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愤!切尔基佐沃市场事件 华商利益何在?

景大便 收藏 2 452

莫斯科东部行政区区长叶夫季赫耶夫7月29日宣布,切尔基佐夫斯基集装箱大市场自当日起被临时关闭。被查扣的二十亿美元中国商品和在市场谋生的中国商人命运再次引起关注。


叶夫季赫耶夫称,当局最近接到俄消费者权益保护和公益监督局对该市场违反卫生规定的大量投诉,所以下令临时关闭市场。他同时表示,暂时尚不确定市场何时恢复营业。只有在通过有关方面的复查并获得许可后,市场才会继续开放。


当天,警方介入监督执行市场停业整顿命令,从市区抵达市场的路线巴士已经停开。


本月初,俄罗斯总理普京要求内务部、安全局和检察院彻底改变打击走私活动局面,尤其是轻工产品走私活动方面。普京批评说,在莫斯科市内一市场查获了近二十亿美元的走私货,却至今未得到处理。


一周后,俄总检察长柴卡透露,普京所指的是切尔基佐夫斯基市场没收的近六千个集装箱的货物,价值二十亿美元。他同时表示,有些走私商品经检验对人身体有害,将通过销毁等手段予以处理。


知情者证实,这些查封的商品绝大部分是通过“灰色清关”的中国商品,涉及三万名左右在俄华商。


俄总检察院侦查委员会侦查总局二十九日向莫斯科市长卢日科夫递交建议书,要求其采取措施消除该市场商品仿冒等违法行为,并在一个月内给出处理结果。


建议书指出,该局在今年三月二十日侦办切尔基佐夫斯基市场走私案时发现,位于该市场的俄“ACT”集团公司存放和转运大批对人体健康有害的商品,并且在该市场工作的大量外国商人身份不合法。莫斯科市行政当局和市场主管部门监管缺失,没有对市场内大量私搭建筑和卫生状况实行规划、登记和检查。


切尔基佐夫斯基市场位于莫斯科东区,形成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是莫斯科最大的服装鞋帽等日用品批发市场,并辐射俄罗斯和独联体周边国家。在这里经营谋生的主要以中国人、越南人和中亚人为主。


卢日科夫日前曾表态说,市政府将争取在今年底之前关闭切尔基佐沃市场。








华商成为俄国内矛盾牺牲品



这已是赵伟(化名)第8次驱车来到被关闭的切尔基佐沃大市场附近,和前7次一样,他没敢下车,只是隔着车窗,偷偷观察对面的动静。


“哪敢过去问啊,现在街上盘查身份的警察一波又一波,没准一下车就给查证件,然后把你遣返回国,”7月14日,他在向本报记者讲述当天早上的这一切时,语气充满沮丧,“我几十万的货还在里面呢!”


来自浙江的赵伟,在莫斯科经商7年,在该市生意最旺的切尔基佐沃大市场租下一只四十尺的集装箱,起早贪黑地批发廉价的皮革制品。与其他在这里的数万名华商一样,当6月29日莫斯科东区市政府突然下令临时关闭这家市场时,他价值上百万的钱款货物被扣在了市场内。


时间一天天过去,“临时关闭”的市场重开的希望越来越渺茫。就在赵伟第8次去打听消息的那天,莫斯科市长卢日科夫在电视直播节目中谈到切尔基佐沃大市场时说:“让中国人和越南人都去休息吧。”


赵伟只能趁早上盘查比较松的时候来看一下,看什么时候被允许进去拉货。


切尔基佐沃大市场,因地处伊斯梅洛沃地区而又被称为“伊斯梅洛沃市场”。华商们习惯把它音译为“一只蚂蚁”市场。


无数像蚂蚁一般辛勤而微弱的华商在大市场内艰难辗转地讨生活。但将镜头远远地拉开才会发现,这“蚁巢”原来是在几头大象的脚边。当大象们因为一次不经意的漫步而将它踏碎时,“蚂蚁”们不会知道是为什么。


“切尔基佐沃大市场突然被关,这里面的复杂背景超出想象。”中国驻俄罗斯商务代表处的一位负责人对本报记者说。


“城中之城”的国王


位于莫斯科东区的切尔基佐沃大市场,占地200余公顷,于上世纪90年代初苏联解体后形成,货物销往俄罗斯全国及周边的独联体国家。


这是莫斯科的“城中之城”,经营服装、玩具的中国人和越南人、经营皮货和鞋的阿塞拜疆人、土耳其人、印度人,以及独联体各国的商人聚集于此,每天天不亮就在租来的集装箱里叫卖。很多商人吃住在这里,有时数月都不会离开一次。


这“城中之城”的“国王”,便是捷利曼·伊斯梅洛夫。


1957年出生于阿塞拜疆的伊斯梅洛夫,是拥有切尔基佐沃市场的莫斯科AST控股集团的主要股东。


“伊斯梅洛夫是苏联时期的经济学家,非常有生意头脑。”一位从事俄罗斯经济研究的专家对本报记者说,“他从小贸易商起家,几年间把切尔基佐沃从一个小批发市场做成东欧最大的日用品集散基地,并在此基础上发展起自己的商业帝国。”


“切尔基佐沃大市场的暴利是这里的所有商人一致公认的。”赵伟说,“一个四尺集装箱的月租金在平价的时候是6000美元左右,管理费4000美元。大市场还专修了十几个厕所,每使用一次,就要收取2美元,光是一个厕所,一年的收入就将近上百万美元。”


从“蚂蚁”们身上搜罗了大量财富之后,伊斯梅洛夫的言行开始引发众怒。他公开说自己“看不起俄罗斯人,守着这么好的资源还把国家弄得这么穷”。同时,他将资产逐渐转移出俄罗斯,并递交了加入土耳其国籍的申请。


伊氏刺激他的同胞的“巅峰之作”发生于今年5月23日。他在土耳其安塔利亚兴建的超豪华酒店“马尔丹宫”在这天开业。开业典礼成了一场“黄金雨”——专门租用飞机空运了110公斤名贵鱼子酱到场,来捧场的名流有帕里斯·希尔顿、歌手玛丽亚·凯丽等,每人的出场费达60万英镑。伊氏的私人飞机还向场地抛洒了6100万元的美钞。


耗资15亿美元,以伊斯梅洛夫父亲名字命名的“马尔丹宫”极尽奢华——私人沙滩用埃及进口的9000吨白沙铺成;1.6万平米的游泳池,坐小船也要半小时才能抵达对岸。


在回答为什么不拿这笔投资来帮助处于金融危机中的祖国时,伊斯梅洛夫对土耳其“法塔”报说:“当我在莫斯科举步维艰的时候,当我连家庭都养活不起的时候,谁也没有来帮我。在神的帮助下现在我有了一切,钱是我挣的,我想花到哪就花到哪。”


伊斯梅洛夫的言行让俄罗斯总理普京激怒。“马尔丹宫”开业几天后,普京突然在一次内阁会议上质问起切尔基佐沃大市场走私问题的处理情况。一个月后,这项伊氏旗下最大的资产被查封。


“两大派系垂涎的肥肉”


金融危机之年,伊斯梅洛夫不是唯一让普京震怒的寡头。


在查封大市场的同时,上月初,普京突至铝业大亨奥列格杰里帕斯卡旗下位于圣彼得堡郊外的一家工厂,怒斥这位俄罗斯第二大富翁是“蟑螂”,并严令其工厂立即开工,解决工人的工资问题。


6月23日,普京又出现在俄罗斯最大的零售集团X5旗下的连锁超市中,勒令超市降价让利困苦的市民。


“当前的危机是考验这些富人的良机,到了偿还道德债务的时候了。”总统梅德韦杰夫也在电视直播中发出警告。


金融危机给俄罗斯经济以重创。莫斯科街头出现指责普京的示威。为此,克里姆林宫选择向富人开刀,以向贫富悬殊宣战的姿态来缓解经济萧条下的社会矛盾压力。


具体到大市场本身,普京的铁腕还来自另一层渊源。“来自圣彼得堡的普京本次矛头直指莫斯科市长卢日科夫。”前述不愿具名的俄罗斯经济研究专家说。


卢日科夫与伊斯梅洛夫的密切关系在当地众所周知。在两个月前那场令普京不快的“美元雨”庆典上,卢日科夫也是座上贵宾。


通过切尔基佐沃大市场,伊斯梅洛夫每年为莫斯科市政府创造了将近60%的预算外资金。因此,在大市场连年传出要被查封的消息时,卢日科夫从来不予置评,而大市场也一直屹立不倒。


大市场所在地块属于国立体育文化、青年和旅游学院。随着莫斯科城区外扩,在最新制定的《伊兹麦洛沃区综合中心的规划项目》中,大市场所在地区将建立一个包括住宅、体育和其它设施的综合建筑工程。即将建成的四环路也将通过这个地区。目前这一地块周边已建成多个价值不菲的高档楼盘。“大市场占的这块地,现在是寸土寸金,成了莫斯科和彼得堡两大派系都垂涎的一块肥肉。”上述俄罗斯经济研究专家表示。


平息社会危机的祭品


克宫的拳头不仅指向那些不知收敛的富豪,也指向与富豪结合的势力。梅德韦杰夫宣称今年着力推进的重大改革之一便是反腐,“要让那些一夜暴富的人把钱吐出来!”


俄国家反腐败委员会今年3月公布的最新评估报告显示,俄国内腐败行为每年的涉案金额高达2400-3000亿美元,与2005年的联邦财政收入相当。一个“平均水平”的贪官一年就可以给自己买一套200平方米的住房。


在此背景下,海关成了整肃重点。


“在中俄日用品贸易中,非法的清关公司与海关关员勾结,利用“灰色清关”这一行政违规手法赚取额外的收入。”国家海关一级关务监督,前驻俄海关参赞孟宪起介绍说。


切尔基佐沃大市场被划分为几个不同社区,各社区组建有管理部门,收取的费用除正规摊位费外,还有“自愿”性质的保护费。“由于伊斯梅洛夫在当地深厚的人脉关系,市场内的华商通常选择在交纳租赁费时,将‘清关’所需的费用、税收、管理费等一并交予市场,请他们利用自己在海关的关系,代为通关。”赵伟说。


为治理“灰色清关”,俄罗斯政府采取一系列海关改革措施。据孟宪起介绍,包括将大批关员调配到不熟悉的地区短期任职,切断其关系网。同时,税警、检察,甚至军队也参与到对海关的监督。


关闭大市场既与反腐挂钩,又有助平息危机之年本国民众对外国轻工业品涌入和失业率上升的不满。莫斯科消费市场与服务局第一副局长格奥尔吉·斯莫列夫斯基表示,切尔基佐沃市场关闭后,政府将向原来在市场内工作的本土制造商提供新的工作职位,而根据法律外国人禁止在市场从事销售工作”。


大市场关闭后,莫斯科市内的“园艺”市场、“卢日尼基”市场纷纷提高对外国商人的租金。“租金每一秒钟都在升高”,警察盘查也越来越紧。”赵伟介绍说。


7月14日,在经过又一天的奔波后,赵伟终于得到消息——莫斯科消费市场与服务局表示,从7月18日起,在被关闭的大市场的经商者只要能提供合法证明文件,即可运走自己的货物。


赵伟不再一大早去市场门口偷窥了,他把精力投入到补办手续和合法证明之中,“看看能不能有一线希望吧”。





俄罗斯又关大市场 高官称中国城威胁国家安全



莫斯科华商没法不相信眼泪——切尔基佐沃大市场关闭的后果还远未消散,莫斯科南部的塞瓦斯托波尔市场又被突然关闭。


同时,俄罗斯国家杜马宪法建设委员会副主任、俄公正党副主席米特范纳夫周一在接受凤凰卫视访问时强调,俄罗斯不反对建立外国商品专业市场,但是建立类似于外国社区的“唐人街”和“中国城”不符合俄罗斯国情。他指出,俄罗斯禁止外国移民聚集社区存在,因为俄罗斯有特殊的人口缺陷国情,在国家利益安全的基础上,不可能在全国境内出现“唐人街”、“中国城”、“越南区”等等。


向海关人员下手


据俄媒体报道,7月31日,莫斯科警方突击检查了塞瓦斯托波尔市场,宣称查获了市场集装箱内装有的价值约10亿卢布(约合人民币2.2亿元)的货物,并扣押了两辆装有玩具的集装箱卡车,随后在未发布任何公告的情况下关闭了市场。


目前,该市场保安不仅不放任何人进入,也不回答经营者的问询。和切尔基佐沃市场被关闭的情况一样,商人们只能聚集在市场附近等待消息。


早报记者在俄内务部网站看到,在塞瓦斯托波尔宾馆查获的走私货除了来自中国的外,还有来自印度、阿富汗和土耳其的货物。检查人员还发现货物通关时的全套假证件。


警方称,查封的相当大一部分的服装,配饰和香水有伪造知名品牌的迹象,而且在对被没收的货物样品进行卫生流行病检疫后查明,这些商品不符合质量标准,有损身体健康,尤其是在两辆装有中国产玩具的集装箱卡车中发现了含有威胁神经和呼吸系统的苯酚。


不过与切尔基佐沃市场事件不同的是,俄罗斯方面这次也对“自己人”动手。俄总检察院侦查委员会的侦察人员表示,在查获走私货的同时,俄罗斯的海关工作人员也被调查,他们被指控窝藏走私货。侦查人员认为,有部分海关人员已经在最近的两年中形成了一个走私犯罪团伙,其中包括波多利斯克海关谢尔普霍夫检查站站长和检查员。


俄内务部消息人士透露,关闭塞瓦斯托波尔市场彰显了俄打击走私的力度,并表示相同的活动还将持续一周。


被扣190名华商获释


对于俄罗斯最近频频发生涉及外国人的商业市场被关闭事件,俄联邦移民委员会主席莫哈默德·阿明表示,他质疑警方的这种行为。他表示:“检查市场的检察官和警察随意打开上锁的集装箱货物缺少法律依据。”


另外中国外交部昨天发布公告,介绍已关闭的切尔基佐沃大市场近况。公告中表示,7月27日至29日,俄方将190名华商集中至莫斯科市东区移民局进行证件检查。俄方称,接受检查的华商分别存在邀请单位不实、实际居住地与登记地不符、无打工卡等问题。上述华商在缴纳罚款后,已全部被释放。


俄缺人口但不欢迎移民


俄罗斯相关政要和专家给出意见,奉劝中方投资人应该好好研究一下俄罗斯的市场和官僚程式。


凤凰卫视的报道称,米特范纳夫强调,作为中国人的朋友,他应该劝导中方投资人,研究一下俄罗斯的市场和官僚程式。他举例,2007年6月12日奠基的中国“华铭园”两座45层和20层高的五星宾馆和附属楼群,两年多时间连地皮都没有最后落实,由于要追加投资而陷入困境,而原来计划的一期工程在2009年7月完成,二期工程在2010年全面竣工成为未知数。


米特范纳夫建议说:“(投资方)也可以包装成商业行为等等,(国情)如果是透明的,那么可以文明地认定这是一种政治阻止行为。”


报道引述专家的观点认为,华人在俄国投资必须认定俄罗斯国家的战略安全和国情红线,俄罗斯对待移民的原则是移民数量必须与当地居民人口保持平衡中的劣势,当移民数量超过当地人口的20%时,将会引来没有理由的重大麻烦。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