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国恩仇录 卷八 钟山风雨起苍黄 第223章、战武昌(2)

头顶边关月心系天下安 收藏 6 6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2.html[/size][/URL] 次日下午,刘华率领的舰队抵达武昌水域。 “爱妃,你博学多才,朕考较你一下,这西瓜是什么时候传到中原的?”刘华正在甲板上和耶律希柔及重臣边吃西瓜,边观赏两岸风光。 “陛下,这西瓜是五代时由西域传入中原的。”希柔嫣然一笑,“宋代欧阳修《新五代史·四夷附录》记载:五代同州郃阳县令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2.html


次日下午,刘华率领的舰队抵达武昌水域。

“爱妃,你博学多才,朕考较你一下,这西瓜是什么时候传到中原的?”刘华正在甲板上和耶律希柔及重臣边吃西瓜,边观赏两岸风光。

“陛下,这西瓜是五代时由西域传入中原的。”希柔嫣然一笑,“宋代欧阳修《新五代史·四夷附录》记载:五代同州郃阳县令胡峤入契丹始食西瓜,契丹[以牛粪覆棚而种,大如中国冬瓜而味甘]。”

“嗯,爱妃真聪明!”刘华用牙签插起一边西瓜瓤递给耶律希柔,他以前中学读课外读物,知道《衣食住行史话》中就有“西瓜始于五代”一节。

“陛下、贵妃,恕卑职多嘴,其实西瓜不是五代时传入中原的!”御医薛将仕奏道。

“哦……薛爱卿,你说说看!”刘华好奇心大增。

“启奏陛下,据南北朝时人陶弘景的《瓜蒂言》记载:[有寒瓜甚大,可藏至春音,即此也。盖五代之先瓜种已入浙东,但无西瓜之名,未遍中国尔。]另外,唐代段成式的《行园》诗云:[寒瓜方卧垅,秋蒲正满陂。紫茄纷烂熳,绿芋都参差。]从诗中谈到寒瓜卧垅的时节看,正跟西瓜相符。且现在民间也称先上市的西瓜为[水瓜],后上市的西瓜为[寒瓜]。”薛将仕引经据典地说。

“是呀,陛下,虽然老臣不知道西瓜具体起源于何时,但是据国丈王坚讲,去年他在广西督军时,广西贵县农民开荒时挖掘出了一处汉宣帝时期的墓葬,随葬漆笥中就有西瓜籽……”史天泽也抬起头说道,胡子上沾满了淡红的汁液。

“哦,尽信书不如无书,看来这西瓜确实是汉朝以前就进入中原了。”刘华叹道。

对于广西出土汉墓之事,刘华是知道的。本来他当时还准备将此墓的陪葬品集中到重庆的博物馆中供世人参观,后来考虑到文物保护水平有限,只得指示将那汉墓重新填埋,待后世科技水平提高后再进行发掘工作,甚至将秦始皇陵和兵马俑等文物挖出来放到博物馆。

正当大家兴致勃勃地谈论着西瓜的历史,军情处处长风魔小太郎来禀报有重要军情,随后刘华带领重臣到船舱中的密室进行军议。

听完兀良、史天泽等人的建议后,刘华笑道:“呵呵,想不到吕文德军中还是有能人,居然猜到了朕的意图。也罢,既然吕文德分兵了,他的意图朕也猜到了。无非是想等朕顺江而下后,再重新收复武昌等地,以期将来截断我军的补给线。”

“陛下,那您准备如何处置?”兀良问道。

“呵呵,吕文德分兵,咱们也分兵!”刘华站起身来,指着军事地图说道,“马上就要到武昌了,咱们今晚停泊在夏口(今武昌)。明日,朕留下五万大军,其余9万平均分给兀良、史天泽、张柔你们三个,由你们带着军队顺江而下,分别夺取江州(今江西九江)、池州(安徽池州)、集庆(南京)等沿江重镇,然后安抚百姓,恢复经济,等朕前来!”

“臣等遵命!”兀良、史天泽和张柔看到可以亲自领兵出战,非常高兴。

“记住,不管是我军还是敌军,尽量少死人!”刘华郑重地交代道。

“是!”兀良、史天泽和张柔奉旨。

当晚,天军停泊在夏口。旗舰上,刘华摆下一座宴席,给兀良等人饯行。

推杯换盏几轮后,大家停下酒杯,一边抽烟,一边聊天。

“陛下,还是您想得周全,早就发明了监听水下动静的宝贝,要不然吕文德派来的水鬼,可能会把好些战舰凿穿了!”兀良恭恭敬敬地说道。

他说的是舰队下午遇到了潜伏在水下的宋军敢死队,这几百人利用芦苇杆换气,潜到天军战舰底下准备凿船。幸亏被监听设备及时发现,天军派了几百名精通水性的水军跳到船下,将宋军水鬼杀光后,及时修补了一下,才没有发生沉船事故。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虽然我军火器犀利,但是如果不能做到敌动我先知,还是一样打不了胜仗!” 刘华严肃地说道,“很多东西当然要想到敌人前头,才不会出意外。朕打仗没什么惊世骇俗的妙计,无非是步步为营、稳扎稳打,以准确的情报通讯配合指挥有序的部队,就能打败诡计多端的敌人!”

“陛下,臣等受教了!”兀良等人叹服道。

“陛下,这片水域曾经是三国曹操横槊赋诗的地方,今晚月色迷人,要不陛下也豪放一下,多年以后,必将被后人传为茶余饭后的佳话!”史天泽微笑道。

“老史,曹操不是在赤壁横槊赋诗的吗?”刘华好奇道。

“陛下,赤壁是曹操被火烧的地方,苏东坡的《前赤壁赋》讲,当时曹操[方破荆州,下江陵,顺流而东也],说明还没到赤壁。而我们离赤壁也就一天多航程,依老臣推断,曹操横槊赋诗大概就是这个水域了!”史天泽笑道。

“老史,你会唱短歌行吗?”刘华心中一动,问道。

《短歌行》是汉乐府的旧题,属于《相和歌.平调曲》,本来是一个乐曲的名称,这种乐曲怎么唱法,现在当然是不知道了。他虽然读书时学过曹操那首有名的《短歌行》,但是那只是文字,并非古时候配乐吟唱的,所以很想听听古人唱出来是什么调调。

“回禀陛下,老臣闲暇之时,略通音律,会唱一二。”史天泽豪爽地答应了刘华的要求,起身唱到: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慨当以慷,忧思难忘。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

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明明如月,何时可掇?

忧从中来,不可断绝。

越陌度阡,枉用相存。

契阔谈宴,心念旧恩。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

绕树三匝,何枝可依?

山不厌高,海不厌深。

周公吐哺,天下归心。

“好好好!”刘华被史天泽豪放的清唱所感染,大声鼓掌叫好,然后点评道:

“在这头八句中,曹操强调他非常发愁,愁得不得了。那么愁的是什么呢?原来他是苦于得不到众多的贤才来同他合作,一道抓紧时间建功立业。试想连曹操这样位高权重的人居然在那里为求贤而发愁,那该有多大的宣传作用。假如士人真有贤才的话,看了这些话就不能不大受感动和鼓舞。他们正苦于找不到出路呢,没有想到曹操却在那里渴求人才,于是那真正有才或自以为有才的许许多多人,就很有可能跃跃欲试,向他归心了。对酒当歌八句,猛一看很象是《古诗十九首》中的消极调子,而其实大不相同。

这里讲人生几何,不是叫人及时行乐,而是要及时地建功立业。又从表面上看,曹操是在抒个人之情,发愁时间过得太快,恐怕来不及有所作为。实际上却是在巧妙地感染广大贤才,提醒他们人生就象朝露那样易于消失,岁月流逝已经很多,应该赶紧拿定主意,到我这里来施展抱负。所以一经分析便不难看出,诗中浓郁的抒情气氛包含了相当强烈的政治目的。这样积极的目的而故意要用低沉的调子来发端,这固然表明曹操真有他的愁思,所以才说得真切;但另一方面也正因为通过这样的调子更能打开处于下层、多历艰难、又急于寻找出路的人士的心扉。所以说用意和遣词既是真切的,也是巧妙的。”

“陛下,末将敬您,普天之下,贤明如刘备,爱才如曹操,都比不上陛下!连末将这样的水匪也被陛下不拘一格选拔……”舰队总指挥杨文荣起身敬酒,刘华毫不犹豫地一饮而尽。

“陛下,据宋国皇宫卧底的密探禀报,当初您的七律传到赵昀耳朵里,他吓得摔下龙椅,在床上将养了三天才下床呢!”张柔媚笑道,“难得今天您有空,不如再赋诗一首!”

在众人的强烈要求下,刘华借着酒意,抽出腰间宝刀,纵声唱到:

我剑何去何从

爱与恨情难独钟

我刀划破长空

是与非懂也不懂

我醉一片朦胧

恩和怨是幻是空

我醒一场春梦

生与死一切成空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恨不能相逢

爱也匆匆恨也匆匆

一切都随风

狂笑一声长叹一声

快活一生悲哀一生

谁与我生死与共


我哭泪洒心中

悲与欢苍天捉弄

我笑我狂我疯

天与地风起云涌

我醉一片朦胧

恩和怨是幻是空

我醒一场春梦

生与死一切成空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恨不能相逢

爱也匆匆恨也匆匆

一切都随风

狂笑一声长叹一声

快活一生悲哀一生

谁与我生死与共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