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票:西方民主何以是鸦片?

惜取江南月 收藏 69 73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西方民主何以是鸦片?




过去经典马克思主义认为宗教是鸦片。是指宗教教导民众把希望寄托于来世,对现世的不公、不正不要反抗,认为是修行或者前世的孽债所致。现在西方特别是欧洲随着经济和教育的发展,已经日趋世俗化。宗教在日常生活中的作用和影响几乎消失。如法国虽然号称90%是天主教徒,但只有10%左右的人真的履行宗教义务,如做弥撒、星期天去教堂等(国内自由派指中国是信仰缺失,要求以西方宗教为解决之道,面对西方此等现实,如何感想)。然而,在法国多年才发现,西方已经有了新的鸦片:民主。


2009年西方世界在经济危机的冲击下,整体实力迅速下滑。而坚持自己模式的中国却更显示出其不凡的生命力。东西方实力对比正在经历着前所未有的历史性的交替。此时,中国包括日本的学者经过测算,认为2009年中国或能超过日本。此消息立即震动日本朝野。自然日本上下的反应无不消极,冷嘲热讽,比如指中国人均还差的很远,转型中的问题大大的多之类。但有一句话却是相当的意味深刻:但不管怎样,我们是民主国家。言下之意,只要我们是民主国家,中国超过又何妨?无得有偶,印度在谈到目前远远落后中国的时候,也这样自我辩护:我们虽然很穷,但民主却过度发达。就在今天,达赖在欧洲会见来自大陆的人士时也这样为印度辩护:“它虽然是一个贫穷的国家,但是它是一个民主的国家,民主的社会。”这种逻辑的荒诞无稽而又在全球大行其道,令人叹为观止。如果我们说“我们很穷,但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请问各位,可否有人接受?中国在三十年前就由邓小平发出“贫穷不是社会主义”的论断,何以在西方,在全球,“贫穷不要紧只要是民主”论还能畅行无阻,无人质疑其荒谬和违反人性?这除了用民主是鸦片还能有别的解释吗?


民主的鸦片作用还表现在当这个制度在一个国家实行五十年、六十年、七十年后,仍然无法解决贫穷、安全、混乱、腐败等基本问题时,整个国家却照样不会对这个制度产生怀疑。更别说需要改变。印度实行民主制度已经六十多年了,其人均粮食还不如上世纪初----原因在于民主制度解决不了人口的爆炸。如果有政党要求计划生育,就立即被选民选下去。到现在,有一半的人口生活在联合国规定的贫穷线以下。泰国实行君主立宪七十多年,总是在政变和民变之间徘徊,连最基本的民主形式:选票箱里出政权都做不到。更为奇特的是泰国可是有“微笑”之称的佛教国家,怎么实行起民主制度后都变成了街头暴民;围攻总理府、占据议会大厦、占领国际机场、冲击国际会议。任何一派都不遑多让。算是出足了国际洋相。在这种情况下,怎么还会有游客、国际财团到泰国来?而旅游业和国外投资一向是泰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动力。1997年正是由于外资大举外撤,导致泰国发生经济危机并引发连锁反应,漫延成东南亚经济危机


从历史上看,一个国家实行民主制度而又成功放弃的个案并不多,而且往往是在国家到了生死存亡的边缘一刻,才最终使举上下摆脱对民主这一鸦片的束缚。一个是中华民国时期。三十八年间带给中国的是无穷无尽的内战、外战、腐败、国家分裂、经济崩溃。到1949年中华民国退出历史舞台的时候,人均寿命不足三十岁,文盲率80%。历史上一直落后于中国的印度居然在此时略微超过。可资对照的是,文革这样的十年浩劫结束的时候,中国经济仍然领先于印度。中华人民共和国奠基人毛泽东去世的时候,中国人均寿命则达到七十岁以上,接近发达国家的水平,文盲率降至不足20%。俄罗斯十月革命前,曾建立民主政府。但却无法解决俄罗斯广大民众对“面包和停战”----实是生存与安全两大基本人权----的诉求。从而迅速被俄罗斯人民抛弃。但由于这个阶段过于短暂,教训仍然不够刻骨铭心,结果七十多年后,俄罗斯再次选择了民主制度。不料长达十年的叶利钦时代再次把俄罗斯陷入全面危机之中:经济崩溃----国家资产缩水50%,政府靠贷款度日;国家处于分裂的边缘----境内的车臣小国居然敢于向俄罗斯发起挑战要求独立,而且居然大败俄军,足见俄罗斯衰弱到什么程度;人民生活水平急剧下降----出现和平时期人均寿命下降的罕见现象;国际地位一落千丈----西方积极大高北约和欧盟东扩,在其周边大搞颜色革命,蚕食俄罗斯的传统势力。甚至格鲁吉亚这样的小国也敢于与俄罗斯对抗。有一个细节曾深深刺痛了长期是世界强国的俄罗斯:叶利钦心脏手术竟然是邀请的美国医生主刀!一个大国的领导人在本国就找不到一位够资格的医生!在这种情况下,叶利钦选择了前克格勃高官普京做为自己的继任者,进行拨乱反正,并迅速出现了奇迹。又是一个十年,俄罗斯重新赢得大国尊严,经济规模再度进入全球前十位,人民生活水平大幅提高。这才算是补上七十年前过于短暂的民主失败的课。我们不妨设想,如果中华民国仅仅两三年就进入历史,二十年前中国是否能够经受住考验而重蹈俄罗斯覆辙呢?另外一个例子是德国。德国一战投降后,发生革命,德皇退位并效仿西方其他国家颁布了当时最为完善、先进的宪法:魏玛宪法,史称魏玛共和国。然而在魏玛共和国治下,却创造了德国历史上最严重的经济问题:通货膨胀已经无法用数字来表示:1923年8月,马克兑一美元由4.2元跌至一百万元;3个月后,更跌至4.2万亿元,即1:4,200,000,000,000;失业人口五百万,人民生活水平急速下降。与此同时,一战的战胜国对德国继续索要战争赔款,更加剧了德国的国内危机。但魏玛共和国对国内外的挑战均束手无策,在人民心中信誉扫地。在死马当活马医的情况下,德国百姓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投票给刚刚跃上政治舞台的纳粹党,不料半年间通货膨胀消失,失业人口降至五十万。这时,一向以理性著称的德国百姓才失去了理智,疯狂的把自己绑在了纳粹这个战车上。其实只要魏玛共和国能够哪怕稍微能够解决一下民生问题,纳粹就不会有机会。可惜,民主在德国除了更糟,什么也做不了。其最后的毁灭就是用民主的机制把纳粹党送上历史舞台中心,从而带给全人类无穷的灾难。民主做为鸦片,其最大危害之处就在于,除非一个国家处于崩溃的边缘,否则不会被摆脱。其实从国家竞争的角度讲,让印度继续民主是最符合中国现在的利益。不过从长远看却未必。一旦人口超过国家的承载量,其大量难民对中国将构成极大的威胁。


不过,中民主鸦片毒最深的还是中国的自由派人士。明明中国已有过惨重失败的经历,明明其它国家包括和中国相似的转轨国家也有同样惨重的教训,明明多民族国家实行民主往往导致分崩离析----这也是为什么藏独、**、台独都期盼中国民主化的原因,明明中国模式经过三十年的验证十分符合中国国情,其成就已被西方公认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奇迹,而且把中国当作全球经济危机主要可以依赖的力量,可是他们却偏偏认定中国不仅要必须搞民主化,而且是必须马上搞,刻不容缓,否则中国就要翻船。如此非理性、非逻辑的观点,除了是民主鸦片中毒之外,还会有别的可能解释吗?我们不妨想想,如果有人主张已经失败而且给中国造成严重损害的文革再来一遍,而且是刻不容缓,请问,我们会如何解读呢?(中华民国时期是印度历史上唯一超过中国的时期,文革结合后中国都仍然领先印度)


最后,不由的要问的是,民主何来如此之大魔力,竟使国家以生死相许。原来,民主制度最自我标榜的是领导人是百姓自己选出来的。可是事实真的是如此吗?不错,表面上看,是选民决定哪一个政党的候选人上台执政。可是要清楚的是,这些候选人的产生却都是政党自己决定的(只有美国等少数几个国家有公开的党内初选),选民所做的是只能从各政党确定后的候选人中选出一个。别看叶利钦如此不得人心,他指定的当时名不见经传的接班人普京仍然可以赢得大选。其次,由于选举需要巨额经费,谁拥有更多的资源谁就能够赢得大选。美国总统的党内初选也是决定哪一个候选人有更强的筹款能力。到了最后的政党对决,更是如此。得胜的一方往往是筹款能力最强的,从而可以做更多的广告,做更多的宣传。美国首位黑人总统奥巴马的选举开销,平均于他所得到的选票,是13美元一张!其实际运行已经变成谁拥有最多资源,谁就能控制更多媒体,谁就能影响更多选民。2004年小布什已经开始不得人心,但在强大的媒体作用下,大多数美国人相信小布什总统可以创造三百万个海外就业,克里将提高税率300%。这么荒唐的观点就这样征服了选民,而且还自认为是自己决定的选举结果。其实,西方这套制度的实质,从安然公司一事上就一目了然。 前几年倒闭的美国第十七大公司安然,是布什总统最大的金主之一,71%的参议员、众议院能源委员会的23名委员中居然有19名拿过安然的钱。甚至联邦能源管制委员会的主席就是在安然总裁的推荐下才获得这一重要职位的。一个在国会和政府中都有发言权的的安然,怎么可能得到有效监管呢?从而直至自我毁灭为止。


不过公正的说,西方的民主制度虽然在其他地区大多水土不服,但在本土仍然有着出色的表现。但西方最大的错误把它当做普世价值,妄图建造一个民主一元化的世界。其实从人类历史上看,唐朝时,中国的制度模式是最好的,美国独立之前,英国的君主立宪在全球表现是最好的(但美国没有采用)。二战后,美国被认为是最好的制度模式(中华民国曾经采用,结局则是灾难性的)。因此,从历史的发展角度讲,中国的政治制度如何演变需要历史来难验证的,但绝不会是西方的民主制度。我们也相信,曾经在政治文明领先全球的中国,肯定会再次以自己的模式领先世界。




:没有发展效力的制度
:试试才知道
:有成功的, 埋怨是没有用的。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