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火车站黑车专宰外地客 每月给执法者上供

大堂凤羽 收藏 0 90
导读: 京火车站黑车专宰外地客 每月给执法者上供  2009年08月19日02:30   京华时报    近日,部分旅客向本报反映,北京站、西站地区部分黑车和正规出租车私揽宰客,编造各种理由向外地到京旅客收取高额乘车费。记者调查后发现,宰客现象确实存在。为了逃避执法部门的检查,部分黑车司机甚至用上了对讲机等高科技装备。市交通执法总队相关负责人表示,将联合相关部门打击两站黑车宰客行为。 >>乘客投诉 两公里被宰58元 乘客李先生近日

京火车站黑车专宰外地客 每月给执法者上供

2009年08月19日02:30 京华时报


近日,部分旅客向本报反映,北京站、西站地区部分黑车和正规出租车私揽宰客,编造各种理由向外地到京旅客收取高额乘车费。记者调查后发现,宰客现象确实存在。为了逃避执法部门的检查,部分黑车司机甚至用上了对讲机等高科技装备。市交通执法总队相关负责人表示,将联合相关部门打击两站黑车宰客行为。


>>乘客投诉


两公里被宰58元


乘客李先生近日从湖北乘火车抵达北京站,朋友约他在北京饭店见面,他准备打车过去。


刚刚走到广场西北角的天桥下,李先生便看到出口处停靠着几辆出租车。这时,几名司机主动走过来,问他去什么地方。听说是去北京饭店,其中几人转身便走开了,另一名中年男子说,60一趟,有票。砍了一番价格后,双方以58元的价格成交。


上车后,李先生才发现,自己打的是辆黑车,走了很短的时间就到了,没办法,因为事先已经谈好了价格,只得照单给钱。后来,朋友告诉他被宰了,因为从北京站到北京饭店仅仅不到两公里的距离。由于当时比较着急,李先生未记下对方车牌号。


无独有偶,8月5日,从南昌来北京旅游的陈先生称,他从北京西站打车去国贸,一名出租车司机称要100元,并告诉他打表的话需要120元。陈先生到达国贸后支付了100元,但对此产生了怀疑,询问其他出租车司机后才知道,从北京西站到国贸只需30多元。


>>记者暗访


北京站到鸟巢120元


8月12日中午,记者以外地来京旅游的游客身份来到北京站暗访。在北京站对面和站前两个出租车停靠站,停满了排队等候的出租车。


与这些出租车相对比,北京站站前广场西北角的天桥下,几辆出租车与一群拉客的司机,与这个井然有序的环境显得格格不入。这里就是大部分出租车司机提到的特殊地带。


之所以特殊,是因为按照交通执法队的规定,这里不允许出租车揽客。同时,这里又像一个闸口,排队拉客的出租车要从这里开往停靠站;从该口走出的乘客,也需要沿该口旁边的路,走上过街天桥的电梯。


记者刚走到天桥边,一位正打电话的中年白衣男子立即挂断电话,询问记者去哪儿。“我想去故宫逛逛。”“故宫目前正在装修,不如去鸟巢玩。”这名男子说,到鸟巢要一百二三左右。几番讨价还价后,男子咬住120元的价格不放。记者随后同意,但提出要打票,男子爽快地答应了。


随后,该男子将记者带到了出口西侧的一个小型停车场内,拉开一辆牌照为京A38604的白色捷达车,“你开的是黑车吧?”面对质疑,男子笑了笑表示默认,“放心,有票。如果要坐正规出租车打表,至少要一百五六十元。”


黑车称每月需上供


车驶出停车场,一路上了东二环,开始向北行驶,司机说这样走路近。


车上,男司机自称姓瑞,已在北京站前干了几年,到旅游季节生意会好点,一天能拉五六个活。“这么明目张胆地在北京站拉黑活,不怕被逮吗?”“以前逮过,但因为和执法人员认识,少罚一些钱,就能把车捞出来,而且为了方便拉活,每个月都给这些执法人员上供”。


车随后经安贞桥直接开到鸟巢附近。下车付款后,瑞师傅塞给记者几张写有北京出租的发票,每张的面额是20元。后经核实,该票是假出租车发票。


昨天中午,记者再次来到北京站西北口的天桥附近。此时西北口处的私揽行为达到了猖獗的地步,一些正规车司机甚至直接在主路中间,将客人拉上车。黑车司机的生意也很多,在该口附近,这些司机布置了很多眼线,当看到有人拍照时,这些人聚集到一起,揽客行为瞬间停了下来。


西站打表被赶下车


8月9日中午12点,西站北广场出口处有几辆出租车和十几辆私家车停在路边,拿着行李的乘客经过他们就会主动上前去问:“去哪儿啊?”听说记者想去东直门,一名出租车司机称:“去东直门要100元,如果打表去的话起码要110元,你就给100元我拉你去得了。”记者嫌太贵拒绝。旁边马上又涌上来一名开私家车的女士,开价70元,但要与另外两名乘客一块拼车。


在天桥对面有一个停车场,聚集着更多的出租车,他们对于去东直门的开价是80元。面对必须打表的要求,一位师傅强调:“打表要100元。”可上车后,司机马上变卦,他指着计价器称:“你看计价器坏了,老是在10元不走。你要坚持打表只能换车了。”随后他将记者赶下了车。


司机自曝潜规则


下午1点半,在北京西站南广场,同样面对记者打表的要求,多名出租车司机均予以拒绝。最终,一名身着黑色T恤的男子称:“上车吧,我给你打表。”


上车后,这名周姓师傅称,如果记者用外地话说要去东直门,他肯定也会开价100元。“一个上午都没拉到活了,在这里呆着又热,所以打表也走了。”问及车内为何没有出租车驾驶员服务监督卡,他称,拉黑活的都不敢放监督卡,怕顾客投诉。


周师傅说,他就住在西站附近,开出租车有一年时间了,开始也是和正规出租车一样,每天通过“扫马路”拉活,但是很累,于是开始当起了黑车司机。“刚开始的时候我挺傻的,不知道将监督卡取下来,老是有顾客投诉我,后来我就学聪明了,将监督卡藏起来。可是话说回来,投诉我根本没用,交通部门接到投诉就给我所在的公司打电话,叫公司调查一下,车队队长就会给我打个电话,问问情况,随后马上给乘客打电话,称已经严厉处置了那个司机,问顾客是否满意。其实啊,公司根本不会处罚我,你想哪个单位不会护着自己的下属呢?回头我再请我们车队的队长吃个饭,什么事情都没有了。”他笑着说:“投诉的乘客也不好好想想,能投诉到我吗?”


路上,周师傅大谈拉黑活的好处:“我现在每天都在南广场趴活,没事和其他司机聊聊天,你看我都不用穿工作服,逍遥自在,而且刨去油钱每天很轻松地拿500元到600元,比正规出租车司机挣得多多了。”


周师傅拉着记者从北京西站走西二环经南二环走广渠门桥到东直门,车费为55元。开过出租车多年的刘师傅称,从北京西站去东直门应该走北二环,从南二环走绝对是绕路了。


>>正规出租


没事不敢去火车站


的哥孙师傅说,他刚干出租时,将乘客拉到北京站前西北口,发现有出租车在此口处拉了活就走,他也上前去拉,结果当场就被执法人员抓到了,最后按照出租汽车管理条例,以占区和私揽为由,被罚款800元,从此以后就再也不敢去了。对于这种情况,他的解释是,那里的执法人员认牌照,他的牌照对方不认识。


多名正规出租车的哥表示,现在没事都不敢上北京西站和北京站拉活,交通执法部门在这些地方都设点检查,开车进去,工作人员就趴在车玻璃上往里看,检查司机的着装和车内卫生,如果不达标就要罚款100元。一位的哥称,乘客在车上贴了一个手印,他都不敢上西站和北京站去。


8月9日,记者从丰台镇附近打车去北京站,半路上,出租车突然从西四环主路拐到辅路停了下来。司机刘师傅下车,从前到后将车擦得一干二净,随后又将脚垫拿到外面抖干净,整个过程持续了几分钟。刘师傅说,平时他不喜欢去北京站和北京西站趴活,因为只要车身和车内有一点脏的地方,执法人员就会将其拦下,并且罚款,半路擦车实为无奈之举。


>>部门回应


执法部门否认收钱


暗访结束后,记者把情况反映给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通过调阅历史记录,记者在北京站所乘坐的黑车信息被查出。


市交通执法总队一队副队长刘朝生说,黑车司机名叫瑞如意,此人在2008年2月份,从北京站拉乘客到南苑机场时,被执法一队的队员抓获。案件处理审批表显示,当时,他向乘客收取了100元,最后被处罚了一万元。其在接受处罚后,写下了一份保证书,其中写道,“再也不干了。”


刘朝生说,瑞如意应该是对执法人员有意见,才说执法人员收取他的钱财。这种情况是不可能的,因为他们有严格的规定,就是司机的一根烟、一瓶水都不能拿。目前,针对瑞的说法,队内已开始进行自查。


对于黑车司机和部分正规出租车司机在北京站西北口处揽客宰客的事,刘朝生说,他们在附近安排了许多执法便衣人员,这种情况也都有发现,而且一些群众也打来举报电话。但因为他们不允许以乘客身份进行暗访,处罚又需要抓现行的证据和乘客举报人,而且这些人长年盘踞于此,对所有的执法人员都认识,基本上一有执法人员靠近,这些人就很快离开。目前他们也正在制定有效措施,采取严厉打击。


黑车用对讲机报信


负责西站管理的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四队队长黄先生称,每天早上6点半到晚10点,执法队都会派人在车站巡逻。黑车之所以屡禁不止,首先是因为供需矛盾突出。北京西站每天的客流量很大,虽然地上也建立了两个出租车调度站,但其运输能力远远不够,如果想根治这个问题,还得在地上再建设一个出租车管理站,加强地上车辆的管理。


其次,北京西站的黑车具有特殊性,他们运用了高科技手段,几乎每个黑车司机都自己安装了寻呼台,只要看见执法人员的车辆就用对讲机相互通风报信,“特别灵活,我们到的时候,黑车已经都跑光了。”为此,黄先生也给执法车辆装了一个对讲机,只需要1000多元,“在对讲机里你能清晰听到他们相互通知撤离的信息。”黄先生称将在近期联系管理无线网寻呼台的部门,联合执法,大力打击黑车。


两站查处千余黑车


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违章处理处处长岳秀军称,执法总队一直在严厉地打击黑车,从今年1月份到7月份,执法总队共打击黑车9621辆,每辆被查处的黑车都要交1万到2万的罚款,而议价宰客的出租车属于业内违规,会处以2000元的罚款。其中主要负责北京西站的四队查处了753辆黑车,主要负责北京站的一队查处了701辆。


岳秀军称,执法总队打击力度并不小,但黑车的管理难度很大。目前查处的黑车司机中75%都是外地人。“为了生存,这些人甘冒风险。一些黑车司机抗法、撞伤打上执法人员的事情越来越多。”


对于出租车司机反映害怕被罚,不敢去火车站的情况,交通执法总队一名工作人员称,因为车站代表首都的形象,对于出租车的卫生确实要求比较严格,一般检查不合格的会被处罚100元,但也有口头警告。但对于以何标准处罚,该工作人员称,是由现场的执法人员掌握。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