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恨交织快女曾轶可:一个19岁女生强大神经(图)

qu123 收藏 1 377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8_20_43747_9843747.jpg[/img] 有时候喜欢是没有道理的。攻击我的人也只不过是不喜欢我,他们没有伤害我,不喜欢也可以没有理由的。做明星对我来说还很远,我目前只想做好眼下的事      “2009快乐女声”沈阳赛区开唱时,曾启山接到女儿的电话,“爸爸,我想报个名,去玩一下!”   这是曾轶可上大学后第二次参加选秀活动,2008年她曾经跑到北京,参加一个名为“音画时尚”的选


爱恨交织快女曾轶可:一个19岁女生强大神经(图)




有时候喜欢是没有道理的。攻击我的人也只不过是不喜欢我,他们没有伤害我,不喜欢也可以没有理由的。做明星对我来说还很远,我目前只想做好眼下的事





“2009快乐女声”沈阳赛区开唱时,曾启山接到女儿的电话,“爸爸,我想报个名,去玩一下!”


这是曾轶可上大学后第二次参加选秀活动,2008年她曾经跑到北京,参加一个名为“音画时尚”的选秀比赛,当时,她也是跟父亲说“去玩一下”,结果“成绩可以忽略不计”。


在长沙某高校任教的曾启山没想到闺女这一回“玩”出那么大动静,她的名字成了“2009快乐女声”的一个关键词,他自己也被裹挟其中,一度被“封为”某烟草企业老总,是“走音歌手”曾轶可一路突围的神秘后台。


这个夏天的“快女”舞台上演了曾启山全家与娱乐现场的一场遭遇战,这场战争中,19岁的曾轶可一个人承担了本届比赛80%以上的骂名。


7月31日,曾轶可在10进7的比赛中遭遇终极PK,止步全国10强。


“刚开始我和她妈妈很为她担心,怕她承受不了那么大的压力,但后来我们发现,她根本不需要我们的安慰,她很厉害!”


曾启山对本刊记者说,女儿的表现让他们夫妇赞叹,“无论我还是她妈妈,在19岁这个年龄是做不到像她那样镇定的。”


19岁女生的强大神经


47岁的曾启山说他最喜欢的歌手是谭咏麟,但他把女儿的歌设置为自己的手机彩铃。“她没受过专业训练,自己写歌唱歌,能够得到专业评委的认可,我觉得她还是有些天赋的。”


他和妻子梅先荣最初并没有把这个比赛当一回事,由曾轶可引发的火药味在评委席和虚拟空间蔓延开来的时候,“我们有一点担心了”。


曾轶可的习惯性走音和业余水准的吉他弹奏,与其创作实力有如南北两极,催生出爱她恨她的两大阵营,不喜欢她的网友称,她唱歌调“从长沙跑到了西伯利亚”,“别人唱歌要钱,她唱歌简直是要命!”


她的歌迷则自发组成“可爱多”歌迷会,在他们看来,“她不是快乐女声,她是非常女声:非常单纯,非常可爱,非常害羞,非常敏感,非常灵气”。


吉林华侨外国语学院07级法语系学生张炎良与曾轶可是同学,他们曾经在大一一起参加学校里的英语社团。在张炎良的眼里,曾轶可是一个“挺不起眼的女生”,“很普通,平平常常”。


在曾轶可参加“快乐女声”之前,张炎良根本不知道她会唱歌会写歌。社团的成员经常会聚在一起表演节目,但是曾轶可从来只做观众,没有在众人面前唱过歌,参加社团活动也不很积极。


网友评论说,“从某种程度上讲,曾轶可其实代表了快女的精神,不是要在这个舞台上唱到多完美,而是在这个舞台上,你能展现你自己几分,你能挑战你自己几分,你能超越你自己几分!”


从评委席上站出来力挺她到底的高晓松和永远给她零分和恶评的包小柏,恰是“曾蜜”和“曾黑”的典型代表。


60进20的晋级赛上,包小柏与沈黎晖对曾轶可的评选产生分歧,前者愤然离席。曾启山回忆说,“当时我很吃惊,担心这个事情会影响轶可的状态,之后我和她通了电话,发现她根本没事儿,反而是她让我们不要太担心。我跟她妈两个大人有的时候都不如她一个孩子镇定。”


他看到记者们在写文章时,常常会惊叹这个19岁女生的强大神经,他在电话里笑起来,“我们也是在这个比赛里发现女儿真的成熟了,她心态很淡然,处理起事情来我们已经可以放心。”


曾轶可在风口浪尖所表现出的镇定也为“可爱多”所推崇。闯进20强后,互联网上对她的攻击达到一个高潮,因为外型偏中性,她被戏称为“曾哥”,她的声音则被称作“绵羊音”,还有网友将她的照片与史泰龙的作对比,并制作了一些恶搞视频。在追随这些恶搞帖子和视频的网友中,很多人并没有看过“快乐女声”的节目。


“她被生拉硬扯进这舆论的漩涡,谁都有资格批评她,衣着外貌身材唱功,轻而易举摧毁她作为女孩儿最珍贵的自尊心……当那些强壮的人狞笑着喊出‘曾哥’的时候,是否觉得你们的强势和她的坚强给你们打了重重的耳光。”她的粉丝因此更坚定地心疼她、支持她。


就是因为她够话题


截至8月11日记者发稿,百度“曾轶可吧”共有帖子948767篇,会员“可爱多”37225个。因为争议较多,“曾轶可吧”曾多次被爆吧,贴吧一度禁止非会员发帖。即便如此,这个贴吧的发帖量还是领先于其他“快女”10强选手的贴吧。


有媒体戏称今年的“快女”只红了3个人,一个是海选阶段以明星脸炒作的贡米,第二个是曾轶可,另一个走红的也与她有关,就是被她气得离席的评委包小柏。


“争议可”一路跌跌撞撞杀入10强,传闻从未停歇。有网友戏言,“在‘快女’平平淡淡进入到20强的时候,她简直是上天派来拯救这场几乎快要可有可无的选秀的。无疑湖南卫视和天娱高层此刻都笑开了花,神啊,怎么会有这样的奇女子下凡,她注定为选秀而生,不管她出现在哪个选秀,她都有搅浑一池清水的能力。”


“快女需要她,湖南卫视需要她,天娱需要她,当然不是因为她唱得如何,也不是因为她创作得如何,因为她够话题。”


需要“争议可”的似乎还不止是主办方。“离席门”、“翻脸门”之后,另有网友爆料说,曾轶可的父亲是湖南某著名烟草企业的老总,曾轶可在博客中否认了传言。6月18日,“快乐女声”20强比赛中,曾轶可的父母也曾出面为女儿加油。将曾轶可父亲与网友曝光的某企业老总照片稍加比对,就会发现他们显然并非同一个人,然而仍有部分媒体继续炒作“神秘后台”。


一位曾担任往届“快女”大众评委的网友对此甚为不解,“事情真相是怎样的,稍加核实就可以知道,为什么有那么多娱乐记者完全捕风捉影,根本不核对基本事实就发稿呢?”


“这种情形让人想起导演英达对有些媒体的揶揄,‘媒体的任务是澄清吗?澄清是什么意思?平息一件事情叫澄清。不,媒体的主要任务是扩大事态,哪里是平息一件事情?看到一个房子着了火泼点水那多可惜,烧了好,最好烧死俩人那才有新闻效应呢。’”


敢爱敢恨90后


出生于1990年1月的曾轶可曾在一次采访中把自己和同龄人定义为“敢爱敢恨的90后”。


90后”这张标签作为曾轶可的关键词之一,也引发了相当大的争议。一些“90后”的“可爱多”认为曾轶可唱出了他们的心声。曾轶可原创的《最天使》和《狮子座》恰是他们对待生活和感情的态度;而另一些“90后”则认为曾轶可并不能代表这个群体,甚至有人干脆把喜欢曾轶可的人叫做“脑残”。


一篇在网上广为流传的“倒曾”帖子这样写道:“90后可以无知,因为他们年龄小,要学的东西还很多,但是那些创造条件也要把90后的无知做强做大的其他人士和平台,其良知必然接受道德拷问……不能把无知当个性。”


曾轶可遭遇的疾风骤雨,让不少人联系到2004年在“美国偶像”选秀中成名的孔庆翔(William Hung),当年20岁的他在节目中翻唱瑞奇・马汀的《She Bangs》,唱得几近完全走音,舞步古怪而笨拙,遭遇评委“毒舌”,被指“不能唱也不会跳”,他一句“我已尽力”引来无数赞扬和追捧,就此闯了名堂,出过两张CD,还拍了一部电影。


相较之下,曾轶可远没有孔庆翔那么幸运,她的一个粉丝为她鸣不平,“不负责任的人,想尽所有侮辱至极的言语,要将一个未满20岁的女孩子置之死地。我所能说出的所有话,都会在嘲笑中瞬间淹没。发一个帖子,底下人立马回击,你是脑残还是非主流,居然会喜欢她。”


也有不少原本不喜欢甚至讨厌她的人开始重新打量这个小姑娘,网友“我不那么爱南开”是其中一位,他对曾轶可第一印象是“非常怪”,然而“当全世界都开始骂她,骂得那么过分的时候,我忽然觉得她也不是那么差,她说话非常得体,也有真性情。被淘汰的时候她大声喊着好朋友的名字,而不是像大多数女生那样说一些 ‘我们都是最棒的’、‘我会继续我的音乐梦想’这样的套话……”


无论你爱她还是恨她,曾轶可已经上路。同制作人高晓松沟通磨合、与乐队一起排练、提高吉他演奏的水平……她说自己已经准备好了,开学之后,学校、公司两边跑。


对于一家人将要面对的娱乐江湖,曾启山希望女儿把一切看淡些,“好也看淡些,不好也看淡些。”


攻击我的人并没有伤害我


人物周刊:报名时给自己定了什么样的目标?想过能进全国10强吗?对自己的唱功有足够自信吗?


曾轶可:没有目标,只有希望。之前完全没有想过进10强的事,只是想唱自己的歌给大家听。唱功并不能阻止我表达真实的情感,但是接下来它会越来越好的。


人物周刊: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写歌?你自己最喜欢哪首?高晓松喜欢你,是因为他觉得国内能写好歌的人太少,你觉得他说得对吗?


曾轶可:写歌词从很早就开始了,作曲是大学才开始尝试的。我最喜欢的是每次写出来的最新的那首。非常谢谢老师的厚爱和帮助,好歌看阶段吧,每个阶段对好歌的定义不同。


人物周刊:什么时候开始学弹吉他的,觉得自己弹得怎么样?


曾轶可:高三暑假某一天吧。 我弹得很一般,还需要学习。


人物周刊:想成为明星吗?做明星会得到很多无缘无故的爱,也会得到很多无缘无故的恨,这些你都准备好了吗?


曾轶可:做明星对我来说还很远,我目前只想做好眼下的事。


人物周刊:很多人喜欢你是因为你的抗压能力,一个19岁的女孩怎能拥有如此强大的小宇宙呢?


曾轶可:可能越简单,获得小宇宙的能量就越强吧。


人物周刊:你对喜欢和不喜欢你的人都说了“谢谢你”3个字。


曾轶可:可能这和生活态度息息相关吧。他们都是好人,对我来说认识了很多好朋友,唱了我的歌给大家听。有时候喜欢是没有道理的。攻击我的人也只不过是不喜欢我,他们没有伤害我,不喜欢也可以没有理由的。


谈不上苦恼,它们会增加我继续唱的勇气。那些不认可和不了解就让它随风去吧。这不能叫“和解”,有可能有一天也会得到他们的认可,Anything is possible!


人物周刊:你认为自己会成为成功歌手吗?包小柏认为你更适合做幕后,你自己怎么考虑的?


曾轶可:至少是一个真实的歌者。看似不适合的东西不一定就是不好的,宽大的T恤看似不适合你,但是穿上它你是最舒服的。暑假过后,我要奔波往返于北京与学校之间了。


人物周刊:一夜成名让你的生活发生很大变化,刚刚19岁,你怎么把握自己?


曾轶可:“一夜”其实是一场一场的比赛比下来的,成名对我来说只是开心地唱歌。让音乐和我的心一直简单下去。


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