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滋病能治愈了?"被误诊"是病态

关门放狗 收藏 7 7880
导读:2003年9月初,甘肃省天水市清水县金集镇瓦寨村村民李建平的邻居患艾滋病,李建平参加血液采样后也被通知感染艾滋病。李建平一家失去经济来源,两个儿子不再上学而去打工。村民孤立李建平,李建平想寻死。2006年底,大夫问李建平是不是同村也有叫李建平的人令其生疑。2007年10月19日,疾控中心宣布李建平病好了。(消息来源:《西部商报》) 我看了这篇报道,心里堵得慌。我既为李建平感到由衷的高兴:他得的艾滋病“好”了!我又为李建平感到痛心:他得的艾滋病,不是“好”了!而是,也许他确实“被误诊”了!

2003年9月初,甘肃省天水市清水县金集镇瓦寨村村民李建平的邻居患艾滋病,李建平参加血液采样后也被通知感染艾滋病。李建平一家失去经济来源,两个儿子不再上学而去打工。村民孤立李建平,李建平想寻死。2006年底,大夫问李建平是不是同村也有叫李建平的人令其生疑。2007年10月19日,疾控中心宣布李建平病好了。(消息来源:《西部商报》)



我看了这篇报道,心里堵得慌。我既为李建平感到由衷的高兴:他得的艾滋病“好”了!我又为李建平感到痛心:他得的艾滋病,不是“好”了!而是,也许他确实“被误诊”了!



在长达四年的时间里,因为天水市、清水县、金集镇三级疾控中心或卫生部门的一次次“被误诊”(十六次复诊),李建平以及其家庭,因此蒙受了巨大的灾难。自己不仅不能再经营自己的生意,还差点自杀;妻子丧失了工作;两个儿子因此辍学。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本来可以生活得更美好;两个天资聪颖的孩子,本来可以追着早晨的太阳,走向更光明的远方。这一切的一切,都因为天水市等三级疾控中心和卫生部门的工作人员,玩忽职守,故意隐瞒,发生了不可逆转的变故。一位外国作家说过:幸福是相似的;不幸却有各种各样的不同。李建平的不幸,却是我听说过的特例。



疾病“被误诊”,在中国医疗界,也许算不上什么稀罕事。甚至可以说是成了“中国医疗界的一般状况”。令人感到震惊的是,除了第一次检测和诊断外,李建平在长达四年的时间里,进行了多达16次的复检。十多次检测,几乎没有什么检测报告,是那些工作人员压根儿就没有对李建平提供的血样进行过真正的检测?还是那些工作人员在检测出李建平没有患艾滋病的情况下,玩忽职守不去告知李建平真情,抑或故意隐瞒?



从现在报道的情况看,不得而知。但我们可以确切地知道,在此事件中,“被误诊”的是疾病;没有“被误诊”的是,该市疾控部门工作人员的玩忽职守,是该市政府官员的冷漠与傲慢!



四年,在历史的长河中,就是弹指一瞬间。但在李建平及其家人的生命历程中,四年,就像经历了一场噩梦。而且,这场噩梦的始作俑者,居然是那些以“治病救人”为天职的疾控和卫生部门的工作人员。因此,我们可以说,李建平的艾滋病“被误诊”了,但,没“被误诊”的是与此有关的工作人员的良知的丧失和责任感的缺失。从此事件中,我们不难发现,天水市的有关政府部门,是冷漠和傲慢的。李建平的艾滋病被误诊后,历经四年;到2007年10月李建平知道自己被误诊以后,又快两年,事件才得以曝光。这么长的时间里,李建平就没有去找过有关部门?这么长的时间里,天水市的有关领导,就这么冷酷和冷血?这不是一种病态吗?



所以,可以大胆地说,不用去检测,就可以知道:天水市这种官场生态,就是一种病态!



借用美国著名新闻主持人沃尔特.克朗凯特的话,结束今天的话题:事情就是这样。





(2009年8月18日,梅山红豆杉原创)

3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