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头人 正文 第五章  木头根子(12)

刘才友 收藏 0 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8.html


12

从父亲下葬到白日祭祀,只有短短的一百天。活着的人根本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百天前跟百天后没有什么两样。但木头家跟父亲已经阴阳相隔两重天了,我们再怎么思念,也无济于事。一重冷冰冰的泥土隔开了亲人的相望。当时,站在父亲坟墓前,我在想,泥土底下有一位我的亲人了,从此以后我跟泥土就有了一种血脉联系了。本来,人的生命来自于泥土,现在归于泥土,理所当然。人世间的一切欢乐和痛苦都跟泥土有关,都跟这土地天空有关。古人把人的命运跟天上的星星联系起来,天人合一,地人合一,这种思想是多么的伟大和应该。

一百天,我的生活似乎没有发生什么变化,但是山上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那些野草和灌木疯也似的生长,把山坡上的小路全部占领了。那些由活人踩出通往长眠于地下的亲人路,一条条的全都被它们吃下去了。我们要上去,必须披荆斩棘。面对绿盈盈的山坡,面对碧蓝的天空,我没有了悲哀和激动。大自然的力量无法阻挡,大自然才是地球真正的主宰者。而人类在他面前只不过一个小小的玩童,他包融着人类的欢笑和残害,容忍了人类的无知和践踏。人类再改天斗地,使尽了力气,只要他肯轻轻的一翻,一切就会恢复到原有模样。人的生离死别,在他眼里,不过是弹指一挥间。只是不知道,他是在嘲笑呢,还是在感伤。

父亲的离世是及时的。他太爱土地了,把默默无闻地田间劳作,看作神圣不可侵犯。他像一头老黄牛,耕耘一生,辛苦一世,却从来没有感到过劳累和不应该。他太爱土地了,晚年,走不动路了,就一步一歇地往菜园里挪,有好几次,摔倒在田里,路上,不省人世。

没有办法,我让老小就在家门口开出一块空地,松土,用网纱四面围起来,好让父亲闲得不自在的时候去种,栽点他熟悉的农作物,免得他偷偷往田里跑,死在地里,大家都不晓得。小弟还是听话的,孝顺的,果然将门前压板的土锄松了,搞出一块菜园,专门给父亲一个人种。这块父亲的菜园只存在了两年,后来,父亲的身体好了,走得动路了,又一天到晚得田里跑,这块地又重新板结了。被小弟栽上的桃树和花卉。春夏秋冬,都五彩缤纷,芬芳迷人。

土地是我父亲的命根子,然而,随着时代的发展,形势的变化,父亲的命根子是越来越少了,所以我说,父亲的去世显得及时,如果他在世,看到现在这个样子,看到他心爱的土地被开发商用一堵堵围墙圈起来,宁可抛荒,也不让农民耕种的时候;不用想象,就知道他将多么伤心和难过。他是一个农民,可是无地可种。我的兄弟姐妹都是农民,都面临着同样的窘境——无地可种。无地的农民还能算农民么?我不知道。我不愿意知道。

父亲去世了,就不要面对这个问题了,更不必寻找答案了。我的兄弟姐妹却没有时间回答这个问题,他们必须背井离乡,驼着行囊,到很远很远的苏南江浙上海北京去打工,为家庭为自己挣一口饭。

农民工这个社会现象之所以在中国长期存在,除了贫富不均,地区发展极不均衡以外,还有人为的原因。不过,对这个原因,大家视而不见罢了。不发达地区的政府官员为了提高GDP好升官,不择手段地勾结商人,疯狂圈地,甚至出现了零分钱拿地的怪现象,……

还是不说了罢。

父亲的土地说没就没了。木头村的村民也不甚珍惜。因为这些年来,仅仅靠种地是无法维持生存的。说来也奇怪,粮食蔬菜价格越涨,村民的日子越不好过,离家打工的越来越多。木头村中要找到六十五岁以下的成年男人已经非常困难。一眼望去,满村白发和童稚。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