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立军是“人治”吗

qu123 收藏 16 112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王立军出名了!这个主持重庆“打黑除恶”行动的公安局长,活儿干得漂亮:14个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团伙被摧毁,19名“黑老大”与1544个涉黑成员被抓……可谓战果累累,令重庆民众欣喜若狂,令外地民众眼睛放光——恨不得搞辆“八抬大轿”,把王局长请到自家地盘上,看它牛鬼蛇神、妖魔鬼怪还敢猖狂!




但综观连日舆论,另一个声音也不时入耳。或曰:“王立军能量再大也就治治几个地痞,人治高于法治,最后只能不了了之。”或曰:“我们把一个城市的命运系于一个人格完善的个人身上,本身就是一种危险信号。”或曰:“对现代法治社会来说,王立军式官员的出现不是一件让人可以欣欣然的事。”……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有人认为王局长就是当朝的包黑子,现世的海青天,身上光环再多,也难脱“人治”魅影。这样敢打敢干的公安局长可遇不可求不假,王的前任不是王立军、后任也不一定是王立军也不假,但依此就认为王立军带有“浓厚的人治色彩”,甚至要背负“个人英雄主义”的包袱,或许就大错特错了——我们开口闭口“法治”,但对于人在法治过程中该扮演什么角色,或许还没搞清楚。




什么叫法治,什么叫人治?区分的根本在于社会治理依据的是法律制度,还是个人的一时好恶;不在于治理的人是强势,还是弱势。徒法不足以自行,法治成就绝非制度本身自然的成果,而要靠具有强烈法治精神的人艰苦努力的付出。所以法学家罗斯科庞德才说,“在法治史的研究中,不要忽视人的创造性活动的因素。”所以两千年前柏拉图才说:“如果在一个秩序良好的国家安置一个不称职的官吏去执行法律,那么最严重的政治破坏和恶行也会从中滋长。”




人在法治过程中,是要扮演角色的,而且会因扮演的好坏不同,令法治出现不同的走向。有人说,美国制度完善,所以即便总统是个傻子,国家也能自行运转。这话貌似有理,却无法解释——为什么美国历史上那么多总统,所做贡献、所得评价却迥然不同?为什么美国要千辛万苦选出一位好总统来,直接来个傻子不就行了吗?




某种意义上讲,即便我们素来作为人治典范的包青天、海青天,也被冤枉不浅——谁说人家不是严格按照法律制度办事的?只能说依照的太严格、依照的是封建律例而已。他们本不该戴上“人治”的黑帽,那些不敢依法得罪权贵的官员,才是“人治”的代表。




王立军所谓的“严打”,是真正的在严格落实法律,将因为“不依法办事、不作为”而变得一塌糊涂的社会土壤,扭转到人人守法的框架中来。他运用的就是法律赋予他的权力,做的是法律要他做的事情,算哪门子“人治”呢?只有王立军在打黑过程中,确实违法办事了,有违法操作了,我们才可以把他归为“人治”。




如果王立军什么事情也不做,安安稳稳做个“太平官”,我们不说他渎职,反而说他遵守了法治;而出来轰轰烈烈打黑除恶,我们倒说他是人治,这不是荒唐可笑吗?




以前中国制度欠缺,我们呼唤制度完善。但在制度完善之后,仍然没有阻止各种乱象——有法不依、执法不严、违法不纠,法律制度常常被当成了摆设。这个时候,我们尤其需要那些愿意为法治建设而不惜牺牲自身一切利益的人,来为法治社会的完善而呼喊,来奋斗。




我们痛惜王立军是个另类,王立军模式似乎不可复制,并不因为他是人治,而是因为像王立军一样愿意挺身捍卫法律的斗士太少了,这才是最大的悲哀。因为没有这样的人,就不可能有法治社会的到来。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