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 第一章 石破天惊 九 闷杀

无名之志 收藏 19 30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8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80.html[/size][/URL] 在螺蛳湾搜索了两天,越搜索,鬼冢冥竹越是心寒,搜索范围不断扩大,搜索半径从一公里范围,到五公里范围,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发现。 “是什么力量能让我的部队一下子消失呢?而且就在我军大队人马川流不息的要道上,看来不是人力所为,难道真的有鬼神?我们进攻支那真的是不可行的?这不可能,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80.html


在螺蛳湾搜索了两天,越搜索,鬼冢冥竹越是心寒,搜索范围不断扩大,搜索半径从一公里范围,到五公里范围,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发现。

“是什么力量能让我的部队一下子消失呢?而且就在我军大队人马川流不息的要道上,看来不是人力所为,难道真的有鬼神?我们进攻支那真的是不可行的?这不可能,我大日本皇军也是有天皇庇佑的,不然就能象这样的战无不胜?”

鬼冢冥竹越是想把这样的念头赶出脑袋,这样的念头就越是从心底钻出来,清晰地摆在眼前,他仿佛又看到了摆在村口的香案,袅袅升起的香烟,案头的三牲,树上的大公鸡,晒谷场上支起的几口大锅,空荡荡的好象一口就把他吃下,他感到心砰砰直跳,越跳越快,仿佛在跳就要从胸口跳出来一样,他赶紧用手按住胸口,将那颗欲飞的心按回原处,而就在这时,他突然看见小泉立二无头的身体从远处走来,拉住他的手就要往外走,吓得他用力一甩手,想一把甩开小泉立二的手,可怎么样也甩不开小泉立二的手,就在这时,小泉立二的另一只手又伸了过来,一把扼住他的喉咙,顿时,他感到呼吸困难,两眼发花,他看到另一个自己正准备跟着小泉立二往门外走,情急之中,他大喝一声,挣脱小泉立二的双手,抽出指挥刀用力向前一劈,只听见一声惨叫,血光四射,溅得他满头满脸都是血,他一定神,只见屋里到处都是血,传令兵被劈成两半倒在地上,一只手握着一张电报,门口站着鬼谷猪人,脸色发青,一手按住指挥刀,哆哆嗦嗦地看他。鬼冢冥竹这才缓过神来,脸色白得比鬼还象鬼,看着眼前的一切,不相信这是自己所为,他慢慢地退了几步,腿一软,一屁股坐在地上。鬼谷猪人不知所措走向前,扶起鬼冢冥竹,他不知道是自己在发抖,还是鬼冢冥竹在发抖,抖得好象房间都跟着晃起来,好一阵子他们才回过神,面面相觑地看着。又过好一会,鬼冢冥竹才叫几个鬼子兵把尸首抬下去,把尸首手中的电报取下来,电报上写着:

你部在螺蛳湾无力的行为,造成我军在此驻留时间太长,直接影响了攻取南京的时间,师团长大为光火,特此训斥,现在你部绕开螺蛳湾,务必于12月8日前攻占圌山炮台,使我军军舰顺利通过,从而封锁南京江面,斩断南京守敌的退路,以求全歼南京守敌,同时切断镇江守敌与南京的联系,为联队进攻镇江做好准备,如有违抗,军法从事,联队长猪三多二。

鬼冢冥竹看过电文,两眼空洞洞地看着前方,那里仿佛是无边的地狱,慢慢的吞噬着他和他的部队,可他却无力拒绝,只好一步一步地往里走,慢慢消失在无际的黑暗里。他有气无力的挥挥手:“去,集合部队,准备进攻镇江。”全然没有了往日的嚣张的气焰,一路之上,他的部队就跟他的人一样,就象是被宣判了死刑,慢腾腾地走向地狱。

在郭得胜的团部里已是吵成一锅粥了,都想成为二团的前突一部,准备在圌山炮台于鬼子大干一场。吵得郭得胜心头火起,用力一拍桌子说道:“他妈的,一人一个主意,还要我这个团长干什么,你们都来做团长好了。”

吓得一营长黄文虎、二营长祖先泽、三营长赵天、特务连长林嵩、警通连长吴军直挺挺地站在那里,一句话都不敢说。

“一营长。”

“到。”

“你营前突,与二团派出的那个营成犄角之势,记住咱要与他二团好好比比,看谁杀鬼子快,要向岳老大学习,把鬼子杀得神不知鬼不觉,就算你厉害。”

“是,咱一定装神弄鬼吓死鬼子,一定把二团比下去。”

“别他妈的废话,老子我要看真的,要是你搞砸了,你就不要在一团混了,你们他妈都不要撅嘴,仗有你们打的时候,这次团部设在凤凰山一带,林嵩带上你的特务连在大港与谏壁一带游击,一旦鬼子从大港进攻镇江,你连就给我袭扰,滞缓鬼子的进攻锋芒,要是你他妈的提前放鬼子过来,你他妈的就不要回来了,到鬼子那里报到去吧。”

“团长,看您说的,咱是中国人,到哪儿报到,也不能向小鬼子报到啊,咱是专让小鬼子到阎王那里报到。团长,您就等好吧,咱先让凌鹏布个地雷阵,鬼子不来则罢,来了就让他准时到阎王哪儿报到去。”

“嗯,这还象话,听起来舒服,不过,你可得把凌鹏给我藏好了,别让岳老大闻出点腥气,把凌鹏也给我挖走了。”

“放心吧,老大,凌鹏是我兄弟,我们俩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况且他祖先梁山好汉轰天雷凌振与我祖先林冲也是兄弟。咋说也分不开。”

“还是小心为好,岳老大鼻子贼着呢。”

“上次,他岳老大调人,他拿咱不也是没办法嘛,咱跟团长穿一条裤子。走哪儿都在一起。”

“嗯,祖先泽、赵天你两小子嘴不要撅得比天高,你们就与老子我坐阵中央,专等小鬼子。咱一定要让二团那帮小兔崽子跟在我们后面吃灰。”

“是。”

“行动吧。”

这边是一声令下,郭得胜的一团就象一阵风一样,吹向各自的位置。那边崔宁华一得到丁平的命令,马不停蹄地赶到圌山,还没等他喘口气,就看见黄文虎带着一连长沈晨、二连长武成、三连长姜涛、机炮连长蔡虎林在看地形,就迎上前。

“还是你小子腿快,佩服佩服,哎,派出前哨了吗?”

“正准备呢,我说,老崔,咱平时闹归闹,现在,咱可得一条心啊,要不,还不让小鬼子笑话?”

“瞧你说的,都什么时候了,还说这些,赶紧派吧,老黄,你看,咱们这一仗一定要打出彩来,要让小鬼子看看,什么是真正的中国军人。”

“对,应该这样。老崔,我看了一下地形,你看,咱们各出一个连放在炮台的前面构筑阵地,在阵地两侧各500米处在隐蔽两个连,形成口袋状,然后再放两个连在口袋处,机炮连放在两侧山冈,一旦鬼子进入,视其兵力的多少,少了,咱就来他个关门打狗,多了,咱就来个围点打援,多路出击,让鬼子摸不清头脑,反正咱有时间,跟小鬼子耗就是了。”

“好,我带两个连在正面迎击鬼子,你带两个连准备扎口袋,如果鬼子不多,咱就跟岳队长学习,来个闷杀,如果鬼子多,我就阻击一段时候,一旦鬼子疲劳了,你就出击,杀他个迅雷不及掩耳。”

“如果鬼子多了,你正面的压力肯定会不小,要么……”

“小菜一碟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好,咱们电台联系,现在,咱们对下时间。”

“上午8点41分。”

“嗯,今天是12月8号,是我们第一次杀鬼子扬威的日子。”

“一定要记住,等回去,我请你喝酒。”

“好,就这么说定了。”

麻生牛畜和小山忘八带着各自的中队一路急行军,于中午赶到了圌山炮台,一路上除了零星的抵抗,基本上一打既散,部队几乎没有被耽搁。由于没有遇到顽强的抵抗,麻生牛畜和小山忘八心底潜在的狂妄心理就油然而升,螺蛳湾的失败早已跑到九霄云外去了。他们一边将部队散开,进入攻击位置,一边用望远镜观察着炮台的动静,炮台象死一般的静,好象没有一个活人,麻生牛畜放下望远镜对小山忘八说道:“看到没有,我大日本皇军的神威足以吓倒支那人,小山君,虽然我部在螺蛳湾遇到一点挫折,那只是个别现象,从战局的总体来看,我大日本皇军还是战无不胜的,这个炮台就象死了一样,小山君,我看不要十分钟我们就能到山顶,看看支那人的长江了。”

“我看也差不多,命令部队搜索前进。向鬼冢冥竹大队长发报,我部已到达圌山炮台,正在搜索前进,将于……”小山忘八抬起手腕看了一下表,继续说道,“将于14点40占领炮台,然后赶到镇江与大队长汇合,中队长麻生牛畜、小山忘八。”

一开始,小鬼子还猫着腰,仔细地搜索前进,搜索前进了100米后,慢慢地放松下来,一边搜索,一边吹牛,更有甚者,把枪往腋下一夹,点起香烟边走边抽。看得崔宁华轻轻一笑,扭头对姜容悄声说:“小鬼子说的是人话吗?咱听着咋象鬼话呢?难怪来找死,问问黄营长,来了多少鬼子?”

姜容悄声地呼道:“山鹰,山鹰,水流多少。”

“猛虎,猛虎,水流两道,无后水,闷杀。”

崔宁华点点头,悄声命令:“不许开枪,上刺刀,闷杀。”

那边黄文虎命令,一连一排与营直属队留下担任警戒,所有重武器留下,保持火力支援,其余跟他一起出击,不准开枪。一定要快,不给鬼子留任何反击的时间。

50米、30米、20米、15米,崔宁华一挥手,部队就象一座山,突然矗立鬼子的前面,无声无息地杀向鬼子,没等鬼子按他们的步兵操典退子弹,就是一阵乞力咔嚓,先头的鬼子不是被戳个透心凉,就是脑袋搬家。麻生牛畜猛地一惊,心低升起一股凉意,瞬间全身就好象被冻住一样,等他缓过神,拔出指挥刀,想不顾一切地命令机枪扫射时,却感到脖子一凉,脑袋冲天而起,他看到小山忘八也和他一样,血将他的脑袋冲得比他的脑袋还高。另一支部队无声无息从他们的背后掩来,迅速地越过他们,瞬间和前面的部队搅在一起,他看见许多和他穿一样军装的人不断倒下,他才想起,螺蛳湾小泉立二的部队神秘失踪,并不是支那鬼神所为,而是眼前这支神秘的部队所为,简直比支那的鬼神还神,这是究竟是一支什么样的部队呢?就在他想弄明白时,他的头已经重重摔在了地上。

崔宁华舞着大刀一路杀过去,也不知道砍了几个鬼子,就在他砍得忘乎所以,想大喊痛快时,只见黄文虎一个力劈华山,将一个鬼子连枪带人劈成两爿,看得崔宁华一阵心疼:“我说老黄啊,你劈个鬼子也就算了,干嘛,还把枪给劈了,好歹也可以武装一个战士,唉,真是的,可惜这杆枪了。”

“哎哟,不好意思,杀顺手了,没注意,没注意,唉,小鬼子这么不经杀,这才用多少力啊,就这样了,还鬼子精锐呢,狗屁,真不过瘾。”

“谁说不是呢,才杀上劲,鬼子就没有了。董梁。”

“到。”

一连长董梁提着枪跑过来,嬉皮笑脸地说:“营长,这就是小鬼子?咋这样不经杀呀,他妈的,老子还没过瘾就没了,这不,手还痒着呢?”

“你他妈的说什么怪话呢?严肃点,有屁放给鬼子闻去。去,打扫战场,记住,要打扫得就象鬼子没来过一样。”

“是。”

“老黄,你看让部队各自归位吧,咱俩各带一个排上炮台去看看。”

“好,就这么着。”


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