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藏王 正文 第五十一章 探营

零一零 收藏 0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8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81.html[/size][/URL] 在妥善地处理了俘虏的问题后,赤松德赞留了二百骑兵给兀器贡布,便带着剩余的八百骑兵继续出发前往石堡城了。获得了新希望的俘虏果然像赤松德赞估计的一样,在其后的修路中爆发出惊人的能量,加上兀器贡布在受了俘虏暴动事件的教训,稍为改善了俘虏的伙食和待遇,因此俘虏做起事来就更加卖力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81.html


在妥善地处理了俘虏的问题后,赤松德赞留了二百骑兵给兀器贡布,便带着剩余的八百骑兵继续出发前往石堡城了。获得了新希望的俘虏果然像赤松德赞估计的一样,在其后的修路中爆发出惊人的能量,加上兀器贡布在受了俘虏暴动事件的教训,稍为改善了俘虏的伙食和待遇,因此俘虏做起事来就更加卖力了。虽然比之前少了一大半的人,但时度却并没有慢很多。按此计算,兀器贡布还是可以按论器然次大相给他的期限完工。由此,兀器贡布也越发感激王子赤松德赞起来了。


赤松德赞一行人翻过越紫山后,因为从这到石堡城的路已进行了扩建和平整,所以速度大大加快,不到十天就到了石堡城。赤松德赞站在石堡城东面的城头上时,看着虽经修缮但仍有不少大战痕迹的城墙,想到此前几年中在这里发生的唐蕃大战,极目望着大唐的领土,不觉有了些萧瑟之意。直到此时,赤松德赞方真正感受到他已站在了历史的漩涡里,一旦他稍有动作,这个漩涡就会产生变化。


赤松德赞站在城头上很久很久,王子党众人不知是不是感受到王子心里若有所思的情绪,都非常默契地没上去打拢王子,只是在远处静静地望着他们的主子。在未来的岁月里,只要这个站在城头上的男子手中剑指,他们就会带领无数吐蕃的男儿踏过这城墙,向他目光正注视着的前方攻击前进,哪是怎样令人心潮澎湃的场面?


此时方是3月中,离宁国公主预计到达的时间还有大半个月,大相兀论样郭在西海训练青年军,而次大相论泣藏也已前往大唐长安代表赤松德赞迎接凤驾去了。赤松德赞一行人在石堡城自是呆不住的,又不能越境进入大唐,便只有西出石堡城去找正在训练青年军的大相兀论样郭了。


去到兀论样郭设在西海中心龙驹岛的训练营时,青年军正在西海冰面上作耐力训练,三千名青年军大冬天的赤裸着上身在练刀法。西海湖面的冰在4月初才会开始解冻,兀论样郭趁湖面结冰在龙驹岛设立了一个训练营专门训练青年军在寒冷的气候环境下作战。


兀论样郭见赤松德赞一行人到来,就把副手杰瓦却央叫到自己身边,嘱咐他继续带领青年军训练后便把赤松德赞一行人接入兀论样郭设在龙驹岛的指挥所。


“本相还以为王子会在月底才到石堡城,没想到这么快就到了,还找上龙驹岛来了。”兀论样郭等赤松德赞坐定便说。


“这还要归功于大相啊,如果大相没对越紫山到石堡城的道路进行了扩建,小王还没那么快到呢!”赤松德赞笑着回应。


“呵呵。路已修到越紫山了?是次大相此前负责着修路,看来次大相领导有方啊!”显然,兀论样郭是一心把精力放在了训红青年军身上了。


“不过也出了一点问题。”赤松德赞便把路经众龙驿碰上俘虏暴动的事情和兀论样郭说了说。


兀论样郭乍听之下是有点生气的,兀器贡布作为兀氏家族的一员,虽非他的直系核心成员,但毕竟是兀氏家族的,竟创下这么大的祸事,实在是罪不可恕。若非赤松德赞刚好路过,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后来听说赤松德赞及时救援并妥善地处理好了俘虏的问题,兀论样郭才松了一口气。


兀论样郭对赤松德赞作了一揖:“本相谢过王子!”由于还有其他人在场,兀论样郭并没有把话说得太白,但是兀论样郭和赤松德赞都明白他谢的是什么。赤松德赞维护兀器贡布,实际上就是维护兀氏家族。这一点,兀论样郭是非常清楚的。


“大相客气了!大相,现在青年军的训练怎么样了?”赤松德赞这次过来主要就是为了看一看青年军,这时便问兀论样郭了。


“经过近半年的训练,青年军已初步成军了。现在小子们的状态也很不错。只是身体的状况由于年龄的关系还没能达到一定的强度,力量方面还有些欠缺,其他方面的都还好。这是我带过的最出色的一批新兵。”说到青年军,兀论样郭不禁觉得有些自豪。兀论样郭相信,只要好好的继续培养他们,相信这支青年军会成为一支吐蕃的强军。


“既然已初步成军,那就该放出来历练一下了。”说着赤松德赞扫了一眼兀论莽热等人。“大相,小王在路过拉里岗时收到确切情报,南诏发生了一些变故。南诏王阁逻凤把大唐云南太守张虔陀给杀了,小王估计大唐肯定会举大兵攻打南诏的。如果南诏被大唐打下,这就没我吐蕃什么事了。但小王估计南诏已苦心经营多年,且有地利人和之优势,大唐恐怕没那么容易能打得下南诏。如果大唐打不下来,再增兵进行攻击,南诏在重压之下便只有两个选择:第一,投降大唐。这个可能性有,但机会未必太大,因为阁逻凤心有不甘;第二个可能是,与我吐蕃结盟。小王认为这个可能性是最大的,因为这最符合南诏的利益。假若这个可能性演变成现实,小王想亲自前往南诏,争取促成吐蕃与南诏的同盟。这三千军,就在小王前往南诏的时候作我的护卫军吧。”


在座的兀论莽热等人第一次听到王子与大相商议有关南诏的问题,听到吐蕃有可能与南诏结盟,众人虽年纪都不大,但是受到家族自小的薰陶还是知道南诏与吐蕃结盟的意议的。不禁都用热切的目光看着赤松德赞,希望自己有机会能参与到这一盛事中来。


兀论样郭见赤松德赞在儿子等人面前提起南诏的事情,就知道王子有心锻炼他们这几人了。他略作沉吟便道:“既然这样,在王子迎了大唐宁国公主回逻些城时便安排青年军随同回去吧。”


“青年军不用直接回逻些城,在回到拉里岗后就停驻在那里,就地进行针对性的训练。”随后赤松德赞指了指兀论莽热等人:“上次在镇压俘虏的战斗中他们都立了不少的功劳,也该赏赐赏赐他们了。小王想命名青年军为无敌军,作为小王的亲卫军,小王自任亲卫军的主帅。同时以兀论莽热为亲卫军第一卫五百总长,代理副小千总,全面负责无敌军的事宜,不过,暂时还得派一个经验丰富的将领去担任兀论莽热的副手从旁辅助他,我看兀器贡布就挺好。另外,论器然等人为扎伦,代理五百总长事,论器然领第二卫,悉诺罗领第三卫,郎藏密格领第四卫,恩兰·野扎列息领第五卫,尚结赞领第六卫,一人带领一个五百人队,也分别派一个有经验的副手协助他们。亲卫军需要历练,他们也需要历练历练了。”


兀论样郭看了看正在双眼冒光的兀论莽热等人,不禁暗叹:“这帮小子真是太幸福了。年纪小小便开始独领一军,而且是未来赞普的王子亲卫军,前程不可限量啊。”


“好!王子殿下这提议很好。就依王子的意思办,他们就直接留在亲卫军和新兵们一起训练吧。到接到宁国公主凤驾时一起回返便是。”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