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联合他国试图使侵占中国南沙岛屿合法化

sunsky2020 收藏 0 62
导读:2009年08月20日 07:36 时代周报 [img]http://i3.sinaimg.cn/jc/2009-08-20/U2142P27T1D563156F3DT20090820073625.jpg[/img] 7月2日,美国海军最新型两栖船坞登陆舰LPD-18新奥尔良号在南海海域进行海上燃油货物补给。一名美军水手长正从导弹巡洋舰“尚普兰湖”号上观察新奥尔良号   国际上有观点认为,谁控制了南海,谁就可以控制东南亚,从而控制整个西北太平洋和澳洲大陆。初步估计,整个南海的石油地质储量在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2009年08月20日 07:36 时代周报

越南联合他国试图使侵占中国南沙岛屿合法化

7月2日,美国海军最新型两栖船坞登陆舰LPD-18新奥尔良号在南海海域进行海上燃油货物补给。一名美军水手长正从导弹巡洋舰“尚普兰湖”号上观察新奥尔良

国际上有观点认为,谁控制了南海,谁就可以控制东南亚,从而控制整个西北太平洋和澳洲大陆。初步估计,整个南海的石油地质储量在230亿-300亿吨之间,约占中国总资源量的三分之一,有“第二个波斯湾”之称。面对丰富的海洋资源和悬而未决的海上边界问题,中越海上谈判再次展开,双方对这次谈判前所未有的重视,引起了广泛的关注。

本月12日,外交部副部长武大伟与越南外交部副部长胡春山在河内举行了中越政府边界谈判代表团团长会晤,重点就海上问题进行了磋商。

尽管这次会面事先没有任何预告,但来自外交部的一则简短消息还是引起国内广泛关注。“中越海上边界谈判机制早就有了,但外交部副部长武大伟亲自出马,这还是海上谈判机制建立以来从未有过的高规格,足见双方的重视程度。”一位南海问题专家表示。


“海上问题”由来

实际上,中越边界问题的谈判从1974年就开始了,但一直无进展,直到1991年中越关系正常化后才有所突破。是年,两国发表联合公报称双方将着手解决两国之间存在的边界问题,并分别成立了海上和陆地边界谈判小组。

回顾过去艰苦的谈判岁月,中国驻越南前大使齐建国感慨地说:“不容易啊!”1999年12月30日,中越双方经过16轮谈判最终签订了《中越陆地边界条约》,并于去年年底如期完成陆地边界勘界立碑工作。

但是,中越海上边界谈判却要复杂和艰难得多。单就“海上”这个名词的由来,就有一段故事。作为中方谈判代表之一的齐建国回忆说,中国传统所有的西沙和南沙群岛,在越南方面则被称作黄沙和长沙群岛,在当年谈判上,中方习惯称“南海”,越南则叫“东海”,双方互不妥协。一字之别令整个谈判陷入僵局,中方代表团团长唐家璇由此召集开会商讨。

“我提了这样一个建议。我说越有争议的,越笼统越好。我们说是‘南海’,越南坚持叫‘东海’,我们把‘东’划掉,‘海’后面加个‘上’。他们说这个越南会同意吗?我说,他们肯定会开会研究1个小时,1个小时后会说同意。”齐建国笑着说,“当时越南代表团请示了河内,同意了。于是后来就一直用‘海上问题’这个提法。”

历经多年谈判,中越在2001年底签署了北部湾划界协定,2004年6月30日正式生效实施。这是中国第一条海上边界线,到今年已实施5年。但是在“海上问题”上,也就是在南沙和西沙群岛问题上,中越不但没有达成任何划界协议,反而气氛越来越紧张。

今年以来,越南在南海问题上动作频频。4月25日,越南岘港市人民委员会主席任命该市内务厅长邓公语担任“黄沙岛县”(中国西沙)人民委员会主席一职。邓公语随后在接受越南国家广播电台采访时称,要捍卫“主权”。5月,越南不顾中国反对,联手马来西亚向联合国提交200海里外大陆架“划界案”。7月24日,越南庆和省人民委员会主席武林飞正式签署决定,批准任命越南海军第4区146旅副旅长阮曰顺任“长沙县”(中国南沙)副主席一职。

“今年上半年南海问题呈现异常紧张的气氛,不仅是越南一国主动挑事,”南海问题专家、社科院边疆史地研究中心副主任李国强解释说,“今年初菲律宾参议院三读通过法案,将中国南沙群岛部分岛礁和黄岩岛划为菲属岛屿;随后3月初马来西亚总理巴达维登陆南沙群岛的弹丸礁(马来西亚称拉央拉央岛),首次以总理的身份宣示马来西亚‘拥有’此片领土。最后就是越南了。”

李国强说,“海上问题”之所以比陆地问题更复杂主要有两大原因:第一,海洋有别于陆地,很难在海上划线,打界桩,立界碑;第二 ,则是因为《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所带来的混乱。该公约确定了沿海国家对12海里领海和200海里专属经济区的管辖权利。于是,各国纷纷提出主权要求,南海出现了主权要求重叠现象。

“中国所强调的传统主权和周边国家的现实利益发生矛盾,”李国强说,“更为复杂的是,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和文莱等国,它们之间也存在争议,种种矛盾交织在一起,致使海上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

厦门大学南洋研究所李金明教授在接受采访时干脆说:“在南沙、西沙问题上,中越双方没有共同的语言,两边的主张差距太大,我们讲‘九段线’内海域是我们的,但越南说西沙、南沙都是他们的。”

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划定标准,中国在南海海域内拥有岛屿1700多个,从中国地图上可以看出这些岛屿都位于一条被称为“九段线”的国界线内。如今这条“九段线”并不乐观,300万平方公里的主权海域中我们实际控制不到一半。其中,越南已经非法侵占中国南沙岛礁29个。

“蓝色圈地运动

从上个世纪60年代以来,南海的油气价值逐渐被人发现。经初步估计,整个南海的石油地质储量在230亿-300亿吨之间,约占中国总资源量的三分之一,属于世界四大海洋油气聚集中心之一,有“第二个波斯湾”之称。此外,南海海底还蕴藏着锰结核、“可燃冰”等宝贵的矿产资源。

李国强研究南海问题20多年,非常忧心南海的现状:“现在所谓的蓝色圈地运动,是指有关国家为争夺海洋资源,围绕海域所展开的一些行动。”他表示,因陆地资源稀缺,已经不足以支撑21世纪的经济发展速度时,为了生存,世界各国便把目光转向了海底世界

上世纪70年代以前,越南是认同南沙和西沙属于中国领土的,越南总理范文同曾给周恩来总理写过一封信,承认这一点。但从上个世纪80年代越南逐步提出并实施“海洋战略”后,便矢口否认以前的承诺,还把占领的中国南沙岛屿划归为一个省,即所谓“福绥省”。

为了能长期占有南海诸岛所获得的利益,越南在外交上主要围绕两个方面来进行。一是积极发展和东盟国家关系,1995年越南成为东盟的正式成员国,在南海问题上,试图联合其他国家向中国施压,使其占领的南沙岛屿“合法化”。

2002年11月签订《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后,越南认为它已经求得了中国“不使用武力解决争端”的平安符,于是一步步靠近雷区,不断在国内造起一轮轮所谓“南海主权”的舆论攻势。

另一方面,越南还把一些区域外的大国引进南海地区,如美国、日本和印度等。最为典型的是美国。尽管越南让西方大的石油公司参与南海石油开发有技术和经济原因,但利用南海丰富的油气资源为诱饵,让南海争端国际化,不能不说是个很重要的动机。

为了同样的目的,其他国家,如菲律宾、马来西亚等也都纷纷在南海抢占地盘,钻井取油。李国强表示,现在每当夜幕降临,南海上空灯火辉煌,1000多口油井忙碌地工作着,但其中没有一口属于中国。

据介绍,越南去年产油约1750万吨,基本上来自南海,其产值占越南国家GDP的30%多,“这样干下去,南海石油资源会日渐减少,留给中国的也就不多了。”

对于中国的相对“低调”,李国强认为有两个原因:第一,中国的技术手段还跟不上,越南、菲律宾等国离藏油区近,而中国较远,前期物探、勘测工作较复杂;第二,中国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早在上世纪80年代,邓小平就说过在南海问题上,要坚持“主权在我,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原则,中国一直以来在探求和他国共同开发,而没有进行单方面的行动。

但现实很残酷,与中国负责任的做法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等国开足马力在南海采油。对于这种情况,李国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在南海问题上,我们恐怕得有新的思路。”

海军大连舰艇学院教授、中国海洋学家陆儒德痛感国民“缺乏海洋意识”,“我国300万平方公里的管辖海域,有争议的海域占一半以上。陆地上我们为了一寸土地不惜流血牺牲,但是那么多岛流失,却无知无觉。这就是重陆地,轻海洋。没有认识到海洋的本身价值。”

面对南海的现状,中国政府已经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今年3月底外交部成立了边界与海洋事务司。

尽管外交部否认是因为南海问题的白热化而设立的,该司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说,“背景很复杂,不是一两件事导致的,是长时间的酝酿。”但他也坦承,海洋边界的谈判工作有大量琐碎的事务要做,将此前属于几个司的工作并在一起,效率会更高些。(时代周报记者 章文)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