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军之生命线 正文 第十四章 暗战(2)

a13141431143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0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02.html[/size][/URL] 军队是男人的世界,正因为如此,少数女性的加入才显得弥足珍贵起来。一班年轻的女医护员走到哪里都是被谦让被呵护,乔小颖连想都没想过会遇上这样不识好歹的混账,冲出病房时连眼圈都红了,两排贝齿几乎要咬破了嘴唇。几十张床铺上的伤兵全都在敲着尿盆子起哄,有大骂赵平原不懂得怜香惜玉的,也有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02.html


军队是男人的世界,正因为如此,少数女性的加入才显得弥足珍贵起来。一班年轻的女医护员走到哪里都是被谦让被呵护,乔小颖连想都没想过会遇上这样不识好歹的混账,冲出病房时连眼圈都红了,两排贝齿几乎要咬破了嘴唇。几十张床铺上的伤兵全都在敲着尿盆子起哄,有大骂赵平原不懂得怜香惜玉的,也有夸奖他替老少爷们长了脸的,更多的则完全就是幸灾乐祸,场面乱成一团。


自那以后,乔小颖眼里就没了赵平原这个人,轮到当班时,都是让其他护士来管他这个屋。然而没过两天,随着113团主力开进卡萨,临床经验丰富的乔小颖却被医官告之,即日起重点负责赵平原的护理,要让这个年轻人尽早康复起来。


医官讲这番话的时候,113团团长刘放吾就在边上,完了还跟乔小颖点点头,说了句“麻烦了”。由于新38师本身医护力量不足,这次113团伤患又实在是太多,乔小颖等一批护士医生都是从第5军调过来的,对这个团的了解仅限于仁安羌战役相关。


那么个痞子般的家伙,为什么团长都巴巴地来为他打招呼?乔小颖感到了困惑。


之前的护理中,赵平原满身的新老伤疤给她留下过印象——三处枪伤有两处挨在同一侧腰腹,一处从心脏和肺叶之间穿过,只差半点就要了命。除此之外,还有许多一看就是利器造成的贯通、切割疤痕,尽管早已愈合,却依旧透着令人发指的狰狞。


即使比起那些被弹片筛过的重伤员,赵平原这身花皮也还是拿得出手的。但战地护士每天接触的无非就是鲜血、创伤,乃至尸体,乔小颖并没有过于留意这个年轻得有些过头的士兵,在那么多伤员当中,他毫不起眼。


当然,如果不算上那次粗鲁表演的话。


现在这家伙居然摇身一变,成了自己特殊护理的对象,而且似乎还是以英雄的身份——乔小颖觉得有点荒唐可笑。第5军不是没有战斗英雄,戴安澜师长辖下200师历来作战顽强,同古战役中团营一级军官冲锋在前光荣负伤也是常事,从来就没见过哪个会对医护员装狠充横的。这样看起来,满篓子油不晃的道理还真是一点不错。


随着伊江西岸防御工事修筑得如火如荼,越来越多的军官走进了战地医院,只要还能下地的伤员都被他们点到名字,回归到建制中去。赵平原的恢复速度是极其惊人的,除了腹部枪伤由于感染而再度缝合过,已没有什么大碍了,身体早被张跛子的小灶调养得快要比龙精虎猛还要虎猛龙精。那些五大三粗的长官来医院时,大多都会来看一眼他,说上几句话,却从来也没有谁招呼他归队。


直到有一次,满心疑惑的乔小颖听见那姓赵的小子叫炊事班张师傅“班头”,后者却一再摆手,说什么班里现在又调来了两个伙计烧饭,简直清闲得要死,让他定心再养一段时间。


乔小颖恍然了,原来这是个炊事兵,跟自己一样属于后勤兵种。


对于仁安羌战役和整个113团,姑娘这才有一个新的认识,连伙夫都上了前线,那得是多么惨烈的阵仗?


张跛子说的是门面话,他手下的马棒槌和周大喜整天忙得鸡飞狗跳,连做梦都想过躺在病床上啥也不用干的日子。大概是炊事班其他老人都死得差不多的缘故,这两个家伙如今整天粘在一起,好得跟穿一条裤子似的。周大喜的话还是不多,人倒是从消沉中恢复过来了,毕竟这段时间见惯了缺胳膊少腿的伤号,一种认命式的麻木已经逐渐在心底扎了根。偶尔在伙房做事手脚重了点,被脾气不好的小乔护士责备几句吵到了伤员,也从来都是闷声不响。至于马棒槌,这货虽然有点怵赵平原,但更眼红后者如今的待遇,有一回就拖着周大喜,拎上一把大蒜豆角到赵平原床边剥弄,缠着要他说战斗经历。


赵平原的面相没显示出能有多大气运,在这方面从未走过眼的马棒槌完全不明白他是怎么活下来的,并且还成了什么狗屁人物。屋子里没被调回部队的重伤号们也对此兴趣十足,但赵平原却是一问三不知,只晓得自己杀了些鬼子,而这屋子里人人都杀过鬼子。


用死鬼老崔的话来说,这似乎有点装象。湘兵们当下乱哄哄骂成一片,有几个隔得近的就抡起拐杖,要他老实交待。


就连忙个不停的小乔护士,也悄悄停下了手中的活计。


※※※


儿须成名酒须醉,赵平原这次的名头多少蹿得有些稀里糊涂。


跟老猫打的那次配合,原本只差一点就让他送了命。手雷引发的爆炸把老大一块地皮都翻了过来,赵平原没细看自己弄死了多少鬼子,转身就跑。之前炸掉的那辆卡车还是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附近几幢楼里的鬼子有许多被引过去,剩下的那部分当中,就只有几个家伙注意到了赵平原的投掷动作。排枪在他身上连开了几个洞,都是对穿,看到衣服一下子就被鲜血浸透,赵平原知道再跑下去就只有死路一条,一咬牙索性蹿进被爆炸引着火头的危房,用湿淋淋的血衣捂住口鼻,躲过了追兵。


野火燎原般推进的中国军队让鬼子没敢再逗留下去,等到老猫找来,乍一撞见跟灶王爷差不了多少的赵平原还抬了枪,后者身上那些明显是经过火烫止血的枪眼,让他很是有点叹为观止——就算是对自己,这姓赵的这小子也照样能狠得下手来。


两人都不知道,被老猫一枪打死的日本军官,居然是个大队长,相当于国军正营级。跟平墙河北岸阵亡的那个藤原正男一样,这家伙得算是整个仁安羌战役日军死亡名单中军衔最高的了。他的部分属下后来被113团1营追歼,运送的尸身也翻在路边,国军方面才知道有这么回事。再由俘虏带路,回到那片油田建筑区的狙杀点,1营官兵发现地上倒着的鬼子军官当中,除了被炸死的,有四个都是被一枪贯头,典型的三八式一穿两眼,算上那大队长一起,正好五个人。


仁安羌战役拉开的是一幅血色序幕,北撤途中的连番激战让所有人精疲力竭,1营长杨振汉直到色格守战中跟老猫蹲在一个战壕,这才有机会问起对方。其实他心里早就有底,不说老猫当初正是背着三八大盖归队的,就冲着那枪法,全团还真找不出几个人来。


老猫的回答却令杨振汉吃了一惊:“那小子杀的比我多,我是跟在后面捡了便宜。”


那时候驰赴卡萨的命令刚下达不久,先遣营护送着伤员已撤离了日夜被敌机轰炸的色格。1连连头淡淡的一句话,轰动了整个113团,二等兵赵平原风头一时无两,甚至要盖过了在仁安羌带领1连强夺山炮阵地的副连长司马洛。


老猫向来不服人,甚至很少正眼看人,这样的评价能从他嘴里说出来,简直有点匪夷所思的味道了。杨振汉上报此事后,刘放吾随即在战功表中加上了两人的名字,然而军部批文却迟迟没有下达,113团乃至新38师无一人受到嘉奖,甚至连阵亡者的抚恤金也不曾发放。


“新38师,没有英雄。”孙立人听到消息后,冷冷打消了刘放吾再跑军部的想法。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