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命逃兵 一个人的战争 第二十四章 拖家带口

亡命逃兵 收藏 2 3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9.html[/size][/URL] “撤!”韩振不容置疑地说道。   “军火怎么办?”水手脸红脖子粗。   “马上撤!”韩振一拉枪机,看也不看水手。   “军火没了,我和将军的交情也完蛋了!”水手几乎是趴在韩振鼻子上吼。   “我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没有兴趣陪你送死!”   “没有我,你就得不到想要的东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9.html


“撤!”韩振不容置疑地说道。

“军火怎么办?”水手脸红脖子粗。

“马上撤!”韩振一拉枪机,看也不看水手。

“军火没了,我和将军的交情也完蛋了!”水手几乎是趴在韩振鼻子上吼。

“我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没有兴趣陪你送死!”

“没有我,你就得不到想要的东西,罗伯斯还在我手里,FKA的情报……”

韩振猛地抬起枪口,顶在水手的下巴上,一字一句说道,“我们的交易只限于我将货送到哥伦比亚,我的义务已经履行。如果……你……敢……违约……”

水手的脸青一阵白一阵,牙关咯咯作响,好一会儿,“撤!”

“如果将军能逃出这一劫,我相信他对博特他们和罗伯斯的兴趣,要远远大于那些军火!”韩振在水手耳边说了一句,然后头也不回走了出来。

村子东边山上的交火已经彻底停下来,不知道是错觉,还是山那边在交火,韩振依稀还能听到零星的枪声响在耳边。看看表,午夜差一分十二点。一轮明亮的圆月正挂当空,银白色的月光如水银泻地一般洒下来,将群山丛林批上了一层似明似暗无从捉摸的光晕,明暗交错的光斑让人的视觉一下子失去了距离感。

枪声一落,躲进丛林里的村民们陆陆续续都钻了出来,聚集在村口的空地上看着韩振他们,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但你推我搡就是没一个人敢真正站出来。

韩振瞪了他们一眼,一转头忽然看见白天在村口剥甘蔗那名妇女蹲在地上哭。

“布拉那大叔刚才在山上……”多米在韩振耳边小声说道。

韩振翕动了一下嘴唇,想安慰她两句,但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多米……”人群里一个人壮着胆子叫了一声。

“村长大叔?”多米一瘸一跛走了过去。

“这个……能不能……让你的朋友……也带我们走?”村长偷偷瞄了韩振一眼,吞吞吐吐说道。

“逃兵?”多米眼巴巴地看着韩振。

韩振冷冷地在人群中扫了一圈,“想走的必须服从命令,否则——就是他的下场!”说着,韩振回头指了指屋子里那名俘虏。好奇的村民们探头看了一眼,身子一颤,拼命的点头。

“不行!他们会拖死我们的!”水手压着嗓子吼道。

“要是不愿意,你可以带着你的人自己走!”

“你?!”

韩振不再理他,走到小声啜泣的妇女跟前,扶起她,“大婶,政府军很快就会回来,我们必须马上走!——村长!”

“哎,有什么事?”村长屁颠屁颠地跑过来。

“你指挥着你的村民们多带些武器,能带多少带多少!另外,找个人照顾好大婶!”

“没问题!没问题!”村长露出一口黄牙连声答应。

韩振拿出那名AFEUR俘虏的地图看了看,周围方圆百里除了高山就是丛林,最近一个叫库雷的村子在东南方,但三座山交错纵横隔断在中间。库雷坐落在一个山坳里,地图上显示,村子旁边的一条山谷,穿过那条山谷就是将军的领地——西面是东科迪勒拉山脉,东面是委内瑞拉边境,南部是安第斯山脉北端群山,只有中间是一片狭长的平原地带。想要进入这片平原地带,只有两条路,一条是越过委内瑞拉边境,一条是通过库雷。以两国最近的关系来看,政府军借道委内瑞拉显然是不可能的,所以韩振几乎可以断定高山步兵营、反恐中队和其他两个步兵营会在库雷附近集结,然后重兵围攻将军的领地。

从村长那里得知,到达库雷还有另外一条不能算是路的路,直接从村子往南四十多公里到东科迪勒拉山脉脚下,然后向东横越过东科迪勒拉山脉,再往东二十多公里就能到库雷的南边,翻过库雷南面的山就绕过了库雷,可以直接进入将军的领地,而且这条路要比平常所走的路近三分之一。但是,库雷南面那座山是一座活火山,最近几年都在活跃期,还有就是沿途经过的都是罕有人迹的原始丛林,就连村子里的现在健在的人都没有人走过,只有几年前几个科考探险队走过。

几乎想都没想,韩振就选择了那条近路,既然科考探险队能过,就说明是条活路。韩振就不信火山早不喷发晚不喷发,会偏偏在自己过的时候爆发,相比起政府军的威胁,火山要安全的多。

给村民们十分钟时间收拾家当,韩振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装备,两把军刀,一支M4A1卡宾枪,六个弹匣,M203榴弹发射器,两发烟雾弹,两发高爆弹,六发破片杀伤弹,一把P226手枪,五个弹匣,夜视仪、光学瞄准镜、红外镭射指示器……这些装备都是从AFEUR身上洗劫来的。

这次政府军精锐尽出,看来是真的决心置将军于死地啊!韩振看着这套昂贵的美式装备感叹道。之所以能让政府军下决心和将军撕破脸,应该和CIA提供的情报密不可分——古巴裔军火贩子和将军进行大宗军火交易!水手带来的可是几千支自动武器,不管是谁得到这些军火,政府军和各个反政府武装之间的微妙平衡就会被打破,达成的和平协定立马就会成为一张废纸!不仅借刀杀人,而且一箭双雕,CIA这一手玩的让韩振佩服不已。

村民们的行动速度比韩振想象的还要快,几乎是冲回家里立刻就出来了,韩振一看,女人们大都背着一个半大袋子,里面装的是粮食,男人肩上扛的却是枪。在这里,枪已经和粮食一样,成为了生存下去的必需品。

简单地布置了一下,韩振领着拖家带口的几十号人浩浩荡荡出发了。可没走多远,小孩哭大人闹,乱成了一团,村长大人出面连哄带吓才安静下来。韩振和金刚在前面探路,水手带人断后,水手的手下在两翼警戒,“游击队”和他们的家属在中间,留给村长协调。

天边放亮的时候,韩振看看GPS定位仪,才走了不到十公里。

“这他妈的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到库雷?!”跟着韩振和金刚走在队伍最前面当向导的一个黑瘦中年村民,回头看看散步似的慢悠悠前进的人群,吐了口唾沫说道。

“这不能怪他们!”金刚喘口气,接口道,“路太不好走了……”

现在已经快凌晨五点了,五个小时才走了不到六分之一的路程,按照这样的速度,不等队伍走到库雷,三角洲和AFEUR就能干掉将军的人马然后追上来。韩振本来也是心急火燎,但是他同意带着村民一起走的,所以不好意思说什么。倒是金刚主动出言安慰村民,让韩振有点意外。

“你们家乡不也到处都是这样的原始丛林?”韩振示意他们两个停下来等等后面的人,岔开话题问金刚道。

“是啊,味道都一模一样!”说着,金刚嗅了嗅鼻子,一脸陶醉,“但是这里的丛林比我们家乡的更古老,树木更高更大……”

正说话,只见村长从人群里跑出来,来到韩振跟前,气喘吁吁地说道,“能不能休息一会儿,实在走不动了,女人和孩子们也饿了!”

刚进村时,韩振对这个满口黄牙的村长大人鄙夷到了极点,但慢慢接触之后,韩振发现他并不是那么讨厌,反而是个挺有威严又懂得照顾村民的长者。其实,换个位置想想,他把孩子和妇女安排在村口也是迫不得已的,如果有政府军或者别的敌对势力进来,一般是不会为难妇女和孩子的,倒不能非要说是故意利用孩子和妇女去当挡箭牌替死鬼。

“好吧。你通知其他人,原地休息十分钟!”

“给!”多米一瘸一拐地跑过来,塞给韩振一截甘蔗。

“哪来的?”韩振接过甘蔗放在身边,拉过多米检查了一下他的伤口,子弹从他的小腿上刮过,留下了道口子,多米用自己采的草药敷住之后现在看起来好多了。

“我知道你喜欢吃这个,所以从村子里出来时,特意给你带了一些!”说着,多米打开随身背着的一个口袋打开给韩振看,里面放着七八截一尺多擦地干干净净的甘蔗。

“谢谢!”

韩振拿过袋子,悄悄转过身,使劲咬咬牙,才压下鼻头酸酸的感觉。

忽然,金刚噌地从地上跃起,吼道,“你们在干吗?!”

一抬头,韩振发现几个村民捡了一堆枯枝正要生火。

“做饭啊!”一个村民理所当然地看着金刚。

“你以为这是野营啊!”水手从队伍后面走过来,一脚踢散了引火的枯枝,“你是不是想把政府军引来,给你一枪才痛快?!爱吃不吃!”水手这么一吼,旁边一个缩在母亲怀里允着手指的小孩哇地一下吓哭了。

“老子真他妈的倒了八辈子血霉!”水手抢过韩振的甘蔗,皮也不撕,狠狠地咬了一口。

韩振看着眼前的村民们也是一心无奈,真不知道他们以前是怎么当的游击队,常识都不懂。但一味的训斥反而起到更坏的作用,只能好言抚慰,“无论如何不能点火,烟会暴露我们的位置,灰烬会留下我们的行踪,大家要是想活下去,就一定要服从命令!我们现在是逃命,只能艰苦一些了!”

“这他妈的什么破地方!”水手烦躁到了极点,拨出一个号,“将军,快接电话!接啊!FUCK!卫星手机都没有信号……”

“还有,所有的通讯工具也不能用,以防敌人通过卫星信号定位!”韩振狠狠瞪了水手一眼,抢过他的手机,拆下了电池。

说完这些,韩振转身离开时忽然看到了被村民看守的博特和娃娃脸三人,娃娃脸正好盯着韩振在看。凭良心说,娃娃脸这个人还是相当不错的,如果不是立场敌对,韩振很乐意交他这个朋友,但是现在……

韩振避开娃娃脸的目光,拍拍村长的肩旁,“也给他们一点吃的!”他们最后的结果难逃一死,如果落到将军手里,会比死更加屈辱,韩振能做的也只是现在让他少受点罪,算是对这个神交的朋友一点力所能及的帮助。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