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专家质疑姚明收购 广东老总:CBA无一家盈利

chenjin2003 收藏 0 222
导读:作为从上海东方男篮走出的国际巨星,姚明选择在老东家奄奄一息的时候出手接盘,掺杂了非常强烈的个人情感。但正如前面节目中我们看到,混乱的管理制度,早已经让这头大鲨鱼陷入了泥沼之中。多年惨淡的成绩,让大家对它心灰意冷。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姚明扶危济困的热情,能化解长期困扰上海东方男篮这些体制问题吗?购买这样一支成绩与市场均跌入低谷的球队,从专业角度看,又是怎样的一笔买卖呢?   7月15日,姚明全资拥有的上海泰戈鲨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与上海东方篮球俱乐部的三家股东正式签署了框架转让协议。由于俱乐部属于国有资

作为从上海东方男篮走出的国际巨星,姚明选择在老东家奄奄一息的时候出手接盘,掺杂了非常强烈的个人情感。但正如前面节目中我们看到,混乱的管理制度,早已经让这头大鲨鱼陷入了泥沼之中。多年惨淡的成绩,让大家对它心灰意冷。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姚明扶危济困的热情,能化解长期困扰上海东方男篮这些体制问题吗?购买这样一支成绩与市场均跌入低谷的球队,从专业角度看,又是怎样的一笔买卖呢?


7月15日,姚明全资拥有的上海泰戈鲨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与上海东方篮球俱乐部的三家股东正式签署了框架转让协议。由于俱乐部属于国有资产,因此按照国有股权交易规则,收购还需完成审计、资产评估、挂牌交易等法定程序。


张争鸣:“评估人员工作三个月了,现在就在这间办公室里面、保持公立性、不受外界干扰。”


就在东方俱乐部这扇紧闭的房门后,姚之队和股东们共同选择的评估公司,正在紧张地忙碌。而在专业篮球经纪人夏松看来,这场评估无疑是标准难寻、挑战极大。


篮球经纪人夏松:“毕竟现在在这之前,还有体育局,包括还有些行政的体系,是参与在CBA俱乐部的机构结构当中的,你就很难把它作为一个真正的职业联赛的一种商业形式来评估它的价值了。”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博士马光远:“比如说,我们讲它的无形资产,你讲它的未来收益,它本身就不是一个市场化的东西,你怎么去评估它的未来收益,就很难、很难去评估。”


马光远,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博士,公司并购业务资深律师,那么作为并购专家,马光远又会如何从他的专业角度,评价这次的收购呢?


马光远:“对上海队来讲的话,我一直认为评估的意义并不大,因为从它的几笔大帐来看的话,基本可以确定,就是根据我做并购的经验,是一个负资产的概念。”


记者:“你是怎么确定的?”


马光远:“比如说它的这个九千六百万的这么一个债务,那么相对于它的资产,我们知道对一个球队来讲的话,如果它的成绩一落千丈的话,它也可能一文不值,再包括比如说它的球员,从上海队来讲的话,本身价值也不是很大,训练场馆还需要租借别人的,相对于每年的运营成本,每年的投入来讲(价值很小),所以我觉得它的这个资产结构非常简单。”


另一方面记者也了解到,在与姚之队签订框架协议之处,俱乐部就已承诺将原有近亿元债务剥离,也就是说,一旦姚老板入主,则无需背负任何债务。


马光远:“评估不是一个静态的概念,甚至可以这样说是一个动态的概念,这种主观性并不意味着否定它的专业性,在大多数情况下,大家可能都要进行协商的,就是某一次资产什么样的价值,我来判断的话,我觉得最终可能是大家双赢的这么一个格局,也就是说,很好的跟以前的历史做一个切割,以前我们自己弄下的窟窿我们自己来填,那么给你一个完整的平台,以一个比较低的成本,那姚明来接手上海队,那对它的发展奠定一个比较好的平台。”


李秋平:“实际上基本这个事就定了,板上钉钉的肯定由他来接管这个俱乐部,重新成立一个新的俱乐部,这是定下来的事。”


虽说作为国有资产,东方俱乐部日后还要进行公开挂牌、理论上不排除被第三方摘牌的可能,但从方方面面汇总的信息看,姚明入主上海男篮,似乎已经毫无悬念,而如今姚老板也开始盘算起经营的事了。


姚之队负责人章明基:“姚明是有准备的,需要投入大量人力物力、他做过一些仔细的分析调查,他可以承担资金的投入。”


那么有备而来的姚明,能否拯救上海这支大鲨鱼呢?根据新浪体育的一份调查显示,有超过一半的受访者认为姚明的收购是“明智之举”,明确持反对意见的只占15%。然而与球迷和网友的乐观截然相反的,却是专家们的审慎态度。


马光远:“我不愿意去算账,要算账的话可能很沮丧,单就这个交易本身来讲的话,那这个帐很清楚,因为毕竟未来几年,它的投入可能是一个净投入,它的盈利模式非常单薄。”


记者:“姚老板能在一两年改变这种状况吗?”


夏松:“他自己不会出现在球场上打球的,整个CBA你的运营模式,商业模式,利润的分配模式,你的销售模式,你姚明投再多的钱,你也拯救不了上海队,也改变不了CBA。”


之前就曾有媒体报道,实际上姚之队所有的成员,都是反对姚明收购大鲨鱼的,而刚才我们看到无论是资深并购专家,还是专业篮球经纪人,也都不太看好姚明的这次买卖。那么他们凭什么认定姚明拯救不了大鲨鱼呢?


在谈到上海东方俱乐部几年间的巨额亏损时,总经理张争鸣颇有些无奈。


张争鸣:“如果是作为公司有信心的话,也可以说出来,我可以在多少年来我进行盈利,甚至说我俱乐部通过自己的运作,不要投资方投钱了,但是这个不大现实,从CBA整个市场的角度来说的话,你说哪一天扭亏为盈,我是一点信心都没有,我也知道它是不可能扭亏为盈的,因为它自己本身盈利的渠道非常窄,而且它的成本又这么高,它怎么能盈利。”


张争鸣表示,目前CBA各俱乐部每年的平均运行成本高达2000万元,其中包含了球员工资、外援引进费、联赛差旅费、客队接待费等等各种运营费用。那么入不敷出,会不会只是上海队自身经营不善、个别存在的问题呢?


浙江广厦篮球俱乐部总经理叶湘玉:“因为我们所有的球场的广告,全都归盈方所有,现在我们所有的广告权都收掉了,包括LOGO的经营权,我们经营的空间就很小,所以我们各家俱乐部在运营这个CBA的时候,都有负债。”


2006年,体育营销公司盈方,取得了CBA以及各俱乐部,除冠名和门票收入外的所有商务开发权,盈方公司每年向中国篮协支付650万美元运行保证金。在赛季结束后,各俱乐部可依照联赛排名,从这部分资金中分得不同比例的广告分成。


张争鸣:“从俱乐部来说的话,它盈利的空间一般来说的话,基本上就两个,一个是球队的冠名权,一个是球票的销售,球场内的广告这些全部给CBA联盟拿走了,但是每年的回报也不是很高。”


夏松:“那可想而知,现在真正作为俱乐部自身的经营,它的主体业务,这些可销售的渠道是很小,你要想在局部实现一个很好的营销效果,能达到很高的利润收入,目前来看也是不太现实的。”


在夏松看来,凭着俱乐部手头上这三项仅有的收入来源,不赔本,已经是胜利。


夏松:“冠名,目前来说,肯定是绝大部分球队最主要的来源,因为这个冠名赞助费的数额,一般来说少的可能三四百万,多的六七百万,那实际上你算算,抛掉了俱乐部可能卖出去的冠名权,和相当有限的门票,保证金当中拨出去一部分款,绝大部分俱乐部出现这样的亏损,是很正常的。”


我们来做一个简单的计算,假设一支球队可以卖出一千万元的超高冠名费,那么想要拉平成本,就意味着门票和分成收入至少也应达到千万,那么实际情况如何呢?联赛位列第七、排名居中的浙江广厦,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平均参照。


叶湘玉:“门票收入不是很多,大概一百来万吧。”


记者:“然后从篮协那能分成分到多少?”


叶湘玉:“有可能九十三万多,有可能是八十多万,现在还没有最后定下来。”


夏松:“由于盈方公司它要收回自己几百万美金的成本,所以它必须把很多的本来比如说俱乐部可以卖的授权产品的授权权利,包括一些俱乐部本身自己主场的一些场地广告,这部分完全控制,但控制之后,你说盈方公司的运营有多强,有多专业,现在经过了几年,大家也都看到了,就那么回事,不能卖得更好,它就没有更多的钱分回给俱乐部。”


2009年6月中国篮协CBA联赛工作总结会上,公布了这样一组数字:08-09赛季,除排名垫底的上海和云南外,其余16支球队共收入1.505亿元,但总支出则高达2.65亿元,也就是说,保守估计CBA本赛季总亏损已经超过了1亿1500万元。


张争鸣:“今年好像特别要提出来,整个CBA亏损了这么多,亏损了一个多亿,难道去年不亏吗,前年不亏吗,我估计明年还要亏,从球队来说的话,每年投入这么多,它的回报就这么点,它怎么能不亏。”


入不敷出的日子,已经让许多俱乐部苦不堪言,目前除上海队以外,已有云南、吉林、陕西等多家俱乐部陆续向篮协提出了股权转让意向。而之前很多媒体曾经报道过,如今的CBA18路诸侯中,仅冠军广东宏远一家可以做到盈利。


广东宏远篮球俱乐部总经理刘宏疆:“我们上个赛季结束也是小量的亏损,我的日子不好过。”


刘宏疆的回答着实令人震惊,这也就意味着看上去很美的CBA,如今已是全军覆没,无一盈利。而谈到未来的经营,这支冠军球队似乎也有些迷茫。


刘宏疆:“我可以大言不惭的讲,如果盈方把政策放开的话,我觉得我们俱乐部的盈利,一年至少超过五千万,现在这种经营方式来讲,我没有办法跟你说,我该怎么做,我不该怎么做,只能说是走在模棱两可的边缘之间吧,因为下一步怎么走,大家谁也说不清楚。”


如今再回头看看在CBA这个大池子中游泳的上海大鲨鱼,《篮球先锋报》的主编苏群曾经有过一个形象的比喻,姚明买大鲨鱼,等于买了一只ST,在股市上ST并不意味着一定是烂股,只要经营得法,咸鱼翻身不在少数。但对于上海男篮而言,能否摆脱ST身份,并不仅取决于新老板姚明和它的专业团队,更取决于中国篮球的大环境,而正是这一点,姚明无法左右。


夏松:“俱乐部的投资就是投资,但他要想图回报,这个帐傻子都能算出来,但是如果将来他退役之后在上海做点别的方面的投资,你看俱乐部是我的,这是他的一个,我为上海在做贡献,将来有东西作为回报,我也希望能够从其它的生意当中获得一定的利益,这个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且很多的俱乐部老板也都是这么做起来的。”马光远:“姚明收购大鲨鱼,一定得跳出这个交易来看他的收益,因为这个城市会给他更多的回报,会给他其它方面的一些补偿。”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