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军之生命线 正文 第九章 狼入虎口(5)

a13141431143 收藏 0 3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0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02.html[/size][/URL] “别人都管我叫老猫,猫狗的猫。”那名自称1连连长的矮小汉子,在打死最后一名鬼子后这样说。 三八大盖在射击时几乎不会产生枪口炽焰,夜战当中,很难凭火光发现枪手的位置。此刻两边都是用的一样的枪,赵平原却发现老猫像是凭着耳朵在射击,他每次拉栓驳火,鬼子那边就必然会有一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02.html


“别人都管我叫老猫,猫狗的猫。”那名自称1连连长的矮小汉子,在打死最后一名鬼子后这样说。


三八大盖在射击时几乎不会产生枪口炽焰,夜战当中,很难凭火光发现枪手的位置。此刻两边都是用的一样的枪,赵平原却发现老猫像是凭着耳朵在射击,他每次拉栓驳火,鬼子那边就必然会有一杆枪哑掉。短短片刻之后,那一小队鬼子暗哨已经横尸就地,而他却连汗毛也没伤着半根。


赵平原当然也有开枪,只是把子弹都射得不知去向。


收了家伙的老猫慢吞吞从藏身处爬起,俨然又是一副没精打采的神气。之前赵平原被他一勾一绊,啥事也不知道就趴在了地上,通过这么一场小规模遭遇战,他才明白过来,原来自己撞上了扮猪吃老虎的主儿。


“你真是1连连头?”赵平原大为奇怪。


“芝麻绿豆大的玩意,有什么好冒认的。你在1连玩手榴弹那会,我还没回去,没眼福见你装犊子。”老猫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现在倒好,坏事的又是你。你说好好的俘虏你不当,干嘛非得跑呢?”


赵平原生疏地往弹仓里压着子弹,尽管枪法不怎么样,子弹带倒是背了两条出来,很有点有备无患的意思。听老猫这样说,他开始明白“炮灰”或许另有用处,不由对这人的胆色有些佩服,上满子弹后抬手敬了个礼。


从后面追来的鬼子兵早就把乱枪放得震天响,老猫被赵平原古怪的反应弄得怔住,“你这是干啥?”


“前面刀都架在脖子上了,我不能不跑,真要是坏了什么事,算我对不住啦!”赵平原回答得很光棍,“你是当官的,你先走,我跟着。指条明路,让我干啥都成。”


老猫的眼睛在月色下像真正的猫一样瞪得又圆又大,凝视了对方半晌,他忽然问:“你多大了?”


“二十了。”赵平原搔搔后脑勺。


老猫叹了口气,“你这么个小混子,跑到我们1连来,还真是天意......”


甩掉追兵以后,两个胆大包天的家伙并没有过平墙河,而是折回来贴着日军阵地,往油田深处穿插。1连已经在山炮阵地上乒乒乓乓地开干,这边的鬼子全都在惊怒观望,通信兵对着电台叫得声嘶力竭。尽管还轮不到前沿兵力去增援,但多数人的注意力都被那一带战况所吸引,惊恐于敌军的打击竟然会如此准确。


“看你那两下子,不像是练过啊?狠倒是够狠了,以前就杀过人?”老猫熟门熟路地走在前面,两人一路七拐八绕,总算是没再遇上什么麻烦。


“杀过。”赵平原大大咧咧地回答,没有多解释的意思。


老猫点点头,不再问下去,而是换了个话题,“跟你一起装俘虏,是我自己的意思。当时没觉得你有多大能耐,就琢磨着得照应一下,想不到走了眼。”


“人家要整死我,你为啥要照应我?”赵平原并不相信遇上了善人,却还是笑笑。


老猫也笑,挤出一脸褶子,“都是中国人,你总不能让我照应小鬼子......”语音未落,一道煌煌火蛇已从山炮阵地上腾起,瞬间划过他的头顶上空,尖锐的啸叫声仿佛要将整个天空劈成两半。


“走吧,都该玩命了。”老猫看了眼那片山地,似乎在挂念着什么。


※※※


第一发爆破弹挟着火光直落在501高地上的时候,灰蒙蒙的曙光已经降临大地,几枚红色信号弹随即从平墙河北岸升空,中国军队的总攻终于打响。


观测敌情的鬼子军官惊异地发现,那些在河滩上屡次作势抢渡的中国士兵,居然从他们踏出的泥沟里拖出了一架架藏好的木梯。旱季的平墙河水流极浅,早有人冲入河中手扶肩扛,搭起了这数十道临时桥梁。


担任正面攻击任务的113团1营全线渡河,2营3营迂回策应,团直属留作预备队。荒木联队所属炮兵大队立即实施炮火打击,日军92式步炮几乎是贴着战地前沿密集发射,不足3000米的射程却让英国人的重炮完全不必挪窝,就足以对其压制,鬼子炮排不得不打上一阵就放弃原有位置,轻重机枪组成的火力交叉点倒是牢牢钳制,不敢后撤半步。


中国人把战线拉到了尽可能长的程度,主攻、侧翼、迂回、包抄,无不井然有序。赶来增援的几架零式飞机却根本无暇兼顾前线,而是像秃鹫一样盘旋在纵深阵地,把目标锁定在已然易主的山炮阵地上。


对于惊怒交集的荒木正三来说,这才是他目前的心腹大患。


※※※


高大壮这辈子都没有像今天这样痛快过,12门山炮全都由他一手目测参数,调整诸元,再经过1连士兵填装炮弹,将炽热的怒焰倾斜到501高地上。


试射之后的连续几次齐射,几乎将小半个501高地都翻了过来。从望远镜中可以看到,部分掩体已经被爆破弹掀得不成形状,战壕多处塌陷,鬼子伤的伤,死的死,炮火撕裂的残肢肉块落得到处都是。一处燃着熊熊大火的坑道边,十几名鬼子用军锹在刨着什么,大概是同袍被埋在了下面,更多的则拎着枪四处寻找隐蔽点,酷似溃穴后逃散的蚁群。


“老子值了,老子值了!”高大壮嘴里翻来覆去地念叨着这么一句话,扯了衣服,敞着满胸黑毛在炮位间来回折腾。有弟兄填弹撤膛慢了半拍,他就瞪着一双环眼破口大骂,架势像要吃人。


鬼子来得很快,山包下的阻击战已经打响,每一次密集驳火,就仿佛有把刀子在扎高大壮的心。他是个粗人,爹娘给起了这样的大号,就是指望名贱命硬——又高又大又壮,自然就不会软弱,磕着哪儿、碰着哪儿,也好得比常人快些。


可就是这么一条蛮牛也似的汉子,心却像是豆腐做的。


除了必要的填弹手以外,司马洛已经把能派的人都派到了2排那边,协同阻击。高大壮挂念王得胜的死活,又不能下山去帮着干鬼子,满头满脸都是急出来的汗水,恨不得能把自己填到炮膛里去,早早掀翻了那个狗操的高地。


打仗就像做生意,在利高润厚的那块地方,谁都不肯让上半步。越来越多的日本兵蜂拥而来,以中队为单位轮番攻击,1连士兵后倚山地,钳制各个要点苦战不退。开阔地带的阵地战不比突袭,敌众我寡的劣势暴露无遗,但即使是如此,1连仍然在一波又一波浪头般卷来的敌军冲锋前死硬如岩,轻机枪的短点射和MP40的扫射交织成密集炽网,附近的储油罐也被他们炸开,石油如井喷般涌出,在地面上蔓延出火海,硬是让一整片扇形区域铺满了焦臭的鬼子尸体。


要死屌朝上,不死翻过来——这是整个1连信奉的格言,但当零式战机的引擎轰鸣越逼越近时,充当炮手的弟兄们还是变了脸色。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