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殇 正文 第二十一章:老汉逼婚

疏梅淡影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3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30.html[/size][/URL] 老者梁思汉一听李凌霄他们要走就急了,老汉用手捋着胡子看着李凌霄和尚云飞说:“你们刚刚中了毒,身子都很虚,这样走你们不要命了,就算你两个不要命了,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你这百十来个兄弟一个个死在路上吧?听我老汉的,在这再休息一天两天的,恢复恢复再走,我不强留你们,但是不能看着你们去送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30.html


老者梁思汉一听李凌霄他们要走就急了,老汉用手捋着胡子看着李凌霄和尚云飞说:“你们刚刚中了毒,身子都很虚,这样走你们不要命了,就算你两个不要命了,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你这百十来个兄弟一个个死在路上吧?听我老汉的,在这再休息一天两天的,恢复恢复再走,我不强留你们,但是不能看着你们去送死啊!就这么定了,你们两个是当官的,我就跟你们说,这样,我现在安排村民给你们准备吃的,住的地方!你们啊,就都给我乖乖的躺着,呵呵!”老者说完回头喊道:“豆儿,你在这看着他们,谁也不许乱动,我这就叫人给他们弄些吃的去!”

老者说完站起来,任凭李凌霄和尚云飞两人如何说,头也不回的走了。豆儿看着爷爷走出去,笑呵呵的来到李凌霄跟前说:“你呀,就听爷爷的话,可千万别惹他,我爷爷要是生气起来,那可厉害啊!呵呵!”

尚云飞看着豆儿乖巧可爱的样子,再看看李凌霄便笑着说:“老李就听爷爷的吧,别让老人家不高兴!”

李凌霄看看他说:“现在也只能这样了,呵呵!”

豆儿见李凌霄不在张罗着走了高兴地拍着巴掌说:“呵呵,还是这位大哥好,就你不听话!”李凌霄一笑,豆儿见他笑了便问:“你笑什么呀?你们八路军是不是都像你这样?”

“什么像我这样?”李凌霄不解的看着豆儿问。

豆儿闪着大眼睛看着他撅起嘴说:“都像你这样不听话呗!”大伙听到这都跟着笑了,大宝看着豆儿说:“我说姑娘,你敢说我们连长不听话?你知道吗,我们都得听他的呢!他可厉害啊!”

“厉害!我没看出来,厉害怎么了?反正我不怕他,他要是跟我厉害,我就,就,就……”豆儿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这时不知是那个战士喊了一嗓子说:“你就嫁给我们连长吧,哈哈,我们看出来了,他怕你,哈哈!”大伙跟着一起说:“是啊!”

豆儿听到这话不但没有生气更没有害羞的样子,反而站直了身子大声说:“俺们凉水村就有这么一个规矩,哪个男人要是昏倒在断魂岗上被我们村的女人救了,要是这个女人还没有出嫁,那只要他愿意就可以嫁给她救得这个男人,俺们村一直延续着这个规矩呢,所以啊,现在要看我愿不愿意嫁给他呢!”

大伙一听都跟着笑了,一起看着李凌霄,李凌霄七尺高汉子脸红的像一块大红布,他看着战士们大声说:“你们一个个都给我听好了,马上给我闭嘴,否则我处分你们,什么玩笑都开!太不象话了!”

大伙听李凌霄这么一说都不出声了,你看我我看你憋着笑转过头去,豆儿看看李凌霄说:“就属你凶!你也闭嘴吧!”尚云飞看看李凌霄轻轻一笑转过身去。李凌霄本想让尚云飞帮他摆脱这个窘境,没想到尚云飞居然转过身去,气的李凌霄嘟囔了一句:“你等着老尚!”

豆儿看着李凌霄问:“你成家了吗?家里是不是有媳妇啊?要是那样俺就…….”

“他没有!”随着话音老者梁思汉走进来看着豆儿说:“你个傻丫头!快去帮忙!”豆儿笑笑说:“爷爷,他没成亲你怎么知道?”

梁思汉撵着孙女说:“你这丫头啊,快去吧,一会爷爷跟你说!”看着青豆走出去,老者摇摇头看着尚云飞笑着说:“我这个孙女啊,让我宠坏了,呵呵,一心想要嫁一个抗日英雄,这回好了,你们来了,可以满足她这个心愿了,我告诉你啊小伙子,我们豆儿看上你们这个连长了,呵呵!”

“这可使不得,使不得啊!”李凌霄赶紧说。

老者梁思汉看看他一笑说:“有什么使不得的,我知道你们队伍上有规矩,有什么纪律,这些老汉我都懂,我还知道临阵收妻,在过去那是死罪啊,所以我不难为你,但是你得先认下这门亲,等把小鬼子打走了,我再给你们成亲,这样可以吧?”

李凌霄大瞪着眼睛说:“这怎么能行?这绝对不可以,我是个八路军战士,不是老百姓随便想娶谁就娶谁,我们部队有规定的,不到年龄不到级别是绝对不允许的,我要是这样那就是犯错误,是要受到纪律处分的!老人家!请你理解!”

“就是因为理解,我才这样安排,要不我现在就让你们成亲!你小子还别不识抬举,怎么的?我孙女嫁不出去了?非得你这一个树上吊死啊?”老者变着脸看着李凌霄说,李凌霄刚想再解释,尚云飞冲他使了个眼色,李凌霄无奈的摇摇头不再说话了。

尚云飞看看梁思汉说:“老人家,你这样行不?这事情我先替他应下,等我们找到大部队,等我们把鬼子打出中国去,我一准让他回来去咱们青豆,你看这样可以吧?”

“哎!还是这个长官说话中听,就是不一样,看人家长官就是有文化的人,说出的话来叫人听着就舒坦,呵呵,不过,这要是小鬼子一年两年或者十年八年的打不走呢,我们闺女可就等老了啊,到时我们上哪找你们去啊?”老者梁思汉看着尚云飞问。尚云飞一笑说:“这个好办,我们八路军是咱老百姓的队伍,说话算数,我给你写一个字据,再让老李给豆儿留下一个信物,你看这样可以了吧?”

老者琢磨了一会看看尚云飞说:“你的作保!”

尚云飞看看李凌霄说:“好,我做保!”李凌霄气的瞪着眼睛看着尚云飞吼道:“你给你自己做保吧,我哪来的信物给人家姑娘啊,你这不是耽误人家吗,万一哪天我牺牲了,你这是作孽啊!老尚!”

“你牺牲?我可告诉你你可不能死,你要是死了,我们豆儿还没过门就成了寡妇,那我如何向他的父母交代啊?这孩子命苦,打小就没了爹娘,跟着我这些年,我一个老头子拉扯一个孩子,真是不容易啊,你可得给我好好活着!”梁思汉看着李凌霄说。

这时,豆儿带着一群人端着大碗小碗的走进来招呼着:“先吃饭,吃点东西好好休息休息,呵呵!”

梁思汉一把拉过豆儿到李凌霄跟前说:“你自己跟她说!”李凌霄看着美丽的豆儿不知说什么,豆儿一笑说:“我知道了,你放心,俺等着你,你要是真的牺牲了,俺给你披麻戴孝,为你守一辈子!”

豆儿的这番话让李凌霄一下子震动了,李凌霄看着豆儿半天没有说话,想了一会,李凌霄坐起身来,从怀里掏出一件用布包着的东西,一层层打开里面是一把小桃木梳子,梳子已经磨得有些发亮发红,李凌霄拿着小桃木梳子看着豆儿说:“青豆姑娘,这是我娘临终时留下的唯一的东西,我一直都戴在身上,现在我把它留给你,等打完了小鬼子,要是我还活着,我一定回来娶你,好不好?”

豆儿接过木梳看了看,再看看李凌霄点点头说:“嗯,你放心,我会把它当俺的命一样守护着,直到你回来!”

大伙都被豆儿的这种懂事和淳朴善良而感动,老者梁思汉看着豆儿和李凌霄说:“这我就放心了,放心了!”回头对尚云飞说:“你得字据还有你还得写个保单!”大伙一听都笑了。

就在这是一个老乡跑了进来,进门就喊:“有鬼子,鬼子过河了,还有一个人在断魂岗上!”

战士们一听纷纷放下手里的饭碗,拿起身边的武器就要往外冲,老者大喊一声:“你们都别动,我先出去看看!”

老者说完带着几个人走了出去,豆儿看了看李凌霄说:“你们先躺着,我也跟爷爷去看看!”

豆儿前脚刚出去,李陵小和尚云飞就把战士们叫起来,大伙迅速来到院里,李凌霄大声命令着:“二嘎,大宝!你们带几个人跟着去看看,有什么情况马上回来报告!其他人以排为单位,做好战斗准备,随时准备出击!”

原来,傻子被炸掉一条腿后就昏了过去,大宝扛着他在水中狂奔等来到岸上大宝也没有放下他,而是背着他直接上了断魂岗,没想到在岗上昏了过去,傻子也跟着昏了过去,但是傻子很快就醒了,他醒来的时候其他人还在昏迷中,傻子碰碰这个搬搬那个,没一个动弹的,傻子拖着一条断腿,在岗上爬来爬去,不知不觉爬到了岗子后面的林子里,开始断腿处还在淌血,等爬到岗下血已经不流了,而且也没有那么疼了,傻子胡乱在岗下的林子里捡着那些泡在水里的野果塞进嘴里,就在傻子吃的正来劲时候,忽然听见岗子那边传来枪声,吓得傻子赶紧钻进水里,这水不深,刚刚没过膝盖,傻子瘫坐在水里感觉身上暖暖的,舒服极了,尤其是那条断腿根本就感觉不到疼痛,傻子在这种温暖的感觉中渐渐的沉沉睡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