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扫黑记:从司法局长落马到50多名贪官入狱

回家种地 收藏 3 59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2009年08月19日09:32 中国新闻周刊




重庆扫黑


1997年,重庆直辖。这个因水而兴的码头城市,自此成了中国西部的桥头堡和发展重心。


视频:重庆警方铲除14个涉黑团伙抓捕1544人


来源:重庆电视台《午间新闻》

为了更便捷地获取暴利,一些人使用暴力垄断市场,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此后,他们开始谋取人大代表之类的政治身份,并在警界寻找保护伞。而巴蜀深厚的江湖文化背景——“袍哥”传统,也是具有黑社会性质的团伙滋生的土壤和润滑剂。


2007年主政重庆后,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提出了“平安重庆”的目标。次年6月,他将“打黑英雄”王立军从辽宁调至重庆任公安局局长。而近来发生的出租车罢运、“7字头”公交车事故,以及“3·19”枪案,更让主政者觉察到了涉黑问题的严重性。打黑行动悄然展开,今年8月,重庆司法局局长、被传与多名“黑老大”交往甚密的文强落马。


官方统计,截至2009年8月中旬,重庆市落入法网的涉黑成员已达1500余人,另有50多名官员因贪腐入狱。


而这一切,只是个开始。


“东北虎”山城肃警


这位曾侦破过东北黑社会老大刘涌案的公安局长,空降重庆后连放“四把火”。有观察人士认为,这几个步骤是按部就班的,“打算得非常细,等于一块一块搬掉了文强的垫脚石”


本刊记者/ 周华蕾 (发自重庆)


素有“东北虎的铁掌”“王青天”之称的辽宁省锦州市前副市长兼公安局局长王立军空降山城重庆后,又多了一个绰号——“工作狂”。


王立军到任重庆的第三个星期,便放了“第一把火”。2008年7月10日到9月30日,重庆市公安局开展了历年来出拳最重的“夏季社会综合治安整治行动”,破获刑事案件32771起,逮捕近万名涉案分子,一时间,重庆的看守所几乎爆满。


今年1月8日,这位50岁的局长和他的逾千名同事又在渝、湘、黔交界三角地区,突袭清剿黑枪,摧毁了4个地下“兵工厂”和10余个制枪窝点。


两个半月后,重庆又启动了为期半年的“破积案、追逃犯”的联动战役。据重庆市公安局通报:此后仅21天,便破积案1688起。


“第四把火”是6月20日开始的“打黑除恶”行动。截至8月17日,担任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16年之久的“文大爷”被双规,黎强、陈明亮等在本地有头有脸的亿万富翁被逮捕,涉案的还有数十名警方人物。“阵仗相当大,”一位重庆警察评价道。


有观察人士认为,这几个步骤是按部就班的,“打算得非常细,等于一块一块搬掉了文强的垫脚石”。而在去年把重庆警界任要职16年的文强调任司法局,据推测也是出于通盘部署。


几场暴风骤雨后,相当的重庆市民已经把王立军当作了守护神,“王青天”的美名口口相传。


而就王立军本人而言,打黑带给他的不仅是“一级英模”的荣誉,更是困惑。5年前,他曾在CCTV坦白,他并不情愿被塑造成一个英雄,他觉得自己其实是弱者。


在东北的近20年警察生涯里,王立军和他的战友们先后将800多名罪犯送进了监狱,扫荡了辽宁铁法、铁岭和盘锦的多个黑社会性质团伙,被多次授予国家级荣誉。他的故事亦被拍成电视剧《铁血警魂》。


一度名扬江湖的、辽宁黑社会头目刘涌,由于案情的复杂性,便是被王立军所在的公安局羁押——王立军在铁岭时,刘涌被关在铁岭,后来王立军调任锦州市公安局长,刘涌也跟着被提到了锦州。他顺利完成了羁押刘涌的任务,直至刘涌被枪决。


因为雷霆般的打黑行动,铁岭原市长李士文曾经称他是“铁岭的镇市之宝”,但这也让他成为黑暗势力的眼中钉。


早在90年代,就曾有人出过几十万的价格,要求买王立军的命。这个价格在2003年涨到了500万元。因为打黑,他和家人饱受恐吓,以致不能正常地生活。王立军出入生死多次,身上布满了伤痕。最严重的一次,他头部受伤昏迷了10多天,单位把花圈都准备好了,他却奇迹般地又活过来。


随之而来的是民间种种“耸人听闻”的传言。有人说,他睡觉都穿着防弹衣,洗澡时会带着微型冲锋枪,有保镖贴身保护;有人说,王立军“经历惨痛家庭变故,早年因为打黑,妻子、女儿被黑社会杀害,剥皮,并把杀害场面拍成录像寄给他本人”;有人说,他是全国唯一幸存的一级英模⋯⋯王立军善谈,但为人低调,鲜有接受媒体采访,虚虚实实的传言更让他成为一个传奇人物。


2009年7月31日下午,这位局长应邀出现在重庆企业家们的视线中,对6月份以来展开的“打黑除恶”专项斗争进行解读。既没有防弹衣,也没有保镖。他戴眼镜,眼梢微微下垂,油亮的分头,给人感觉很儒雅。


尽管外界对王立军的评价是温和而理性,但在系统内部,他却被认为有点“作风强硬”。


甫一上任,王立军便硬性规定:市局坐班的警官要穿白衬衣、西裤,皮鞋必须是黑色。之前,警察们的穿着都是凭个人喜好。办公室的烟灰、烟头也在考察之列,一经发现就扣分。他常常在深夜随机电话,对值班人员突击检查。


在打黑除恶行动中,王立军向一位专案组成员问起工作进度,他问:“×××抓到没?”对方答:“还没抓到。”王立军勃然大怒:“你还抓不抓了?”


执行历次严打以来,他在公安系统内部实施“口禁”,要求每个人“不过问,不打听,不传言”。对于朋友的热情邀请,一些任务在身的警察选择了关机或者婉拒,“特殊时期,茶能不喝就不喝,火锅能不吃就不吃”。重庆市人大代表、亿万富翁黎强被捕后,他被扣留的手机不时有提示逃匿的短信响起,其间便不乏“内部人士”。


据重庆人事网显示,重庆市公安局正公开招募300名基层警员。这样的招聘规模是罕有的,这在某种程度上可能预示着,公安系统将面临部分“换血”。


案子一多,事也就多了。据说王立军本人深居简出,一日三餐,常以馒头稀饭就咸菜为主,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其余时间除了工作还是工作。


业内流行着“白加黑”“五加二”的说法,工资没有涨,压力和工作量却翻倍了。不时有人开几句玩笑,说要辞职。甚至有派出所民警因为长期值班,一时情绪失控把办公桌掀了。而重庆警界普遍的声音是,“终于觉得自己像个警察了”。


出身于警察世家的一位周姓警官说,以前的自己“该下班就下班,该耍就耍”,但她记得童年的五六十年代,她的父亲总是加班到夜里九十点,直到退休都在现场。


“现在天天睡大觉是不可能的,”她说,“好像回到了爸爸工作的年代。


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