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军之生命线 正文 第十一章 狼入虎口(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02.html


几乎是毫无动静的,老猫像游魂一样从赵平原眼前走过,来到楼梯口褪下了裤子。那日本兵刚踏上楼梯几步,探头上来,正赶上老猫一个响屁轰出,只吓得枪口乱指,差点就要擦枪走火。等到惊魂稍定,看清正对着自己的赫然是个白花花的光腚,他不由傻了眼,随即本能地蹭了蹭脚底板,逃也似的走了。


楼上,老猫连眼都没睁地拎起裤子,梦呓般自言自语:“咋的干打雷,不拉稀......”


赵平原知道老猫是在装睡,如此做作一番,无疑是半炫耀半解围罢了。只不过这家伙更像是在赌,赵平原不确定鬼子要是随口问上一句什么,老猫又该怎么回答,难道用中国话告诉对方,上火确实是件挺辛苦的事儿?


第一缕朝阳的辉芒探进楼里时,老猫起了身,看到赵平原死盯着自己瞧,却一句话不说,顿时乐了起来,“还想不通呐?那就可劲想,拿自己当日本人就对了。”


到底想没想通,赵平原一直没有说。


老猫起来以后只是揉了揉腿脚,活动了一番,就坐回了墙角。赵平原从来没有看过一个人的身体,可以像他那样拉伸到仿佛无骨的地步,想到在跟日军暗哨交火时,自己曾被这只老猫简简单单一个绊子弄倒,狼眼就眯了起来。


“长官,想问你个事。”赵平原显得很客气。


“别虎了吧唧的,屁个长官,叫我老猫就成。”老猫漫不经心地看外面,“有话就说。”


“我俩这是在干啥?”


“猫抓耗子见过没?跟着一只穷撵的不叫好猫,好猫知道扒耗子洞,用胡子去量洞口大小,再钻进去来个一锅端。”阳光透过墙缝打在老猫脸上,他的眼睛早就成了一条线,“我来来回回转了几趟,才摸到了这么一个鬼子窝。现在咱俩算是钻进来啦,一锅端端不了,怎么着也得捞点油水再走。”


赵平原愕然。


有句话叫做“艺高人胆大”,在他看来,老猫更适合另一个形容——屙尿不抬手,随屌便了。


有没有胆子跟日本人干是一回事,好端端地往枪口上送又是另一回事。听外面的动静,这片建筑区里的鬼子估摸下来最少得有个几百,轮流一口唾沫也足够淹死了人,自己这边捞口水还差不多,又捞的哪门子油水?


“其实北岸一丢,鬼子就已经输定了,只不过舍不得嘴里的肉,才死乞白赖撑到了现在。一边是英国佬,一边是我们,鬼子要撤,就得提防两头挨打,多多少少会乱,咱俩这半宿不能白蹲。”老猫笑得很轻蔑,“别看这边阵势挺唬人,他们自己也知道是白瞎。”


整个上午,老猫都一直靠在墙边擦枪,没什么动静。赵平原再也不信他那套扯淡玩意,守在了楼梯口边上——再有哪个不长眼的鬼子摸上来,说不得,只有先弄死再说。


太阳移到天空正中的时候,鬼子兵忽然像蚂蚁一样从各个楼房里涌出,片刻挤满了街面,许多人都在搬运军备,蒙着墨绿帆布的卡车一辆接一辆开来。赵平原注意到凌晨时刚堆起的那个街垒工事,没一会就被拆毁,以便空出街面,机枪也被鬼子扛走。


赵平原狐疑起来,再一看老猫全无反应,只盯着远处的大路出神,顿时明白鬼子这就开始挪窝了。


老猫的预测这次倒是很准,随着隆隆枪炮声越逼越近,日军明显加快了动作。有些头目模样的鬼子就在哇哇大叫,指挥这个,喝骂那个,恨不得能让所有人插上翅膀。很快,前头部队就向南边那条大路蜿蜒而去,人走车驰带得是一路尘土飞扬。


老猫端起三八大盖,挑瓜拣枣般观望了半天,瞄向了一辆满载弹药的卡车。他枪口所指的目标,并非弹药箱,而是在押车的日本兵身上。那几个兵腰间都挂着91式手雷,黑黝黝的很是惹眼。老猫知道除非能命中内部雷管,才会引爆手雷,进而造成整车弹药殉爆,不然就算是把手雷射成筛子也没用,好在这样的活计他以前就干过,重温起来不过是轻车熟路。


那卡车是从破楼跟前开过去的,赵平原眼瞅着车越开越远,倒是被摆着瞄准姿势纹丝不动的老猫,弄得连好奇的力气都已经失去。


发着哨声的炮弹不断落在周遭山地上,甚至就连那条大路两边,都有泥浪被掀起。老猫忽然“咦”了一声,把枪口偏了偏,对向远处极不起眼的一幢平房。那里的地势要略高一些,从这么远的距离看过去,他依稀瞥见刚走出来的十几名鬼子当中,好几人都佩着指挥刀。


只是在余光中一闪而过的画面,老猫无精打采的眼神却亮了起来,“小子,你让我指条路给你走,现在有了。”


赵平原不知道这家伙又在发什么癫,根本懒得回答。


老猫笑笑,指了指平房外那堆鬼子,再慢吞吞地摸出几个手雷,同样是之前日本兵身上的91式,俗称48瓣,把拉环凑在一起比了个手势,“你摸到那边去,把这些铁疙瘩拉了弦,等我一动手,就瞅准机会炸他娘的。记住喽,这里对着石头啥的硬家伙磕一下,打着了底火,手里缓一缓再扔。他妈的,隔得太远,鬼子又扎堆,我摸不准哪个官最大。”


赵平原瞪大眼睛,看了他半天,憋出一句:“你是不是真当我傻?”


“啥?”老猫莫名其妙。


“这玩意扔得再远,也没枪打得远吧?那么多鬼子,老子过去抬一抬胳膊,哪还有命活着回来?”赵平原冷笑。


老猫的脸色忽然狰狞起来,“你他妈在1连要扯手榴弹的时候,不是口口声声嚷着想打头阵吗?现在到了这边,咋又把头缩回去了?”


“我没说我不去。”赵平原的回答再度让他感到意外,“就是万一死了,有没钱拿?”


“你不是早拿过安家费了吗?”老猫搞不懂。


“那点管个屁用!”赵平原收起几枚手雷,挎上枪,直到对方说能拿五块大洋,又告诉他在哪里会合之后,才下了楼。


“小王八犊子......”老猫看着他的背影喃喃骂了句。


战场上的活计没法教,也教不了,就像再傻的儿子入洞房,做爹的也不可能去给他扶鸡巴一样。老猫对赵平原还是有点信心的,这小子胆大心细下手又狠,放在关外,那就是个天生当胡子的料,这一趟虎口拔牙大概还不至于送了他的命。


——当然,只是大概,老猫从没有压单注的习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