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共同社8月18日发表题为《日本在伊朗的油田开发陷入窘境 中国“趁虚而入” 》的文章,全文如下:

虽然伊朗的油田储藏量位居世界第二,但由于美国对其的经济制裁对象也包括外国企业,伊朗的油田开发目前处于停滞状态,日本企业也陷入进退两难的处境。中国抛下日欧,逐渐成为伊朗油田投资的“主角”。而对与伊对话表现积极的奥巴马总统如果将来缓和制裁,美国企业再次进入伊朗的话,日本就可能完全会被埋没。

苦恼

一家日本企业的相关人士叹息地称:“美国和伊朗的关系如果持续这样就无法活动”。美国的制裁全面禁止美国企业和伊朗的贸易往来。对伊朗的油气田开发投资2000万美元以上的外国企业也在制裁对象范围内。

虽然没有对日欧企业直接适用的例子,但对于在美国开展业务的企业来说是一个威胁。有美国投资机构作为股东的企业也存在被抛售股票的危险。

其中最能代表日本苦恼的是中东最大规模的阿扎德甘油田。日本国际石油开发公司(现在为国际石油开发帝石公司)曾经拥有该油田的开采权,但因为对美国有所顾虑,最后放弃了开采权,权益大幅缩小到10%。而中国抓住了这个机会,预计将获得该油田70%的权益。

忍耐

有意见称能源需求大增的中国在2007年之后对伊朗的油气田开发共投资了200亿美元。分别和亚达瓦兰油田和北阿扎德甘油田签订了20亿和17.6亿美元的大型合同。和阿扎德甘油田虽然还有最后阶段的谈判,但近期已签署了备忘录,向正式签约又靠近了一步。

在此环境下,日本企业也不能从伊朗撤退,因为如果撤回驻当地的员工,将失去和该国政府长年积累的人脉关系,一旦出现状况的时,可能会迟于应对。

美国从采取强硬路线的布什政府转换为呼吁对话的奥巴马政府。虽然3月延长了对伊朗的制裁,但日本业界相关人士担忧地称:“如果美伊关系变好,有钱又有挖掘技术的美国企业会蜂拥而入”,“现在只有一直忍耐下去”。

相关:伊朗石油部赴华推介16炼油厂

两位伊朗石油部副部长等数位伊朗石油界高层人士日前赴华推介炼油项目,其招商名录涉及9个炼厂的改扩建项目,7个新炼油项目,以及一个石油管道项目,融资额达540亿美元之巨。

《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在伊朗推介的炼油项目中,最大的改扩建项目阿斯法罕炼油厂投资额达27亿欧元,最大的新炼厂hormuz项目主要用于炼制超重油,设计日产量为30万桶/天,需资金42亿欧元。

伊朗石油部副部长、伊朗国家炼油有限公司董事长Shahnazi zadeh 7月7日在伊朗驻华大使馆举行的伊朗炼油项目推介会上肯定地说:“我们来到这里,就说明我们有意愿也有信心找到中伊双方合作的途径。”

“我们此次推介的管线项目,长远看有利于中国从里海获得原油。”Shahnazi zadeh介绍,Neka-Jask石油管线起于里海从北向南贯穿伊朗全境,全长1570公里,共设7个加压站,预计2012年通油。

据了解17个项目均有不同程度的开工,中国企业可以通过与伊朗国家炼油有限公司协商介入项目。

“欢迎中国企业在任何项目中拥有股份,我们将保证原料、允诺在原料价格上享受5%的优惠,并享有8年的免税权。”Shahnazi zadeh向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等与会的50个企业的60多名中国石油界代表承诺。

伊朗石油储量居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第二,全球第三。按照其石油部计划,伊朗石油产量将从420万桶/日增加到2020年达到550万桶/日,同时从2005年开始的未来20年投资1326亿美元。但由于金融危机和油价大幅走低,伊朗诸多石油项目受到影响。

“伊朗和伊拉克是全球最大的石油储量国,我们会非常关注这一地区的项目,如果有合适的投资机会一定会参与。”中国石油天然气勘探开发公司一位负责人对本报称。

据了解,中石油正在与伊朗石油部商谈接手法国石油公司道达尔在伊朗南帕斯气田中的股权。该气田是全球最大的天然气田之一。

另据与会人士透露,今年年初中石油曾从伊朗石油部手中买下一油田100%的股权,该油田产量为700万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