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特种慰安所 正文 第七十四章:鬼子也会声东击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


刘忠上前一脚把郭侉子踢翻在地,举起驳壳枪就要枪毙他。

“大哥,大哥,饶命啊,看在兄弟我跟您多年的份上就放我一条活路吧。”

平时飞横跋扈,似乎勇猛的郭侉子这会儿成了怕死的货色。


“谁他妈是你大哥!你这个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狗东西,配喊我大哥吗。”

刘忠气的举枪就要打。

周洁上来拦了一把。

“郭侉子,快说,我们学员队的同志那?”

“他们,他们都押在地牢里那。”

郭侉子指着刘弘团部的一处侧屋说道。

周洁赶紧喊战士打开房门,寻找地牢的入口。


但是被救出来的是吕震等七名男学员,穆雪兰等女学员却不见了踪影。

“这是怎么回事?”

周洁冷冷的盯着郭侉子问道。

“都是武腾那小鬼子搞的鬼,回青石崖的半道上,他突然拉着刘团长,不,不,是大汉奸刘弘带着那几个女八路走到岔道上去了。他们让我把男八路俘虏先押回来。我本以为他们是等不及了,要找地儿去糟蹋那些女八路那,一会儿完了事还得回青石崖来。谁知道这一等就是三个小时也没见他们的人影,我想他们一定是撇下了我们,带着女八路去了头风。正要骂那,你们就打上门来了。”

郭侉子说着自己好象也是受害人一样的生起日本人和刘忠的气来了。


“不好,上了宫本的当了。”

周洁一跺脚说:“宫本早就和武腾约定好了,抓到女战俘后,快速转移到头风,他会迎着武腾接应他们的。这个家伙真狡猾,他知道青石崖孤零零的根本守不住,因此用郭侉子做诱饵吸引我们攻打,而他却接到了武腾和刘弘返回了头风。”

王兴隆说:“那怎么办,周政委,咱们合兵追到头风去?”


“这根本不现实,这里到头风要赶一天多的山路,别说头风靠近三合,鬼子支援的部队赶来的快,就单单是张鸣九的伪一师还有一千几百号人在防守那。虽说张鸣九有反正的意思,但是在鬼子的压力下,他也不得不和我们硬干起来,我们的力量是远不够的。”

此刻的刘忠也挺冷静,他说:“周政委说的对,就算我们赶到了,也根本没办法攻下头风,还有等我们过去了,那些女学员也早被宫本押回了三合了。”


周洁和王兴隆商量过后决定暂时各军分区的部队先回各自的根据地去。因为虽说是军分区,实际上各连一个团的兵力都不足,分出一个营来时间长了,会给鬼子钻空子的。

获救的男学员被周洁和刘忠等带回了小锅山。


马进才书记得知死了二十六名战士和两名学员,重伤一个,而女学员全部被俘的消息,气的当时几乎就瘫在了椅子上。

他马上把情况发报给了西南局请求处分。

西南局领导考虑到马进才的失误实际上是由内奸引起的,所以并没处分马进才。给了保卫处长吴一民一个党内严重警告的处分。


西南局指示滇西南特委迅速查清女学员的下落,伺机进行营救行动。并加紧清查内奸的工作。

老莫也虽说心里挺得意的,表面上还是装出义愤填膺的样儿。

“鬼子和汉奸也太猖狂了,竟然敢在我们鼻子底下打我们的伏击,我们一定要给他们还以颜色!我这就出发回三合我的茶楼去,一是利用关系查出女学员们的下落,二是为谭莉同志建立我们自己的工作站做前期的考察。”

他对谭莉说:“你就负责在特委内部询查可疑人员,一定要把这个十恶不赦的内奸挖出来!”


谭莉说:“老莫同志我和你一起去三合吧。”

莫其东摆手说:“不行,不行。马书记说的对,象你这么漂亮的姑娘进了城一定会引人注目的,更别说是那些变态的小鬼子了。他们要是找个借口拦着你盘查那就要出事的,这个责任我和马书记都负不了。”

谭莉说:“人家许轶初同志长的可比我漂亮多了,但是人家不是也两进三合,大败宫本的猎兔计划的吗。还有人家周洁政委也比我漂亮,可是人家不是孤身去伪一师策反吗,她一个记者出身的姑娘现在也和许轶初同志一样能指挥打仗了,还不是锻炼出来的吗!”


老莫还是不肯带谭莉去三合,他心想你是日本人要抓的重点对象,千万别在我手里出事。你干其他事被鬼子抓了那算你活该,就是不能牵扯上我莫其东就行。

马书记也劝说道:“小谭姑娘,要锻炼有得是机会,不在这一时半会儿的。在安理清查内奸也非常重要啊,你们特别小组的领导要是都走了,那内奸谁来查啊?还有,我们破绎日军密码的工作还得你这位专家来做啊。”

这样,谭莉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只得先留在了根据地里。


老莫说:“我马上密电轶初同志,请她利用在三合的情报网设法查出学员队女同志的下落,然后我再去三合实地调查一下,看看有没有营救的可能。”

马进才说:“看看,又是麻烦人家许轶初,老莫同志啊,你要抓紧选址配合谭莉同志建立我们自己的联络站,不能什么事情都去希望许轶初,她也忙不过来的。西南局领导早有指示,为了配合国际反法西斯同盟,我们必须配合国民党军队把守好滇缅公路,现在唐生智将军倚重许轶初的能力,使得滇缅公路畅通无忧。我们不能拖了她的后腿。”


老莫说:“书记说的对,我尽量不麻烦轶初姑娘就是,我只是想看看她方便不方便,假如方便的话就顺带着帮我们一个忙,反正她们也正筹划着去营救那些国军的女战俘那。”

马书记说:“要是这样的话,那不不妨害给她一个电报看看。”


许轶初有专属自己使用的特别电台,这是唐生智特批给她的特权,别人是无法干涉的,所以她和上级党联系起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接到老莫的密电后,许轶初一边随手烧了电文稿,一边开动起了脑筋。

女学员被俘事件让她吃惊不小,她想党内一定是出了内奸。还有,看来这个三合城的特种慰安所胃口还真不小,并且还真那么挑剔,专抓国共两方的女军人。本来不引人注目的日军常见的慰安场所现在却被重视了,这倒的确是不多见的事。


在国共合作期间,许轶初又是高级情报人员,和八路军方面有联系也是很正常的事。

所以听了许轶初的汇报,唐生智一点也不感到惊讶。

不过被俘的是八路军的人,他又显得有些漠不关心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