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军之生命线 正文 第五章 狼入虎口(1)

a13141431143 收藏 7 6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0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02.html[/size][/URL] 夜深地仿佛天穹已拉下了最厚重的帏幕,仁安羌油田区的日军战地指挥部里,仍旧是灯火通明。 陆军少将荒木正三已经几天几夜没有合过眼了,满是血丝的小眼中却光芒森然,凝视作战地图上用红笔勾出的几块重点区域时,神态仿佛嗅到了血腥味正琢磨着如何向猎物下口的狼。 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02.html


夜深地仿佛天穹已拉下了最厚重的帏幕,仁安羌油田区的日军战地指挥部里,仍旧是灯火通明。


陆军少将荒木正三已经几天几夜没有合过眼了,满是血丝的小眼中却光芒森然,凝视作战地图上用红笔勾出的几块重点区域时,神态仿佛嗅到了血腥味正琢磨着如何向猎物下口的狼。


这名毕业于日本陆军大学的中年将领,在日军第33师团中素有“战地雄鹰”的称号。这次正是他所率领的步兵联队在缅甸向导带领下,一路迂回穿插,当先穿过英印军布下的三重防线,迅速占领平墙河南北两岸阵地,切断英缅军第1师和战车第7旅1部后路,将对方困死在仁安羌区域。


一开始荒木正三自己也没料到,以夺取油田为战略目标,却会无意中网住了这么一条大鱼。凭着一个联队四千人不到的兵力,想要困死拥有装甲部队的满编制英军师团,无异于自寻死路。然而可笑的英国人一发现被日军围困,就认定对方采取了空降战术,阵脚大乱。英军指挥官一面命令炸毁油田,一面匆匆组织突围,但由于军心涣散,多次攻击均告失败。


几次规模不一的阵地战打下来,荒木正三开始明白这次遇上的猎物小不了。但苦于兵力相差太过悬殊,便只得在夜间借着油田爆炸产生的火光和浓烟,派出多支小分队分袭英军阵地,以求打乱敌方阵脚,拖延其突围时间,等师团主力赶到,再聚而歼之。


这种极具针对性的战术无疑是高明的,在战略心理方面,更是摸透了英国人外强中干的特征。封锁形成后,第33师团的另一支联队与一个满编制野战炮兵大队也很快赶来,在仁安羌山地对英军形成合围之势。


计毒莫过于绝粮,日本人穿插的两条封锁线不但将英军与辎重部队隔断,还令其无法靠近水源半步,这显然要比直接军事打击更容易摧毁士兵的意志。令荒木正三没有料到的是,中国军队会在这个节骨眼上一下子冒了出来。大概是入缅以来对英缅军一直打得太过轻松的缘故,驻守北岸的藤原大队就这么促不及防地在另一个宿敌手下灰飞烟灭了,大队长藤原正男战死,活着逃过平墙河的不足百人。


这是荒木正三生平中首次遭受的奇耻大辱,北岸遭袭时无线电台里声嘶力竭的呼叫,最终还是没能让他产生一丝一毫越河增援的念头。现在整个战区的局势好比一个巨大的三明治在慢慢成形,日本军队已处在相当不利的夹心位置,迟迟未到的师团主力使得荒木正三既不敢对英国人发动全面攻势,也没有底气回扑北岸的中国人,个中滋味委实是度日如年。


“长官,师部回电命令我军固守,等待增援!”通讯兵小跑进指挥所,带来了与前几次如出一辙的指令。


荒木正三在一干幕僚的注视下抬起头,目光阴沉地瞪着那名通讯兵,良久后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知道了,你去吧!”


“是!”年轻的通讯兵并腿立正,不敢多看荒木的脸色,匆匆走出。


早在第一批敌军援兵到达的时候,师部主力离仁安羌一带已不过五十里,现在中国军队都打到了眼皮底下,增援却仍需“等待”......


荒木正三其实很清楚自己的顶头上司——第33师团最高长官、陆军中将樱井省三在犹豫些什么。那个总把帝国利益挂在嘴边的老家伙,是个不折不扣的保守派,行军打仗向来只会捡眼前便宜,一旦到了诸如此类的决断时刻,却又习惯于举棋不定。


臆想中可以拔出腰间的佩刀,把那张古板老脸斩得稀烂,可在现实里面,荒木正三却只能苦笑。被困死的英缅军第1师弃守马格威北撤,影响并牵动了中英盟军自仰光以北的大半防线,在三路北上的日本军队威压下,他们能不能抽出足够的兵力去堵防线缺口还是个未知数,反过来又能压上多大的注,来解这个英国懦夫师的围?樱井那个老混蛋究竟在害怕什么?


学习过中国文化的荒木正三,自认为是了解支那人的,一如了解那些沉溺在大东亚共荣美梦中的缅甸百姓。


中国远征军,不过是整个支那民族在绝境中拿出的最后筹码。


关于滇缅公路,荒木正三听说过一个笑话——长沙会战之际,日军攻入长沙,国民党第九战区炮兵第一旅驻岳麓山阵地以炮火压制,战至如火如荼时弹药耗尽,第九战区指挥部急电重庆,要求弹药增援,可军令部的回答是:弹药尚在仰光,待运。


这个更像是悲剧的笑话无疑说明了太多事情,荒木正三很清楚帝国军全面切断滇缅公路只是一个时间问题,意识到存亡危机的中国人想要拼命,却拿不出太多本钱。


从子夜直到现在,平墙河对岸的中国军队已经多次摆出势头要强攻,每次这边的枪炮声才刚刚响起,那边就一窝蜂作鸟兽散了,跑得比打得还快。到后来日本炮手索性只放照明弹省起了弹药,炮兵中队长通过望远镜看着中国兵在河滩上被踏出的泥沟里连滚带爬来回折腾,不由哈哈大笑。


也有日军参谋对敌人的真实意图表示了忧虑,夺下北岸阵地时这支中国军队所展现出的凶猛决断是令人震怖的,和此时莫名其妙的行径相比,简直令人怀疑这还是不是同一批军人在对阵。对此荒木正三毫不在意,他始终认为敌军绝非主力部队,最多也就一到两个团。这一番动作是在虚张声势,用中国话来说,就是在摆空城计。支那人通过这种方式敲山震虎,反而更加清楚地暴露了兵力不足的死穴,只要不为其所动,一切都将得到解决。


当然,对于援军究竟在何时到来,樱井省三那个老家伙的脑袋何时才能开窍,荒木正三自己也没有太大把握。另外,还有着一层忧虑始终像阴云一样笼罩在他心头,无法散去:在中、英、美三国组成的亚洲战略同盟里,所谓平等只不过是自欺欺人的遮羞布,一旦英方强硬要求为英缅军一师解围,河对岸的支那指挥官就很可能在层层压力下铤而走险,把空城计唱成破釜沉舟。


“加强警戒,尤其是两翼阵地。没有我的命令,就算是支那人过了平墙河,炮兵大队也不允许开上一炮!”荒木正三沉思良久后的这一番口头指令,很快就被层层传达了下去。


但他怎么也没想到的是,此时此刻,有那么一队中国士兵,已经摸到了眼皮底下。

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