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军之生命线 正文 第四章 悍卒(4)

a13141431143 收藏 4 13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0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02.html[/size][/URL] 同一时刻,113团团长刘放吾正陪同英国将军史莱姆及翻译随从,自营部巡视到前沿连部指挥所。几人都是步履匆忙,神情冷峻。 自1938年占领武汉,日军逐步封锁中国沿海,1940年截断滇越铁路之后,由昆明出发、经云南西部到缅甸腊戌、直通印度洋仰光港口的滇缅公路,就成了国际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02.html


同一时刻,113团团长刘放吾正陪同英国将军史莱姆及翻译随从,自营部巡视到前沿连部指挥所。几人都是步履匆忙,神情冷峻。


自1938年占领武汉,日军逐步封锁中国沿海,1940年截断滇越铁路之后,由昆明出发、经云南西部到缅甸腊戌、直通印度洋仰光港口的滇缅公路,就成了国际救援物资入华的唯一通道。1941年12月,日军先头部队入侵缅甸南部,直接威胁仰光和滇缅公路,12月下旬,在重庆召开的中美英联席会议上,中方提出亚洲战场局势日趋严峻,中国远征军将出兵缅甸,与日寇决战。


缅甸西屏英属印度,北部和东北部与中国西藏和云南接壤,对中英两国而言,都具有极其重要的战略意义。12月23日,中英双方在重庆签署了《中英共同防御滇缅路协定》,中英军事同盟形成。然而短视的英国人,却始终对中国军队深入自己的殖民地心存顾忌,一再拖延阻挠十万远征军入缅。直到1942年1月,日本攻占仰光,英缅军一路溃败,停留中缅边境已久的中国军队这才被请求入缅参战。


战局先机已失,第5军200师日夜兼程,孤军深入1000多公里,抵达距仰光250公里的战略重地同古,发起同古保卫战。这里是缅甸中部公路、铁路和水路的要冲,战役结果关系到能否制止日军北上。师长戴安澜率领整个机械化师,与增援后四倍于己的强敌激战12天,由于西线英军始终毫无作为,中国远征军后续部队又未能按预订计划运送到同古前线,200师最终主动撤出同古,日军占领一座空城。


而在同古战役中一心后撤的英缅军第1师,这次又放弃马格威北撤,改守仁安羌,被日军两个联队包围于仁安羌油田东北、平墙河以南。应英缅军总司令亚历山大的要求,新38师由远征军第一路司令长官罗卓英直接调令来援,打的就是一个奇袭。亚洲战场上的英国佬完全找不到半点殖民者惯有的凶残,往往是见了鬼子还没开打就已经军心涣散,唯一比国军有优势的恐怕只有他们的机械化配备了。113团能够以全线压制的势头迅速攻克日军北岸阵地,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靠了英国人坦克大炮的协助,另一方面则要归功于协同作战的特务营。


其时新38师主力已被远征军副司令长官兼第5军军长杜聿明调往前线,孙立人能拿出手的只有刘放吾的113团和杨华的特务营。而在肃清平墙河北岸的战斗中,无论军情侦查、阵地攻坚还是火力掩护,特务营和刘团尖刀连都完成得如同外科手术一般精确有效,为113团打好了辅助攻势,大大露了一回脸。


尖兵能够在战场上起到的决定性作用,刘放吾是再清楚不过的,早在税警总团的时候,他就有意识地聚拢起了一小批各有所长的士兵,如今新38师有直属特务营,他的113团里也有个尖刀1连,不仅称谓上有所不同,走的也并非一条路子。所谓特务,顾名思义,就是执行特殊任务的兵种。在战场上刺探情报、破坏敌方设施,甚至是打黑枪、搞刺杀,哪样代价小获益大,就来哪样。对于尖刀连的实战要求,刘放吾则强调“快、准、狠”,对敌就得像狼见到血肉一样几口吞下肚,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古代刺客一击不中、远遁千里的信条是特务们应该借鉴的,但绝不适合1连。


此时此刻,刘放吾在解释连队部署,那边本就对中国军队作战能力持有怀疑态度的史莱姆将军,却在心里敲着边鼓。之前刘提出到连部巡视的时候,他就已经不确定在战事随时爆发的一刻,接近前线是明智之举,但身为军人的荣耀感还是让他不得不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


突然响起的炮声让史莱姆略有些慌神,不由担心起身边清瘦的中国上校,会变本加厉提出去更前沿视察。频繁的火光当中,刘放吾似乎看出了他在想些什么,眉头不易察觉地皱了皱,建议去就近的1营1连看看,这就结束行程。


刚进1连连部,刘放吾就发现了一丝异常。按照部署,拂晓时全团将渡河强攻,尖刀连在此之前就得迂回渗透到敌军腹地,这会儿应该早已完成了整备集结,静候命令下达才是。可此刻他看到的却是荷枪实弹的百来号人莫名其妙地围成了一个大圈,光瞧情形,倒很有些像在看猴儿耍把戏。


“司马洛,这是在搞什么鬼?!”刘放吾的突然发问吓了众人一跳。


1连全体回身立正,挺胸敬礼。透过人群的间隙,刘放吾看见当中那片空地上,踞着条豹一般的身影。


那人正是赵平原。


所谓“见红立正,看黄敬礼”。国军军服左胸上都有一块胸章,内容包括军衔标志、姓名、部队番号、兵种、官衔、职务等等,周围边框的颜色,则分别代表着:将官红色、校官黄色、尉官蓝色、士兵白色。


战事之中,军官的军衔标识本该被去掉,以防鬼子打黑枪。但考虑到英国人要来的关系,刘放吾并没有这么做。


这会儿见到佩着校官胸章的团长排开人群大踏步逼近,赵平原居然还是蹲在那里满嘴带油地啃着一只红烧肘子,像瞧不见1连全连百多双喷火的眼睛那样,也无视了这位阵地最高长官。


1连副连长司马洛铁青着脸正要报告情况,却被刘放吾抬手阻止,静静看了赵平原片刻,后者才开口问:“你也是我的兵?”


“是。”赵平原头也没抬。


“是我的兵,就该知道兵是什么样子!”刘放吾见身边英国将军满脸看热闹的表情,脸色更沉。


赵平原总算放下了啃剩半拉的肘子,站起身,打出一个响亮的饱嗝,“长官,我听伙房的兄弟说,这边的队伍能先上前线,就过来了。厨子那活,我干不了,我老家那么多饭馆,真想要烧菜翻勺子还来这儿干啥?”


刘放吾直视对方,冷冷地问:“你是自己投的军,还是怎么?”


“我妈送来的。”


“军队没了章法,就是一盘散沙。你最好明白,你母亲不是送你来祸害人的。”


“我妈说过,要祸害也得祸害鬼子。”赵平原的语声不高,表情木然,“长官,我大字不识几个,屁也不懂的。今天得罪了这些弟兄,又犯了你的官威,回头不管要杀要剐要枪毙,我都认了,只求现在自家人先不弄自家人。不管咋样,今天跟一连打头阵,老子是跟定了。”


夜风袭来,平墙河两岸的枪炮声低荡下去,终至沉寂。随着赵平原半敞的衣襟被风撩开,手已经按上枪套的刘放吾这才发现——这生着一双狼眼的年轻人腰间,赫然缠着一排头下柄上的手榴弹,引线全都纠结在一起,紧握在他的掌中。


阵地另一头,简陋无比的伙房里。


被狂怒的张跛子喷了半天口水,周大喜却没有因为自己看丢了人,而生出多少沮丧愧疚的意思。等那跛爷一阵风似的去了,他发呆半晌,坐到火苗蹿腾的灶口前,从口袋里摸出皱巴巴的小本和自来水笔,在扉页上慢慢写落:


“一九四二年四月十八日,国民远征军第六十六军新三十八师一一三团,入缅二十一日整......”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