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冷锋 第三章:驱除倭寇还我河山 十六、阚家营夺马

疏梅淡影 收藏 7 4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62.html[/size][/URL] 夜色像一块黑色的帷幕慢慢拉开,帷幕上点缀着闪耀的星光,一弯残月高挂天空,稀释冷星点缀其旁。 一阵风吹来,封飘萍看看手腕上的表对几人说:“是时候了,我们走!” 孙洪斌早已经等得不耐烦了,他看看封飘萍说:“营长,咱们几个是不是分一下工?”封飘萍一笑说:“这样,我和孙明从村前进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62.html


夜色像一块黑色的帷幕慢慢拉开,帷幕上点缀着闪耀的星光,一弯残月高挂天空,稀释冷星点缀其旁。

一阵风吹来,封飘萍看看手腕上的表对几人说:“是时候了,我们走!”

孙洪斌早已经等得不耐烦了,他看看封飘萍说:“营长,咱们几个是不是分一下工?”封飘萍一笑说:“这样,我和孙明从村前进去,你带着小明还有辛生走后面,你们负责掩护,我两人去把马赶出来,尽量不要惊动鬼子,一旦被鬼子发现,你们就开火,记住一点,你们要分散开,要让鬼子以为我们来了很多人,然后迅速到村后集结,迅速撤离!”封飘萍说着掏出枪来看看小明和辛生,小明看着他说:“营长,还是让我跟你去吧?”

“不行,人多了容易被鬼子发现,我和孙明就够了,你们按着我的安排现在就绕道村后,等我们!”

孙洪斌拉着小明和辛生说:“走吧,别磨蹭了!在磨蹭一会天亮了!”

五个人开始悄悄潜入阚家营,孙洪斌带着小明和辛生绕道后村,封飘萍和孙明直奔村口。来到村口封飘萍发现事情并不是像他想象的那样简单,横路在村口设置了岗哨和一个简易的工事,工事里架着一挺机枪,两个鬼子在村口来回走动,想要靠前不是容易的事情。封飘萍打量了一下眼前的情况对孙明说:“咱俩先得干掉村口的鬼子!”

孙明看看他问:“没法接近啊!”封飘萍想了想说:“这样,你在后面,我走前面见机行事!你不是有一手绝活吗?这回可以一试身手了!”说完率先迈步向前,孙明赶紧跟在后面。没走出多远,就被前面鬼子发现了,一个鬼子拉动着枪栓大声问道:“什么的干活?”

“太君,我们是永安县秋草大佐派来的!”封飘萍回答着快速向前走着,这时那两个鬼子凑在一起嘀咕了一会一个家伙大声喊道:“永安县有什么事?”

这时,封飘萍已经接近了鬼子,可以清晰的看清对方的面容,封飘萍一个闪身同时喊着:“动手!”孙明手里的两把匕首同时飞了出去,匕首带着风直刺两个鬼子的胸膛,这两个家伙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同时倒地,封飘萍赶上去每人又各自补了一刀,眼看着两个鬼子翻了白眼,封飘萍抽出刀来看了看孙明说:“有你的!赶紧换衣服!”二人扒下这两个鬼子的衣服穿在自己身上,把两具尸体搬到草窠里藏好,封飘萍看看自己再看看孙明一笑说:“还很像的,呵呵,走,进村!”二人肩上扛着枪摇摇晃晃进到村里,刚一进村就遇到一小队鬼子巡逻过来,封飘萍冲他们摆摆手,二人和鬼子巡逻队擦肩而过。

阚家营虽说是个小村子,但是要马上找到马厩,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封飘萍看看四下,除了鬼子休息的地方就是仓库,根本没有马厩的影子,孙明看看他小声问:“营长,这马都在那里呢?”

封飘萍看着他刚要说话,突然传来一阵马的嘶鸣声,封飘萍一笑说:“这马还真灵,知道主人来了,呵呵,走吧!”二人顺着声音找了过去。在靠近村后的一块开阔地上,有一个用木头搭建马厩,数十匹马全都圈在里面,马厩外有四五个鬼子在守护着,还有两个鬼子正抱着一堆草料在喂马,封飘萍看了看对孙明说:“现在只有一个办法,我去把鬼子引开,你去把马都放出来,你记住,只要你牵住头马骑上它,其他的马都会跟着跑,明白吗?”

孙明点点头说:“营长,要不我去引开鬼子,你牵马先走?”

“不行,你会那点日语还赶不上我呢,还是我去,好了不要争了,执行吧!”封飘萍很严厉的说完,直奔那几个鬼子走过去,几个家伙看见封飘萍走过来打量了一会其中一个问:“你?什么的干活?”封飘萍一笑,冲他摆摆手,那个鬼子走过来,封飘萍笑着比划了一个喝酒姿势说:“呦西,喝酒的干活?”那个家伙看看封飘萍没有说话,转身回去,一会那四个家伙跟着他一块过来问封飘萍:“好酒的有?”封飘萍点点头,五个人相互一看咧开嘴笑了,其中一个说:“呦西,开路,咪西咪西的!”封飘萍伸手拉着他就走,其余的几个家伙跟在后面。孙明见封飘萍拉着那几个鬼子向村后走去,于是边奔马厩走过来,正在喂草料的两个鬼子看见孙明便停下手里的活,想过来和孙明搭讪,孙明等二人靠近以后,突然出手,一手一个抓着两个家伙的脖领子吧二人的脑袋撞在一起,两个家伙立时被撞得晕头转向,孙明借此机会一刀一个撂倒了他们,拖着二人的尸体藏在马厩后面。就在孙明拖着二人尸体进到马厩里时,一匹个头最大的浑身上下火红色的马仰着头挺着脖子叫了起来,孙明回头看看他骂道:“畜生,叫什么?在叫老子宰了你,他妈的从现在起你是老子的了,给我老实点!”孙明说着解下这匹马的缰绳拉着它走到外面,然后孙明又进去把所有的马缰绳一一解开,孙明翻身骑上那匹火红的马,那马高声嘶叫着扬起前蹄想把孙明甩下去,孙明用右手死死抓住缰绳,双脚紧紧扣住马镫夹紧马的肚子,左手伸出来在马脖子上使劲拍了三下,火红马嘶鸣着翻开蹄子窜了出去。其余的马见火红马跑出去,也都跟着冲了出去。

就在孙明牵马的时候,马的鸣叫声惊动了刚才跟在封飘萍身后的几个鬼子,其中一个回头去看,见孙明骑在马上向着他们的方向直冲了过来,这家伙不由分说举起枪来就要射击,封飘萍一个箭步窜过来,手上的匕首斜着插进了他的右肋下,接着飞一脚踹到了他,其余的鬼子一下子全懵了,张牙舞爪的本着封飘萍冲过来,这时孙明已经赶到,他大喊着:“营长,上马!”封飘萍转身一把牵住一匹飞跑过来的马,翻身上去,接着拽出驳壳枪回头就是一梭子打出去,撂倒了两个。剩下的三个鬼子举枪向二人射来。孙明骂着举枪还击:“啪啪啪”三枪一下子全部报销了三个鬼子,封飘萍看着孙明大声说:“好漂亮的枪法!”

枪声一响,整个阚家营立刻炸了锅,鬼子们嚎叫着蜂拥向村后。正在睡梦中的横路被激烈的枪声惊醒,横路一下子从榻榻米上跳起来,光着脚丫子跑出来喊着:“八路的?”门前站岗的鬼子慌慌张张跑进来报告说:“八路的,偷马的干活!”横路瞪着眼睛冲着这个鬼子喊道:“快快的,快快地追击!”

横路边穿衣服边把枕头下的枪拿出来,穿上鞋再次跑出来,这时门前以经集合一批鬼子,横路带着这些鬼子向着村后追了过去。

这时,孙洪斌和小明还有辛生也等的正着急呢,孙洪斌听到村里激烈的枪声知道里面是打起来了,他拔出枪来就要往里冲,小明一把拦住他指着前面说:“孙连长,你看那,那不是营长和孙明吗?”孙洪斌顺着小明手指的方向看去,几十匹马跟在两匹马的后面撒了欢的向他们飞奔而来,在这些马的后面还有枪声传来,孙洪斌一拍大腿高兴地说:“他娘的,这个孙名还真行!”小明看看他说:“这都是咱营长的主意!”孙洪斌不理小明了,撒开腿迎着马群跑了过去,封飘萍骑在马上高喊着:“上马!”

孙洪斌伸出蒲扇般的大手一下子拉过两匹马,递给小明一匹,把另一匹给了辛生,这时马已经跑过大半,孙洪斌看准一匹浑身黑白相间的马笑着说:“就是你了!”孙洪斌一把扯过马缰绳,手一按马的腰身,马乖乖的停了下来,孙宏斌一笑飞身上去,双腿一夹大喊着:“快跑!”

这时,横路带着人骑着摩托车赶了上来,孙洪斌骑在马上回头看看后面追赶的鬼子,用枪开始一个个点名,随着他的枪响,后面的鬼子接二连三的倒了下去。

封飘萍一边催马快跑一边回头看,眼看着这是几匹马都要到后村村口了,封飘萍勒住马缰绳对孙明说:“你带着他们先走,我和洪斌留下掩护你们!”

孙明看看后面说:“营长,这次你一定得让我留下断后!你们先走,我自己一个就行!”封飘萍还想说什么,看见孙明几乎是用哀求的眼神看着自己,封飘萍不好再说什么,他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枪便递给了孙明,孙明感激的接过枪说:“营长你们先走,我一会就追上你们,这枪我一定完璧归赵!”孙明说着拨转马头迎着鬼子跑了过去,孙明手拿双枪大声喊着:“小鬼子们,来吧,爷爷等着你们!”两把驳壳枪“嗒嗒嗒”的怒吼着,人借马势,马借人威,孙明如同虎趟狼群一样冲到再次冲回到村里,这是孙洪斌也跟在后面冲了回来,孙明看看他大喊着:“你怎么回来了?”

“哈哈,兄弟这好事不能让你一个人都占了吧?我他娘的也过过瘾!”孙洪斌不知什么时候,手里拎了一支长枪,刺刀明晃晃的在冷月下泛着清辉,孙洪斌跃马挺枪杀入鬼子群中,远了用枪打,近了用刺刀挑,简直如入无人之境。孙明在孙洪斌的感召下也来了劲头,两支驳壳枪喷着火蛇在鬼子中穿梭往来。

横路看着二孙在自己的队伍中如同虎入狼群,横路手里提着战刀跳下摩托车直奔孙明而来,孙明见横路奔过来也跳下马,迎着横路冲上去,横路双手握刀凌空劈来,孙明闪身躲过,弯腰去拿地上的一支长枪,横路见此机会一个急转身,战刀再次冲着孙明的小腹刺了过来,孙明这时再躲已经来不及,孙明索性一闭眼,把身子向前猛扑,希望躲过这致命的一刀,孙洪斌在马上看得清楚,孙洪斌脚上用力磕马镫,马往前冲,马到了枪也到了,枪上一尺来长的刺刀带着风从横路的后面就穿了过来,刺刀深深的扎进横路的屁股,疼得这家伙嗷嗷叫着,转身挥刀来砍孙洪斌的马腿,孙洪斌一手提着枪另一只手拉住马缰绳想把马停下,可是马借着惯力继续向前跑,此时刀已经到了马腿下,只要马再往前一步两条马前腿就要被齐刷刷砍掉,在这关键时刻,孙明从后面冲了上来,刺刀挑过横路的后背直透前胸,孙明大喊一声:“狗日的!”手上用力把横路生生挑了起来,这时孙洪斌马到人到,刺刀跟着扎进横路的小腹,两个人一个马下一个马上挑着横路甩了出去,被甩出几米远的横路,浑身是血,嘴中鲜血汩汩的冒出来,横路手里握着刀看着眼前的二孙,还想再次冲过来,孙明赶上去飞起一脚把他踹到地上,手里的大枪狠狠的扎下来,横路松开握刀的双手,抓住孙明枪上的刺刀看着孙明,孙洪斌催马赶来,战马嘶鸣着扬起前蹄狠狠的踏下去,踏在横路的脸上,碗口大的马蹄子把横路的脑袋踏成了肉泥,鲜血和脑浆子蹦了战马前身一片血红。

孙明直起腰来看看马上的孙洪斌,二人相视一笑,孙明牵过马飞身上去,这时其他的鬼子已经跑的跑散的散,二人催马二次冲出村子。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