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拘村长为外嫁女分红 村民阻挠称已补偿

1986军司令员 收藏 2 275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8_20_43329_9843329.jpg[/img] 7月30日中午,闲着无事,盐步村委会龙涌村的梁燕娴回到娘家,母亲递给她一个红皮金字的本子,说:这是你的股权证。这一刻,梁燕娴感到自己的手在微微颤抖,7年来奔走上访、风餐露宿的艰辛,一下子涌上心头。 几家欢乐几家愁。同在佛山市南海区大沥镇,颜峰村委会丹邱村村长陈国航至今怒火未消,因为坚决拒绝给本村外嫁女分红,他作为负责人,在7月2日至4日被行政拘留3天。 伴


法院拘村长为外嫁女分红 村民阻挠称已补偿

7月30日中午,闲着无事,盐步村委会龙涌村的梁燕娴回到娘家,母亲递给她一个红皮金字的本子,说:这是你的股权证。这一刻,梁燕娴感到自己的手在微微颤抖,7年来奔走上访、风餐露宿的艰辛,一下子涌上心头。


几家欢乐几家愁。同在佛山市南海区大沥镇,颜峰村委会丹邱村村长陈国航至今怒火未消,因为坚决拒绝给本村外嫁女分红,他作为负责人,在7月2日至4日被行政拘留3天。


伴随着从去年开始施行的解决外嫁女问题的“新政”,如此迥异的脸谱对比,在南海区随处可见。目睹众多村长的“落马”,许多人相信,这次南海政府是“来真的”了。


外嫁女上访成南海标志


政府连出政策为其维权


何谓外嫁女?通俗的解释是,嫁到原村以外但户口仍留在原村的妇女。显然,在中国大多数地区,由于并不从原村获得收益,外嫁女并不构成社会冲突中的一方。然而,在珠三角等经济发达地区,有些农村推行了股份制改革,户籍村民因为持有股份可享受分红,而许多外嫁女却被剥夺了该项权利。


外嫁女们从一开始就展开了抗争。今年60多岁的大沥镇六联村委会九村村民彭妹,可谓其中的元老,从1992年下半年开始,便为自己以及女儿何瑞琼的利益而奔波,17年来,她跑遍了从村到省的各种相关机构,给南方农村报记者随手出示的信访回复单便多达数十张。


随后,加入上访团队的外嫁女越来越多,更为年轻的外嫁女则把脚步迈得更远。梁燕娴最艰辛的一次上访是在今年2月,当时北京气温低、风雨大,她身体又不舒服,在三里屯的联合国开发署门口抗议时,忍不住大哭一场,后来,她向当地派出所自愿申请拘留。何瑞琼则是在今年1月7日在三里屯上访,1月9日回到南海后,被佛山公安局南海分局行政拘留7天。


外嫁女上访几乎成为南海一个不光彩的标志。为了解决外嫁女权益问题,1998年,南海政府出台了《关于保障我市农村“外嫁女”合法权益问题的通知》(简称133号文);2000年,又出台了《农村“外嫁女”及其子女股权权益办法》;2003年则出台了《南海区深化农村股份合作制改革指导意见》。这些看似解决问题的文件,有的却带来了相反的效果,例如133号文规定符合确权条件的外嫁女“必须是户口和居住地都在原村”,这使得许多村以此为借口,将居住在本村之外的外嫁女股东资格取消。


更大的阻碍来自村规民约,有些村庄直接规定:原本社农业户口的妇女外嫁,户口尚未迁出的,其本人及其子女不能享受股权配置;有些则规定外嫁女及其子女若要享受分红,需要“购股”。


在这种背景下,若要解决外嫁女权益问题,全面清理旧文件和村规民约成为必需。2008年3月,南海成立“南海区解决农村出嫁女及其子女权益问题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以下简称区出嫁办),区委书记李贻伟亲自出任领导小组组长;2008年6月,南海区委、区政府出台了《关于推进农村两确权,落实农村“出嫁女”及其子女合法权益的意见》(简称11号文),在该文件中,首次提出要贯彻男女平等原则,按照“同籍、同权、同龄、同股、同利”的原则进行股权配置。


8月11日,南方农村报记者来到区出嫁办。该办一位高姓工作人员告诉南方你农村报记者,出嫁办由南海区各个部门抽调人员组成,分成六个工作小组,分别在南海的6个镇展开工作,目标是在今年年底前,解决所有出嫁女及其子女的权益问题。这次行动跟以往不同之处在于,废除了此前的不合理文件,规定村规民约不得与法律相抵触,明确外嫁女及其子女的确权条件,及必要时可采取司法措施强制推行等。


六联村委会怡兴一村的外嫁女李惠兴也感到,这次南海区政府的行动力度确实比以前更大。然而,奔波了十几年的她,经历了太多轮回,已经不敢再盲目乐观,“每次都是这样,给我们一点希望,然后失望,再给一点希望,又失望”。


在人们将信将疑之际,“新政”在南海农村开始掀起了爆炸性的影响。


村长遭拘三天盖章始释


外嫁女获分红仍需过关


今年3月6日,陈国航收到了大沥镇政府发来的《行政处理决定书》,要求颜峰村委会丹邱村确认叶倩云等11名外嫁女及子女的股东地位。然而,丹邱村有着自己的规定:外嫁女挂靠户问题,如外嫁女挂靠户口仍是本村的在册农业户口,本人及其子女可购股。为此,丹邱村在3月15日下午1点半召开各户代表大会,讨论如何回复。在到场的277户户主中,有265户签名不执行决定书,12名签名同意执行,反对的占了绝对上风。


将满满八页摁着红手印的复函交给大沥镇政府,陈国航以为就算了事。7月2日上午10点15分,像往常一样,他在某证券营业部看了会股票行情,便回到了自己经营的兽药店。10多个等候多时的南海法院法警跟着走了进来,将陈国航逮捕。


对逮捕一事,陈国航心中有数,因为在6月22日,法院在风雅村已经逮捕过拒不履行《行政处理决定书》的村长。但他没有想到的是,丹邱村随后涌出近百名村民,前往大沥镇政府抗议。现场一度混乱不堪,甚至有村民以身体撞向刑警的盾牌。


海法院宣布陈国航妨碍司法执行,并督促他尽快在11名外嫁女及其子女的股权证上盖公章。陈国航表示自己没有这个权力,涉及全体村民利益的重大事项,必须经过村民代表大会表决通过。随即,他被关押在招大拘留所,“睡的是土炕,吃的是白瓜”。到了7月4日,他觉得政府既然决心这么大,硬扛下去也没用,另外,他担心丹邱村运转成问题,只能盖下公章。法院也于当天将其释放。


“光我盖章也没用啊。”陈国航心中仍是不服。按照村庄不成文的规定,11名外嫁女及其子女要拿到分红,必须每人找到三个村民签名认可,还要另外找三个村民核对,然后才是村长签名盖章,要不然资金转不出来。丹邱村的村民代表陈汇明说,如果政府不强迫,他绝对不会同意给外嫁女分红。


可以想见,倘若接下来没有进一步的强硬手段,即使外嫁女的股权证盖上了公章大印,也很可能无法取得分红款。针对进一步的阻扰,南海法院有了更高明的手法,早在今年4月,法院便尝试将村集体账户与涉案村民账户分离,以破解村集体分红款的执行难题。然而,这种办法目前只是在10余个村委会推行。


不满新政村小组告政府


年底完全解决面临考验


面对政府的强势逼近,有些村庄不甘示弱。在六联村委会,有8个村小组对大沥镇政府提起了行政诉讼。他们的理由是: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对外嫁女进行了一次性的经济补偿,政府没有理由再无偿给她们分红。例如,六联村委会九村在1995年就给外嫁女发了一份协议书,给予每人22700元的一次性补偿,以换取外嫁女放弃经济社的一切经济效益。目前,诉讼还在受理当中。


显然,股权证上盖公章,只是司法强制的第一步,如果缺乏后续的强硬手段,各个村仍旧会用一些土规定将外嫁女股份蚕食或拖延。


大沥镇颜峰村委会丹邱村村长陈国航说,如果外嫁女出资购股的话,倒是可以考虑。而如果政府再强制执行,“不排除流血冲突”。回顾上次村民冲击大沥镇政府的事件,这并非耸人听闻。


而关于梁燕娴儿子邵峥嵘的股权,盐步村龙涌股份经济合作社又出台了新办法:应缴纳入股股金6250元,给予配置经济社0.25股。梁燕娴没有去办理相关手续,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儿子要购股,而不是无偿配股,更不明白为什么才配0.25股。


大沥镇沥西村委会风雅村财务谭雁萍和丹邱村村长陈国航都警告说,假如政府如此解决外嫁女问题,会有更多的人站出来。“风雅解决了15个,估计接下来有100个要来讨股权。”谭如是认为。陈国航说,丹邱村之前有一些知青也像外嫁女一样挂靠户口,他们也会来争取自己的利益。对此,大沥镇农办冯主任认为不太可能,区出嫁办已经做过调查,“实际上没有出现这种情况”。


根据区出嫁办的数据,南海共有户口在原村的外嫁女20855人,子女约14575人,合共35430人。经过一年多来的强势推进,截至7月底,南海共18545名外嫁女落实了股权权益,加上他们的子女,已占总数的94.1%。然而,对于这个数字,一直带领南海外嫁女进行上访的大沥镇横江村村民关楚芬认为不可信,“65%还差不多”。关也在今年1月拿到了股权证,但她两个小孩只有一个解决了股权问题,为此,她仍然坚持要讨回属于儿子的权益。在南海,类似关楚芬这样,只解决“一大一小”两个人股东权益的现象不在少数,有外嫁女明确表示,她们还将继续进行抗争。承诺在年底解决所有外嫁女问题的南海区政府,仍然面临着巨大的考验。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