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费不少了,还有增长的必要吗?

走过硝烟 收藏 4 66
导读: 学者发表文章认为:我国确定了富国强军统一的发展战略,富国与强军的关系是经济与国防的资源配置决定的,国防费规模则体现国防资源的配置规模。那么,站在富国强军统一的立场,应该如何认识我国的国防费增长呢? 实现中华民族富国强军的梦想,在经济发展基础上国防费适度增长是不可或缺的手段 自鸦片战争起,近代中国经历了百年屈辱,一个个不平等条约,一次次割地赔款,西方列强在我国进行利益分割,把中国推向一个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积弱的军队在列强的利炮面前英雄悲壮,追求国家强盛是多少仁人志士的梦想。 富国需要发展经济,强

学者发表文章认为:我国确定了富国强军统一的发展战略,富国与强军的关系是经济与国防的资源配置决定的,国防费规模则体现国防资源的配置规模。那么,站在富国强军统一的立场,应该如何认识我国的国防费增长呢?

实现中华民族富国强军的梦想,在经济发展基础上国防费适度增长是不可或缺的手段

鸦片战争起,近代中国经历了百年屈辱,一个个不平等条约,一次次割地赔款,西方列强在我国进行利益分割,把中国推向一个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积弱的军队在列强的利炮面前英雄悲壮,追求国家强盛是多少仁人志士的梦想。

富国需要发展经济,强军需要加强国防。发展生产力、增加社会财富、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是富国的目标,加强国防建设、保卫生产力的发展则是富国的手段。富国强军就是在生产力得到发展的条件下加强国防现代化建设。那么,这就有一个资源在经济建设与国防建设之间合理配置的问题。国防费规模决定国防建设资源配置的规模,国防费的增长则是调节经济与国防关系的资源配置手段。我们需要重视经济发展,圆我们的富国梦,但没有相适应的国防与军队建设,就无法圆强国梦,强国梦的实现离不开富国与强军的相互支撑,而仅仅做富国梦则可能走向海市蜃楼。

强军服从于富国强国需要,国防费增长只能与经济同步适度增长

我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中华民族的富强之路才迈开坚实的第一步。一方面,我国必须通过可持续的经济发展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增加社会财富;另一方面,保卫国家安全,需要有强大的军队。我们不能经济小富既安,没有相适应的强大军事力量,没有确保和平的军事威慑力,敌对势力就会挑衅,分裂势力就会猖厥,国家利益就会受损害。只有与经济增长相适应的国防费增长,军队战斗力才能稳步提升,国防建设才能维系保卫生产力发展环境的需要。

富国与强军统一就是要求正确处理国防建设与经济建设的关系。国防建设反映社会起码的安全需要,而经济发展是确保社会各方面需要全方位提升的经济基础。显然,经济发展是富国强国的大局,经济发展光以富国为目标不行,而国家强盛就需要加强国防建设,因而,强军是强国的基本要素,强国必须富国强军并行。而且,强军服从于富国强国战略,以经济发展为基础,以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为长远目标。

既然国防费增长是调节经济发展与国防建设资源配置的手段,那么,用于国防建设的国防费就需要体现与经济同步增长的原则。为什么需要同步增长,历史上许多大国往往以军事力量发展为先导,通过财富掠夺和不平等贸易的富国发展模式与以和为贵的中华文化冲突,但中国历史上忽视军事力量建设的过去不能在当代中国重现。世界上任何强国在经济发展的同时,无疑都会加强军事力量建设,我国也需要在经济发展基础上加强国防建设。

当然,历史上许多大国往往因为过份地发展军事力量而使国家陷入衰退之中。前苏联的国民经济军事化导致前苏联解体的例子我们都了解。这里我们从美国军费增长与经济发展的关系来进行分析,二战后美国3次军费的过快增长都为经济发展带来严重后果。美国20世纪70年代的经济危机(滞胀)与60年代后期的军费过快增长存在必然联系,20世纪80年代美国供给学派的名声虽然不错,但军费快速增长使美国的赤字迅速扩大;20世纪末和21世纪初美国开始反恐战争,其军费更是飞速膨胀,这与美国最近陷入了百年经济危机有内在的联系。因而,军费不能过度增长。

中国的国防费当前不存在过度增长问题。世界各国的军费通常占GDP的2%—5%,美国军费占GDP的比例历史上最低也是3%以上,当代已经接近GDP的5%,而中国的国防费2007年才达到GDP的1.37%,远远低于2%的起码的防务需求水平。我国的领土领海保卫,国际军事合作的需要、大国责任的体现都需要强大的军队,没有强大的军队与军事力量的合理使用,就没有中华民族真正的富强。

我国国防费补偿性增长就是国防费总体上与经济同步增长战略下的必然选择

国防费与经济同步增长是我国富国强军统一的必然选择。国防费与经济同步增长是长远战略,但由于改革开放之初国家在建设经费短缺条件下不得已选择国防费负增长以及低水平增长,在国家经济实力逐渐增强以后,我国的国防费需要补偿性增长,即在正常增长条件下适度弥补过去军费规模的缺口,以达到国防费与经济增长的同步水平。

我国已经走上的富国强军之路,国防费的补偿性增长既必须、也有条件。尤其在金融危机条件下,经济发展支出大幅度增长以刺激经济,这种条件下也需要重视国防与经济的协调发展,通过适度增加国防费加强国防建设,既是强国的需要也可以刺激经济发展。因而国防费的增长也可以像10年前实施积极财政政策期间一样,适度加大国防费的增长速度与水平,如果近两年国防费增长快一些,可以缩短国防费补偿性增长周期,也为以后年度防止经济过热实施紧缩财政政策留下政策空间。

总之,我们必须站在富国强军统一的高度认识我国国防费的适度增长,这是中华民族的长远利益所在,是实现中华民族腾飞的需要。

(黄瑞新,军事经济学院军队财务系教授,经济学博士,博士生导师,总后科技银星。先后发表论文100余篇,代表性著作有《国防财政论》《公共经济理论》《创新的军事财政理论》与《军人保险概论》。)


本文内容于 8/19/2009 10:12:47 AM 被走过硝烟编辑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