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天狼 第三卷:南美洲 第二十六章:铁血长征(二)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49.html


“克里姆林宫看来是把我当成了有着浓郁的‘勋章情结’的列昂尼德.伊里奇.勃列日涅夫同志了!”面对着站在自己面前忧心忡忡的托洛廖夫上校,瓦连京.科拉别利尼科夫大将微笑着从自己的抽屉起去了那枚刚刚由梅德韦杰夫总统亲自授予的“国家功勋”三级勋章。

前苏联堪称世界上勋章种类最全、数量最多的国家。有为工作突出的社会主义建设者们设立的“劳动红旗”勋章、“镰刀与斧头”金质奖章;有为在战争中立下赫赫战功的指战员们设立的“苏联英雄”勋章、“胜利”勋章;甚至有为多子女妇女专门设立的“英雄母亲”勋章。而以发奖章、勋章的方式颂扬自己治理下的繁荣而稳定的苏联社会,更成了前苏联领导人勃列日涅夫工作日程中最重要的事,并对此走火入魔。勃列日涅夫当政期间究竟给多少人发了多少奖章和勋章,已无法统计清楚;但可以说清楚的是,他没少给自己发勋章,仅仅以列宁名字命名的奖章他就得了3次,金星勋章得了19枚,苏联英雄勋章更得了4枚,在这个领域只有“红色战神”朱可夫和他享有相同的记录,不过朱可夫元帅的勋章都是货真价实的。而在伟大的卫国战争时期,勃列日涅夫最为显赫的地位也不过是第18集团军的政治部主任。

苏联解体后,作为那个时代标志之一的苏联勋章似乎在一夜之间变得一文不值。只有在俄罗斯国内外的古玩市场,制作精美、历史价值极高的苏联勋章才是那些收藏家们的钟爱。但是向来骄傲的俄罗斯人还是十分珍视体现自己功绩和荣耀的勋章,在盛大的节日和官方庆祝仪式上,经常可以看到胸前挂满勋章的老人。而且,而部分前苏联时期的国家勋章现在在俄罗斯仍然得到承认。例如曾在苏联时期获得过苏联英雄称号的俄罗斯人可免费乘坐地铁和公交车等公共交通工具。

而经历了苏联解体的阵痛之后,苦难深重的俄罗斯民族再度用荣誉来激励自己的前行。除了向那些那些在苏联时期曾获得过社会主义劳动英雄称号和劳动荣誉勋章的俄罗斯人提供国家津贴之外。根据1994年颁布实施的《俄联邦国家奖励条例》莫斯科政府更设立了新的最高荣誉—“国家功勋”勋章。

在2000年的在克里姆林宫安德列耶夫大厅举行的俄罗斯新总统宣誓就职仪式之中,除了普京手按俄罗斯联邦宪法,庄严宣誓之外,另一个引人注目的动作,便是前总统叶利钦亲自将“国家功勋”一级勋章授予普京,并说道,“我向他转交的不仅是总统权力的象征,重要的是,他将为国家和全体俄罗斯人民的命运承担责任。”叶利钦在讲话结束时,语重心长地咛嘱自己的接班人:“我再次向你重复我曾说过的话:珍惜俄罗斯!”2001年6月俄罗斯独立日时,普京也投桃报李,授予已经退休的叶利钦以当今俄罗斯最高奖章—“国家功勋”一级勋章,称赞叶利钦为“俄罗斯民主之父”。

瓦连京.科拉别利尼科夫大将手中的“国家功勋”三级勋章虽然要略逊于两位前总统手中的“国家功勋”一级勋章但却也同样代表着至高无上的荣誉,可是说是对这位位为前苏联和俄罗斯国防事业鞠躬尽瘁的老兵最好的褒奖。但是这位曾经在阿富汗和车臣浴血奋战过的将军此刻却用一种俄罗斯人所特有的方式来面对这自己离开军队之前最后的荣誉。他徐徐将手中那装饰精美的勋章盒打开,将闪烁着光芒的“国家功勋”放在自己手中已经饮尽的酒杯之中,然后再向酒杯之中注满伏特加。

这是一个古老的俄罗斯军队的传统,据说可以追溯到沙皇俄国时期,但是这一传统的大行其道却是在卫国战争时期,来自广袤北国的军人称它为:“清洗勋章(Rinsing the Order)” 新授勋的人都会勋章扔到伏特加的酒杯之中,然后,喝光自己杯中的醇酒,不用手而用牙齿将勋章重新取出来。这或许就是在残酷的雪原之中顽强生存着的俄罗斯民族所信仰的一切—荣誉加烈酒。

“这次柏林之行,我相信你已经从那些西方的情报掮客手中获得了我们所想要知道的东西了吧?”瓦连京大将一边品味着杯中的烈酒一边仿佛闲话家常一般的随口问道,毕竟他已经不再是俄罗斯武装力量的耳目—总参谋部情报总局的负责人了,虽然还保有所谓“总参谋部顾问”的头衔,但是瓦连京大将却深知自己的军旅生涯早在3天前就结束了,此刻的向托洛廖夫上校提出的问题纯粹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而已。

“中央情报局方面给出了柏林近十年来秘密实施的‘乌斯塔沙’计划的相关资料。所有的情报都显示,父亲您的猜测并没有错,联邦德国正在秘密从东欧各国扶植亲德势力,并大举招募仆从军。”托洛廖夫上校从自己手边的公文包中取出一份厚厚的报告放在了瓦连京大将的办公桌上。“这个你还是留着交给亚历山大.什利亚科特里夫中将,他将负责‘格鲁乌’将来的工作。”瓦连京大将微笑着将报告推了回去。

“父亲,柏林方面始终没有放弃重整军备的努力,我们伟大的祖国却在自毁长城,如果这样的情况继续维持下去的话……我担心再有一次‘巴巴罗莎’的话,我们未必能在莫斯科城下挡住那些喷绘着‘铁十字’的战车。”看着瓦连京大将一幅无所谓的表情,托洛廖夫上校不无担心的提醒道。“我的孩子,你多虑了,首先这早已不是斯大林和希特勒的时代了,在日益民主的欧洲和俄罗斯之间,已经不可能再出现个别独裁者由于个人野心而发动战争的可能了。其次我们伟大的祖国已经不用再依靠尸山和血海来保护我们的边境线了,无数发射架上的核武器足以令任何窥测俄罗斯的强盗望而却步。”瓦连京大将一边说着,一边从自己身后的书架取下一本装订精美的小册子放到了托洛廖夫上校的面前。封面上赫然写着俄语:“改革与新思维”的字样。

“我的孩子,我现在才发现你竟然和那些‘老近卫军’一样满脑子都还是冷战、甚至是二战时代的思想。你应该回去好好看看这本书。戈尔巴乔夫同志早就指出:在现代条件下的战争不可能使任何人从中获利,只会导致人类文明的毁灭。过去坚持的社会主义将在新的世界大战中取得决定性胜利,和各国人民将通过战争埋葬帝国主义的论点已经不符合核时代的现实。所以我们和美国、我们和欧洲之间‘只能一道生存下去,或者一道死亡’。所以‘除了和平共处之外,没有其他出路。’你明白吗?”瓦连京大将微笑着说道,但是他脸上所浮现出的那恍然大悟的表情却令托洛廖夫上校感觉是那样的陌生。

身为一名俄罗斯军人托洛廖夫上校并非没有接触过前苏联最后一任领导人—戈尔巴乔夫所提出的所谓“新思维”。更深知那位被西方思潮所俘虏的领袖在瓦解苏联帝国时所作过的一切。对外的“自废武功”、“战略收缩”以及对内的所谓“民主化”、“公开性”和“多元化”几乎将俄罗斯民族在20世纪最后的十年之中拖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全人类的价值和全人类的利益高于一切’,这是那门子的狗屁,那些不过是西方人编出来骗小孩子的玩意竟然被我们的领导人奉为经典……核武器可以阻止战争的爆发吗?荒谬,即便是最为先进的洲际导弹也只是人类武器库中的一个组成部分,美国人从来没有放弃过拦截我们的核武器以及用他们的核弹头夷平莫斯科的企图……冷战时代阻止战争爆发的真正因素并不是发射架上的那些核弹头,而是东、西两大军事集团之前各方面的势均力敌,这个世界人从来没有听说过通过自残来获取尊重的……‘携手共建统一的新欧洲’?笑话,伦敦、巴黎、柏林甚至华沙所想要的不过是一个沦为他们奴隶市场和廉价自然资源开采地的俄罗斯,如果我们手中没有利剑,他们是永远不会真正的尊重俄罗斯的。”而曾经在托洛廖夫上校面前大力批驳“新思维”的正是瓦连京大将本人。

“父亲……可是你……”托洛廖夫上校正要提出疑义,却遭到了对方劈头盖脸的一通训斥。“回去好好看看这本书吧!特别是第95页到第102页,我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你在这里瞎耗,快走吧!记住以后不要再在不合适的场合发表你的那些谬论了。”

“这条老狗终于上道了。”而在就在瓦连京大将发出那愤怒的咆哮之时,在位于这座新大楼地下室的情报指挥中心之内,新任俄罗斯武装力量总参谋部情报总局局长—亚历山大.什利亚科特里夫中将正冷笑着透过墙上巨大的电子显示屏关注着这对父子的对话。负责汇总来自各个情报部门信息的指挥中心永远是大楼最重要的部位,这里24小时昼夜运转。该中心的保密级别极高,只有约百名“格鲁乌”情报人员有权进入。在指挥中心的整面墙上,挂着无数个的监视器。在监视器上方挂着信号盘,显示了莫斯科、伦敦、巴黎、北京、东京和华盛顿的时间。

“不过这一切都太晚了,通知那些‘勇士’们可以开始行动了。该死在我们‘格鲁乌’的地盘之上竟然让那些内务部的土狗动手。”亚历山大中将多少有些愤愤不平的说道。毕竟身为军人他虽然已经出卖了自己的灵魂,但是依旧保持着那份骄傲。俄罗斯联邦内卫部队编制之下有“勇士”、“罗斯”、“罗西奇”、“斯基弗”等多支特种部队,而俄罗斯内务部队更宣称“勇士”特种部队已经具备了代表俄罗斯特种部队最高的职业水准。

但是在亚历山大中将看来,与在长期以来以在敌人后方实施集中侦察,必要时摧毁敌人的机动型核攻击武器,实施破坏行动并在敌人后方开展游击战争,甚至兼有暗杀著名的军政活动家任务的“格鲁乌”特种部队相比,“勇士”顶多就是一群看家护园的土狗而已。但是这次行动的幕后人士却显然是顾忌到了曾经在车臣、阿富汗等地身先士卒的托洛廖夫上校在“格鲁乌”特种部队之中那无人能及的人望而被迫调动了俄罗斯联邦内卫部队来执行这项秘密任务。

“我知道了,父亲,那我就先告辞了。”但就在托洛廖夫上校准备起身告辞之时,瓦连京大将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大口大口的红色呕吐物从他的口腔之中汹涌而出,而伴随着身体剧烈的抖动,大团大团的白色头发和眉毛从瓦连京大将头上和脸上迅速的脱落下来。“您……您中毒了……。”如此可怕的景象在托洛廖夫上校并不陌生,那是继承了原克格勃狠辣手段的俄罗斯联邦安全局(FSB)最近常有了一种暗杀手段—发射性武器钋—210的中毒症状。

放射性元素钋最早是由居里夫人在19世纪末发现的,居里夫人为了纪念自己的祖国波兰,将这种新元素命名为polonium(钋)。钋是一种非常稀少但是放射性很高的元素,有时会在一些铀矿中找到。即便是在核工业发达的俄罗斯,也只有一家工厂可以制造钋—210,莫斯科对这种物质控制得非常严格,不可能被人偷盗。2006年11月在英国寻求政治避难的前俄罗斯联邦安全局特工—利特维年科在伦敦市中心一家日本餐馆用餐后感到身体不适并入院治疗,随后便不治身亡。

随后英国卫生防护局宣布,他们在利特维年科尿液中检测到放射性元素钋-210,并将矛头指向了俄罗斯政府。在世界情报界中,俄罗斯联邦安全局素以心狠手辣闻名,一旦确定追杀目标,就绝不留活口。许多俄罗斯叛国的间谍虽然更名改姓,逃至国外,但最终还是丧命在俄罗斯联邦安全局之手。

钋-210具有极强的毒性,它对人体的伤害比氰化物要毒2500亿倍。钋-210一旦进入人的体内,不管是通过呼吸、饮用、服用或者伤口感染,哪种途径进入,它都会毁坏DNA并且造成放射性的病状。钋-210没有解毒剂,因此只需一颗尘粒大小就足以取人性命,受害者根本无法透过感官察觉,而下毒者本身也要敢冒相当大的风险。正是这种对人体的致命杀伤力,使其成为最理想的暗杀武器。唯一安全的手段将钋—210装进玻璃瓶甚至信封,伺机洒入受害者的食物或饮水之中。

“父亲……”托洛廖夫上校快步跑上前去紧紧抱住瓦连京大将不停战栗的身体,身为一名职业特工托洛廖夫上校知道钋-210一旦进入人体,目前还没有办法将它从人体中去除。因此此刻他所能作的只有发现到对方所留下的蛛丝马迹的破绽,寻找到元凶的所在。“对方是用什么方式的投毒的呢?”托洛廖夫上校努力寻觅着毒源,但是很快便依旧沉在杯底的“国家功勋”似乎给了他答案。“注意……孩子……‘妖僧’已经回到了克里姆林宫……。”虚弱的瓦连京大将用尽自己最后的力气在托洛廖夫上校的耳边说道,而就在他话音落地的同时,办公室的大门被重重的撞开了,12支KLIN型冲锋枪几乎同时指向了赤手空拳的托洛廖夫上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