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军之生命线 正文 第六章 狼入虎口(2)

a13141431143 收藏 0 1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02.html


平墙河北岸战斗结束后,不少死鬼子身上的军服被扒了下来,上衣被打烂了的就扒裤子,没炸到腿的就反过来扒上衣,七拼八凑弄齐了百来套衣服。换装后的1连顺着平墙河岸一路迂回,在经过前哨侦察后选择开阔河湾,全体脱得赤条条的,把衣物武器顶在头上,涉水过了濒临干涸期的河床。


仁安羌油田被炸后燃起的冲天大火,把半边夜空都映成了红彤彤的一片。早已过河的前哨猫一般掩了开去,没多久,就陆续打回安全讯号。


百来条汉子悄然无息地上了岸,湿淋淋套上鬼子军装,分配军械,相互检视一番后,掩入了夜色。


平墙河南岸的地形比较特殊,由河滩而上,地势渐行渐陡。油田外围呈犬牙状凸起的一块高地,正对北岸国军防线,西临荒野,东倚山地,俯瞰面积覆盖方圆数十里,是一处咽喉般的战略要点。


在中日双方的军事地图上,指挥官都将这块高地标记进了重点区域。不同的是在日军方面,这里被代号为“501”,是有着一整支步兵大队固守、并密布工事的防御重地;而中国军队这边,却将这儿视作就算崩了牙,也必须要啃下的一块硬骨头。早在白天的作战会议中,孙立人就已经综合各方情报,明确指出要打南岸必拿此地,作为尖兵的1连如果没法在总攻发起之前有所作为,那么整条战线都极有可能会被这一点牵制。


用一个连去对抗一个日军大队,兵力相差十倍,怎么打就成了最大的问题。1连副连长司马洛历来认为凡事都是结果大于过程,尽管这次出击是谋定而动有的放矢,但许多士兵还是在他的要求下写好了决死状。


1连里会简单日语的不少,但没谁能像司马洛这样,说得比鬼子还鬼子。接近日军阵地的时候,一拨游动哨与1连正面相遇,上来喝问口令。司马洛叽里哇啦交涉了几句,鬼子们哈哈大笑,让开了路,有个家伙还赏了队伍前列被五花大绑的赵平原一脚。


赵平原自然听不懂,这个看上去死样怪气的连长,究竟跟日本人说了点什么。但从1连士兵饱含嘲弄的目光中,他却相当清楚地感觉到了某些东西。


过平墙河没多久,赵平原就被突然扑上的自己人按倒反绑,用破布堵了嘴,并扒得只剩了个裤衩。受到同样礼遇的还有另外一个矮小汉子,虽然不知道他是哪路神仙,但从五花大绑后闷声不响的模样来看,多半也是个被骗后懵了神的。


“完了。”赵平原当时在心里哀嚎了一声,第一反应居然不是害怕,而是懊悔。


他懊悔不该信了那个什么团长,本来还以为,军队里当官的总该一口唾沫一个坑,要是说话不算数,以后也没法带其他兵。没想到那姓刘的表面上装得仁义,答应自己跟随1连行动,谁知道刚一过河就让手下来了个翻脸不认帐,这会儿腰里已经没了手榴弹,自然只能眼睁睁地让人玩死。早在渡河之前,赵平原就已经在揣摩1连这帮人不可能只凭着一身狗皮,混到鬼子眼皮底下不露马脚,却没想到玩出来的会是一石二鸟——照这个阵势,炮灰估计是当定了。


他猜得不错。


从俘虏口中,1连副连长司马洛得知围困英缅军第1师的是日军第33师团的两个联队,反复盘问数人后,对敌方的兵力部署已有了大致了解。这一次渗透荒木联队驻守阵地,他正是打着另一支联队所属的番号,赌的就是两个“中国俘虏”的彩头。


一队中国人押着两个中国人,就这么大摇大摆地走进了日军的一线阵地。走在前面的高大壮不时用枪托捣一下赵平原的脊背,催促他走得快一点,横肉丛生的脸上满是狰狞。不远处战壕里的鬼子借着火光看见,对这边吹起口哨,高大壮估计还对挨打那事耿耿于怀,索性抬手来了下狠的,把赵平原砸得一个趔趄。


赵平原大概是被情势震住了,哼都没哼一声,低着头继续往前走。


“不牛屄了啊?”高大壮活动着受了伤的那条膀子,低声讥嘲,“识相点,敢乱动老子就毙了你,都不用鬼子动手。”


赵平原没回头,倒是旁边那名同样被堵着嘴的小个子挣扎了起来,嗓子里发出“呜呜”声响,走路也开始一步一蹭。这毫无意义的懦弱举动,让投来目光的鬼子感到了无趣,又纷纷转回头去。在这些视军人气节为生命的日本兵眼里,绝大多数支那人是永远也不配被称为“人”的,他们的劣等血液里缺乏许多东西,尤其是勇气。


鬼子的前沿指挥所离501高地不远,快到时,士兵们在夜色中三三俩俩地散开,司马洛则带人押着所谓的舌头,直接走向那边。指挥所里的鬼子军官在听完这支隶属另一联队的特种支队如何渡河,如何涉险侦查敌情,如何抓回这两名中国俘虏的大致经过后,疑惑地看了看众人胸前乌黑锃亮的冲锋枪,摸起无线步话机,却被司马洛扇来的两记耳光抽了个晕头转向。


“自以为是的混蛋!俘虏已经供出支那人将在今天晚上发动总攻,这样紧急的军情,难道我会拖延到现在不向上峰汇报?!”司马洛发怒时仍旧没有什么表情变化,眼神却让人不寒而栗,“最高战地指挥部的应对命令即将下达,现在我要你立即带我巡视你的防线!我不奢望像你这样的猪猡能够真正明白时间的宝贵性,你只需要知道延误战机这条罪名,是足以被军事法庭判处死刑的!”


司马洛高傲的东京腔和领章上寒芒森然的少佐樱星,让那名日本军官根本不敢有异议,只是一叠声的“哈依”。很快,他就带着自己的下属跟在司马洛屁股后面去巡检前沿。指挥所里没挪窝的几名军曹望向被扔下的中国俘虏,犹豫着不知是该找个懂得支那语言的战友继续挖掘价值,还是等凶狠的少佐回来再做处置。


他们谁也没有注意到,赵平原绑在身后的双手正绞在一起缓缓挣动,鲜血已将绳结浸得透湿。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