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 第一章 石破天惊 八 打赌

无名之志 收藏 25 6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8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80.html[/size][/URL] 郭得胜一个人坐在屋里喝着闷酒,想着两天前的训练,郭得胜心里就是一股气直往脑门上冲,他端起一碗酒一口干了,却被这股子气一个逆冲,呛得直咳,嘴里却不住地骂着丁平。 “他妈的,这个鬼丁平真他妈的刁,平时兄弟长兄弟短的,要紧时,就他妈的给兄弟们来这一手,就他妈的你能?老子我踹死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80.html



郭得胜一个人坐在屋里喝着闷酒,想着两天前的训练,郭得胜心里就是一股气直往脑门上冲,他端起一碗酒一口干了,却被这股子气一个逆冲,呛得直咳,嘴里却不住地骂着丁平。

“他妈的,这个鬼丁平真他妈的刁,平时兄弟长兄弟短的,要紧时,就他妈的给兄弟们来这一手,就他妈的你能?老子我踹死你,踹死你。”

郭得胜将手中的烟屁股狠狠地扔在地上,左脚一个劲地踹着,不一会儿烟屁股就五马分尸了,他还不解恨,用力地踹着,一边踹一边骂着,正在气头上,只见一营长黄文虎气呼呼地走进来,咋咋呼呼地直嚷。

“他妈的,这日子没法过了。”

“又怎么了?”

郭得胜没好气地问道。

“今天下午,我营与二团二营历行一对一的刺杀训练与战术演练,他二营给咱拼下去了,狗崽子的崔宁华不服气,说我们神气什么,说要是他们的团长领队肯定将咱们比下去,杀鬼子训练时,他们的团长就把团长您比下去了,说他们团长杀了两鬼子,团长您连个鬼子毛都没碰到,就会拉着他们团长扯皮,给旅长熊得头都抬不起来。

“放他奶奶的狗屁,黄文虎,你他妈的就这样怂了,就这样回来哭鼻子了?”

“看团长说的,哪那能呀,我当时就冲上去,跟他干了一架,这一架打得是天昏地暗。”

“小子,你就吹吧,小心把天给吹破了。”

“团长,咱啥时吹过牛,那小子哪是我的对手,还不给我撂爬下了。”

“嗯,这还象我的兵,他妈的,不能这样算了,潘林。”

“到。”

“走,咱找丁平那小子算帐去。”

囔着囔着,就要带上黄文虎和潘林与丁平那小子算帐,就听见一个声音在门外说道。

“谁敢把我们的郭团长气成这样,要找他去算帐啊。”

只见岳胜从门外走进来,一进门就看见郭得胜和黄文虎气得脸都歪了,随口打了个哈哈。

“哎哟,原来是岳胜兄弟,还能有谁,还不是那个丁平,丁大滑头。”

说得岳胜“扑哧”一笑:“我当是谁呢?原来丁大哥啊。”

“哥个屁,平时哥啊弟的,到了时候,什么都不是了,就知道他妈的占便宜,真是天下第一大滑头,比泥鳅还泥鳅。哎哟,不对,对不住,对不住,岳胜兄弟,瞧我这张嘴,我在气头上,唉,那个鬼丁平,搞得老哥我是一点面子都没有,岳胜兄弟,咱们可是老兄老弟的,你说说,那么大个训练场面,我的鬼子却给那个小子干掉了,别说在全旅,就是在我们团,我也抬不起头来啊,我这回可是丢大发了。”

“郭老哥,消消气,个把鬼子没什么大不了的,以后咱就愁鬼子长不了呢,要是鬼子跑了,咱吃谁去,打谁去啊?”

“对,对,对,还是老弟有见地,不过,话是这么说,但丁平那小子欺人太盛,连他手下的那帮兵都说三说四的,我非找他点洽头不可,不然,我要给他二团看扁了。”

“老哥,没什么大不了的,这个一时长短没什么争头,都是自家兄弟,什么话不好说呀,咱走了这一年,怪想各位哥哥的,这不,打了几头獐子与野猪,想请请各位哥哥。”

“哎哟,那感情好啊,不过,等我找完了丁大滑头算过帐后,就到你哪儿喝酒去。”

正说着,就听见门外咋呼呼的,丁平领着包超和崔宁华就往里闯,还没进门就大声囔囔。

“我说郭得胜,你他妈的是怎样教部下的,训练就训练,还他妈的打人,你看,我的二营长给黄文虎打成什么样了,走,咱到旅长哪儿评理去。”

听得郭得胜心头的火又“腾”的一声燃起,迎着声音就走上前,一把抓住丁平的衣襟。

“我还没去找你,你就他妈的找上门来了,你手下的兵跟你他妈的是一个吊样,训练不行,就会说个风凉话。”

“你这是怎么说话的,郭得胜,你得承认二团的战斗力就是比一团强,这是全旅公认的。”

“哎哟,丁平,你也不洒泡尿照照,就你?刚才一对一的刺杀训练和战术训练,是谁输了,又是谁输就输了,还耍贫嘴?崔宁华,你现在属乌龟了,躲到我们丁大团长后面了,来来来,把刚才的事好好说说,让我们的丁大团长长长眼。”

“不就是一次训练吗?希奇那啥?这一年里,你赢了几次?你和你的部下他妈的真狠的,打不到鬼子就打自己人,有你这样的吗?”

“丁平,有你这么说话的吗?越说越不上线了,他妈的,找架打啊?岳兄弟,你在旁边看着,看我是怎么胜丁滑头的。”

“岳兄弟,你谁也不要帮,看老哥我是怎样赢郭二愣子,也让他知道,咱老丁也是实诚人。“

说完,撸起袖子就要上前,被岳胜一把拦住。

“都是自家弟兄,什么话还不好说,非要这样?再说了,为了一个小鬼子,这样值吗?要是让旅长知道了,肯定又要罚你们了。我说,咱就是有气也要向小鬼子发,你们说是吧,再怎么着,也不能伤兄弟们之间的和气啊。”

说得郭得胜和丁平都不好意思起来,各自都往后退了一步,这个说:“岳兄弟说得对,做哥哥的也是一时气糊涂了,说错了话,兄弟千万不要往心里去啊。”那个说:“还不是让鬼子兵给闹的,光看着眼馋,恨不得立马上战场杀个痛苦,要不是旅长左一个等待时机,右一个出奇制胜,咱早就杀个痛快了,唉,这眼都快望穿了,不知啥时是个头啊,兄弟,做哥哥的听你的了。”

“瞧哥哥们说的,咱们谁跟谁啊,这不,我回来就想着几位哥哥,特地打了点野味,想请请几位哥哥,一则叙叙旧,二则,我看这两天旅部进进出出都是人,我估摸着是我们在各地的情报员送里的情报,要有战打了,各位哥哥都是打仗的老手,所以想和各位哥哥商量商量,看看怎样与各位哥哥协同作战。”

郭得胜和丁平一听就来了劲头,连声附和着。

“岳兄弟客气了,那天训练,老弟算是让我们开眼了,一枪就把鬼子挑到空中,那个狠劲,老哥们是自愧不如啊,就恨我们没有这样的兵,岳老弟,你可不能藏着掖着,得教教我们,帮我们训练一点象你的兵那样的兵,你可不能打马虎眼。”

“那是一定的,就怕哥哥看不上眼。”

“岳老弟,你再谦虚,我们就没地方呆了,要回家抱孩子去了,哈哈。我说丁平,咱哥俩就算把这仇给记下了,到时拿鬼子出气,看谁杀鬼子杀得快,杀得多。”

“好,咱就跟你郭得胜耗上了,咱俩可说好了,要是你杀得没我多,没我快,你可得请我喝酒。岳胜,你做见证人。”

“好,就怕到时,我的酒喝不过来了,哈哈。”

说得大家是哈哈大笑,正说着,旅部传令兵韩俊跑到门口。

“报告,郭团长,旅长通知开会。”

“我说,小韩,通知别的团长了吗?”

“都通知了吧,丁团长与岳团长也在这里,赶紧到旅部,旅长和参谋长等得很急。”

三人一听,一路小跑来到旅部,只见解文胜和张宁站在地图的前面,一边看着地图,一边抽着香烟,还没等他们站稳,蔡伟、谢文广和岳进就跑进屋里。解文胜转过身看了他们一眼,说道:“都来了,坐,小柳给各位团长泡茶。”

过了一会,解文胜指着地图对大家说:“大家都看到了,鬼子前锋已经逼近南京外围,镇江现在的战略意义已经改变,阻止鬼子军舰通过镇江前往南京是当前首要的任务。阻挡多久,对南京的守军来说是至关重要的,目前,镇江的鬼子已经进入攻击位置,我与参谋长已经研究过了,下面由参谋长宣布我军的作战方案与意图。”

张宁站起身来,看了看各位团长说道:“我来宣布作战命令,岳队长。”

“到。”

“你部潜出当涂小丹阳一带,目标主要是日军的运输部队以及联队级指挥所,把上次鬼子的军服带上,必要时穿上鬼子的军服以扰乱日军,一定要注意部队的隐蔽性,要继续给鬼子以神秘感,让鬼子疑神疑鬼,从心理上造成鬼子的恐惧。”

“是。”

“丁团长,郭团长。”

“到。”

“你二人所部潜出苇岗与高资一带,同时各派出一营,前突至大港圌山北麓的五峰山,那里有个炮台,直接关系到南京的退路,一定要确保炮台的安危。在敌进攻镇江时,与敌周旋,尽量拖住鬼子,滞缓敌进攻速度,适时给予敌深度打击,以吸引敌力,让敌从南京分兵,缓解南京守卫的压力。”

“是。”

“谢团长、蔡团长。”

“到。”

“你二人所部潜出汤山与宝华山一带,同时,向南京派出前哨部队,当鬼子攻城时,以小股骑兵扰乱,滞缓鬼子攻城锋芒,当丁团长,郭团长这边有大动作时,让过鬼子大部队后,突然出击,向镇江实施反冲杀,动作一定要快。”

“是。”

“岳团长。”

“到。”

“电台已经配了吧?”

“报告,参谋长,只配了一台。”

“是吧,现在只能联系到团一级,营一级还要靠跑啊,不过,不要紧,这一仗下来会有的。岳团长,你部做为旅部的预备队,一旦谢团长、蔡团长那边动作了,你部迅速迎上去,打鬼子个首尾不相顾。”

“是。“

“各位团长,我们的汇合地是镇江,当我们汇合了,也就说明我们已经完成了战略准备任务,那么,随即就要转入下一阶段的战略任务了,主要意图就是丁团长,郭团长所部依托镇江进行防守,岳队长在南京与镇江一带游击,目标为鬼子联队级指挥所。而谢团长、蔡团长、岳团长所部东上,突击鬼子已攻占的城市,要造成这种态势,我们要反攻上海,以打乱鬼子的战略意图,引发鬼子的战略混乱,以破坏鬼子连续作战的战略意图。一旦南京撤退完毕,我部将收缩,从镇江渡江,挺进大别山。”

“是。”

“旅长,你看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张宁把目光移向解文胜,解文胜缓缓的点了点头。

“各位团长。”解文胜顿了顿,目光逐一地看了看各位团长,继续说道,“大战在及,不可掉以轻心。现在敌我的态势是敌强我弱,所以一定要出奇制胜。战略意图与任务已经布置了,怎样打,出击时间,各位团长回去后要多想想,可以根据战场的态势而定,战无定法,随机而变,但有一点,一旦出击一定要奇要快,这样才能让鬼子摸不透,猜不着,一旦鬼子这样了,也就是他们混乱的时候,也就是我们胜利的时候。各位团长都去准备吧,今天夜里进入各自的作战位置。”

“是。”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