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军之生命线 正文 第一章 悍卒(1)

a13141431143 收藏 13 10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02.html


92式步兵炮又一轮齐射袭来的时候,赵平原正提着脏兮兮的军裤,站在一人多高的沟沿上,冲着战壕外撒尿。


连续沉闷的爆破掀起了阵阵泥浪,几发落到不远处的炮弹将赵平原震得腿脚发麻,滚回了战壕。行进中的炊事班头张跛子和一干伙夫全都停下脚步,看着这灰头土脸的菜鸟哈哈大笑。


“笑你妈的笑,骡子才在走道上拉屎拉尿!”赵平原爬起身斜乜着众人,嘴里骂骂咧咧,竟对刚才鬼门关上走的这一遭全不在意。


“啧啧......”伙夫们发出一片叹息。有些像是老猎户看见狼崽子龇出乳牙发威那样,饱含着讥嘲成分,另一些却带着些惊奇和感叹。


赵平原是个新到不能再新的蛋子兵,今年刚满二十,长手大脚,一张脸膛黑黝黝的,体格精壮地仿佛能榨出铁汁来。刚来炊事班报到的第一天,他那双深而狭长的狼眼,就让班里的老神棍马三当场倒抽一口凉气,连着擀坏了几张糙面皮。


“细深多是无心腹,眼视之人不可逢。”


那本早已翻成破烂的《麻衣神相》里,对五官六府的各种概括,马棒槌可以说是倒背如流了。他一口咬定,赵平原这般眼形细深的人天生冷酷多疑,六亲不认,到了战场上绝对就是自顾自的主儿。当然,对于马棒槌的神神道道,炊事班历来是当成笑话来看的。这会儿瞅着赵平原肆无忌惮地骂上了一干老兵的娘,压根没有寻常新兵身上那种哪怕是装出来的老实劲头,他不由得嘿嘿冷笑,满脸早已料定的神情。


“瓜娃子!毛还没长齐喽,莫要把命送在自己手头。”班头张跛子倒是没太在意,只啐了一口,走到近前看见赵平原放在旁边的汤桶安然无恙,便又一瘸一拐走回了头里。


赵平原拍了拍嗡嗡作响的耳朵,碎泥簌簌地从发窝里落下,刚抬脚,满是土腥味的鼻腔却是一热,两道血线慢慢坠下。


“当兵不怕怂,就怕猪鼻插大葱。”走在最后的湖南老崔瞅他孤零零的没人理睬,一边摇头,一边扔了张搓成团的烟纸过来,龇着烟熏火燎的大牙来了句,“满哥,这可不是你装象的地方,装象晓得啵?”


赵平原觉得,自己应该是懂的。


早上天还没亮时,113团对平墙河北岸闪电围袭,团长刘放吾下了死命令全员参战一个不留,团部炊事班自然也操家伙一起干。到达攻击位置以后,生平第一次摸枪的赵平原跟在隆隆开进的坦克后面跑动,耳边尽是爆炸声和让人头皮发麻的飞机引擎轰鸣。鬼子兵的零式飞机和地面炮火刚开始时以犁田一样的阵势,像是想要把国军阵地翻了一遍,但没多久就被火力压制了下去。


借着几乎毫无间歇的炮火光亮,赵平原亲眼看到不远处几名弟兄被鬼子飞机的航炮割成了碎片,那架俯冲过低的零式也随即被地面炮火击中尾翼,拖着一屁股黑烟摇摇晃晃了许久,终于还是一头栽下了平墙河。鬼子阵地上轻重机枪炸成一片爆豆,嗖嗖的流弹像是灾天的蝗群,密密麻麻飞扑而来,在坦克表层绽出无数火花。一转头,又一名穿着土黄色军装的国军士兵,在炮弹迸发的火光中消失得无影无踪。等到硝烟散尽,才有阵混杂着血肉残肢的泥石从空中洒落,一股子烧糊的肉味直蹿鼻端。


有人在歇斯底里地狂叫,有人哀嚎,更多的则在闷声不响埋头冲锋。一伙膀大腰圆的炊爷就跑在赵平原身边,张跛子平时走路费劲,这当口背着烧饭的大铁锅外加全副单兵配备,居然也蹿得不落人后。见赵平原停下脚步,站在那里直愣愣地盯着地上的尸块残骸,这满脸麻皮的四川汉子上去就是一脚,“懵了?给老子跑起来,死也要跑!入你个先人板板,看看人家小周,一个学生娃也硬是比你凶!”


赵平原被踢得一趔趄,枪炮声太大,他听不太清张跛子喊的什么,转过头刚想发作,却傻了眼。


在113团里,类似于赵平原这样的新兵蛋子,并不算太少。


小周全名周大喜,上海人,白白净净戴副眼镜,瘦得跟一阵风就能吹倒似的。他跟同乡以及北平的几百名大学生辗转了大半个中国以后,在昆明安宁县追上了经新38师集结后的66军,一纸纸血书最终让军长张轸点了头,把这么一批手无缚鸡之力的青年收入编制。


医护队成了这些男女学生最大的收容地,周大喜由于高度近视,又患有严重的晕血症,被安排到张跛子所在的炊事班里,成了继赵平原之后的准厨工。然而这会儿战场上的惨烈景象,却神奇地让他的晕血症不治而愈了。按照老兵们所教的,周大喜照住标尺,胡乱射空了五发子弹。也不知是被身边前赴后继的景象所刺激,还是哪根筋搭错,他忽然发了疯般攀上己方坦克舱盖,一手扶住炮塔,一手向前挥动,像在大学里无数次演说那样,一句酝酿已久或许还很荡气回肠的口号就要脱口而出。


从日军阵地飞来的一颗子弹让他毫无悬念地从坦克上栽落,附近冲过的弟兄没人回头。


“原来是个锤子喽!”同样瞠目结舌的张跛子很是扫兴,抬枪撂倒远处壕沟里刚冒头的鬼子兵,又狠狠给了赵平原一脚,“把腰给老子猫下来!别他妈直挺挺地跑,学着过弹坑......”


“嚎归嚎,再轮你那条瘸腿,老子弄死你!”这次两人隔得近,赵平原索性贴着耳朵吼回来,额上青筋暴起。


张跛子在枪林弹雨中一怔,继而狞笑,“脾气还不小,先弄死个把东洋佬给老子看看撒!”


靠着十二辆坦克的强势推进,开阔地带的争夺在上午进入尾声,两支部队的锋线逐渐拉近。随着冲锋号吹响,国军士兵发出了排山倒海的喊杀声,张跛子带着一帮伙夫甩出手榴弹,在连串火光爆起后第一批冲进了敌方战壕。赵平原看得分明,十几个矮壮敦实的鬼子带着满身血迹,叽里哇啦挺着刺刀冲来,面对数倍于己的国军士兵竟然毫无惧色。张跛子瞪圆了一双牛眼,从背后抽出扎着红绸的鬼头刀,刀背磕开正前方捅来的三八扁刺,青森森的刀锋再一拖一抹,“哗”的一下,那鬼子的脑袋咕噜噜滚了开去,乌血从断颈中直喷出半天高。


整条锋线都进入了短兵相接的白刃战,日本兵哗啦啦退枪弹的声音,刀锋砍上骨头的脆响,人体被扎穿时的噗噗闷声,充斥着赵平原的耳朵。眼中所见的一切都已经红了,腥了,伙夫们早已丢下他这个菜鸟,嗷嗷叫唤着跟鬼子缠斗在了一起。说话像打雷的贵州老王被捅破了肚子,半截粗大的肠头都拖到了体外,却仍旧操着中正式步枪,倚在战壕边跟鬼子拼刺。李小三子炸断了左腿,脚后跟都扭到了前面,没法站,他就趴在地上砍鬼子的小腿,满脸都是痛出来的泪和汗,砍一刀就抽泣着骂一句“我***呀”。


如狼似虎的张跛子连着干翻了几个鬼子兵,压根没注意到身后倒着的一个,在挣扎着摸刺刀。赵平原这时闷声不响地扣动了扳机,却见步枪毫无反应,狼眼里凶光一现,低吼了声轮圆胳膊,倒转枪托对准那没断气的鬼子脑袋砸下。比踏爆一个西瓜大不了多少的闷声,鬼子的天灵盖连着头皮飞了出去,白的红的飙了满地。张跛子诧异的眼神瞥来,看到这连保险铁片也忘记打开的菜鸟,正在那里用枪指着另一个扑向自己的鬼子比比划划,瘸腿一错看也不看地给那鬼子开了膛。


乱世之中,人人都见惯了生死。但新兵上阵不尿裤子,并且还能够手下见红,也算是相当难得了。赵平原入伍后的首战,最终还是以过得去的成绩匆匆收场。纵深阵地的一个日军大队只坚持到了午后,就全线溃败,丢下大批尸体涉水逃向对岸仁安羌油田区——那边固守的鬼子兵据说还有两个联队的兵力,加起来就是七八千人,再仗着居高临下的地势,接下来的仗会更难打。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