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当英雄的预备役大校沈克尼

革命的螺丝钉88 收藏 10 514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8_20_42492_9842492.jpg[/img]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8_20_42494_9842494.jpg[/img]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8_20_42495_9842495.jpg[/img]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8_20


敢当英雄的预备役大校沈克尼



敢当英雄的预备役大校沈克尼


敢当英雄的预备役大校沈克尼


敢当英雄的预备役大校沈克尼


敢当英雄的预备役大校沈克尼


敢当英雄的预备役大校沈克尼



敢当英雄的预备役大校沈克尼


敢当英雄的预备役大校沈克尼


敢当英雄的预备役大校沈克尼


敢当英雄的预备役大校沈克尼


敢当英雄的预备役大校沈克尼


敢当英雄的预备役大校沈克尼


敢当英雄的预备役大校沈克尼



上个世纪50年代,沈克尼的家里挂起了毛泽东和朱德的照片。朱德的胸章上印制着“中国人民解放军”字样。沈克尼说:“‘毛泽东主席’和‘中国人民解放军’是我最早学写的汉字。”


十几岁的沈克尼从一个打过仗的老军人手里借到《步兵战斗条令》、《内务条令》、《纪律条令》、《队列条令》。沈克尼说:“他没想到这几本书把一个孩子培养成一个像模像样的预备役大校。”


山间遭遇车祸,车子摇摇晃晃地半悬在山坡上,没有人知道它什么时候会带着车里的人翻滚下去。沈克尼让所有人先逃出去,自己最后一个逃生。沈克尼说:“军人武德,率先垂范。”


沈克尼把手机的闹钟铃声都设置成部队相应作息时间的号声,一身戎装一杆枪,沈克尼向往了几十年,还是没能入伍。可是沈克尼说:“我从来没有复员转业过。”


对中国及周边区域兵要地志近乎狂热的收集、整理、分析让他成为国内军事地理学界理所当然的权威。沈克尼说:“即使是个预备役军官,也不能总是‘说’打赢,而是要认真做事‘谋’打赢。”


宁夏人民出版社发行部主任沈克尼被授予预备役中校军衔,其后又破格晋升上校,再破格晋升为大校——这已经超出了宁夏回族自治区的编制规定。沈克尼一次又一次说:“这绝非偶然,我当之无愧。”


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协常委、民政厅副厅长沈克尼,长期利用业余时间进行军事学术研究,有多项成果获奖,涉及军事技术、战法研究、战略研究等方面。他努力使研究成果服务于军队作战训练,为提高部队战斗力做出了积极贡献。为表彰他为国防和军队建设做出的突出贡献,近日,自治区政府为沈克尼记一等功。沈克尼说:“我对咱们的军人平时不佩戴军功章这一点很不以为然,我们的军功章全部压了箱底,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


是的,预备役大校沈克尼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军人。57岁的他还能清楚地记得《中国少年先锋队队歌》当年铭刻在他心中的几句歌词:“时刻准备,建立功勋,要把敌人,消灭干净。为着胜利勇敢前进……”那是他“功勋”观念的启蒙课。



乐于先行一步


沈克尼在很多事情上,比别人多走了一步,成就了自己。


沈克尼是个从小就乐于规划未来的人。参加少年射击队的时候,在练习射击技术之余,沈克尼想到的是怎么用好手里这杆枪,怎样发扬火力、隐蔽自己。用枪不是一个简单的技术性工作,用枪是为了打仗。所以很快,沈克尼开始到图书馆翻阅民兵教材,找到身边的一些复转军人,到处学习单兵战术知识。我军、国民党军、日军的刺杀动作他都有所了解,并且铭记至今。小学时代,他已经懂得不少单兵战术要领,中学时期的沈克尼已经让自己拥有了一个连长应当具备的理论知识。解放初期,身边还能找到一些国民党老兵,沈克尼把各路军队的战术、军事术语和军歌都学了个遍,从北洋军阀时期到当今的军歌,他都能随口唱来。


少年时,沈克尼投入到轰轰烈烈的学生学工运动中去。一个被“群专”的干部老李和这批学工的孩子们一起生活、劳动。老李40多岁,每天都早早爬起来打两桶热水给这些孩子们洗脸。那个时代,军装是最帅气的时装,军营也是最让少年人着迷的地方。沈克尼从老李那借来了几本我军自行编写的条令,充满好奇地翻看着。“条令条令,条条是令”——这些枯燥的文字对他来说,并不是翻过就可以丢掉的。因为心存对部队的向往,所以他已经在想象中为自己构建了一个“军人沈克尼”的形象,严格遵循条令上的内容,这成了他的生活方式。一个刚刚接触到部队条令的少年,在参加征兵之前就先迈出了这一步,那是对向往中军旅生涯的一种虔诚的预演,沈克尼从此把自己规范成了他日后的样子。


十四五岁时,沈克尼已经在笔记本上全书抄录《军事地形学》。在报名参加征兵被拒之后,他才能够从前苏联发行的一本军事测绘教材中挑选出一处地图,对军队在这一地区的攻防追退、陆空隐蔽乃至坦克渡河偏流距离进行分析、研究。


早年间的喜好和乐于先走一步的性格,让沈克尼在很多年后收获了巨大的功勋。当他开始由一个军事发烧友向军事专家的道路迈进的时候,沈克尼选择了想他人之未想。当时的他是从目录学入手在军事理论研究中寻找各种刁钻角度的——这是鲁迅给他的启示。鲁迅曾经给北大的学生推荐了《四库全书总目》,让他们从目录学中领悟什么是已经被挖掘和尚未被开发的课题。基于同样的思路,沈克尼大步进发了。居住在宁夏的他,“开门就见到贺兰山”。他走进贺兰山脉,搜寻跟贺兰山有关的史料、地方志,写成很多篇关于贺兰山军事地形的千字文,事后编汇在一起,就构成了《贺兰山军事历史地理概要》。在做这些的同时,他就弄明白了在军事地形学方面什么是前人解决过的,而哪些是空白的。1986年,沈克尼撰写的《野外生存》出版,填补了国内的空白,轰动一时。《野外生存》先后两次印发至全军连队,这是一个军外“军事发烧友”对部队的贡献。多年来,他又借出访和学术交流的机会大力搜集日本保存的中国各地兵要地志资料,借此大大填补完善了我国在这方面的大片空白,还顺便证实了日本早在百年前就已对中国的万里河山垂涎欲滴。自古以来,关注国防、钻研军事的文官、文人不绝如缕,作为一个学者型军事专家,沈克尼骄傲地说:“我也是其中之一。”


敢当英雄


人对待“豪言壮语”有三种态度。有的人嗤之以鼻,有的人则认为可望而不可即,沈克尼是第三种。他从来不惧说出豪言壮语,但是这些令人血脉贲张的语句在他来说绝不是一时的情绪冲动,而是实实在在的目标和方向。沈克尼是敢于说到做到的,时时处处以近乎苛刻的标准自律,敢为君子,敢当英雄。



从被授予预备役中校的那天起,沈克尼告诉自己,自此三句话再不能讲:“冷死了”、“热死了”、“累死了”。作为宁夏民政厅副厅长,机关里的事情他事无巨细,亲力亲为。车坏了,他不但帮着推还要帮着修,搬东西,他从来混在一群年轻人里一起干,他做不来“甩手掌柜”。作为一个预备役团级指挥员,必须勇作部署表率,他想,我都说出这种话来,我的兵怎么办?上一辈军人的功勋和战绩始终激励着他。年轻时,沈克尼在乡下参加农宣队,一个在第19兵团65军当过兵、打过仗的老军人李景泰和他住在同一间屋里。老兵爱讲,沈克尼爱听,于是奔袭清风店、陇东八百里追击、解放宁夏的故事灌满了他的耳朵,战争年代军人的思想言行深深融入了他的灵魂。那种对荣耀的渴求、对信仰的坚持每每让他心驰神往。当沈克尼对军事理论的钻研和对西部重大现实问题的发掘与研究得到上级的高度重视,并且授予他预备役中校军衔时,记者问他的感想,他才会说:“我当之无愧。当急难险重任务来的时候,我会带我的队伍赴汤蹈火。”


一直向往军旅的沈克尼早就超过入伍年龄了,当时还在宁夏人民出版社的他给兰州军区的两位主官写信,请求加入预备役部队。在给时任军区司令员的刘精松上将的信里他说:“您一定想不到,您在沈阳军区时写的《论战区进攻战役》发表在《解放军报》上,当时我是个年轻编辑……”那时候的沈克尼从刘将军的文章出发,把沈阳战区的概念做了大胆的延伸,并且对这篇讲战役的文章进行了战略层面上的理解和发展。在给时任军区政委的温宗仁中将的信中,他又说:“您一定想不到,我曾经在给兰州军区司令部举办的军事理论骨干培训班上连续三年宣讲《合成军队抗御突发性严重自然灾害时的司令部工作》课题……”沈克尼在撰写论文时假定自己是南京军区一个师参谋长,而课题中所引用的实例就发生在温宗仁将军在南京军区任政治部主任的时期。两封信寄出去,很快就引起了两位军区主官的高度重视,两位将军对沈克尼的信件都做了亲笔批示。刘精松上将评价沈克尼“实属罕见,是我军难得知音和挚友。” 很快,沈克尼被破格授予预备役中校军衔。


在拜望原兰州军区司令员李乾元将军的时候,言谈间,沈克尼激动地说:“假如有事,我就不当副厅长了,我来给你当个团长!”很快,军区司令、政委签发了命令,晋升沈克尼预备役上校军衔。这当然是因为他在军事学术研究上取得的骄人成果,以及在地方上做出的卓越贡献,沈克尼成了宁夏第一位荣立一等功的副厅长,第一位获得晋升的预备役军官。


2008年,四川发生强烈地震灾害,上校沈克尼的预备役工兵团受领了押运宁夏省救灾物资的任务,沈克尼给宁夏党委书记陈建国打电话请战:“我要上前线!”在确定参战人选的时候,预备役团人人积极求战,很多没有被安排任务的人站在出征的队列里不肯出来,面对这样士气高昂的队伍,沈克尼既骄傲又感动不已。在四川前线,成都军区司令员李世明将军问他:“你是预备役?”沈克尼如实回答了自己的身份,李司令激动万分:“太好了,宁夏的厅长都上来了!”尽管是以民政厅副厅长的身份参战的,但沈克尼从此再也不摘下自己肩头的预备役上校肩章,押运着救灾物资行经祁山、定军山、剑门关古战场,沈克尼履行了他带队伍赴汤蹈火面对急难险重的誓言。在救灾现场,沈克尼激情澎湃地对他的队伍发表演讲:“军人作风是部队战斗力的体现,看到你们的精神面貌,我感到骄傲,你们是宁夏人民的骄傲!有了你们,我体会到了‘敢打必胜’!”





做不完的英雄梦


当沈克尼怀抱他心爱的徕卡相机在贺兰山负重攀登的时候,你想不到他眼前看到的是什么。2009年元旦,沈克尼拉上一个刚从部队转业到他手下的年轻人,带上全副冬季登山装具,再一次钻进了西部山脉。“我喜欢登山,”沈克尼说“纯粹的野外环境,没有现成的山路和索道,凭着各种登山和野外生存工具登山,那是要几个人以性命相托的。”那一次,一路上啃雪、吃沙果,沈克尼还给身边的年轻人讲解如何剥出松树外皮下一层可以食用的组织充饥。这是一种适合沈克尼这类人的运动,是一种力争上游的运动。何况在沈克尼的脑海中,此时此刻的他正在战斗姿态。走到六盘山垭口,沈克尼想象着漫山遍野的红军队伍,前方战事正激烈,他们全速行军驰援红军部队。那是他的动力也是他的理想,“只可惜年龄大了,不能以‘奔袭’的速度前行了。”他的登山服装,胸口外面绣着一面国旗,里面藏着一个八路军第十八集团军的臂章,“这东西在我胸口,我这个人是冻不死的。”


40岁才结婚的沈克尼,在当年曾经得到过小他14岁的妻子这样一句评语:“你是中华民族的优秀子孙。”“她高度近视,但她看准了我!”——沈克尼如是说。他们的女儿,从小听爸爸讲述着战争年代那些激情燃烧的故事,从小就学会了黄埔军校校歌。在沈克尼还是预备役中校的时候,女儿就曾经用纸剪了两颗星星贴在爸爸的肩章上,想把爸爸“贴”成一个上校。“现在,我让她成了一个大校的女儿。”——是啊,没有一个军官会不在意自己肩上的金色五角星,那承载着荣誉,承载着祖国和军队对一个军人的肯定。


石家庄陆军参谋学院、装甲兵指挥学院、南京陆军指挥学院、国防大学,沈克尼是在四所军校求学过的地方干部。这样一个人始终没能成为现役军人,这让很多人叹惋又好奇。其实当年,因为过于瘦弱没有通过征兵体检的沈克尼,还是有机会托关系进入部队的。但是这个狂热的军事发烧友、热切地向往着军营生活的年轻人却主动放弃了。别的他都可以接受,但是即便不能遂心,也不能让军旅生涯的起点变成他人生的污点:“肩章不可以蒙羞。”洁身自好的书生气和倔强尚武的荣誉感让沈克尼最终把自己锻造成了今天这样一个身在军外的军事学者,他说他就是热爱军事青年的典范。


政协宁夏回族自治区委员会常委,宁夏民政厅副厅长,中国探险协会理事、宁夏科学探险协会副会长,预备役大校沈克尼还有几个关于英雄的梦想。


虽然已经五十多岁了,但他还是希望能跳次伞:“在纪念诺曼底登陆60周年的时候,不是还有70岁的老兵敢跳伞嘛!”


“政府给我立了一等功,只可惜不是战功。”在退休后,沈克尼希望能够再一次得到破格的待遇——破格特招入伍,成为服现役士兵。一个立过一等功的预备役大校,一个一生献身军事、献身国防事业的人希望圆他的一个士兵梦。


一个用英雄梦指引自己,用荣耀和信仰完善自己人生的人,是如此艰辛又欣慰地迎来了外界对自己的肯定。《三国志·邓艾传》说:“每见高山大泽,辄规度指画军营处所,时人多笑焉。后为典农纲纪,上计吏,因使见太尉司马宣王。宣王奇之,辟之为掾,一迁尚书郎。”沈克尼说,我没遇到司马懿,但是我遇到了迟浩田。迟浩田上将对沈克尼感慨:“有这样的人,我们的民族怎么能够不兴旺”;刘亚洲中将说他是“我们的旗帜”;李良辉中将说他:“不是军人胜似军人,不是军官胜似军官”……想来,能够让沈克尼半生努力换来这么多激赏的,恐怕还是《三国志·邓艾传》里被邓艾用来为自己命名的那句碑文“文为世范,行为士则”吧。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