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安徽亳州贪淫特警队长白玉岭的权色江湖

安徽亳州,一代枭雄曹操故里。如今出了个又贪又淫的特警支队支队长白玉岭。一个执法者,如何在熟知法律的前提下,利用手中的权力,肆无忌惮地发泄私欲,并且能多年屹立不倒?而更值得深思的是,本为防暴而设置的特警队,如何沦为“创收”借口下的黑色保护伞?


《南方都市报》报道,安徽亳州,一代枭雄曹操故里。如今出了个又贪又淫的特警支队支队长白玉岭。


他在三家色情浴场有固定房间,长期免费在“自己的房间”里“检阅小姐”;他强奸了两名少女,省公安厅做了批示仍不了了之;他“创收”有道,从事色情服务的场所,每年都要向他“进贡”买“保护”;他收受贿赂,私放近万名本该拘留或者判刑的犯罪嫌疑人;他还从查获的赌资中,私分部分钱财,并接受多名下属的行贿……多年来,很多受害者举报、上访,但他打造的权色江湖一直未受影响;今年1月被“双规”的他,落马原因也颇值得玩味。


一个执法者,如何在熟知法律的前提下,利用手中的权力,肆无忌惮地发泄私欲,并且能多年屹立不倒?而更值得深思的是,本为防暴而设置的特警队,如何沦为“创收”借口下的黑色保护伞?


案发背后的乾坤


白玉岭多次被举报而不倒,曾被“阅兵书记”保住公安局副局长职位;此次案发,当地官员否认“被‘小姐’联名告发”之说


亳州市原为安徽省阜阳市辖内的一个县级市,2001年,亳州市与另外三县合并成立地级市。


白玉岭,原任亳州市(县级)公安局副局长,2001年后,担任亳州市(地级)公安局巡警(特警)支队支队长,直至案发。


2008年12月11日,亳州市纪委成立调查组,开始调查白玉岭,发现他受贿、贪污、强奸少女等严重违法违纪问题,并在今年1月4日,对其立案并实施“双规”。


目前,白玉岭案已经移交到亳州市检察院,仍在侦查阶段。


对于白玉岭的案发,纪委的说法是“根据群众反映”。安徽省当地一家媒体的报道更具戏剧性:是浴场“小姐”联名告发的。


而当地政府官员称,上述报道不实,“小姐们的举报能这么受重视吗”?因为之前,白玉岭因更为恶劣的行径,被多次举报,甚至被调查,但均未受到任何影响。


早在2003年,亳州特(巡)警支队因打击制贩假烟案件有力,亳州市烟草公司给予8.8万元奖金,而白玉岭伙同当时的支队政委各自私分了2.7万元。亳州市纪委曾因此调查白玉岭,发现他还有其他严重违反财经纪律的行为。


但这个本该构成贪污罪的行为,被亳州市纪委认定为“在公务活动中收受礼金错误”,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和行政记大过处分。


当时的案件主办人李运良称:“处理决定是(亳州)市纪委常委会定的。”


之前,亳州市纪委接到很多关于白玉岭的举报信,纪委查出了一小部分“但后来领导没有让继续查”。


2005年和2006年,白玉岭分别强奸了两名少女,并致使一人怀孕,受害者都通过举报、起诉等途径讨公道,其中一人甚至上访至安徽省公安厅,安徽省公安厅做了批示,但最后这两起事件均不了了之。


其实,白玉岭出身很普通,在部队服过役,转业后,在派出所做过普通民警,后通过行贿获得派出所所长、亳州市(县级市)公安局副局长等职务。


1998年,亳州市公安局曾建议将其调走,因白玉岭工作上“不团结”,而白给时任亳州市委书记的李兴民(已判刑,曾因花百万元“阅兵”而闻名)行贿1万元。后来,组织部门向李兴民汇报拟调整白玉岭的工作时,李保住了白的公安局副局长职位。


现任亳州市公安局局长祁述志,于2004年2月,从安徽省公安厅空降至亳州市公安局任党委书记、局长等职。正是这一年起,白玉岭开始在三家浴场设有固定的房间,长期享乐。


2005年、2006年,白玉岭强奸两名少女。而2006年,因在全国打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做出突出成绩,祁述志被公安部评为“全国公安机关打黑除恶专项斗争先进个人”,祁也被当地人称为“打黑局长”。


2007年8月,祁任亳州市人民政府副市长,负责公安、国家安全、司法、民族、宗教、信访等方面工作,同时兼任亳州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


“祁述志以打黑成名,但他的手下就是黑社会!”亳州市一位政府官员笑称。


该官员披露,白玉岭之所以于2008年底案发,是因为他“办案办到市领导的头上”。亳州市某领导邀请的4名外商,在酒店房间内打牌,其中有一名女秘书。在接到举报后,白玉岭深夜突袭查房,并称他们还有卖淫嫖娼的嫌疑,后搜走了10万元现金。客人后向亳州市领导写了举报信,导致案发。


罪行纵横20年


纪委查明,1988年以来,白玉岭除涉嫌收受贿赂共169万元、私放近万涉案人员外,还涉嫌贪污、强奸少女、嫖宿妓女、毁灭证据等罪行


如今,白玉岭位于亳州市洪济桥的家,终日大门紧锁,家中电话日夜无人接听,其妻原在亳州市谯城区国土资源局上班,但现已“退休”。其妻弟说,姐姐的手机已经换了,新的号码没有告诉任何人。


洪济桥的房子是统一设计的,所有人家的大门都是红色的,唯有白家的大门是黑色的;所有临街的一楼都是店铺,唯有白家用于自家的客厅。除此之外,白家和周围的邻居没有很大的区别。


虽然白家在洪济桥住了十几年了,但邻居们对白玉岭的印象不深,因为彼此很少来往,白玉岭不算嚣张,也不欺侮邻居,上下班经常使用的是警车。家中有一辆私家车,是给儿子的。儿子在白玉岭接受调查前不久,进入亳州市公安系统工作。


亳州市特(巡)警支队一位高层称,他与白玉岭共事多年,虽然也看不惯他在工作上独断专行,看不惯他常常和单位几个关系不错的人,一起吃饭、洗澡,他虽然也听说不少关于白的风言风语,如男女关系问题,参股圆梦园大浴场等等,但在白玉岭案发前,他仍然认为白也不是太霸道,“我一直没看出来他有多黑恶、霸道,或者作恶多端,欺压百姓”,“谁知道他在外面做了这些事情。他强奸少女的事情,我也是在这次案发后才听说的,以前都没听说”。


而据纪委调查,从1988年到2008年12月,白玉岭涉嫌收受70余人次贿赂共169万元,其受贿对象主要包括:特警支队内部人事调整的有关人员,招聘的协警,宾馆、酒店等娱乐服务业老板,涉赌、涉黄人员,涉嫌经营假药的不法药商,承建特警支队办公楼工程项目的负责人等等。


2008年5月份,白玉岭对几名中队长说,支队准备晋升一批副大队长,让他们每人拿4万元,他帮他们到亳州市公安局里疏通关系,之后,每名中队长给白玉岭送去5万元,但直到案发,也没有解决他们的职级。


白玉岭最主要的受贿对象是涉案人员家属。多年来,白玉岭办理的赌博、卖淫、打假等案件涉及近万人,卷宗6000多件。这些案件中,无一件转为刑事案件,涉案人员家属只要通过关系送礼给白玉岭,然后交了罚款,涉案人员就会获得自由,还有很多案件因此没有入卷。


上梁不正下梁歪。亳州市特(巡)警支队主要参与办案的第五大队大队长朱运龙、五大队二中队副中队长刘鹏举等人也涉嫌受贿、参与释放各种涉案人员。


例如,2008年7月,刘鹏举协助朱运龙查处西关鸽子厂赌博案,共抓获38名涉案人员,多名涉案人员被刑事拘留,关进看守所。涉案人员家属纷纷通过公安内部的熟人等各种关系找到刘、朱、白等人分别行贿,最后,所有涉案人员都通过行贿和交纳“保证金”,获得“取保候审”。


纪委还查明,1988年以来,白玉岭在办理赌博、嫖娼等案件中,采取截留、侵吞等手段贪污案件罚款和赌资,贪污13万多元、157万元巨额财产来源不明。


主要参与办案的第五大队大队长朱运龙、五大队二中队副中队长刘鹏举等人也涉嫌贪污。


仍以鸽子厂涉赌案件为例,该案共缴获赌资30多万元,白、朱、刘三人在白玉岭办公室里,每人私分2000元,刘、朱二人借直接办案的便利,私藏了3万元赌资,由二人私分。


纪委调查发现,白玉岭还涉嫌强奸少女、嫖宿妓女、毁灭证据等罪行。


在纪委正式调查之前,早已听到风声的白玉岭,为了掩盖违法犯罪事实,指使干警销毁、藏匿案件卷宗31件。

以浴场为家,财色兼收


每次更新小姐都要他“验货”,他在“自己的房间”享受全套服务;浴场、“鸡头”都要“进贡”以获得保护,否则就被罚款甚至判刑


在亳州市纪委的调查结果中,白玉岭还涉嫌一项违纪行为,即违反规定经营获利107万元,这指的是白玉岭参股圆梦园大浴场一事。


这家浴场三年前开业,白玉岭占50%的股份。因为白的落马,这家浴场已经于4月26日关闭。


他的小舅子原是圆梦园大浴场的“鸡头”,凡来了新的小姐,都要经白玉岭“检阅”,白看上谁,就要免费和他上床,不愿意的就要挨打。


亳州市南洋商务大酒店内的美容美发厅也提供色情服务,而且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更新所有小姐,每次更新也都通知白玉岭“验货”。他在南洋商务大酒店也有固定的房间。


南洋大浴场的201、202房间,也是白玉岭的固定客房,只有这两个房间有独立的卫生间,其他客人都使用公共卫生间。每次,白玉岭来之前,先打电话通知,如果这两个客房恰好有别的客人,就必须换房。


他来时,不开警车,也不穿制服,到了浴场不和任何人打招呼,直接去了“他自己的房间”,像回家一样。


他直接叫小姐的号,他熟悉每个小姐的情况。服务员也都认识他,都按照他的吩咐进行安排。小姐们要为他提供最好最全的服务;之后吃完饭,他才离开浴场。


他到浴场的时间一般为晚上七八点钟,到十一二点钟才离开,有时在浴场过夜。他偶尔于上午10点多钟来浴场享乐。


他多数一个人来,有时也带人一起享乐,有时也给“跟班的”安排小姐,有时不安排。


2008年底,亳州市纪委办案人员在白玉岭办公室,发现了大量春药、黄碟和冬虫夏草。当时,桌上的茶杯里泡着十几根冬虫夏草。


亳州市特(巡)警支队的工作人员都知道白和酒店、浴场的老 板 们 过 从 甚 密 ,因 为 像 安 特城、圆梦园等大浴场的老板,经常到白玉岭的办公室做客,毫不避人耳目。


在亳州市,所有浴场,以及大部分宾馆、酒店,还有小旅馆,都提供色情服务。其实,宾馆、酒店以及浴场本身并不提供色情服务。因为按照我国法律规定,犯组织卖淫罪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组织他人卖淫,情节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没收财产。


可是,如果这些场所没有色情服务,就难以生存。反之,收入可观。


因此,他们为了规避风险,将部分场地租给“鸡头”,在租赁合同上写明不得从事卖淫嫖娼活动,但实际上,这些所谓的“美容美发厅”都提供色情服务。如果不慎被警方查处,酒店、浴场等经营单位则可以撇清关系。


有了色情服务,浴场、酒店的生意就会红火起来。


亳州市一家拥有70多个客房的大浴场,一年纯收入两三百万元,包括美容美发厅的租金、小姐们从事正规按摩的提成(浴场按30%、40%等不同的比例提成,提供色情服务的,浴场不提成),还有客房的收费等等。客房按照大小、设施的不同,分为30元、50元、70元等不同标准,如果开钟点房,每小时20元,洗浴10元,再花7元还可在浴场用餐。


浴场经理称,该浴场一天可接待300多人,客房、大厅都常常爆满。消费者以本地生意人为主。凡到浴场消费的,有65%-70%的人都要买春。而小姐只有十五六个,因此常常供不应求。


然而,在我国,色情业并未合法化,因此,浴场、酒店要想正常经营,必须与警方保持密切的联系。


一家浴场经理透露,他们每年都会给派出所领导三五万元不等的红包,还给他们提供免费的服务。“他们真的会保护你,不让你难受”。


而白玉岭的胃口却很大。


如果不“进贡”,或者“进贡”得少了,他就会三天两头来检查。如果发现了卖淫嫖娼的,大浴场就要罚款3000元到5000元,小姐罚款3000元,嫖客罚款5000元,“鸡头”则要判刑。


因此,为了能够正常经营,浴场、酒店每年都给白玉岭送“红包”,有的半年送一次。一家大浴场每年要送几万元,有的十几万元。


这样,检查只是例行公事。但是,如果抓到卖淫嫖娼的,虽然浴场可以置身事外,但“鸡头”、小姐难逃处罚,因此,“鸡头”每年也要白玉岭给礼。


只有浴场、酒店和“鸡头”同时给白玉岭送“红包”了,才能平安经营。


防暴特警因何爱查嫖


特警支队的办公经费,主要靠罚没款的返还,因此特警支队积极参与赌博和卖淫嫖娼的查处,因为“来钱快”。


中国公安特警指在公安系统内部建立的特警队伍,职能与武装警察有所重叠,主要职能是反恐、排爆、反劫持、反劫机,同时,协助其他警种执行设卡盘查车辆、抓捕持枪犯罪嫌疑人等任务。


我国最早建立的公安特警队伍是成都市公安局在1995年建立的特警大队,又称“黑豹特警队”。在此之后,我国各地公安机关开始建立自己的特警队伍,以代替武装警察的职能。


2001年,亳州市也成立了特(巡)警支队,下设5个大队,一个办公室。一二三大队负责巡逻,四大队接出警(相当于110职责),五大队防暴,处置一些群体性事件、突发事件等等。


但在运作过程中,第五大队逐渐变成查处赌博、卖淫嫖娼等治安案件的主要部门。


亳州市特(巡)警支队一位负责人解释说,特警支队成立之初,警力少,仅有40多名正式的干警,因此向社会招聘了很多协警,最多时,协警的数量超过总警力的一半以上,而协警的工资由支队自筹,每名协警的工资原来二三百元,现在四五百元。


另外,特警支队的办公经费,主要靠罚没款的返还,即特警支队在查处案件时,将罚没款交给本级财政,财政再返还70%,作为特警支队的办公经费。


因此,特警支队积极参与治安案件的查处,尤其以赌博和卖淫嫖娼为主,因为“这两种案件来钱快,都不需要大量的时间侦查破案”。


其实,各种警种都积极查处赌博、卖淫嫖娼等治安案件的现象在全国,特别在贫困地区,十分普遍。因为按照规定,公安机关经费由同级财政供给,但是在经济欠发达、财政困难的地方,往往是财政拨一部分,再由公安机关通过行政性收费、罚没款甚至摊派自筹一部分。


这导致的弊端是,警察变成一个创收、营利者,警察唯钱办案,办案为钱,公安干警违法违纪现象屡禁不止,严重损害公安机关的威信和形象;其次,为地方行政干预提供了条件,使一些非执法活动难以杜绝,地方保护主义严重,司法公正受到人为因素的影响。


在亳州,刑警参与普通治安案件的一个典型事例是,亳州市谯城区刑警大队曾抓获白玉岭嫖娼,在接受讯问笔录时,白玉岭承认和多名卖淫女发生性关系。但这次,白玉岭仍未受到查处。


因此,有观点认为,公安经费应由中央财政直接保证,这样既能彻底解决经费问题,又能避免地方政府干预公安办案。也有声音认为,各级财政应保证公安经费的发放,将公安经费和罚没款完全脱钩。


特警队“创收”后遗症在白案发之后,亳州市公安局对亳州市特(巡)警支队开出治疗的“药方”


“如果他按照法律程序立案,查处赌博、卖淫嫖娼等治安案件也是好事,既能维持支队的运转,也能净化亳州的环境。”亳州市特(巡)警支队一位负责人说,“关键是没有监督机制,在特警队,办案都是他一个人办,一开始,形式上是谁值班谁办案,但最后签发意见,如是否拘留,是否罚款,罚多少,都是他决定。后来都是他直接拍板办案。”


在内部会议上,白玉岭也会通报办公经费运转情况,如人员工资、修车费、燃油费、水电费等等,并称,“要抓紧时间办案,我主抓创收”。


所谓“创收”,就是通过办案获得罚没款。


当罚没款的70%返还到特警支队后,支队再从中提出20%给主要参与办案的第五大队,作为“耳目费”,但实际上少有“耳目”,因为都是干警或者协警亲自“卧底”掌握线索。


据第五大队第二中队干警万新善称,该中队自2005年下半年开始办理治安案件,支队会定期返还案件款,用作耳目费和办案经费。


亳州特(巡)警支队干警杨林提供的资料显示,2007年、2008年,特警支队五大队二中队共经其手,领取办公经费和耳目费155820元。


实际上,无论大队还是中队,都没有另外的办公经费,因为修车费、加油费等等都是支队全额支付,所有工作人员也都在支队食堂用餐。只有在加班时,才会产生伙食费。


这些耳目款,在扣除加班时的伙食费后,一部分分给中队的工作人员,每人一两百元,另外一部分由中队长“进贡”给白玉岭了,5个中队按照办案的多少,获得返还的多寡,每月向白玉岭进贡一两千元不等。


在白案发之后,亳州市公安局对亳州市特(巡)警支队开出治疗的“药方”:特(巡)警支队不再办理治安案件了,现在主要负责巡逻、出警,执行各项大型活动的治安任务,特别加大繁华市场的巡逻力度。而亳州市公安局每月拨款5万元作为特(巡)警支队的办公经费。


为节约开支,亳州市特(巡)警支队大量裁减协警。至白玉岭案发前,该支队共有协警七八十人。现在,裁掉50多人,只剩下20多个,只任炊事员、驾驶员等。亳州市特(巡)警支队一位负责人称,现在该单位共有120多名干警、20多名协警,每月仅伙食一项开支就约1万元,汽车油费1 .5万元到2万元不等,因此,“5万元办公经费有些紧张”。


亳州,是一片神奇的土地,不仅诞生过老子、曹操如此璀璨的人物,还有神医华佗,如今,她是中国著名的药都。然而,纵华佗再世,能否为白玉岭开出医治的良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