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军之生命线 正文 第八章 狼入虎口(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02.html


听着远方的交火动静,司马洛思忖了片刻,并不去理会,按照侦察兵对敌军火力的口述,在地面上划出简略示意图,如此这般模拟了一番,随即分配1、3排以三人一组的集散形式突袭,2排负责在战斗打响后阻击鬼子援军。


“我等着替2排请功。”司马洛关照了一句,更像是在激将。


“操!”就有弟兄开骂,也不知是针对什么。


“放心吧,只要2排还剩一个人,别说是鬼子,就算飞只苍蝇过来,老子也对不起发下来的家什。”王得胜拍拍胸脯,又来了句玩笑,“再说了,高大壮绣花枕头一个,冷不丁冒出个鬼子在他面前,他还不得吓得尿裤子?”


低笑声中,高大壮破天荒地没有还嘴,也没说话,甚至不敢望向谈笑自若的老乡。


这次1连担任突袭尖兵,在武器配备上不但下了血本,还动了番脑筋——每人一枝德制MP40冲锋枪,一枝20发镜面匣子,每排配备四挺轻机枪,两具掷弹筒,不带半件美式配备。司马洛听到2排长这样担保,也不多话,领着剩下的两个排上了山。


山包上有些荆棘在土壤中顽强地扎根,灌木则都是从别处砍来插进土里的,连成一片的叶杈再加上伪装网,将12门火炮遮得严严实实。匍匐到附近的高大壮刚一瞅见月色下的炮筒,就倒抽一口凉气。这些99式105mm山炮射程远,火力猛,容易分解组合,适用于山地复杂地形作战。就眼下的阵地形式而言,这12门山炮一旦以杀伤榴弹同时实施大范围打击,对有生力量的毁灭性将是无比可怖的。


一般来说,日军师团所属野战炮兵联队,惯于装备75mm野炮或山炮,只有极少数例外会将其中一个大队替换成105mm炮。看着这些黝黑沉重的铁家伙像是猛兽一般盘踞在暗影里,高大壮悄悄打了个哆嗦,很有些逃过一劫的感受。要不是自己老毛病发作,多看了周边几眼,这会儿就算是1连对高地发起突袭,又有己方主力渡河策应,恐怕也难逃一个全连覆没的结局。


7500米的最大射程可绝对不是开玩笑的,只不过如今这个玩笑会开在谁头上,就说不一定了。


这一小片炮兵阵地分为前后两个部分,呈“L”型排列的12门火炮在前,后方是多个分散的协防工事,另外还有一队士兵负责警戒。静悄悄的阵地上,通讯兵正在对着无线电台接报,声音在夜色中传出很远,“......支那人过河了?什么部队?”


“要你命的部队。”司马洛在心中冷笑,口中倏地打了个唿哨。


从各个位置同时开火的突袭者打了鬼子一个措手不及,灼热的弹头在空中旋转飞射,摧枯拉朽地扎入人体再撕开一条血淋淋的通道蹿出,枪声和垂死前的哀号混成了一片。绝大多数日本哨兵都是瞬间丧命的,剩下的那部分全都趴在地上找掩护,端起三八大盖嚎叫着开始还击。


协防工事里的几挺机枪刚咆哮起来,就被负责火力压制的中国士兵用掷弹筒炸哑,机枪手都成了满是洞眼的破口袋。许多连钢盔都没戴的炮兵被打死在通往炮台的壕沟里,大概还在睡梦中,就已经都去见了阎王。


司马洛的作战构想很奇特,也很狡诈。


鬼子实在是太多,即使占了先发制人的优势,在阵地战中1连也未必能讨什么好。而他下达的命令是,正面战斗一打响,两翼位置的士兵立即往敌军纵深穿插,由于军服钢盔全都一样,可视环境又极差,从枪声上分辨敌我就成了最直接的途径。一下子被打懵头的日本人未必有那么快的反应能力,对于1连弟兄来说,这却是小菜一碟。


深山老林中虎豹称霸,却往往会命丧豺口。豺群惯于以扑击嘶吼吸引对方注意,只要一有机会,偷偷掩到后面的几头老豺便会撕裂虎豹的肛门,将肠头扯出,绕在树上让其越拉越长,最终伤重而死。


豺的这种智斗,跟眼下的1连几乎一样。


很快日军炮兵大队就乱了阵脚,黑暗中他们不知道究竟有多少敌人在向自己袭来,惊惶之中甚至出现了两个区域的鬼子相互交火的情况。近距离内的密集扫射,最大程度地发挥了MP40冲锋枪后坐力小、射击精度高的特点,1连士兵几乎像割麦子一样横扫着手持三八大盖的鬼子兵,鬼子却束手束脚,往往一枪开出去,打到的却是自己人。


战斗比预计中结束得要快,把最后一个滚在血泊当中的鬼子送上路后,司马洛让两个排的排长清点了一下人数,点下来除了挂彩的以外,阵亡不到十人,这让他阴沉的脸色多少变得好看了些。


“赶紧的,炸了炮管!”1排长眼都红了,死去的兵大多是他手下。


“谁说要炸炮了?”司马洛看了眼饿狗抢屎般扑到山炮边的高大壮,缓缓说,“我们要用这些炮,把那边高地打下来。”


“什么?咱们全连可就一个高大壮!”1排长大吃一惊,弟兄们也都愣了。山炮毕竟不比掷弹筒、迫击炮,单是目测一项,就是门用炮弹喂,也未必喂得出的学问。


“刚过来我们团的时候,能把掷弹筒玩出花的也只有他一个人。”司马洛难得地笑了笑,“赶紧吧!赶鸭子上架也得赶,你们都该知道,听我的不会错。”


在曾经效力的炮兵第10团里,高大壮是相当出名的,当年单排炮轰上海跑马厅日军临时机场,就有他的一份功劳。这家伙不单是各种炮型都能玩得转,玩得准,最夸张的是有一回他喝多了跟人打赌,借来步兵连队一支27式掷弹筒,夹进双膝间只粗粗瞄了瞄就任人蒙上双眼,单发把两百米开外的老树桩轰成了漫天残渣,情形酷似从裤裆里飞出了一枚榴弹。


许多人后来谈起这件事情,都用“人壮鸟也壮”这句话来笑骂高大壮,但对于113团尖刀连来说,这三句话说不对路就要拔拳砸人的莽撞汉子,却是个不可多得的军械行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