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中国开始用自己的货币同印俄巴西展开行动!

美国华盛顿邮报》8月19日文章,原题:重新平衡同中国的关系 几十年来,全球经济体系在接受美国主导地位的情况下得以保持。此次危机暴发前,中国向美国派出大量专家,在美国的主要金融机构学习其金融体制的奥秘———似乎能以很小的风险产生永久性全球增长的体制。经济危机动摇了这种信心。中国经济领导人已意识到,美国的金融体制让他们积攒了十年的储蓄遭受到潜在的灾难性波动。


中美都存在矛盾情绪是不可避免的结果。一方面,两个经济体间的相互依赖越来越大。中国对一个稳定的、增长更好的美国经济怀有浓厚兴趣,但对减少其对美国的依赖也同样怀有日益增强的兴趣。作为美国的最大债主,中国拥有了一种美国从未体验过的经济影响力。与此同时,对扩大独立决策范围的要求在这个矛盾组合的双方都存在。


中国很多举动都反映了这一趋势。中国官员在向美国提供公开或私下建议时比以往更自如了。中国开始用自己的货币同印度、俄罗斯和巴西开展贸易。中国央行行长提出的逐渐创造一个替代性储备货币的建议是另一个例证。许多美国经济学家对该提议不以为然,但它在相当多的论坛上都出现了。而中国在追求目标时一贯表现出的不凡耐力,也让外界必须认真对待它的提议。


通常认为,一旦中国消费得更多而美国消费得更少,世界经济就会保持活力。但是,由于两国都运用这一“处方”,这就将不可避免地改变政治体系。随着中国对美出口的下降及其将本国经济重点转向更多的消费和基础设施,一个不同的经济秩序正在浮现。中国对美国市场的依赖将变得更小,而周边国家对中国市场的日渐依赖将提升中国的政治影响力。在塑造世界新秩序的过程中,政治合作必定会越来越多地抵消贸易模式的转变。


美国领导人必须抵制从“冷战”剧本中得出的遏制政策的妖言。中国必须避免旨在削弱据称是美国霸权企图的政策,以及构建亚洲集团来终结美国霸权的诱惑。美国和中国不应重蹈一个世纪前的那个将英国德国从友谊转向对抗、并使两国在一场全球大战中元气大伤的覆辙。


在另一个极端,有人主张美中构建“两国集团”(G2),但它既不符合美中两国利益,也不符合世界利益。21世纪要求一个与当前情况相适应的制度架构。在全球事务的重心向亚洲转移,以及美国寻找一个新的、有别于霸权主义但又与其领导力相一致的角色的过程中,我们需要憧憬一个建立在中美紧密合作基础上的太平洋框架,这一框架还应具备足够的广度,能允许太平洋沿岸其他国家实现各自的抱负。▲(作者是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唐湘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