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03.html


小伙计瞅着他是微微一笑,道:“先生,您买这块表之前,我要先告诉您,这块表是旧的。几个月之前,有位先生买走了这块表,当时的价钱是七十八块大洋,可他买走十几天之后不知为什么又不想要了,就委托我们店帮他代卖,所以您看着这表是新的,实际是已经被人用过了,这一点店里有规定,所以我要告诉您!”

李重九点了一下头:“那这表现在卖多少钱?”

“我们老板跟那位先生谈好了,店里抽两块钱佣金,一共卖二十块!”

“差那么多钱?”李重九听完感觉很吃惊。

小伙计一本正经道:“这表要是送到当铺里,最多也就是给他十块钱,其实本身我们老板也不愿意做代卖这种生意,很影响店里的买卖的!但不知那位先生跟我们老板说了什么,老板后来就答应下来了,您现在要了这块表,也算给我们店里帮了一个忙!”小伙计说着说着就笑了。

李重九又翻来复去地看了看那块表,真看不出新旧来,小伙计望着他笑道:“先生,您放心,虽然这表是按旧表卖,但跟新的是一样,您看,我不跟您说,您看的出来它用过吗?!本身那位先生就没用几天,何况那先生把表拿回来时,我们老板是亲自检查过了,绝对没毛病,不然我们也绝对不敢拿出来卖,那样做就是砸自己买卖呢!不过万一您用着有什么毛病,我们店负全责。卖,我们是按旧表卖,但万一有什么毛病,您拿过来我们绝对是按您买的新表对待,这一点您就放一百个心好了!”

李重九握着那块表是绝对的真心喜爱,听完小伙计的话,他点点头,把怀表凑在耳朵边他又听了听,然后很满意地点点头。

小伙计看着他满意的样子,依旧一脸笑容地问道:“怎么样?先生,如果您喜欢,我再帮您选条链子怎么样?这满银的表,我看您还是也选条银链比较好!”

李重九点点头道:“好,那你就再帮俺选条银链子吧!不要太粗的!”

“好嘞,绝对错不了!”小伙计一看买卖成交,立刻手脚麻利地端来一匣怀表表链。

这一匣怀表表链,一共十几条,全是纯银打就的。

李重九挑来选去,选中了匣中一条中粗的链子,样式看着也比较中和,和那块表是非常的般配。

小伙计对此也是连连夸赞李重九有眼力,李重九笑着问:“这链子要多少钱?”

小伙计笑道:“十二块大洋,价钱还公道吧?”

李重九一咧嘴,也笑着道:“你这真是媳妇贱媒人贵,一块表才二十块,这么条链子却要十二,还说价钱公道!”

小伙计一边给怀表上着链子一边对李重九道:“这链子是货真价实,童叟无欺,跟您买的这表一样,也是坐着外国大轮船的舶来品,全北京我也敢说这是最实在的价儿,实在是因为那表您买的太值了,所以您才觉着这链子有点儿贵。我实话跟您说,任何一块瑞士国产的表,掉下四、五十块大洋来您是绝对买不到!”小伙计把话说完,链子不但给上好了,表也给对准了,另外他还给怀表包了一个漂亮的小纸盒。

李重九先掏出六张五元的钞票,又拿出来两块现洋一起递给了小伙计:“一共三十二,对不对?你数数!”

小伙计接过钱来说了声:“对!”迅速一数又对李重九笑着说了声:“正好!”随后他顺手把钱就交到了柜上。


李重九接过来小伙计双手递给他的怀表问小伙计:“这儿吃什么奶油点心的地儿在哪儿?”

小伙计呲牙一乐,向外面指着道:“您出了我们店向前再走四家店,那儿有一家挂着‘其士林’招牌的二层楼,楼下他们就卖各种点心,有奶油的,也有不全是奶油的,如果您不忙,还可以去他们二楼坐坐,他们二楼还有咖啡什么的,味道很地道!”

李重九说了声多谢,小伙计回道:“不客气!有空儿您常来!”

李重九点点头,装起怀表、提着大褂出了钟表店。

按照钟表店小伙计的指引,李重九走到了其士林门前,这时他也有些饿了,走到其士林门前推门就走了过去。

其士林店里的西崽一看来了客人,忙上来招呼道:“先生,您是只买些点心还是坐坐?”

李重九问道:“上面还有座吗?”

西崽忙道:“有,有!”

“那俺就去你们二楼坐坐!”

西崽答了声好,引着李重九就上了二楼。

在二楼临窗的一个座位坐下后,李重九突然感觉有点儿不自在。西崽问他:“先生,您用点些什么点心?咖啡要吗?”

李重九有些窘迫道:“要,要,都要,你看着上就是了!”

西崽一听这话没问就知道这客人是第一次到这种地方来,所以他立刻笑着道:“先给您来一份四色点心,一杯咖啡您看怎么样?”

李重九连连点头说着好好好,西崽道了声:“您稍候!”转身去了楼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