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剑出鞘!展望中国新一代步兵战车的火力配置

凌寒独自开 收藏 2 151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陆军是一国武装力量的根本基石,也是最古老的军种。而作为陆军,同时也是各国军队最起码、最基本的组成部分,步兵发挥着其他军兵种无法取代的作用。从有战争那天起,步兵就始终是战争最基本的要素。随着技术的发展,陆军逐步进入机械化和信息化。在这种趋势下,步兵战车迅速发展起来,与主战坦克一道一跃成为陆军战斗力的倍增器。作为世界上主要的陆军强国,中国陆军对步兵战车的发展始终高度重视。经过几十年的努力,现在中国陆军在步兵战车尤其是履带式步兵战车的发展上取得很大成绩。


目前,经过几十年的建设和发展,中国陆军主要作战单位已经基本实现了步兵的机械化。履带式步兵战车与各型主战坦克等已经成为中国陆军重型机械化装甲部队的主要组成力量。在步兵战车的诸多性能指标中,火力尤其是战车使用的火炮,一向是军迷讨论的热点。随着技术的发展和实战中的不断检验,中国军迷就中国陆军步兵战车究竟该采用何种口径的主炮一直有激烈争论。检验一国军队武器装备建设成绩的一种重要手段无疑就是实兵演习。目前,中国与俄罗斯举行的“和平使命- 2009”联合军事演习已经结束,期间中国陆军参演的多种主战装备陆续公开亮相。其中主要是两大亮点,一是陆军现役最先进的国产99式改进型主战坦克;另一种则是国产86A型步兵战车。产86A型步兵战车的出现引起军迷的热烈讨论,其中重要一点就是该车与国产最新型97式履带步兵战车在主炮选择上的差异。关于中国步兵战车究竟该采用何种口径主炮,一直是争议不断。其中很多网友倾向于大口径火炮,认为这样可以提高威力。但这种观点特遭到很多网友的反对。那么,中国步兵战车究竟该采用何种口径的主炮,才能更适合陆军的需要呢?在此,灵云欲以自己所知和网友们就此进行一下分析。因为灵云能力有限,所写的肯定有不足之处。还请网友们多多指教。


步兵战车是一种主要装备陆军机械化部队,配合主战坦克供步兵机动作战用的装甲战斗车辆,一般主要指履带式步兵战车。主要用于协同坦克快速机动步兵分队,消灭敌方轻型装甲车辆、步兵反坦克火力点、有生力量和低空飞行目标。与传统的装甲人员输送车相比,步兵战车在火力、防护力和机动性等方面都有明显优势。这是由于其属于一种典型的一线主战装甲战车,所要面对的风险要远大于后线的作战车辆。


诞生于1967年的苏联BMP-1是世界上第一种履带式机械化步兵战车,它的诞生拉开了世界范围内陆军步兵战车的发展序幕。步兵战车是专门为了配合机械化军团中主谈坦克作战而兴起的,完全不同于以往任何一种装甲人员输送车。它将装甲战车的高机动性、防护性和火力有机结合在一起前。步兵战车出现前,步兵一般是徒步、搭乘汽车或装甲输送车作战。这些车辆在机动性、速度、防护力和火力等方面很难实现和坦克的有效配合。步兵战车的出现,结束了已经延续数千年之久的步兵徒步或骑马冲锋历史,实现了陆军真正意义上的机械化。目前,步兵战车已经成为各国陆军的主要作战力量。


作为世界上战斗力首屈一指的中国陆军,在步兵战车方面起步较其他国家略晚。建国后,中国陆军在相当长时间内没有对步兵战车的巨大价值给以足够的重视。灵云认为这主要由于训练体制和作战思想等多方面因素造成的。这种情况直接导致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中,中国陆军步兵在配合坦克作战时没有合适的运载、战斗工具。当时参战的中国步兵要么搭乘汽车,要么搭乘63式装甲输送车,甚至直接搭乘在坦克外面。由于汽车和63式装甲输送车的防护力和火力非常有限而机动性又明显不足,造成大量车辆被越军击毁,人员严重伤亡。丧失步兵掩护的中国陆军坦克也遭到相当大的损失,而这完全是由于当时中国陆军没有一种合适的与坦克相配合的步兵战车造成的。血的教训惊醒了中国军队高层指挥人员,战后不久中国就开始专用步兵战车的研制工作。由于当时国内技术水平有限,中国陆军采取仿制加改进的策略。中国陆军第一种专用步兵战车是仿制著名的前苏联BMP-1步兵战车而来的国产86式履带式步兵战车。1986年,参考从国外获得的(灵云注:罗马尼亚)获得的前苏联BMP-1步兵战车而研制的的国产86式步兵战车正式装备中国陆军。国产86式履带式步兵战车的服役对中国陆军有重大意义。 86式履带式步兵战车是中国陆军第一种实用化的、大批量服役的专用履带式步兵战车,他的服役结束了中国陆军没有专用履带式步兵战车的历史,标志着中国陆军终于获得了真正意义上的、完整的机械化作战能力。


作为中国陆军第一种实用化专用履带式步兵战车,国产86式履带式步兵战车的服役对中国陆军的发展起到很大推动作用。但是,由于是仿制自前苏联第一代BMP-1步兵战车,造成86式履带式步兵战车继承了原型诸如防护力等不足,这促使中国陆军不断进行改进并研制新型履带式步兵战车。经过几十年的努力,中国陆军已经在步兵战车领域取得了很大成绩。目前,中国陆军装备有86式的改进型86A型步兵战车。这是在原86式步兵战车的车身基础上。用一部新型炮塔换掉原炮塔,这种炮塔是国产最新型ZBD2000空降战车的标准装备,还用来改进国产轮式装甲车。主炮是一门30毫米机炮,一挺同轴并列7.62mm机枪和一具位于炮塔右上方的反坦克导弹发射架。用于发射改进型红箭-73-C反坦克导弹。炮塔两侧还有两组共6具76毫米电动弹药发射器,可以发射烟幕弹和杀伤步兵用的榴霰弹。同时,还在重要部位加装部分附加装甲。改进后的86式履带式步兵战车在火力和防护性方面较原86式有相当大的改善。目前改进后的86式履带式步兵战车已经大量装备中国陆军,成为陆军机械化部队主力兵器。同时,目前已知的国产最新型97式履带式步兵战车也已经开始陆续装备中国陆军。


作为一种主要配合主战坦克作战的一线重型装甲战车,履带式步兵战车与主战坦克有着极为相似的战术性能指标。大致包括机动性、火力和防护力这三大要素。目前,关于这这三大要素究竟该以哪项为主,究竟该突出谁还存在一定争议。灵云认为,步兵战车属于一种典型的一线步兵专用装甲作战车辆,专门用于在前线运载步兵,配合坦克冲阵。在前线纷飞的战火下,以运载、保护步兵为核心任务的步兵战车显然更应该注重装甲防护能力。而对于战车火力尤其是最重要的战车主炮的选择,各国则呈现出截然不同的现象。


目前,东、西方国家在步兵战车主炮口径的选择上表现出迥异的风格。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将步兵战车的主炮作为一种辅助性火力,以够用为准普遍选择了小口径速射炮,其典型代表是美制M2步兵战车和它使用的25毫米机炮。而以俄罗斯为代表的东方国家,则普遍追求强悍的火力,在步兵战车上配备了大口径火炮。其典型代表就是俄制BMP-3步兵战车和其使用的100毫米滑膛炮。两个流派泾渭分明,都有各自的理由。


我认为,这主要是受各方战车设计和作战使用思想不同而导致的。西方国家普遍拥有强大的空中和地面打击火力。而且西方国家在军事方面的传统,向来是高度关注人员伤亡,追求装甲防护能力。在这种情况下,西方国家陆军机械化部队将主战坦克和自行火炮的大口径火炮作为主要打击手段,用来攻击重装甲目标或有较强防护能力的工事。而步兵战车使用的火炮则作为辅助武器,用来配合坦克的大口径重炮。对付人员等软目标或轻型装甲目标以及低空、超低空的慢速空中目标,因此普遍选择了射速快的小口径速射机关炮。在西方国家的步兵战车火炮中,瑞典90式步兵战车采用的40毫米机炮已经属于难得的“大口径”了。


与西方国家形成极其鲜明的反差,以前苏联/俄罗斯为首的东方国家的步兵战车普遍采用了大口径火炮。俄罗斯第一代BMP-1步兵战车就采用了当时口径最大的 73毫米低膛压滑膛炮。BMP-1的继承者BMP-2使用了30毫米机炮,似乎与西方国家“接轨”了。但当发展到BMP-3时,俄国人再次回归老路,选择了100毫米大口径低膛压滑膛炮。之所以如此,是由于俄国在装甲战车领域,传统上一向极端追求强大的火力;其次是高机动性;最后才是装甲防护能力。俄系装甲车辆一向不重视防护能力,这直接导致在实战中俄系装甲战车普遍缺乏防护力,无法抵御反装甲武器的攻击。其早期BMP-1步兵战车,其侧装甲甚至不能抵御 12.7毫米口径穿甲弹的袭击。一些部位居然不能抗击最起码的7.62毫米突击步枪的钢芯传甲弹的射击。BMP-3的早期型号,其正面装甲只能抵御 12.7毫米口径穿甲弹;侧面装甲只能抵御7.62毫米枪弹。俄系步兵战车普遍无法抗击战场上大量装备的小口径速射机炮的轰击。而其装备的大口径火炮究竟在实战中有多大用处一直存在争议。很多网友对俄系武器推崇备至,极力鼓动中国陆军也在未来步兵战车上采用大口径火炮,但灵云对此不能苟同。


众所周知,由于历史原因。中国军队的武器装备体系和军事思想受到前苏联极其深远的影响,尤其是陆军装甲车辆武器系统基本属于苏/俄体系。而俄系装甲战车系统向来首先追求强大的火力,其次是机动性,最后才是防护力。中国陆军在装甲车辆发展方面受前苏联影响极深,早期装甲车辆的发展无一例外的继承了俄国人这种标准。中国早期装甲车辆都是先追求强悍的火力,然后是机动性,将重要的装甲防护放在末尾。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国产62式轻型坦克。中国国产62式轻型坦克在研制时就明确提出,要追求强大的火力和高机动性,适当顾及装甲防护能力。结果,62式拥有一门85毫米线膛炮,在当时同类吨位的装甲战车中是最强悍的,即便在今天也有相当威力。而且其重量轻,机动性好。可以说,62式轻型坦克圆满的实现了研制初衷,也压倒了其研制时明确设定的假想敌,即中国台湾省陆军装备的美制M-41轻型坦克。62式轻型坦克作为当时中国南方装甲部队的绝对主战车型,参加了著名的对越自卫反击战。结果,62式薄弱的装甲防护力在实战中付出血的代价!不仅不能抗击越南大量装备的苏制反坦克火箭筒,甚至无法抗击当时越南新装备的苏制新式12.7毫米大口径机枪发射的特种穿甲弹。正是由于装甲薄弱,加之携带了大量大口径炮弹。导致62式被击中后,迅速引起车内弹药殉爆,造成重大伤亡。而这种隐患同样出现在后续出现的中国步兵战车上。


到目前为止,中国陆军履带式步兵战车的发展基本就是走的苏/俄路线。中国陆军目前装备数量最大的第一代86式履带式步兵战车,直接仿制自苏联第一代 BMP-1步兵战车。两者性能几乎一模一样,甚至连缺点也是如此相似。86式的改进型86A型步兵战车其思路则很类似苏联第二代BMP-2步兵战车;而目前已知的中国陆军现役最先进的97式履带式步兵战车与俄制BMP-3惊人类似,尤其是直接采用了后者的武器系统。而且两者的设计思路都是追求高机动性和优秀的两栖能力,同时追求强悍的火力。也由于对两栖等能力的追求而必然削弱了对装甲防护能力的要求。在步兵战车火力尤其是火炮方面,中国陆军迄今依然走的是追求猛火力的俄国路线。但灵云认为,这种知道思想存在巨大隐患。


86式履带式步兵战车采用的是一门仿制的73毫米低膛压滑膛炮,而97式履带式步兵战车直接照搬了仿制的俄制BMP-3步战车的标准武器系统。包括一门 100毫米低膛压线膛炮、一门30毫米机关炮和一挺7.62毫米同轴并列机枪。如此刚猛的火力配制在世界同类战车中实数罕见(灵云注:乌克兰用主战坦克改装,使用125毫重炮的BTMP-84重型步兵战车属于特例)。但灵云认为该武器系统究竟有多大实际意义有待商榷。


俄国在步兵战车上采用大口径滑膛炮,是为对抗大型装甲或工事目标。事实上,我军在仿制成功86式履带式步兵战车后,机械化步兵班的反坦克任务就都交给战车的73毫米低膛压滑膛炮。大口径低膛压膛炮虽然口径大,却存在致命缺憾。正是由于受膛压低的制约,这种火炮根本不能发射反装甲目标最有力的弹药——尾翼稳定脱壳穿甲弹,只能发射大口径高爆榴弹或火箭增程破甲弹。而随着材料技术的发展,现役装甲目标的防护能力越来越强,这种低膛压滑膛炮发射的破甲弹已经很难对付。充其量只能用来杀伤敌方人员。灵云认为,从某种意义上讲,这种大口径低膛压膛炮实际上就属于一种典型的大口径榴弹发射器。低膛压就严重制约了大口径火炮性能的发挥。严格讲,100毫米低膛压线膛炮的穿甲能力还不如30毫米机炮。100毫米低膛压线膛炮的另一项功能,也是俄制武器发烧友推崇备至的,就是可以发射激光制导的9Ml17型反坦克导弹。但这同样有“半吊子”的嫌疑。


9Ml17型反坦克导弹最大有效射程4000米,能穿透500mm厚的均质钢装。这样的穿甲厚度对付有先进的新型高强度复合装甲防护的现代主战坦克非常困难,而用来对付轻型装甲目标又明显大材小。而且,100毫米的火炮口径已经将导弹弹径限制在固定范围内。这就制约了今后改装弹径和威力更大的反坦克导弹。西方同类战车都是将反坦克导弹布置在炮塔两侧或顶端。这样可以方便的换装弹径和威力更大的反坦克导弹。


而最危险,无疑是大口径弹药对载员的威胁。86式步兵战车携带有40发73毫米炮弹和4枚红箭-73反坦克导弹;97式步兵战车的100毫米低膛压线膛炮则配备有30枚杀伤爆破弹和4枚炮射导弹,这些弹药都安放在炮塔下面的环形吊篮中。携带了如此多的高爆弹药,而车体防护力又有限。一旦被击穿车体,几乎肯定要引起弹药殉爆,后果不堪设想!86式步兵战车的前身苏制BMP-1曾经参加了阿富汗战争,正是由于其过于脆弱,导致成员居然宁可暴露的坐在车顶,也不愿意在车里被殉爆的弹药炸死!而同类问题也一样发生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的中国62式轻型坦克上。


灵云认为,步兵战车不是坦克,更不是自行火炮。他的首要任务,同时也是他的设计使命。就是运载、保护步兵配合主战坦克作战。因此,他的任何设计性能都必须围绕如何能更好的保护步兵成员的生存来进行。否则,如果连最起码的步兵安全甚至是生存都无法保证,那不管有多强大的火力或多先进的电子系统,这种步兵战车就是一件无用的失败品!战场上,现代化机械化合成陆军对重火力打击的要求,完全可以由主战坦克和自行火炮来完成。步兵战车在火力方面,应该是配合坦克,作为坦克的辅助力量。负责歼击敌方步兵反坦克手或轻型装甲目标,同时对抗低空、超低空的空中威胁。而不是去追求自己要具备多威猛的火力,自己能携带更大的火炮。在这种情况下,步兵战车必须首先追求火控系统的灵敏性和先进性,作到尽可能的先发现目标。因为只有先发现,才能实现先打击;只有你抢先开火灭了对手,才能将被攻击的威胁降到最低。而步兵战车的主炮,不应当追求大口径,而应当追求高射速和一定的穿甲威力。这样对付大量的面/软目标或单兵反坦克手等目标才能更有效。而对付大量步兵等目标则可以通过携带榴弹发射器,发射反步兵高爆榴弹来解决。


我认为,97式步兵战车的下一步改进以及未来新一代国产步兵战车在研制时,应当放弃大口径火炮。将现有100毫米低膛压线膛炮和30毫米机关炮换装为国产35毫米机炮,这在技术方面不存在任何问题。国产35毫米机炮起源于新型35毫米高炮的技术,目前已经非常成熟,已经安装在中国海军陆战队的国产新型高速两栖突击车上。国产35毫米机炮可以使用包括特种钨合金尾翼稳定脱壳穿甲弹、杀伤爆破燃烧榴弹和最新型可编程杀伤高爆-燃烧弹药在内的多种弹药。其反装甲目标威力远超过原有100毫米低膛压线膛炮和30毫米机关炮,而且可以用高爆榴弹有效杀伤敌方步兵等软目标。而反坦克导弹可以部署在炮塔两侧,这样可以随时升级为弹径、威力更大的弹种。同时必须对车内电子火控系统和信息化系统也应该进行适时升级来配合新型武器系统,作到尽可能的先敌发现,先敌开火。只有这样才能有效配合主战坦克作战。同时未来新型步兵战车必须具备更强的装甲防护力,只有这样才能更好实现对步兵的保护。好的办法就是为步兵战车设计一整套附加装甲模块,这样一来就可以随时增加步兵战车和主战坦克的装甲防护力而无须对车体进行伤筋动骨式的改进。同时应当为参战车辆安装主动防御系统来对抗对方反装甲武器如反坦克导弹和火箭筒。在这方面国内技术还有待加强。


作为陆军一线装甲战车,步兵战车如何发展直接影响着未来中国陆军的作战思维和模式,尤其是战车火力系统的发展更是具有关键性作用。中国陆军必须从实战角度出发,必须从步兵战车最基本同时也是最核心的存在价值——如何更好的保护步兵安全。毕竟,步兵战车不是坦克,更不是自行火炮。重火力并不是他该追求的。他是要配合主战坦克作战。中国陆军应当着眼实战需要来选择未来步兵战车的火炮,而不应该一味的拘泥于传统思维,更不能一直受昔日老师的影响。可以预见,未来中国陆军的新型步兵战车必将新型主战坦克的有力助手,与新型主战坦克一道成为中国陆军重型机械化部队的核心打击力量。将成为可以仍任何对手胆寒的利剑!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