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廿六,处暑的前一周。台风裹挟着凉意刚刚离去,阳光与高温便又卷土重来。

后记,就是正文结束之后的话。而然正文,我还未来得及写成,未来得及写,或者根本是未来得及酝酿。序幕之后即是后记,连尾声也没争取到出现的机会。在做什么呢,竟完成了这样的败笔。

突如其来地插了这么一段,真是搞不懂,还是暂且接着上面的话头。之前接到消息,应约来到这里。回到家所在的城市已经一个半月了,还没有好好出门活动过,因为没有理由——于是应了。

户外是比室内热一些的,因为并不负责安排,所以只是盲目地跟着,走了很多路,才知道临时有变的事情。正午的阳光下,每个人都在抱怨着天热,我这在南方住惯的,却颇不在意。

只是在路上随口聊天才知道她要来的,因为事先并没有见到。原来是半路来汇合,也好,省了这许多冤枉路。快日中的时候好歹来到一家饭馆,刚进门,便看到她已经在了。

是了,看到这里,也能够猜出几分,又是一篇俗套的没有悬念的文章,上面的比喻也能够看出什么意思了。但是还是要继续下去,正文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后记起码要完整的,算是保全。再说了,大致相同,总有小异的,看点就是这小异。

其实每次聚会都是有些尴尬的,我不擅与人沟通,人际关系一塌糊涂,一班高中同窗,能有共同语言的没几个。异性同学,以前除了她基本不说话,现在倒是可以改为“完全”了。其实前几次——今年与去年的冬天,还是说了几句话的,但总感觉自己的局促。我说过,自己并不擅与人沟通,关系特殊的更不知道怎么处理了。

这次不知什么原因,也许是前一晚睡得少了,也许和日食有关系,总之没有和以前一样,没有和她说话,连正眼看一下都没有过。

样子像是躲避,不知道躲着什么,也许是自己,自己心里有想法,便害怕被人看穿。

因为我太崇拜完美了,崇拜到令自己有些强迫症的意思。正文是空白,便总想填补,想要“完璧归赵”,而一心认为,她,正是那个可以令我完美的缺玉。

但是这些是不能说的,说不出口或者说了没用,总之永远只是停留在“想法”的层面。

我又一次坐在角落里,那是我喜欢的地方,尽量不被人注意地。喝了一些,然后渐渐放开,一起说着些不入流的笑话,一起哄笑。觉得这时候释放了,不必再端着了,很开心,也许叫做放纵——名词不同,但实质却是一样的。这时的我与往常不同,所以个人会选择褒义的修饰词。

每次每次,来看看自己也不知道想看还是不想看的人。心情很复杂。

虽然已经过去很久很久,但总没法忘记,连强大的时间也束手无策,徒劳地看着记忆铭刻在我的脑沟回上,再也抹杀不掉。有人说,人就是贱的,拼命想要得不到的东西,拿在手里的却不管不顾地丢掉。这样的设置,本可能是为了人有不懈奋斗追求远大目标的意志力,在我这里就变成了对失去的念念不忘,以至于无暇顾及未来的目标。我是一个喜新厌旧的人,原先以为,会有别的东西很快转移了我的注意力,然而,这些日子,目光却始终停留在以往最新发生的那些事上——是的,和更陈旧的相比,它们的确是新的,因为念念不忘。

生活是要向前看的,我也的确照做,然而那个“前”,却是属于“以前”。

原来机会不仅是会不经意间溜掉,当你因害怕而抓得太牢,它也是会像泥鳅般从指缝间滑出的,真是狡猾。凡事不只要念叨“尽力”“尽全力”,更重要的还是适度,诸事做尽,缘分便早尽。

这些日子又屡屡揭开起这个话题,由周围的人提起,说到底,还是自己心里有着些念想。过去的一段时间里因此成长了很多,不再天真,幻想也少了,很不错的样子。相比初恋小孩游戏一般的,还是更在意更切合实际的。一次次的失败,一次次地明白更多……

常想,如果,如果啊,有机会回头,我决定了不会顾及什么面子作些矫情的掩饰,像如今在人前做的那样。如此长的时间证明了不会错,念念不忘这么久并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然而呢,现实如此就不必多说了。

节日里披红挂绿的圣诞树,隔天就要堕入尘土里,只一瞬的光彩夺目。当然了,它被砍下的那一刻,其实就已经死亡。

后记得乱了,因为根本没有要用以收束的正文。这是一个没有新鲜感的比喻,就像故事本身的千篇一律。但是对于我个人,它却是新的,每一天都在重复温习着,温故如新。

8月19日凌晨起笔

8月20日凌晨续貂

本文内容于 8/20/2009 1:59:33 AM 被疯人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