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睡在屋檐下[长城军团]

七色石 收藏 6 247
导读:[face=楷体_GB2312][size=16][color=#0000FF]睡在屋檐下 昨夜下了一夜的大雨,早上仍是秋雨淅沥。前几日高温不止的空气也难得地收起了它火爆的脾气! 天,终于凉下来了。 带着这难得的凉意,吸着这难得的温润,撑着小红伞,不紧不慢地步行在上班路上,思绪滚滚地潮起来。有种身有所寄,情有所托,心有所依的惬意与满足! 又要经过劳动力就业指导中心了,我下意识地收起放松的心情,挺直腰杆和脖子,抬头挺胸,直视前方,准备象往常一样,故作矜持而僵硬地走过这段不到100米的路段。 每次

睡在屋檐下


昨夜下了一夜的大雨,早上仍是秋雨淅沥。前几日高温不止的空气也难得地收起了它火爆的脾气!

天,终于凉下来了。

带着这难得的凉意,吸着这难得的温润,撑着小红伞,不紧不慢地步行在上班路上,思绪滚滚地潮起来。有种身有所寄,情有所托,心有所依的惬意与满足!

又要经过劳动力就业指导中心了,我下意识地收起放松的心情,挺直腰杆和脖子,抬头挺胸,直视前方,准备象往常一样,故作矜持而僵硬地走过这段不到100米的路段。

每次路过这段路时,心里总有很多复杂的东西在涌动。虽然是短短的一段距离,却总是极不情愿又极难为情地经过,用“度步如年”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每天上下班时,路两边总是成群的无业人员聚集在那里,有的站着,有的坐着,有的干脆躺在地上。他们的身边总是放着简易而破烂的行李——尼龙袋装的被褥、乱七八糟的背包、草席。这些人有的是刚从京外来找工作的,有的是刚被老板辞退又来找工作的,有是因劳动纠纷来找劳动仲裁的。可是仲裁机构早搬走了,我也便常常被他们叫住询问劳动仲裁机构的去向。虽然我不是劳动部门的人,但多少知道一点点,况且劳动部分门分成了好几个办公地点,相距甚远,如果跑错了地点,事由不对路,还得再找对口的办公区,岂不是耽搁了他们的事!如是,每每遭遇他们的问询,我便要问清事由、目的和他们的期望,然后再告之他们如何去办理。虽然他们不解我的询问,但是他们却把我当倾诉对象,总是实话实说地告诉我发生了什么纠纷。于是,我便指明他们往哪里走,找什么机构办理。然后,在他们的感激声中,看着他们匆匆远去的背影,默默地祝愿他们一切顺利。

路两旁的人,不管来自哪里,他们聚到了这个角落里,无论认不认识,总是自来熟地聚在一起,或聊天说笑,或共吃一个馒头,共喝一瓶水,共读一张报,共躺一块席子,大有他乡遇故知且同甘共苦的真挚!不知他们什么时候聚在这里,也不知他们又将去到哪里,吃在哪里,住在哪里。总之,一年四季,总是来来去去的。不管早晚,在路的两边呆着。只要有人经过,他们立即鸦雀无声,齐刷刷地将目光投注在人家身上,从头打脚地打量。那眼神里有羡慕,有自卑,有鄙视,有不服,也有挑逗,一个个对你行注目礼,直到你走远了,他们便将目光收回来,又重新投到下一个路人身上。他们操着各种口音的人都有,如果你也认真地注视其中的某个人,便有些人嫉妒或者诡异地说着不三不四的话,甚至有下流的玩笑。所以,每每经过此地,虽然我心里同情他们,但我总是要装作冷傲且目不斜视地接受他们的注目礼,直到走到他们看不到的地方,才放松紧绷的表情,松懈一下绷直的腰杆。

前几天,北京出现了近60年以来少有的酷热天气,于是每天上班经过时,常常发现马路牙子上坐着刚从睡梦中醒来的人外,整幢楼一层的窗下仍有不少人在酣睡。马路是嘈杂的,汽车也在喧响,他们或在地上铺张旧报纸,或一条破旧的床单,或一张破烂的草席,身边放着简陋的背包,就在梦乡里不知返了。

看到他们睡得如此踏实,我反而羡慕起他们的好觉来了。可是,再看两边满地的大小便与狗粪、垃圾袋和餐盒,以及招来飞舞的蚊蝇,心里不由生出一股厌恶!是那种同情里有股恨其不争的厌恶!

昨夜下雨了,他们该不会再露宿街头吧!当我再次经过时,潮湿的路两边没有一个人影,却在一楼的两个窗户下,仍有两个打地铺的人。所不同的是,这两个地铺居然在人家防盗窗和路栅栏间挂起了新蚊帐。想必是前几日蚊子多,而今下雨了,那蚊子也看中了这块避雨的风水宝地吧。这两个人,一个把头和脚蒙在一块旧线毯里酣睡。他在这里睡过好几天了,想必是仍没找到工作。而另一个人却让我眼前一亮,在人家屋檐下,一块旧席子,一顶新蚊帐,一个旧而干净的双肩背包。更与众不同的是,在喧闹的大街上,他居然穿着整洁的浅黄格子短衫,盘着腿,正襟危坐,直挺挺地坐在席子上,专注地读着一本书。那样子,既象在练功打坐,又象老学究在读史书今论呢。再看那书,原来是在如饥似渴地给自己知识充电呢!在这喧哗的街头,在那个屋檐下,他静静地坐在哪里,此时,这个世界仿佛只有他存在。这下该轮到我向他行注目礼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紧走几步过去后,我又后悔了,这么触动心灵的一幕我居然没留住,可真要去拍下,难说人家不愠不怒。于是,我又撑着红伞往回走,生平第一次在街头偷拍了一张照片!

此刻,我的思绪很混乱!平日里那些发呆的目光,感激的目光,与这屋檐一隅的对比,地方还是那块地方,人还是那类人,只是那景象不一样了!那闹市中静静的一幕,与我们静静的办公室里的喧闹对比,又是另一番滋味在心头!为什么有那么多人拿着国家的俸禄却终日无所事事!还总觉得国家欠他八辈子债似的!还有一些人,坐井观天,对别人生存状况的冷漠,对那些求职者的排斥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再想想那满地的垃圾,那人睡屋檐下的现实,这一切,到底是谁之痛!这是我等草根反思的问题还是这个社会该反思的问题!

但愿我只是只是无病呻吟!



(二〇〇九年八月十九日星期三13:31)

本文内容于 8/19/2009 3:32:01 PM 被七色石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