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记录的金大中"统一"手稿


我记录的金大中"统一"手稿



韩国今年真不幸,连着二位前总统去世,卢大总统是主动离开的,金前总统则是被迫离开的,但金大中和卢泰愚不同的则是一生吃了不少苦,囚牢死缓都没有离开过他,临走之前也被割开喉管并装上呼吸机,啥话也说不出,俺到不主张亲人临危再切隔喉管,其实这种方式也就拖几个小时,病人承受痛苦之大还不如安静离开,想起自己父亲,临危时刻,医生问我,要不要这样,我很安静地说,不必了,不想给父亲再遭受人间最后的酷刑了.


我很佩服金大中先生,他有男人的勇气,敢说敢为,作为总统,在2000年第一个跨入北朝鲜土地,促成朝韩两国首脑的首次会谈,解除几十年的民族恩冤,开始了前所未有的"阳光政策",让分割几十年的南北同胞能够相聚,为此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




我记录的金大中"统一"手稿



这是金大中生前经常去的地方,这里可以远眺对岸的北朝鲜兄弟姐妹,看到冒着炊烟的对岸,金大中立志求统一,可惜的是,2003年2月就被赶下了台,从此南北统一大业暂时停顿下来了,如果,也许,或者金大中能继续任四年韩国总统,今天朝鲜半岛形势可能就完全不一样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