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居清朝 踏上征途 第一百零七章 一边倒的交战

相对浴红衣 收藏 10 2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3.html


不过老罗是过虑了,双方发型不一样,一时之间也没有办法让前半额头削光头发的部队长出长发来混进去。

李昌辉见前方进展顺利,增派一个营上去配合,一直鼓噪到第二天天亮才收兵回营。半个晚上的折腾让罗大纲知道这支军队强悍的战斗力,好像只是小闹小打就让自己的部队损失了两千余人,可恨的是这里面竟然有一半是投降和逃跑的。

罗大纲虽然心里恨恨,但是也没有办法,大战在即,也不好做什么处置,将溃兵收拢来,然后命令惊心了一个晚上的部队分出足够的人手警戒,其他的休息。

对方不来攻,看来是吓破胆量了,李昌辉也命令部队休息,虽说是休息,但是李昌辉可不会就这么干闲着,大胆的他竟然派出了七营偷偷于下午时分运动到九江江北小池口外,等候命令一举拿下这个地方。现在湖口已经拿在手中,只要再一举占了小池口,就等于收紧、围全了九江的对外通道,罗大纲想增援九江,将不得不直接面对仙游军的犀利火器和变态的战斗力。

对于攻打小池口,已经失去了奇袭的可能,守军知道湖口已失,早就时刻严密防守,禁止一切人等出入。

马成斌和姜裕林、何志清率领部队来到小池口外,立刻大张旗鼓地将小池口围起来,但是声势大,却不进攻,只做出攻城前忙忙碌碌的样子,让城上的守军大为紧张。

用一千多人的部队攻打两千多人防守的城池,但是胜利的天平却是偏向人少的一方。

闻说闽军围了小池口,罗大纲再也坐不住了,仗还没有真正开始打,自己已经处处落后,处处处于下风,处处被动,这是绝对不允许的。想到这里,罗大纲大喝一声“全军备战,半个时辰后攻击清妖大营。”

一直窝在军中营帐里面,经过几个小时的休息已经恢复了体力的太平军们摩拳擦掌,在各自长官的带领下列队整齐地出来。

一时之间,旌旗严整,队伍大盛,远远看去,无边无沿,虽然都是步军,但是给人的震撼还是极大。

要放在以前,湘军这个时候也应该针锋相对,将大军在营帐外空阔处摆开,两军再对仗。可是对面的闽军大营却静悄悄的,似乎还不知道自己的大军已经即将进攻一样。反倒是早在大营前面修葺、挖掘了条条沟沟,许多长毛看到这场景,心里都在暗笑,以为挖几条小小的沟就可以阻拦住天兵的步伐?

这个时候汤怀民的八营集中于大营外的正面阵地防守,警卫连防守两翼,投诚过来充当冷兵器部队的太平军则防守后方,并且一旦罗大纲的部队突破防线,要前去肉搏战的,特种兵则充当预备队。由于兵力太过分散,现在的仙游军面对太平军不过就这么近四千人,而且又一千多人还是冷兵器。李昌辉不想变成惨胜,所以只是命令部队固守大营,并不接战。

罗大纲知道闽军火器犀利,事先制作的几百厚木板由几百前头部队举着,缓缓地朝对面前进。紧接着就是一对对手持各式武器的长毛,弓箭手带上了许多箭簇,一排一排、一列两列地整齐前进。

第一波三千人整齐地前进,中间还混杂着许多旗帜,远远看去,甚为壮观。

李昌辉在嘹望岗上用望眼镜看了一会儿,然后放下望眼镜说道:“这些长毛,竟然学乖了,不过还是欠揍。传令,发炮,来一个覆盖射击,集中轰炸前面的盾牌兵,然后八营分出两个连来一次冲锋,只能一次冲锋,冲锋完成后立刻撤回,不可恋战。”

传令兵一个军礼,立刻爬下去传达命令。

林易博也放下望眼镜:“有你在,这打仗的事就只有我看着了,怎么感觉像在看电影似的。”

李昌辉转过头来,做出认真的样子:“是得拍部纪录片,记录下咱们指挥千军万马的风度,咱们就真人上阵,也客串把明星。”

林易博微微一笑,不再言语。

不到一分钟,仙游军的每一门大炮全体打出了一发炮弹,整齐的炮弹轨迹好像一张网一样将正整齐的前进的太平军一阵覆盖。一阵震天的炮声过后,之间前面的几百盾牌手几乎全军覆没,倚为凭仗的厚实木板大多四分五裂,碎得满地都是。

不但前面的盾牌手,连同紧跟盾牌手最近的弓箭手都几乎无一幸免,至于后面那些手持大刀长矛准备群殴的长毛也是死伤狼藉,排在后面侥幸躲过一劫的不少愣在当场,连军官也都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继续的前进的话别说盾牌没了,就剩下这伙鸟人的样子还怎么进攻?退?后边的第二波进攻队伍早就虎视眈眈,到时候罗大纲一下令,自己的这些部队就成了祭旗的可怜虫。

正在犹豫间,只见对面一千多米外的清妖阵地整齐地走出几百人,由于地面广阔,这几百人慢慢地只排成一列长线,散兵型地出击。

军官们知道这是一个机会,对方才几百人,自己这边好胳膊好腿的还有上千人,冲上去,拧下他们的头颅,到时候自己退得也有理由。

想到这一层,第一波进攻队伍的指挥官大声呵斥起来:“都他妈的给我站起来,前面就几百个清妖,杀了他们,灭了他们。”

余下的太平军本来已经被突然出现的炮弹炸得脑子懵了,这时听了当官的这么一说,又一眼看去,只见只有大概三百多人的样子,小心翼翼地向自己这边慢慢地走来,而来远远看去,只有一排人的样子,在很宽阔的土地上显得那样单薄,劫后余生的太平军们眼睛一亮,这不是给我们带战功来了吗?

心下一打定主意,便在当官的大声吼叫中集结起来,对方这是典型的一字阵啊,最好的攻打方法就是从中间突破了,好呀,只需要往中间一冲,将清妖懒腰截成两段,到时候就是自己手中的砍刀发威的时候了。

太平军们带着一心亢奋集结起来猛扑了过来,也不再去多加注意队形,一群人乱哄哄地冲过来。

出击的两个连三百六十多人由八营副营长陈正雄亲自率领,处在队伍中间的他一看到前面一千米外的太平军狂乱地冲上来,于是立刻下令停止前进,然后一声令下,队伍由一列立刻变成两列,后边站立,前面蹲下。

不到十秒钟,队伍已经完成了一系列动作,不过看上去队伍还稍显单薄,陈正雄却连看也不看,只是用了一眼看看天平军又接近了几十米,于是命令部队往中间靠拢了点,然后又以刚才的速度慢慢地推进。

很快地,几分钟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双方的距离已经只剩下三百多米,可是陈正雄依然没有下令射击。太平军们渐渐地加快了速度,一千多米的距离让之前只是小跑、慢跑,进入五百米后许多人已经开始加速,开始呐喊着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厮杀。

仙游军火枪的有效距离是四百米,最佳射程是两百五十米以内,可陈正雄一直不下令开枪,要换成营长汤怀民,怕在三百多米就会下令射击。相对来说,陈正雄更像六营长顾盛林,两人打仗都喜欢冒险,喜欢进攻。

两个连三百多人的部队开始有点不安,因为面目狰狞的天平军已经距离只有一百多米,可是陈正雄依然没有下令射击,连在瞭望塔上的李昌辉也满心疑虑:“这家伙搞什么?”

而林易博则立刻让人通知汤怀民立刻组织多一个连准备接应。

一直到太平军进入一百米的距离时,陈正雄才下令射击,几乎在同时,三百多发子弹呼啸着向冲向跑得正起劲的前面几百太平军,一些子弹从人与人之间的缝隙钻过去,击中了不少跑在后面以为相对安全的太平军。

只在一瞬间,大概就一秒钟的时间,仙游军每个人已经射出了两发子弹,一共七百多发子弹至少有六百发没有浪费。或死或伤的太平军猛地往地上一扑,一次性死透的干脆一动不动,还没有死透则开始呻吟和挣扎。

伤兵们还没有来得及向身后的战友求助,三百多仙游军随即将弹匣里的剩下三发子弹全一次性发射出来,一千余发子弹在这么近的距离根本不需要瞄准就有一半击中了前面乱哄哄的一团人。

只在三秒钟,三秒钟之内汹涌而来的太平军就损失了三分之二,本来已经鼓起勇气的太平军彻底崩溃了,侥幸跑在后面的见状立刻返身往回跑。仙游军也不追,而是留在原地在各自排长的命令整齐地装弹,动作有条不紊,就像平时在训练一样。

太平军们再没有人存有上去厮杀的勇气,连军官也带头往后跑,一个接一个,几百人争先恐后往自己阵内奔。

本来刚才罗大纲看自己的部队已经即将接近清妖迎战部队,以为战事顺利的他立刻下令派出第二波四千人的攻击队伍。这个时候部队只不过才前进了几十米,可是却才瞬息之间就看到前方攻击部队全线崩溃,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的罗大纲一脸茫然,大怒地下令;“逃回本阵者一律杀!”

身旁的亲兵队一听立刻上前,准备截杀败逃下来的兄弟,可是当他们列完阵的时候才发现已经不需要他们了。

在第一波进攻队伍剩下的几百败兵往回逃十几秒钟后,仙游军已经完成了装弹并且又一次开始射击。十几秒钟的时间,跑得最快的也不过跑出一百多米,双方的距离也就两百多米,仍然在仙游军火枪的最佳射击范围内。剩下几百人,只需要两个连的战士每人三发子弹的射击就可以全部歼灭。而开三发子弹的时间只需要用到两秒钟,太平军们仍然执着地跟子弹赛跑,到最后无一例外地全部扑倒在地,再无起身的希望。

陈正雄觉得还没有完,回头看看大营方面,并没有进一步的命令,想起李昌辉给的指示是一轮冲锋之后就要收兵,可是自己还没有让部队冲锋呢!对方就已经几近全军覆没,可以继续进攻。

当先下定决心,命令部队将弹匣装满,继续前进。前方分出两个排的兵力用随身携带的匕首清理未完全死透的太平军。

罗大纲这时候终于知道了自己的部队是怎么死的,只在半分钟的时间,前面的这支部队就凭借手中的武器击败了自己几近十倍的对手,这是怎样的战斗力?本来还以为对方分兵三处,现在正面兵力单薄,正好可以分散击破,实现救援九江的目的,但是现在看来这个目标似乎遥不可及,对方不是骄兵而分兵,是实力使然。

定定心神,罗大纲忙命令第二波攻击队伍停止前进,就地列阵防卫。然后命令第三波攻击队伍五千人也立刻摆出防御队形,现在当前要考虑的是如何应对这种危机,而不是进攻。

本来以为对方只有四千人,自己派出三波攻击队伍一共一万两千人就算无法一鼓作气拿下对方大营,也要让他们手忙脚乱,没有想到对方只是派出不到十分之一的部队就击败了自己接近十倍的部队。

看来应该好好评估一下双方的战力,罗大纲坐在马上,一言不发。几分钟后面色苍白的他发现自己这两万多人其实是紧赶慢赶自己送上来给人家当点心的。凭前面闽妖(闽军)四千人,要打败自己的两万人根本不是问题。

罗大纲越想越担心,一下子冷汗直流,回头看看自己大营,说道:“传令下去,全军立刻拔寨,回兵。”

“回兵?”罗大纲身边十几名心腹将领面面相觑,疑惑地连连对望,以为自己听错了,而远一点的几十个一般将领由于没有听清罗大纲的话也都一脸茫然。

“我再说一遍,立刻传令下去,拔寨起营,前军就地防守,防止清妖进攻,其他各部多加警惕,立刻收拾东西,回军。”罗大纲眉头紧锁,口气坚决,

身旁的将领这次全部听清楚了,但是没有人明白,怎么才交战一下子就要退兵,如此仓促退兵怎么向天王和东王交代?

可是罗大纲杀人一般的眼神射过来:“听清楚没有?我手中的刀不认人!”

众将领心中诽谤,但是罗大纲江湖出身,心狠手辣众所皆知,不愿意触了霉头,个个忙一拱手,传令自己的副将前去招呼部队。

陈正雄并不知道罗大纲想溜,除了罗大纲,其实就算他在一分钟前也不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回下令撤退,几年的作战经验表明,这么做是正确的,而且十万火急,必须马上去做。

陈正雄依然带领部队不紧不慢地前进,反正还在自己炮兵的覆盖范围内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汤怀民刚才派出来增援的一连见陈正雄歼灭了敌军,已经没有了危险,而且没有接到其他命令,于是便留在原地等候进一步的指示。

陈正雄指挥部队依然整齐地前进,看看几千米外的几千太平军,突然间觉得那些一脸麻木的人怎么看都像是被聚在一起等候屠杀的牲口。这个念头一闪而过,然后就是轻怪自己的轻敌,也确实,仙游军成军到现在四年来,什么时候打过败仗?连一场恶战都没有,每次都凭借领先这个时代的火器和精湛的军事素养一次又一次地虐待这些思想仍然停留在冷兵器时期的军队们。陈正雄是当初刚到清朝时学骑马学得最快的其中三个人之一,他一直感觉再这么顺利地打下去自己的部队有一天遭受挫折的时候会败得很惨,一支没有打过恶战、没有打过惨战、没有打过败仗的部队根本没有办法成为一支具有真正军魂的部队。

哎!现在的仗就跟大人打幼儿园的儿童一样,没有一点技术含量,跟列强在非洲和美洲屠杀当地土著差不多吧,这么做让自己实在脸红。

一帆风顺的战事让陈正雄丝毫没有把前面的上万长毛放在心里,不但他,正在缓慢前进的两个连队也都是一脸平静,只等待准备下一场屠杀,然后拍拍屁股回大营加餐。

陈正雄开始没有因为眼前的顺利而感到舒心,而是有一种越来越紧迫的危机,一种目前还不是很明显的危机。

回头看看一眼仙游军的营寨,陈正雄相信李昌辉和林易博也早想到了这个问题,甩甩头发,专注于面前的敌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