戮日狂神 正文 第一百七十六章 卧底警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36.html


我的计划书主要有几大块内容:

一,大力发展本岛经济。圣乔治岛的人口必须控制在三千人以内。在岛上不发展任何重工业。初期可以发展一些加工业如奶粉、方便食品等等。等到战争结束,世界经济得到复苏,这里可以发展金融业、旅游业以及文化产业。

二,大力发展科技,并广泛用于民用。发展科技首先要解决人才问题。本岛不论用什么手段,一定要将一些各行业中顶尖的科学请来。为他们提供人力、物力、财力等一切资源。我心目中科技部部长的人选是爱因斯坦,此人现在美国。因此我建议闪电突击队再次出动,将这位伟人“请”来。

三,加强圣乔治岛的防卫建设。这里是个世外桃源,而且会有不少先进的各级成果在这里诞生,时间长了必然会吸引一些国家的注意。因此圣乔治岛的防卫建设要进一步加强。等开完这个会后,明天我就出发,想办法再“进口”一批新式武器。

四,我们在政治上不属于任何国家,任何政党,以及任何组织。但是对以一些邪恶的组织和势力我们应有必要进行铲除,同时这也是锻炼我们特种部队的实战机会。当然,在不违反原则的情况下,特种部队也可以接一些“生意”。目的是要打出我们的威名,让世界上的任何势力不能小瞧我们,大我们的主意。

会议的最后,常委会全体委员提议让我担任乔治岛的实际元首,而不是名义元首。我拒绝了:“圣乔治岛是大家的家,而不是我一人的家。我只要属于我的那份荣誉。”我想了想,接着说道:“等今后我的后人来这个岛上时,希望那时候的岛民委员会能够履行诺言,接受我的继承人。”

常委会的几个人低声商议了一阵后,李静霆说道:“我们几个人刚才协商后决定,对您的承诺我们将写入基本法内,不论哪一届岛民委员会都不能更改这一项内容。您的后人只要拿着由第一届岛民委员会全体成员签字的承诺书,相信我们的后人也一定会遵守诺言的。”第二天中午,我登上了白云号军舰。临行前,李静霆郑重地将承诺书交给了我。

我命令白云舰将我送到钓鱼岛的秘密基地内。基地设在地下,有的地方甚至没在水下三十几米深。我命令水兵们将十个大铁箱抬进了基地,然后告诉他们半个月后来此接我。入夜后,我通过冥想的方式,将脑电波回到了二十一世纪。我穿越时空,来到了老五的家。此时老五已经睡下。我进入他的大脑皮层。老五已经习惯我借用他的身体。他啥也不说,对我笑了笑就进入了昏睡状态。第二天我就来到了泰国找雄哥。进入到雄哥的地盘上,我才与那个国际大军火贩子卡别列夫联系上。我告诉他我现在已经到了泰国,希望他能立刻前来这里,我有大笔生意要找他。卡别列夫列夫很爽快,答应两天后准到。

雄哥在他的别墅内设晚宴给我接风。我忽然发现雄哥身后的保镖换了。不再是袁梦天和水玲珑。不仅奇怪地问道:“雄哥,你换保镖了?新人的身手怎么样?可信么?”

雄哥本来正喝着酒,听我这么一问,不禁长叹一声,放下了手中的酒杯。“怎么了大哥,出什么事了?”我又追问了一句。

“别提了。那两个人都是香港警察。他们一直在我身边卧底。市最近我收买了一个香港高级警务人员才知道的。但是我也不敢确认,毕竟他们跟了我那么多年。今晚我派他们俩去汕头送一批货。不过都是假货,而且数量巨大。如果要是出事了,那就说明他们俩真是二五仔,只能按堂规办了。”雄哥神情寂寥。

我心里暗暗吃了一惊。其实这两个人的身份我早就知道了。有一次我运大宗毒品,就是上了袁梦天的身,才将货物安全运到了目的地。袁梦天是个正直而且尽忠职守的好警察。他从小失去父母,在孤儿院长大。十四岁考入警校,十五岁就假装被开除混入了黑道,如今已经十几年了,其间破获了不少毒品走私大案,立下赫赫功劳。今天一听说他遇险,我心里真的很是着急。于是借故乘飞机头疼,和雄哥干了两杯酒就匆匆回房休息去了。

一进房间,我连澡都顾不得洗,倒头就睡。相好我知道雄哥在汕头的一个交易点。我的脑波立刻飞了过去。此时交易点里只有几个马仔留守。其中一个人已经躺在宿舍的床上睡着了。我马上进入了他的大脑皮层。从这个人的脑中得知,今天谈们大部分人去了码头,至于干什么去他们这些马仔也不清楚,只是要求他们带着铁棍、刀、叉等趁手的家伙,到时候听命行事。

我的脑波立刻从他的大脑中出来,飞向码头。然而刚一到码头附近,就见警车、救护车来了一大堆。码头的地上到处是鲜血,地上还躺着七八具尸体。医护人员正把伤者往救护车上抬。我立刻飞过去,首先发现了女警水玲珑。我想钻进她的大脑,可是她的大脑已经停止运作,没有一丝反应。这种情况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她已经死了。已经没有了任何脑电波反应。我又继续寻找,终于发现了袁梦天。他的脑电波还有活动,于是我进入了他的大脑皮层。进入袁梦天的大脑后,却空空荡荡的,好像置身于一片空白之中,周围没有一丝生气。我知道,他也快死了,大脑马上就要停止运作。突然,我感觉这个躯体的心脏被猛地刺了一下,心脏一疼。过了一会,又是一下。我知道,这是医生在进行电击。袁梦天的大脑终于有了一丝反应,不过周围还是一片空白,什么东西都没有。

救护车鸣叫着向医院驶去。进了医院袁蒙恬马上被抬进了手术室,进行急救。三个小时以后,袁梦天被推进了重症监护室。听大夫说,他的命算保住了,不过他的大脑受到重创,可能永远也醒不过来了,成为了一个植物人。

第二天晚上,我又来到了病房,两个护士正在聊天,聊天的内容竟然是袁梦天。其中一个小姑娘说道:“二床的那个靓仔可真英俊,看样子还不到二十岁,听说他是个警察破案时受的伤,我就喜欢这样的英雄。”

另一个护士说道:“好了阿兰,别发花痴了。人家已经快三十岁了,你太小的,配不上。不过是太可惜了,成了一个植物人,不知何时才能醒来。”

我顾不上再听两个春心荡漾的小护士的谈话,急忙进入了袁梦天的大脑。很可惜,大脑里还是一片空白,只有微弱的脑电在震荡,什么也感应不到。我试着将脑电波与他的脑电波融在一起,没想到还真成功了。我轻轻地睁开了眼,同时浑身一阵剧痛袭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