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阁英雄传之童氏双刀 正文 第二章之公孙大娘

铉铁 收藏 0 6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4.html[/size][/URL] 年关将至,童优这几天不再去翻汪汪家的庭院。现在,童优有了新的生活,比去偷窥汪汪亵渎女色更有意义的事可以做,童优每晚都会去一个地方,铁中木和童优会在城东的破庙里汇合,进行切磋。童优喜欢和铁中木交流技艺,一起探讨刀技的风格的转换。做个孤独的刀客可不是童优想要的,铁中木只比自己大几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4.html


年关将至,童优这几天不再去翻汪汪家的庭院。现在,童优有了新的生活,比去偷窥汪汪亵渎女色更有意义的事可以做,童优每晚都会去一个地方,铁中木和童优会在城东的破庙里汇合,进行切磋。童优喜欢和铁中木交流技艺,一起探讨刀技的风格的转换。做个孤独的刀客可不是童优想要的,铁中木只比自己大几岁,却已经可以谈到很多很深的社会问题和感情的体验。这正是孤独的童优所想要的朋友。

“我喜欢了一个女子,虽然我和她只一面之缘。”童优实话实说。

“一面之缘的喜欢是有些荒诞的,人和人只有通过不断的相处,互相了解了,爱情才会不自觉的到来,等待或者期盼都是怯懦的表现。”铁中木说。

“那我怎么办呢?”童优迷惘的问,“我没有显赫的背景,且一介平民。”

“这些不重要,你有上进心就够了,这些你争取了,都会有的东西,不是你怯懦的理由。和她接触,找她聊天,找共同的话题。”

“可是我不知道她而今在哪里。”童优说。

“不会吧,弟弟,你这样的单相思有些不值得。对方也许已经不记得你了。”铁中木说。

“也许吧,反正我心里记得她就好了,我就把这份感觉埋在心底。”童优叹息。

“她是荆州人,还是外地人?我看能不能帮你找到她。”

“严格来说她是个侠女,喜欢游走在江湖。她的剑术里透着灵气,就和她的眼神一样的充满着热情。”

“你虽如此夸她,我依旧觉得她就是个幻觉。”铁中木摇头。

“她叫公孙大娘。”童优最后说。

“公孙妹妹是我认识的人啊。”铁中木冲动的咽了口吐沫,看来江湖也真小,熟人随时就会从嘴边蹦出来:“你就是那个把刀一弯,就能划出圆月的人?”

“我不懂你说什么?”童优问。

“我月前在扬州还遇到了公孙妹妹,她说在扬州转转是想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个把刀一弯便能划出圆月的人。那个人真是你吗?”铁中木问:“我当时见公孙妹妹有点慵懒的表情,我还以为她在调侃我。”

“她在扬州找我?扬州离这里很远吧。”童优问。

“说远不远,你们的心不是贴的很近吗?弟弟,你就留在荆州,我带信让公孙妹妹过来。如果你去找她,她再去别处找你,这辈子你们怕就只能一次次擦肩而过了。”铁中木说。

“我听哥哥的。我还没有准备好怎么去见她。”童优激动的说。

“爱情,不需要理由吧。心心相印,何必在乎天涯还是咫尺。知道我为何在这里不走吗?”铁中木浅浅的问。

“因为陆筱娇?”童优反问。

“是,为了这份爱情,我放弃了很多,扬州城里的生计,金陵城里的繁华,我只身过来不是来这里享受清贫,而是要带走我心仪的女子。”

“我还不懂什么叫爱情,我就想每天能看到公孙就好了。这就是爱情吗?”童优问。

“你惦记着她,她惦记着你,这就够了。这不叫爱情,这至少该叫心有所属。”铁中木说。

“哥哥,还是说说绿林坊吧,我觉得陆家二位少庄主度量都不够大,这样在江湖中,绿林坊是不是就愈发堕落了。”童优换了话题,童优想,俩个大男人一晚上总不能这样对着空气说女人。

“大当家陆海鲲的度量确是狭隘了很多,以后要是陆展鹏管理这个庄园。这里还是能延续一些昌盛的。”铁中木说。“话说远了,你准备还在这里待几年?”

“哥哥知道我为何在荆州常驻不走吗?”童优问,童优很奇怪眼前在个年长几岁的年轻人,好象和自己真是投缘,这就是无话不谈的莫逆了吧。

“不就是为了寻找长孙家族的遗孤吗。有空我帮你问问,渺茫的寻觅,要的是运气。”铁中木点头,“我这边能调动起来的能力有限,再说了,你急也没用,说不定他们出现在你眼前就是朝夕的事。”

“我遇到哥哥,今生也算是我一件幸运的事。”童优认真的说,“我说的是真的。”

“弟弟不要恭维我了,要学会在江湖里遨游,善与恶,对与错,是与非,你都装在心里,学会忍耐,你就可以遇到很多我这样的人了。”铁中木笑起来。

“我不喜欢漂泊,我喜欢安定的活在一个地方终老,我的梦想其实就这么大。”童优隐约记得说过了一次这样的话,很奇怪,人一生不是一直都在重复着说很多的话,做很多的事,叹喟着自己难以改变的命运吗。

“这已经是很大的梦想了,我上次遇到一个也说这样的话的人,他叫孤竹子,听上去很老苍的名字,他还没有我年岁大,他和我打赌,他说他一生都是淡定的,就准备老死在那片山脚的竹林里,我这几日在想,我们俩找时间一道去击碎他的安宁。”铁中木笑起来。

“好,我看一下搅乱别人的安宁是什么样的,他的痛苦到底会用什么样的表情呈现在我眼前。”童优笑的好开心,好久没这么舒心的笑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