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人口的預計,最近作了很大修改。至二零四二年,大幅提早了八年,白人不再為人口的主體。

白人佔百分之四十六,黑人佔百分之十五,原佔百分之十五的拉美裔,猛增至百分之三十,亞太裔從百分之五晉升百分之九,加上人口老化,老年人將是現的三倍。

數十年來拉美裔和亞太裔移民的增加,移民也為美國帶來更高出生率,推動了人口多樣化,而白人將不再為美國的主體。

所謂“歐巴馬效應”的歷史情意結,此種現象遲早必然出現,肇開了美國歷史的先河!

歐洲同樣的人口變化,低出生率,加上老齡化,人口結構已面目全非,人口金字塔沉重的壓力令人擔憂!

歐美國家和日本,人口衍化的流程,除了戰後的嬰兒潮,歐洲大陸的低生育率,這種社會文明病,已予人注目和預警的程度。

歐盟只有不斷擴展,才能解決勞動力短缺的問題,歐盟每年需要一百六十萬移民,才能保持勞動力的儲備。由於移民加劇的需求,文化背景差異的移民問題,帶來負面的效應,並涉及地緣改變的結果,歐洲的穆斯林,將導致歐洲被伊斯蘭化。而西方的人口下降,已是衰落的一種前兆!加上金融大海嘯的沖擊之泛濫成災,歐洲已將進入了寒冬!

以色列民族的回歸故土,華人正好相反,卻是一個分散的民族。以各種方式飄泊到世界百多個國家,而且這種現象沒有停止,反而越來越多越廣,像浪潮般向各地湧去,分散在列國的國民之中。華人成為無國界的民族,而被稱為普世公民的光景!

海外華人文化已很難界定,它已是和當地文化的混合體。由於髮烏膚黃,加上體內永不變更的基因都來自中國,血緣和根的認同。加上文化的傳承,產生了民族心和骨肉情,這是華人的本色。

中國人口的年齡結構,則處於黃金時代。向低出生,低死亡,低自然增長率的模式轉變,對中國經濟的持續發展有利,而且中國的人類發展指數,正處於歷史的最高水平。

新加坡以前實行節育計劃,經過二十年,人口替代率出現不足的現象,人口政策峰迴路轉,鼓勵生育第三胎,卻效果不彰,而將制約新加坡的發展。

新加坡發展方略成功的關鍵,由於改弦易轍,以吸納外來移民填補人口缺口之規劃。從歷史角度出發,新加坡是個移民國家,為維持競爭力和經濟成長,尤其是經濟轉型及產業升級,更需吸引大量專業精英作為長遠的指標。基於人口結構和地緣政治的影響,大馬和中國移民遂為爭取的對象。

新加坡展現求才若渴,動見觀瞻的人才大戰略,帶來新加坡更大的發展潛力和經濟效益。

除了非洲落後地區和東南亞的貧窮國家如菲律濱,人口爆炸性的膨脹之外,日本人口的萎縮,世界各國面對人口老化問題,卻不像日本。日本厚生省的官方報告:日本已率先邁入老齡社會及生育率不斷下降趨勢。基本的困境,是日益嚴重的人口逐年下降現象,使人口負增長時代快速到來,日本已難再崛起!

日本位於亞洲邊緣,受地理環境和資源貧乏的限制,加上處在邊緣夾縫中的偏狹心理,由於受困於火山地帶,充滿生存危機感和引而不發的詭秘性格。力圖改變生存空間局限的形勢,覬覦向外擴展版圖的征程之侵略野心!

一度征服易取的朝鮮,獲得東亞大陸的立足點。以琉球、台灣為獵物,打通南海的大門。西進大陸,南下重洋,君臨印度。以封建神道的天下觀,仿效西方列強,建立“大東亞共榮圈”為終極目標的殖民帝國!

日本蠶食鯨吞,而陷入歷史的泥沼!二戰帶給被外族征服的大和民族,深深的迷茫!日本的民族心態值得深思,由於國民性令人考驗的素質,讓日本從戰後一片廢墟中,忍辱負重地走出戰敗的陰影!僅用二十幾年的時間,成為傲視世界第二位經濟強國。

二十一世紀是海權的世紀。

縱觀世界歷史,只有那些在地理上擁有漫長海岸線的國家,才能跨越時代長期地發展。

跟中國不同,日本是個海島國家。日本有六八四七個島嶼,陸地面積只有三八萬平方公里,海域面積卻有四五零萬平方公里,位居世界第六的海洋國土。對日本來說:海洋是命脈,依照日本海洋地理的特徵,日本只有打造海洋強國,以圓大國之夢!

日本為了保障領海及專屬經濟水域的權益,制訂了海洋基本法,以維護其核心利益。日本走向海洋開拓資源,邁向海洋戰略,探索新的大國之路。

海洋時代,日本惟有從彈丸島國向海洋國家蛻變,發展獲取海洋最大利益的機遇期,才能成為名符其實的海洋大國。

上世紀八十年代,日美廣場協議,強迫日元大幅升值,造成嚴重的泡沫經濟。日本失去了十年,經濟模式的魅力不再,也斷送了日本經濟大國的美夢!

百年不遇的金融海嘯之影響,日本經濟危機深重!持久衰退使生育率更陷低潮!

二十一世紀,日本已步入人口逐年衰減的新世紀,也帶來日本將難於崛起的歷史宿命之思辨!

二零零八年臘月稿於怡朗


本文内容于 8/19/2009 6:43:03 PM 被命运的邂逅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