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蒋经国打老虎&陈云战上海

1948年的8月19日,南京国民政府进行币制改革,发行金圆券。

这次币制改革,是由当时的“行政院长”翁文灏和“财政部长”王云五提出的。当晚,这个改革方案就以蒋介石的名义发布,称《财政经济紧急处分令》,同时公布《金圆券发行法》,主要内容为:(1)金圆券每元法定含金0.22217厘,由中央银行发行,发行总额定为20亿元。(2)金圆券一元折法币300万元,东北流通劵三十万元。(3)禁止私人持有黄金、白银、外汇。凡私人持有者,限于9月30日前收兑成金圆券,违者没收。(4)全国物价冻结在8月19日水平。

为了推行这次改革,蒋介石还搞出了三个经济督导区——上海、广州、天津。上海自然是重中之重。随即,一个个钦差大臣——经济管制督导员被派到这些地方。上海的督导员为中央银行总裁俞鸿钧,跟他一起去上海的还有“太子”蒋经国——上海区经济管制督导员办公处副督导员。明眼人一看便知,这个副督导员才是真家伙。

这次发行金圆券,老蒋是为了挽救其岌岌可危的经济,当时因为发动内战,南京国民政府每个月的赤字数以亿计,除了征收“万税”、接受“美援”外,印钞票就成了最简单的办法。于是乎,短短几年,法币的发行量就达到660万亿元,是抗战前夕法币发行量14亿元的47万倍。1948年8月的物价比内战全面爆发前的1947年1至6月间的平均物价上涨了500万到1100万倍。当时,很多人调侃,国统区经济萧条,但唯独印钞厂还在开足马力生产。

战场上,国民党军已经转入战略防御阶段。1948年的8月,豫东战役已经结束,华东野战军正在准备济南战役,东北野战军也正准备辽沈战役。大规模的战略决战就要开始,蒋家王朝大树将倒。可以说,这次财经改革是蒋介石给自己打的一支强心剂,但最终却成为了蒋介石的“饮鸩止渴”。

如果仅仅是用金圆券换法币,不过是类似前些日子通货膨胀极其严重的津巴布韦而已。去年8月,津巴布韦就把自己国家的钞票上去了十个零,但是没多久,通货膨胀又都涨回来了。这样的做法于事无补,金圆券发行法最重要的还是要收缴外汇、金银,平抑物价。当时,农村的农民没有什么法币,更不用说拥有外汇、金银。这些外汇、金银的主要持有者除了四大家族之类的官僚大亨买办、荣毅仁之类的资本家外,剩下的就是城市里中产的普通市民了。

上海,这个中国的经济中心,自然就是这次财经改革的核心。蒋介石派“太子”出马,自然也是煞费苦心。

1948年8月21日,蒋经国接受任命。在到上海的第三天,他在日记中写道:“自新经济方案公布之后,一般人民对于币制的改革以及经济的管制,多抱乐观的心理,而政府人员则多抱怀疑的态度。两天来,日用品的价格涨得很厉害。捣乱金融市场的并不是小商人,而是大资本家和大商人。所以要严惩,就应从‘坏头’开始。”“太子”开始“打老虎”了。

他发布限价令,要求物价决不能突破所谓的“八•一九”防线;他找上海的大亨们“喝茶”,要他们交出黄金、白银;他成立“打虎队”,振臂一呼,竟有2万多上海青年参加。

一时间,一个个“老虎”被揪出。煤炭大王、火柴大王刘鸿生,由于畏惧蒋经国的威逼,被迫忍痛交出黄金800条(每条金条重10两),230万美元、银元数千枚。上海商业储蓄银行总经理陈光甫被蒋经国“召见”,迫不得已交出114万美金,全部“移存”中央银行。金城银行总经理周作民惟恐也被蒋经国“召见”,吓得不敢住在家里,几乎每天晚上得换住所睡觉,最后仍被蒋经国手下骚扰,万不得已,只有托病住进上海虹桥疗养院,蒋经国这时仍穷追不舍,派人直接进入医院,强迫周作民签名具结,非经有关部门批准,不准擅离上海。

当时被抓的就有所谓的“奸商大户”64人。这些人中有“棉纱大王”、中新纺织公司总经理荣鸿元,“证券太保”经纪人杜维屏,“棉布巨头”吴记棉布号老板吴锡龄,“纸老虎”纸业公司理事长詹沛霖等。前两人分别是上海滩青帮头子杜月笙的女婿、儿子。杜月笙不光儿子、女婿被抓了,连自己的管家万墨林也被抓了。

当时上海颇有影响的林王公司总经理、华侨大商人王春哲,因为套购黄金外汇、参与黑市投机也在逮捕名单之中。而这位王经理的后台正是孙中山独子孙科,蒋经国毫不顾及情面,将王春哲枪毙了事。

蒋经国上任当日,上海《大公报》就爆出猛料,某神秘人士于币制改革宣布前夕,即连夜从南京乘车抵达上海,8月19日一个上午就向市场抛售1000万股永纱股票,照20日股票惨跌的行市计算,此人获利高达1600多亿元。舆论大哗、各界沸腾,国民政府监察院下令严查。于是就查吧。一查可不得了,就把杜月笙的二公子杜维屏给牵扯进来,最后杜维屏吐出真相,把财政部秘书陶启明给供了出来。陶启明后来被枪毙。

蒋经国的铁腕一时间得到了不少赞誉,“蒋青天”、“经济沙皇”见诸上海各大报纸,连他后妈宋美龄都说“他被捧上了天”。

一个个“小老虎”死了(除王春哲、陶启明外,还有戚再玉、张尼亚),一个个“中老虎”被抓了,那么“大老虎”呢?

儿子、女婿、管家统统被抓,杜月笙不干了,他把孔令侃给抖搂了出去,要蒋经国“大义灭亲”、“一视同仁”。蒋经国索性也“横竖横”了,“打虎队”就把孔令侃的“扬子建业股份有限公司”给抄了。这下可好了,事情捅到蒋夫人宋美龄那儿了。宋美龄可是孔令侃的亲姨妈呀!于是,“枕边风”一吹,老蒋从东北直飞上海,教训起儿子来。

“打老虎”就此了结,物价继续飞涨、通货继续膨胀。金圆券也开足马力印制着,不到三个月,原定的20亿发行额度就快用完。11月11日,行政院修定金圆券发行法,取消金圆券发行限额,准许人民持有外币,但兑换额由原来1美元兑4金圆券立即贬值五倍,降至1美金兑20金圆券。自此金圆券价值江河日下,一泻千里。“行政院长”翁文灏也因此下台,接替他的正是死了一条“小老虎”的孙科。当1948年底开始准许以金圆券兑换金银外币时,全国各地立即出现数以十万计抢兑人潮。至1948年12月底,金圆券发行量增至81亿元。至1949年4月时增至5万亿;至6月更增至130万亿;比十个月前初发行时增加二十四万倍。金圆券钞票面额不断升高,最终出现了面值一百万元的大钞,但仍不足以应付交易之需。至1949年5月,一石大米的价格要4亿多金圆券。当时有民谣讥讽:踏进茅房去拉屎,忽记忘了带手纸,兜里掏出百元钞,擦擦屁股满合适。

然而,通过强制兑换金银、外汇,蒋介石却搜刮了足够的民脂民膏。上海经济管制督导员、中央银行总裁俞鸿钧摇身一变,成为了这些民脂民膏(黄金92.4万两、外汇8000多万美元、银元3000多万元)押运台湾的“总镖头”。

靠着这些金银外汇做支撑,老蒋在台湾发行了新台币,小蒋领导了台湾的“经济起飞”。那么上海呢?

1949年5月27日,上海解放。当即就有人放言:“解放军进得了上海,人民币进不了!”当时,上海开始用人民币兑换金圆券(1人民币兑换10万金圆券),金圆券收上来后,集中销毁。然而不法投机商利用手中的金银打击人民币,一时间,人民币不断贬值,5月27日,人民币兑换银元是100比1,仅仅到6月4日,就达到1100比1。

时任中央财经委员会主任、青浦人陈云出马了。6月5日,上海市委抛售银元10万,但却是泥牛入海,次日,再次抛出31万,也是泥牛入海。人民币眼看就要重蹈金圆券的覆辙。

一场真正的打老虎就要开始了。6月8日,陈云致电华东、华中局,命令他们封锁上海证券交易所,严厉打击投机分子。他还指示:为了更有力地打击上海投机商人,先派出秘密人员打入证券大楼侦察情况,对违法商人的活动进行秘密调查,确定一批应当扣押人员的名单,然后再行动。上海市军管会先礼后兵,通过报纸宣传表明态度、劝说无效之后,于6月10日查封了位于上海汉口路422号证券大楼的上海证券交易所,逮捕238人。同时,陈云下令出台公用事业收费一律收人民币、收税一律收人民币、发行实物公债、检验私人银行资金、开放全国汇兑等一系列经济措施,终于平息了银元风波,稳定了上海的金融市场。

只有真正的铁腕,才能打痛老虎,才能稳定市场。这一点是一个“太子”无法做到的。

人民币进了上海,而且也没有像金圆券那样开足马力印制,但是如果市场出现物资短缺,照样会出现严重的通货膨胀。应该说,解放战争后期国统区出现的严重通货膨胀,除了国民党当局为了填补赤字、滥印钞票的原因之外,物资短缺也是重要的原因。当然,物资未必就是绝对的短缺,投机倒卖、囤积居奇就是十分重要的因素。

上海解放后,投机商又来了,他们从“两白一黑”下手了。“两白”,大米、棉纱;“一黑”,煤炭。陈云分析,煤炭只要解决运输问题就好解决,重点是“两白”。一场“米棉之战”打响。和“银元之战”不同,此次,陈云没有采用过多的强力手段。

投机商“狙击”大米。陈云组织全国调运,九、十两个月供应市场6000万斤。开始,一些投机商还不断吃进,想囤积居奇,结果大米源源不断,一大批投机商都吃“撑”了,他们高价吃进的大米卖不出去,只得低价抛出,老本亏光。甚至不少囤积的粮食都烂在了仓库里。

接下来是棉纱。陈云照方抓药,集中调运棉花79万多担保证了原料供应,同时组织全国于11月25日统一行动,在上海、北京、天津、武汉、沈阳、西安等大城市大量抛售纱布。上海和其他一些大城市的投机商见有纱布售出,认为是进一步囤积的好机会,马上大量购买,有的还借高利贷来购买纱布。结果一样,吃“撑”了。棉纱价格一路下降,投机商老本亏光。陈云“赶尽杀绝”,命令国家银行和国家企业不向资本家贷款,私营企业不准停产,要照发工人工资,同时加紧向资本家征税,不准资本家欠税。这样,上海的资本家受不了了,不得不要求政府买回他们吃进的棉纱,政府则乘机以极低的价格买进了大量棉纱。上海的许多资本家在经济上受到了严厉的打击,有的跳楼自杀,有的卷起铺盖去了香港。纱布价格的降低,很快就带动了其他商品价格的降低,使上海和全国各地的物价基本稳定了下来。

这样的行动,我想也是那位“太子”玩不来的吧!

对此,毛泽东曾有评价——“不亚于淮海战役”。有意思的是,金圆券崩盘,蒋经国上海打虎不成、“行政院长”翁文灏下台之时恰逢华东野战军南下发起淮海战役、徐州战场激战正酣的时候。而陈云的“淮海战役”“米棉之战”也正是发生在淮海战役一周年之际。


铁血首发,稍后转到自己的blog上去

本文内容于 2009-8-19 21:47:43 被蓝狐队长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