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龙通钢事件七大问题揭秘

longtong 收藏 0 4620

建龙通钢事件七大问题揭秘


7月24日上午10点多,建龙董事长张志祥收到短信,获知新任命的吉林通化钢铁集团总经理陈国君正在遭受不明真相人的围攻。张立刻给吉林省国资委主任李来华打电话,称建龙可以退出通钢,什么条件都不要,只要把人给救出来。12点多,陈国君遭到第一次殴打。16:40分左右,有人用暖气片砸开了陈国君躲藏的办公室,陈受到了更残酷的殴打。晚21时,通化钢铁通过电视台向通钢员工及家属发布公告,宣称省政府决定建龙退出,永不再参与通钢重组。23时,被警方救出的陈国君被送往医院,不治身亡。悲痛欲绝的张志祥亦到达医院,并连夜带着陈的遗体离开通化。


一、2005年改制前的通钢与改制后的通钢

通钢,这个大型国有企业几乎覆盖了整个吉林省通化市的二道江区。1958年的通钢集团几乎就是通化市的代名词,所有产业均围绕这个庞然大物建立,与通钢上游关系密切的产购销一条龙的各个环节无不产生了巨大的财富光晕,各种利益盘根错节。2005年,通钢在剥离了医院、学校等社会机构后,人员仍然严重超编,在岗职工多达3.2万多人,人均产钢量居同类钢厂的下游。这个庞然大物还饱受跑冒滴漏的困扰。原通钢焦化厂副厂长李金涛说:“一些废钢的收购者经常只给一车的钱,但往往会拉走10车的废钢。其它一些原材料也经常无故丢失。在采购铁粉等原料上面,亦存在价格明显高于市场价的情况,这种明目张胆的偷盗2003年就存在了,但一直到今天都没有人管。”

2005年12月28日,吉林省政府下达通钢改制批复。建龙集团下属的浙江建龙钢铁实业有限公司以持有吉林市建龙钢铁有限责任公司的全部股权,作价出资人民币140458万元,参与通钢集团的重组。重组完成后,建龙持有通钢集团36.19%的股权,华融资产公司持有14.60%的股权,吉林省国资委持有46.64%股权,孙玉斌代表通钢经营管理者持有通钢2.57%。吉林省省属国有企业监事会主席陈富贵向《环球企业家》证实:“2005年建龙入股通钢没有猫腻,是非常正常的市场行为。”陈此前在吉林省国资委担任副主任一职。

在重组后的2006年和2007年,通钢盈利大幅增长,一度计划整体上市。通钢总资产347亿元,所有者权宜94.41亿元,钢产量从290多万吨增加到550多万吨,2006至08年公司一线工人均年收入分别为18752元、26963元、23943元。在去年上半年,通钢实现了10多亿元的利润,高调地举行了建厂50周年大庆。


二、7.24前的通钢状况

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让通钢很快感受到了寒意。去年底,通钢在一份公告坦承,“生产经营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处于“严重亏损状态”。濒临破产边缘,张志祥和陈国君在通钢董事会层面表达了对这一业绩的不解,认为通钢陷入困境虽然有市场寻求减弱的因素,但根本原因还是重组后内部机制没有从根本上转换,管理问题和根本无从控制的跑冒滴漏放大了亏损。建龙称,过去的盈利得益于整个钢铁行业的旺盛需求,是“傻子也能赚钱”。而当金融危机来临,通钢的管理不善、跑冒滴漏以及居高不下的成本成了拉低通钢业绩的主因。

据吉林省国资委最新摸底显示,2008年通钢287亿元资产中,负债率从一年前的70%已升到90%,资产被抵押殆尽。最高时,月亏损额曾接近5亿元。今年1月份,通钢亏损3.2亿元,2月为2.8亿元,3月为2.6亿元。这些数字几乎在每次中层干部会议上都会被反复提及,以至于本刊记者采访的很多通钢中层都对此烂熟于心。到6月份盈利6000万,但前六个月亏损赤字已达11亿元。全年继续亏损的可能性极大,而同期国内大中型钢铁集团已基本实现全面扭亏。


三、谁在操盘通钢

在过去3年中,到底是谁在掌控通钢?建龙的决策力到底有多大?2006年1月10日,通钢集团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召开,首届通钢集团董事会董事包括安凤成、张志祥、赵春辉、孙玉斌、崔杰、陈国君、常镇有,其中安凤成任董事长,张志祥任副董事长。其中陈国君为常务副总经理。

在集团最主要的企业通化钢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成员则包括孙玉斌、安凤成、陈国君、刘万宇、鞠忠、孙利军(职工代表),其中董事长、总经理均由孙玉斌担任。建龙集团代表只有陈国君一人,担任副总经理。

2006年中,通钢为了谋求整体上市,将通钢股份公司和通钢集团吸收合并成通钢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新通钢董事会中,张志祥被选举为副董事长。通钢委任原通钢高层孙彬为总经理,不久后改由建龙方面委派李明东为总经理。至此,通钢实际的决策层框架并未改变。张志祥本人每年只参加两次董事会。

安凤成不仅是通钢的董事长,还是战略和薪酬委员会的主席,无论是在战略决策还是涉及到人事问题,都不可能绕过他本人以及其身后的通钢董事会。在新通钢,任何一个中层干部,都必须有安的签字才能罢免或者晋升。“建龙在新通钢掌握不了控制权,这是双方最大的分歧。我们提出的系列改革意见,最终都还是要落实到人的任命与罢免上。”上述建龙高层说。

拿出8亿元现金和其他资产入股的建龙集团,在通化钢铁并无实际控制力,管理层内部摩擦不断。公司的工会组织事实上仍是旧有国有系统的一部分,工会主席由党委副书记担任。民营股东长期来并无与工人对话的其他独立管道。

事实上,新通钢的两大核心资产——通钢股份和吉林建龙在组成一个家庭后,在双方理念存在很大差距的背景下,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各自发展,彼此都无法掌控对方。

无法掌控的董事会,心怀异志的原有管理层,难以校正的国有企业作派…… “虽然陈国君在新通钢主管生产和经营,但说到底,他只是一个既定战略的执行者。”建龙一位不愿具名的高层向《环球企业家》表示,“就像前两年盈利时不能说是建龙的贡献一样,通钢的问题更不应由建龙来独自承担。”


四、国际金融危机时,建龙退出通钢了吗?

国际金融危机让市场的急转直下,也令张志祥坐立不安。因为连年扩张,建龙的资金链亦开始绷紧,唐山建龙出现了拖欠工人工资的情况。今年1月份,建龙提出要么退出、要么控股通钢的要求,并在3月份做了撤退准备。由于此前建龙是以资产入股,双方达成了“分手方案”:建龙撤出吉林建龙钢厂,净资产增值部分,由原属通钢的部分矿山资产抵偿。国资委的人说:“这个方案既未履行法律程序,也没有真正操作,建龙集团仍是通钢集团的第二大股东,之所以没有立即操作,主要是考虑建龙在通钢集团层面持有的股权应找一户企业来接盘,否则通钢集团将大幅减资,负债率急剧上升,马上就会陷入困境,甚至停产。同时,双方还正在就股权调整的具体事宜进行商谈,即便如此,建龙要求控股通钢的意愿一直没有放弃”。


五、通钢的员工待遇、原有矛盾及与建龙的矛盾

通钢2005年共进行了两次大规模“内退”, 30年工龄以上的职工“一刀切”,全部内退。“后来发现内退的人还不够数,所以25年工龄以上的职工也内退了。”通钢3.2万在岗职工被削减至1.9万人。建龙与通钢的重组协议签订是在2005年12月,真正委派陈国君进入则是在2006年初,但这些裁员的账很快就转到了建龙头上。

在建龙集团进入之前,职工亦有不满情绪,主要指向原国企高管人员,因为他们的亲属大量安排在集团、集团公司的上下游产业。集团企业亏损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利润往私人腰包流走了。“建龙入股之前,职工对通钢也有不满情绪,建龙入股之后,职工将所有愤怒都发泄给建龙了。”原通钢焦化厂副厂长李金涛说。

2006年初,通钢开展了两个重要的改革,即薪酬体系改革和自主管理活动,核心是多劳多得,以及提高管理层薪酬标准,通过“ABCD”的打分决定薪水的多少。2006至08年公司一线工人均年收入分别为18752元、26963元、23943元。2008年第四季度,钢铁市场需求锐减,产品价格暴跌,效益急剧下降,通钢有个别停产单位的职工出现了四个月实领收入(扣缴“三险一金”后的净额)低于300元的现象,通钢对生活困难的职工,经个人提出申请,工会审核批准后,可以借支500元/人月,实际操作中也未要求返还,今年2月后,随着企业生产的逐步恢复,员工工资也随之提高。

建龙控股将直接危及通钢一部分人的既得利益。建龙的核心能力之一,是快速成本压缩战略。“只需3个月,一家经过我们梳理之后的企业和原来比,在原料成本上要比以前减少1/3。”一位建龙高管告诉《环球企业家》。对钢铁厂而言,原材料成本占到总成本的将近80%,压缩了原材料成本,就控制了成本的大头。“大家都很清楚,如果建龙控股通钢,就会对供应商不客气,合约要重签,一切都按市场化的来。”这位建龙高管说。每个月,建龙所有子公司都要进行“对标”,对比查看各个子公司的报表,如果子公司不能解释清楚比其它公司成本高的原因,就要把供应商换掉。这种做法,无疑在此后触及到了围绕在通钢周围及内部的太多人的利益。


六、7.22控股通钢方案怎么形成的?

国际金融危机让通钢雪上加霜,2008年通钢287亿元资产中,负债率从一年前的70%已升到90%,资产被抵押殆尽。通钢有三条路必选其一的艰难抉择:

一是央企控股,以资产入股30%,其余以无形资产入股,无偿划转国有股份、弥补亏损,而且对通钢的发展不做承诺;同时还要对现有管理层大面积更换。其它国有钢铁公司的开价也难令吉林省方面接受。二是建龙控股,但是国有企业被民营资本控股,企业部分干部员工一时难以接收,稳定问题不容忽视;三是与建龙彻底分开独立经营,但同时面临资金不足,负债率(超过70%)继续上升等诸多困难。

吉林省国资委与建龙反复谈判,在7月22日确定了最终方案:建龙集团以10亿元现金和其持有的通钢旗下矿业公司股权,实现对通钢的控股。该方案在一定层次和范围征求了企业意见,得到了公司主要股东的认可。控股的比例双方并未约定,需要双方商定并依据审计评估后的每股净资产价格而最终确定,但建龙集团承诺吉林省国资委的股权不低于34%的底线。同时,建龙方面承诺不裁员。

在7月22日吉林省国资委宣布的通钢集团新班子中,建龙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张志祥担任了通钢集团董事长,该集团常务副总经理李明东任通钢集团总经理,原国企管理班子中仅崔杰暂时任通钢集团党委书记,李明东和崔杰两人共同主持全面工作。陈国君出任通化钢铁总经理。

虽然国资委工作组表示,“通钢集团现有班子成员全部留用;在近期及今后的一定时期内,保持通钢集团现有组织机构不变,中层干部原则上不调整”,原通钢其他领导成员还是拒绝接受建龙控股及相应的重大人事调整。

知情人告诉《财经》记者,在确定建龙增资控股后,吉林省国资委和建龙集团都仍希望原通化钢铁集团董事长安凤成担任集团董事长和法人代表,但遭到安的拒绝。


七、安凤成与陈国君

安凤成17岁时以一名钳工的身份进入通钢,在通钢打拼了44年后,2002年,安凤成成为通钢集董事长、总经理和党委书记一身的一把手。任何人都可以想象,这个58岁的老通钢人的雄心壮志。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身材魁梧、性格豪爽、一举一动都充满威严的安凤成都保持着去车间走走的习惯,发烟给员工抽,不时和员工“唠家常”。

不过,亦有通钢的员工称,安热衷交际,并酷爱喝茅台酒。与安上任同时进行的三产分离和下岗分流过程中,很多工人对巨大的收入落差和厚此薄彼的现象很是不满,大规模裁员后,这个当年的“小安子”被很多退休工人戏称为“安败家”。而在今年7月22日,吉林省国资委前往通钢宣布建龙将成为控股股东时,安凤成和其他三位通钢副总经理同时提出了辞职。

40岁的陈国君在7月24日出任通钢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之前,曾任公司副总经理。当时该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为“老通钢”国企时代的领导人孙玉斌。陈本人过往在公司并无实权,与工人接触甚至发生摩擦更是机会有限。《财经》记者采访的当地工人或企业经理人员,多对陈印象不深。一位与陈接触较多的公司本地高层则表示,他印象中的陈国君人品比较好,比较正直,而且工作勤奋。他不认同网上关于陈国君如何嚣张的传言。

没有确切证据显示,陈在两次被殴期间如网上传言“放过狠话”,威胁“通钢的人都要下岗”等。但在此次抗议活动中,一直有“建龙培训200名管理层要来接管,上万人要被一刀切下岗”,“建龙要让45岁以上工人全部内退”,“建龙已在吉林钢铁厂培训了200多名干部,现有的干部都要换成建龙的人”,“建龙征用吉林5000亩地,通钢将转移到吉林”等种种谣言,在抗议人群中流传。

有目击者告诉《财经》记者,此次抗议活动中有许多“没有穿工作服的人”。以狠手痛殴陈国君的就是这些人。据悉,通化钢铁四周,已形成灰色经济群,从事倒卖钢材、废铁、运输等经营,其中借裙带经营的特殊利益者甚众。


陈国君死了,安凤成免职了,但通钢将何去何从?按照国家《钢铁产业调整和振兴规划》,计划到2010年,国内排名前10位的钢铁企业集团的钢产量要占全国产量的50%以上,2020年达到70%以上。工信部部长李毅中8月13日称,中国正在起草一项鼓励钢铁行业兼并重组的方案,并已呼吁钢铁企业在未来3年中不要再推出新投资项目。按照国家钢铁产业政策,发改委不再核准和支持单纯新建、扩建产能的钢铁项目,所有项目必须以淘汰落后为前提。而通钢现有的7个高炉中,有5个已列入淘汰范围,2个转炉也在淘汰之列。这个债台高筑、产能和技术落后、成本居高不下的老国企将走向何方?


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