垮了身体不能满足她而出来偷男人。

康饶生说:“你小心点,不要经常出来玩!”

女人大笑:“哈哈哈,你是我第二个男人,再说了,我差不多要回老家了!”

康饶生说:“怎么了?”

女人拿过康饶生的烟吸了一口说:“没什么,钱差不多够我做个小生意了,不想再呆了,他也同意,这样对我对他都好!”

康饶生这个时候才明白为什么她敢这么大胆子就在公寓里和自己嘿休了,于是彻底地放开了手脚,又一次扑了上去:“哈哈!那我们大战到天亮!“

一夜无眠,第二天早上,康饶生边走路边微微地颤抖着小腿回到了酒店。

李所打了个电话给他,第一件事说是昨天晚上只抓了个光头,其他的跑了,不过他兴奋地说那个砍镇长下小舅子的家伙抓到了,要请康饶生喝酒;第二件事是让康饶生继续帮忙找女人,“小嫂子“说得果然没错,两人果然达成了协议,要分手了。

康饶生心里暗骂:靠,现在鬼才给你介绍了,有的话我自己用,谁还穿你烂鞋?

康饶生给雨姐打了个电话:“晚上有空不?有空的话找个地方谈谈!”

雨姐格格直笑:“死鬼,想我了?”

康饶生爆汗地说:“大姐,讲正事呢!”

雨姐这才收住笑说:“好,晚上到我房间吧!”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