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 第一章 石破天惊 七 训练

无名之志 收藏 21 18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8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80.html[/size][/URL] 小泉立二只觉得肩膀被人轻轻一拍,好象有人把他从恶梦中叫起一样,身体被人慢慢地从十八层地狱往上提出来,一阵阵的寒意从心底钻出,他把身体蜷起了来。 “嗯,怎么能动了。” 他慢慢翻了个身,用手将上身撑起来,晃了晃脑袋,只见他的士兵都和他一个样,摇头晃脑的,他定了一下神,看见他的指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80.html


小泉立二只觉得肩膀被人轻轻一拍,好象有人把他从恶梦中叫起一样,身体被人慢慢地从十八层地狱往上提出来,一阵阵的寒意从心底钻出,他把身体蜷起了来。

“嗯,怎么能动了。”

他慢慢翻了个身,用手将上身撑起来,晃了晃脑袋,只见他的士兵都和他一个样,摇头晃脑的,他定了一下神,看见他的指挥刀,他抓住指挥刀将自己身体支撑着晃悠悠地站起来,抬头向不远处望去,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前面鸦雀无声地矗立着一支部队,在部队的前面是十挺马克沁重机枪,静静指向他们,吓得他不由自主地倒退了两步,被还躺在地上的犬养苟进绊了一下,一个踉跄,坐在地上,手足发冷,一个劲地在抖,想爬起来,可就是自己做不了自己腿脚的主。这时,对面的部队里走出三匹马,不紧不慢地走向他们,还有四五米时,一勒马停了下来。小泉立二看见一双眼睛冷冷地盯着他,只一眼,他就象耗子见猫一样,不由自主地低下了头。

“抬起头,看着我,象一个军人那样。”

小泉立二听到这威严的声音,条件反射的站起来,可两腿还是软绵绵的,随时都想往地上摊,他越是想象军人一样,两腿就越是不听使唤,赶紧用指挥刀拄在地上,才勉强站稳。

“听着,现在我给你们这些鬼子一个机会,拿起地上的武器,与我的士兵进行一对一的白刃战,我的部队将通过抓阄的形式,随队抽人与你们进行一对一的格斗,只有一个人是我特别同意的,那就是我的炊事班长,因为你们在关东的同类杀了他的全家。现在给你们十分钟的准备时间。”

小泉立二直挺挺地站着听解文胜说完,又直挺挺地站在那里听张宁翻译,威严的声音仿佛要将他的血液给冻住了,他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而这种恐惧就象是侮辱,深深刺痛着他,让感到没有一点做人的尊严,他象野兽一样干嚎一声,拔出指挥刀就扑向解文胜,好象只有这样才能挽回一点做日本人的颜面,还没走上一步,只觉得眼前一花,好象被一垛墙挡住了去路,手臂一酸,头皮一凉,指挥刀就插在两腿之间,左右直晃,他感到裤裆冷飕飕的,风直往里灌,他下意识的用手捂住裤裆,就在他低头想看看自己裤裆时,眼前的人影一晃已经不见了,他抬头想看看骑在马上的三个人,只见眼前都是头发飘飘落落,他吓得脸色煞白,一双手牢牢地捂住裤裆。

解文胜端端正正地骑在马背上,眼睛眨都没眨一下,冷冷的看着小泉立二,他身边的警卫员手一放,小泉立二的一撮头发随风落地。

“这就是你们鬼子的武士道精神?就这?还能拿上台盘?给脸都不要脸,你们鬼子不是说战无不胜,不是说只要几个月就能亡我中华吗?现在就是机会,拿出点精神头出来,让我的士兵看看,别窝窝囊囊的,死也要象个军人。”

解文胜的话好象给小泉立二打了针强心针,他感到手捂的地方并没有受伤,他放下手,只见军裤被划开,一块布片正好耷拉在裤裆上,风一吹就象一面小鬼子的国旗,他也顾不了这许多了,拔出军刀,转身一阵鬼喊乱叫。

“都爬起来,拿起武器,准备战斗,混蛋,怎么回事,快爬起来,犬养苟进,爬起来,猪杂种介,混蛋,我们大日本皇军的威风到哪儿去了?我们大日本皇军是战无不胜的,还怕这些支那人,混蛋,混蛋……”

小泉立二一路打过去,一路骂过去,拎起这个,那个摊下来,拎起那个,这个摊下来,他又是巴掌,又是脚,好不容易把部队招集起来,排成一排,可不是这个拿不住枪,哗啦一声,枪掉在地上,就是那个腿一软,窟通一声跪在地上,小泉立二是越喊心越凉,他想就是死,也要再杀几个支那人垫垫底。

解文胜与张宁看着这队鬼子,不约而同的冷冷一笑,一拉马缰,回到部队。解文胜一勒马,大吼一声。

“季翔。”

“到。”

“抽签,五分钟。”

“是。”

一声令下,只见老刘头抱着大刀走到解文胜的马前,威风凛凛地往那一立,看得丁平一愣。

“旅长,老刘头是怎么回事啊?”

“杀鬼子。”

“可您……”

“可什么可,服从命令。”

“是。”

丁平大声应道。只见季翔领着警通营的战士捧着盒子迅速散开,不到五分钟就回到原地。

“报告旅长,抽签完毕。”

“好,抽到签的,出列。”

只见抽到签的,个个兴高采烈,精神抖擞地站在队列的前面。没抽到签的,虽然满脸遗憾,可依然是纹丝不动地站在队列里,虎视眈眈地注视着鬼子。丁平、郭得胜、岳胜站在队伍中间,杀气腾腾地看着对面的小鬼子。这边的小鬼子一看这阵势,尽管浑身上下一个劲发抖,手脚不听使唤,倒也横下一条心,端着枪,上了刺刀,嘴里嘀嘀咕咕的,不知道说些什么。北风呼啸,枯叶横飞,吹得山谷里嗡嗡作响,象是战鼓隐隐擂动,天地一片肃杀,静静地等候。

解文胜看了看手表,抬起一只手,猛地一挥。只听见一声大吼,“杀……”,天地象裂开一样,245人如同是猛虎下山,又象是出壳的利剑,更象是冰冷的北风,吹得小鬼子一点活气都没有。只见对面的小鬼子还没有冲出来,就有七八个鬼子腿一哆嗦,爬在那里,再也爬不起来了,剩下的鬼子端着枪,呲牙咧嘴的号叫着冲过来。

丁平低着身子,平拿着大刀,冲在队伍的最前面,他的目标非常明确,就是拿指挥刀的小鬼子军官。他两肋生风,就象飞起来一样,眨眼间就已经冲到小泉立二前面。小泉立二一举刀迎刀一斩,这一刀在日本剑道里有个说法,叫做迎风一刀斩,刀夹风声,“呼呼”向丁平劈来。丁平大吼一声,“来得好。”大刀轻轻向上一举,刀背迎着小泉立二的刀锋而上。小泉立二一阵狂喜,心想等会就知道厉害了,我这刀还不连着你的刀一起砍到你的身上。就在小泉立二高兴的时候,丁平手腕一抖,丁平手中的大刀轻巧一转,并且向后一引,小泉立二只觉得自己和刀被自己的力量牵引着,向丁平的身后飞去,而这时,丁平将大刀一平,刀锋向前,手不动,身不转,小泉立二就觉得自己的脖子向刀锋砍去,只听见扑哧一声,小泉立二看见自己的血顶着自己的头颅飞在半空中,他怎么也不相信,自己练了十几年的迎风一刀斩,却在对手一个简单的动作里,就让自己的头颅离开了自己的身体,而自己还不知道对手的名字,带着这丝遗憾,小泉立二的头颅重重地摔落在地上。而这时,丁平斜眼看见一个鬼子端着枪冲过他的身边,他想都没想,微微一转身,手臂暴长,刀锋顺势轮圆,咔嚓一声,又一颗鬼子的头颅飞在空中。同时,他看见两枝枪将鬼子挑在半空中,枪尖一抖,只听见“哧啦”“哧啦”两声,鬼子的身体在空中裂成两半,向后急飞,砸在正在向前跑的鬼子身上,只看见被砸中的鬼子“哇呀”一声,两眼发直,身体僵硬,扑通摔到在地上,再也没有爬起来,他正准备喊声好,却猛地听见自己的身后一声大喊。

“你他妈的丁平,连老子的鬼子都杀了,你寒碜我是吧,这不是成心跟我捣蛋吗?丁平,**你祖宗的。”

丁平才缓过神来,只见郭得胜横眉怒眼地站在自己的身后大骂着。一想才想起来,自己顺手杀的,原来是郭得胜的鬼子,连忙赔礼。

“哎哟,老郭,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杀顺手了,杀顺手了,我向你赔罪了,我请你喝酒,我请你喝酒。”

“去你妈的,你赔老子的鬼子,老子盼星星盼月亮,好不容易才摸到个好签,杀个鬼子,却给你捞现成的,走,咱们找旅长、参谋长评理去。”

一把抓住丁平的衣服就往解文胜那里拖。这一拖把个丁平拖得火腾的一声冒起来。

“我说老郭啊,你他妈的骂谁呢?自己没个熊本事,却在怨爹怪娘的,鬼子还没杀完呢,就来拖我,快松手,让我再杀几个鬼子,解解馋。”

“妈的,咋还想好事呢,你他妈的睁开眼看看,那还有鬼子呢,只要你找到一个鬼子,老子立马松手,杀鬼子。”

丁平才张眼四周望了望,只见清一色灰军装站在四周,老刘头也笑嘻嘻地站在不远处,用手中的刀拨弄着躺在地上的小鬼子,嘴里不停地说着话。

“咋这么不经杀,俺才使了一招,你的脑袋就不见了,唉,早知道俺就悠着点,小鬼子,装熊呢?快爬起来,再和俺过两招,这次俺一定悠着点,过过刀瘾后,再让你小鬼子的脑袋搬家,俺说小鬼子,你看咋样?”

听得丁平一乐,说道:“我说老刘头,有你这样说话的吗?这不叫马后炮吗?”

“管他什么炮呢?只要能杀鬼子就是好炮。”

老刘头说得自己也乐了起来,而郭得胜可不愿意了,打断丁平的话。

“丁平,那他妈的别打岔,咱们的事还没完了,拉扯上老刘头干什么。”

“咱俩?咱俩有什么事啊?”

“你他妈别给老子揣着明白装糊涂,走走,咱找旅长、参谋长评理去。”

说着说着,就和丁平拉拉扯扯地来到解文胜的前面,还没等他俩说,解文胜就冷着脸骂道:“多大的事啊,一个小鬼子就让我们的两个大团长吵吵闹闹的?象团长的样子吗?”

“旅长,您不知道……”

“我不知道什么,两个兔崽子,都给我立正,光知道些小芝麻,以后有许多大仗等我们去打,到时就怕鬼子藏起来躲起来,不让你们杀。”

“可是,旅长……”

“可是什么,都给我站到一边,吕参谋,清点战场。”

“是。”

吕春带着几个人清点战场,不一会,跑到解文胜一个立正。

“报告旅长,245名鬼子全部击毙,其中34名鬼子是给活生生吓死的,我部六人负伤,属轻伤,报告完毕,请旅长指示。”

“好,归队。”

“是。”

解文胜骑着马来到场中央,高声说道。

“弟兄们,看到没有,这队小鬼子是他们的精锐,我刚才计算了一下时间,五分钟啊,245个鬼子就在我们的前面倒下了,而且还有34个鬼子被硬生生吓死了。大家都看看,那些没有杀到鬼子的,个个都懊恼得不得了,这是为什么?为什么这些鬼子在我们的面前如此不堪一击?”

“因为我们的士气比鬼子高。”

谢文广高声答道。

“我们训练比鬼子好。”

丁平挥臂大喊着。

“我们准备得充分,还有我们比小鬼子更勇敢。”

郭得胜胸有成竹地说道。

“因为我们有颗必胜的心。”

张宁振臂急呼。

“我们的精气神比鬼子高。”

岳胜举起手中的长枪往空中一扬。

“弟兄们说都很好,说得都对,岳胜,我刚才看到两个使枪的兄弟,一招就将鬼子挑在空中,手一抖,鬼子就裂成两半了,哪是谁啊?”

“报告旅长,是牛大力和杨家威。”岳胜指着他们说道,“他们都是岳家军的后代,一个是牛皋的后代,一个是杨再兴的后代,都憋着一口气,要把鬼子杀光,替我们中国人争气。”

“好,牛大力和杨家威,站到前面来,让大家看看,我们就要有这样的勇气与魄力。弟兄们,我们为什么能战胜,刚才弟兄们都说了,我只想补充一点,因为我们是中国人,抵御外虏是我们每个中国人应该做的,所以我们比小鬼子厉害,因为我们是正义之师,我们有一腔报国的热血,而小鬼子没有,所以我们必胜,我们民族必胜,我们要做民族的抗日先锋。”

“必胜,必胜。”

呼声一浪高过一浪,久久地回荡在山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