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八路脑中残存弹片近70年(组图)

沧海一笑HA 收藏 6 384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8_20_42375_9842375.jpg[/img] 老人躺在病床上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8_20_42376_9842376.jpg[/img] 脑部阴影 天津网8月19日报道 今年82岁的孙敏10天前因脑梗塞住进了天津第五中心医院,经核磁共振检查,左侧额部一片阴影引起了医生的注意。“我头部被子弹打中过,但那已经是67年前的事啦。”老人一句话震惊四座。


★老八路脑中残存弹片近70年(组图)

老人躺在病床上

★老八路脑中残存弹片近70年(组图)

脑部阴影



天津网8月19日报道 今年82岁的孙敏10天前因脑梗塞住进了天津第五中心医院,经核磁共振检查,左侧额部一片阴影引起了医生的注意。“我头部被子弹打中过,但那已经是67年前的事啦。”老人一句话震惊四座。


在7楼病房,82岁的孙大爷躺在床上输液。尽管刚刚遭遇了一场脑梗塞的威胁,但老人头脑还很清醒,语言能力也没有丧失。问起当年战斗的事情,老人还很孩子气地提醒亲友:“你们都不要说话,听我讲……”


1927年,我出生在山东文登一户普通农家。1940年2月,年仅13岁的我就偷偷从家里跑出来参加了八路军,1942年日军向胶东地区大举进犯,我所属的胶东军区16团在海阳县进行反扫荡斗争,那时我才15岁。


我所在的连队是主力部队,许世友是我们司令员。那次战斗是在晚上打响,为了把我们困住,鬼子把老百姓家的门板、稻草抢来,每隔50米堆


一堆,从南到北足有五六百堆。鬼子一点火,火烧连营,大火足有三四米高。除了放火鬼子还放枪,我和战友一次次地突围,我拿的是步枪,鬼子拿的是机关枪。不知藏在什么地方的鬼子,给了我“一梭子”,我头上一阵热流就昏过去了。


第二天一早,昏迷了一夜的孙敏被百姓发现,送往战地卫生所。除了头部中弹,孙敏的左手腕部也被子弹打穿,由于当时的卫生所缺医少药,手上的伤口大面积化脓,医生要为他截肢。“我躺在手术台上骂医生,不同意手术,总算保住了这只手,截肢了怎么拿枪啊。”67年过去了,孙敏的左手腕处两道疤痕深深地陷在骨头里,“受伤后,我的左手就没伸直过。”


头部的弹片也让孙敏遭了不少罪,“弹片集中在头顶正中央的位置,前后做了3次手术。由于医疗设备短缺,弹片没能一次取出,伤口始终不


愈合,直到第三次手术后,伤口愈合了,我就认为弹片已经全取出来了。”


主治医师介绍说,目前孙敏的核磁共振报告为“左额部有大片伪影”,说明有异物,通过病人的描述推测是之前中弹残留的弹片。可能伪影部位距中弹的位置较远,当时并未发现有弹片。


“如果不是这次核磁共振检查,我们可能永远也不会知道还有弹片留在父亲的脑袋里。”孙敏的女婿陈先生告诉记者,“弹片在脑袋里也呆了67年了,暂时没有什么危险,毕竟老人年纪也大了,经不起大手术,我们不准备取出弹片。” (本文来源:天津网 作者:张锟)


看了不回没人性!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