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神秘朝鲜:被当作贵宾,但我们却察觉到异常!

随便取名 收藏 103 67701
导读:  2008年8月中旬,北京正热火朝天地搞奥运,从来不愿湊热闹的我,与几位同事和结伴,离开让人烦躁透不过气来的北京,造访我们那个神秘的邻邦北朝鲜。   有朋友帮忙,事先联系好旅行社,我们几个人一路结伴而行。和大多数国人一样,跟着导游走马观花。看网上关于朝鲜旅行的见闻,大同小异:固定的路线,同样的观感,一样的说辞,所以回来后,没有什么动力去写一个没有新意的观感。但是,前几天与一位朋友谈起我的朝鲜之行,我发现他听得非常入神。这使我觉得写一点儿追记还是必要的。   到朝鲜旅行,无非是要再看一眼20世
近期热点 换一换

2008年8月中旬,北京正热火朝天地搞奥运,从来不愿湊热闹的我,与几位同事和结伴,离开让人烦躁透不过气来的北京,造访我们那个神秘的邻邦北朝鲜


有朋友帮忙,事先联系好旅行社,我们几个人一路结伴而行。和大多数国人一样,跟着导游走马观花。看网上关于朝鲜旅行的见闻,大同小异:固定的路线,同样的观感,一样的说辞,所以回来后,没有什么动力去写一个没有新意的观感。但是,前几天与一位朋友谈起我的朝鲜之行,我发现他听得非常入神。这使我觉得写一点儿追记还是必要的。


朝鲜旅行,无非是要再看一眼20世纪极权政治的登峰造极的实验,也许这是与它的告别之旅。时光会磨蚀记忆的刻痕,刻骨铭心的也会淡忘和模糊,还是让文字这种固化的符号留下一点儿可供追忆的记念吧。


一、站在朝鲜,左看中国,右看美国


在国内,据说我们是主人。但日常生活总是提醒我们,不要太自以为是。我不过是一介草民,有时甚至自觉得是个贱民。这不,奥运开在北京,但却像给外国人开的。我这个北京人不仅一张入场的票也没拿到,还得处处为了洋大人的到来而受委屈:想进城,到处是关卡、禁行;想吃油条,说是怕污染环境而不许卖了;据说菜刀也买不到了,因为都按上级的指示下架了;平时散步的地方被圈起来,说是附近有奥运项目,而奥运项目进行时想去看看,不过是一个露天也没有什么人看的铁人三项,就在我家附近举行,但被告知路已封了,我这样没有“被组织”的当地人也“不得入内”了;


我的一个在京工作的朋友,是媒体明星,有几位美国朋友约他一起看比赛,他发现,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动用了最得力的关系才弄来票,但对美国人却是敞开供应的,且都是好座位,入场时他被工作人员毫不客气地与外国朋友分开,“中国人只能走这边”,那边是外国人专门通道。当然,我们也享受很多好处,许多设置人性化了,与国际接轨了,这让许多外地人嫉妒,甚至大骂北京人花了全国纳税人的钱。其实北京人也有点儿冤,那钱不是为北京人花的,而是为洋大人花的。这些洋大人刚刚因为几个事件被我们痛骂了一通。


此前曾在美国生活一年,在那里,我是个没有公民权的外国人,是个陌生人。但没有人歧视你,敌视你,也没有人会特别在意你,给你什么优待。你就是平常人。你基本上看不到军人,也感受不到政府的存在。警察到处都能见到,但你基本可以忽视他的存在。作为一个外国人,美国人千方百计让你与他们接触,将你拉近距离。我刚到耶鲁,与联系导师谈话后告别时,他深情地对我说,希望你能够早日融入耶鲁共同体。在这个共同体里,我就是耶鲁人,与美国的耶鲁人之间没有障碍。 Thanksgiving Day到了,市民们主动将我们邀请到他们家里过节。开国际会议,你可以选择住在市民家里。我得到的优遇,都不是来自政府而是来自普通美国人。对美国人开放的地方,对我们也开放,不论是西点军校还是空军基地,我们都可以去访问。美国,基本上是一个对外国人不设防的国家。


但在朝鲜,我们是外人,也是“贵宾”。朝鲜共有三个最好的特级宾馆,我们住过其中的二个。这里一般朝鲜人是不得入内的,地下一层设有赌场,连朝鲜导游也不得一见。看演出,给我们留出最好的坐位,演出结束后,观众鼓掌,请我们先走。印象最深的是看“阿里郎”,等我们的大客车徐徐开出时,发现十几万朝鲜观众早就给我们让出通道,他们列在两旁恭候和欢送我们,受宠若惊之余,深感不安。我知道,这不是朝鲜人的礼貌,而是民众太卑贱。为了他们领袖的面子和需要,可以让贱民们做出无谓的牺牲。


回程的时候,被告知有专列,就是中国游客的专列。只要中国游客达到一定数量,就会发专列。伙食也比国内的旅游团强得多,我们都知道朝鲜多年来一直在闹饥荒,到这里吃着有点儿侈奢的美味佳肴,着实心里不踏实。


在国内,我们享受非国民待遇,比官僚权贵低一等,也比洋大人低一等。来到朝鲜,我们成了洋大人,享受超国民待遇。一个同事说,太喜欢朝鲜了,都不想回国了。


常听中国人说,朝鲜的今天是我们的昨天,这话有道理,我们今天告别了昨天。但我还想修正一下,朝鲜的今天,是我们的昨天加半天。


一路上,到处都给你看最美一面,最好一面。所到所经之处,都经过刻意。从新义州到平壤,铁路两旁农村的房子几乎是一个模式,都很漂亮,全都是新的。看了一路,非常疑惑:如果是故意造给外国人看的,为什么会造这么多,几百公里的路上几乎都是,这要多大的代价?如果不是政府故意造给外国人看的,为什么都离铁路那么远,几乎没有在铁路附近能让车上人清楚看见院子里情况的,这很反常。房子里也几乎见不到人。只是与国内的导游聊过,回到丹东后与常去朝鲜或经常与朝鲜人打交道的人聊过,才相信,他们为迷惑我们的眼睛下了多大功夫。


但我们却不是朋友,而是潜在的敌人。在贵宾待遇的背后,充满敌意的监督、控制无处不在。我们被刻意与朝鲜人隔离。在新义州等车几个小时,想离开站台四处走走,几个出口我都试过,遇到的都是严肃而坚决的制止,在平壤时,不准我们走出宾馆所在的羊角岛,不准在市内随处转,不准与朝鲜人交谈。不知道在他们的想像中,我们是“不可者”,还是他们的人民是“不可接触者”,还是两者都是。所到之处,都是事先安排好的。


人民军一路监督“押送”。在司机导游之外,车上还安排了两个朝鲜姑娘,寸步不离,关心我们的一切。后来发现,原来她们都懂中文。从我们无意的交谈中,掌握了我们的很多信息。在旅行途中不准照相,特别不准照不好的一面。出境前经过海关时,人民军大兵上来逐个检查,如果有相机,就会一张张查看照了什么,不好的镜头都要删除。曾看过一位记者的报道,讲他冒险在驻地旁的大同江游泳,回到岸边时,头刚从水里伸出来,就看到了人民军黑洞洞的枪口。在朝鲜几天,到处是人民军,他们在这个警察国家执行着警察的职能。我们这些游客得处处小心他们。人民军简直就是噩梦。等返程时火车闪过中国边防岗哨时,我头脑中也闪过一个念头:终于摆脱人民军了。


作者:丛日云


30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