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英雄像只肚子朝天的牛蛙一样半仰在老板椅上,秃顶的脑袋在从窗户里射进来的朝阳里烁烁发光,很亮。

他是大学的教授,还是这所私立金星双语学校的董事长。平时,他为自己这聪明的脑袋而自豪——就像这次,他打着招聘教师,与学校共同发展的幌子,找来了那么多廉价的劳力,让这些急于找工作的年轻人为他的学校后期建设挥洒着汗水。等过几天,再逐个辞退,发那么一丁点钞票作为补偿,然后再招新的。不仅节省了不少钱,还得让这些小菜鸟们对他感恩戴德——可惜今天,王英雄的脑袋上布满了汗水,肥大的肚子像风箱一样上下起伏着,他感觉自己就像一只道口烧鸡一样,脖子扭曲着,肚子里的那口气总也喘不上来。

“王教授,那上联你对不上来了吧,再来这个,试试,‘列子御风,庄子梦蝶,老子优哉游哉’,给咱对个下联。”从董事长办公室外间传来了一个小伙子的声音。

王英雄觉得自己脑门上的几根青筋又“嘣嘣”地开始跳,觉得自己是只烧鸡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

“我以为你是教授,不是学富五车,也得才高八斗吧,可惜不过如此。”外边的小伙子略带嘲讽的语调在旁人劝说声中尤为刺耳。

外边的小伙子,王英雄很熟悉,昨天刚刚辞退了的一个语文教师,叫王正茂。瞧着平时脸上总挂着笑容,本以为是一很好糊弄的乡下人,对他颐指气使惯了,昨天扔给他120元工资,打发走了。

本以为自己是如来佛,那群打工仔都是孙猴子,可以被自己玩弄于股掌之间。可谁知道出现了王正茂这样一个另类。

今天一大早,王正茂就上门来找王董事长要回自己的简历——王英雄真后悔,当时给了他多好——“小王,把简历留着嘛,我准备建立一个储备人才库,你可以把你的简历留下嘛,以后学校有了发展,还可以再来嘛。”王董事长带着施舍语气的声音一下就把小王惹火了,“王老总,不,叫你王教授吧,我不是你手底下的兵了嘛,我也没脸占你的地方了。”王正茂顿了顿,“说句不好听的,等我的简历下一次在这用得着的时候,估计都成文物了,您说是吧。”

被呛着的王英雄下意识地摩挲了几下胸口,“小王,前几天你也听过我的办学理念,相信我的学校一定会办好,学生会越来越多,老师。。。。”。 “那天你的那段演讲我是没忘,可我更记得有人说自己是英雄!”王正茂打断了王董事长的话,又淡淡地扫了他一眼,“一个团队的成功,是每一个成员荣辱与共的结果,而不是仅仅靠他的领导者是一个个人英雄主意者。”

“小子,你一个乡下人懂什么?!”

“你又该说你吃过的盐比我吃过的米还多了吧,哈哈,鄙视我的人有那么多,你能排第几?”

“你,你,你。。。。”挺着大肚子的王英雄一下子蹦起来,又跌坐进老板椅,像只被拍的上上下下的篮球一样。

“你是大学教授,水平是比我高,”王正茂瞄了董事长一眼,见他的脸色一下子就又红光满面了,“可惜,我记得那天你给我出得上联我对上来了,我给你出的,你还没对上来吧。”

王英雄的脸色“刷”地又黑了,“小子,你别欺人太甚!老子在市里头关系多了去了,你小心点!”

暴跳如雷的王董事长把办公室外间的人都引了进来。平时温文尔雅的现在状如斗鸡的王英雄让大家目目相觑。

“教授,何必激动。小子我在外游荡了也有十年了。‘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以文会友的事儿咱可没少干。”顺手拎起一瓶矿泉水,拧开了,看了大家一眼,喝了一大口,“这几天,在老家,也就您这一有学问的,小子来请教请教,不行吗?”

王英雄狠狠地瞪了王正茂一眼,摔门进了里间。

十几分钟的事情不断地在王英雄的眼前回放着,刺激得他的脑仁子都疼。外边又传来一句话,令他大松一口气,“算了,你这金星学校的成功指日可待也好,遥遥无期也罢,都跟咱没关系了。记着以后别欺负乡下人。‘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出了门的王正茂长长吐了一口气,妈的,给我当老子,“老子优哉游哉”,更他妈妈的解恨。

小王原本没准备在这学校能找到工作,因为那天头一次来应聘,人家就和他说人招满了,下次请早。不过言语里多多少少还给小王留了点希望。

过了几天,还真把小王给招来了。欣喜若狂的王正茂头一天到学校开始干活,就总有一种鸟尽弓藏的不良预感。和同事开玩笑,说老总会不会卸磨杀驴呀,还被那些不知水深水浅的小孩子们好生一通讨伐。

干了两天活儿了,王正茂正和同事一起休息。甩手大掌柜王英雄踱着方步挪了过来。“小王,你学中文的?我这有个对联咱对对?”

王正茂倒是有几分紧张,万一对不上来,栽了面儿,以后的活儿就没法干了。人好歹是一教授呀。

“小王,‘独角兽’,对个下联。”

“啊,噢,对‘独角兽’?”王正茂吓了一跳,怎么会出这么这样的经典?这是鲁迅先生少时的一则逸事,中国人都知道,“对‘比目鱼’吧,呵呵”小王讪笑着,“总不能对九头鸟,两面针吧。”拿出烟,给大家散了一圈,也是小子嘴欠,问:“王董,我以前见这样一上联‘鸟困铁笼,望孔明,求张飞,无奈关羽’,您给对个下联?”

王英雄董事长不说话,看了小王一眼,没搭理他,和别人说了几句,扭头走了。

第三天,教师试讲。没学生,讲给领导听。

王正茂讲《詹天佑》,“同学们,大家都知道,我们的祖国有着五千年的悠久历史和无数的英雄人物,大家说说自己心中的英雄,和各自的理由,好不好?”因为教的是小学,所以尽量要有亲和力,“请王董回答我的问题。”

“我心中的英雄就是我!”王英雄挺着肚子,理直气壮,“因为我是王英雄!”

课堂里一下有点冷场,王正茂以为他会说些英雄人物,配合自己讲课,“那老总就是个人英雄主义者了?”小王半开玩笑地说。

“那是自然,我的事业是我努力的结果。”

王正茂一下子对这位教授级的董事长失望了,他突然有了这样的想法:在王英雄的一亩三分地里,估计茄子也就只能长成辣椒样。

第四天,小王便被开了。

王正茂的脾气是从不与人针锋相对的,但这次觉得有种被人利用的感觉——觉得自己就是那头拉完磨被杀的驴——不仅是廉价的劳力,还是学校招生、应付家长的王牌。

帮着学校欺骗了那些望子成龙的家长,王正茂有一种强烈的负罪感。所以,他今天来学校和这些领导要个说法。

小王望着天空,再次吐出一口气,yeah,我赢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