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狼绞杀 正文 突遭袭击C

将将巴巴 收藏 23 9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6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68.html[/size][/URL] 我马上问了一句,东南方向有什么? 经我这么一提醒,蓝连长才恍然大悟,说道,天呐,是火箭炮连,敌人一定是袭击那里。 原来,在两个小时前,我团火箭炮营三连的六门63式130mm轮式自行火箭炮刚刚进入这处阵地,准备向香畔市发动攻击。这种炮的全重5570公斤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68.html


其实,火箭炮三连的这处阵地是在2小时之前刚刚建立的,敌人怎么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掌握情报,的确是个谜。但对柏团长来讲,很快就分析到敌人的情报来源,那就是十有八九,是被苏联派来的电子侦听部队给扑捉到了通讯信号。

当时,在香畔市以北地区,活跃着一支敌人的特工部队,队长就是麻脸,在开战的第一天,该营坚守2203高地,当天即被我团全歼,而麻脸在开枪打死我营曲营长之后,死里逃生,带领大约一个连的精干兵力,钻进深山老林,与我军展开游击战、特工战,多次化妆成我军从事偷袭与破坏活动。

两个小时前,他得到黄师长的命令,说我军的一个火箭炮三连刚刚进入阵地,于是,与黎婷卉的女兵连一起,前来进行偷袭。

麻脸是在火箭炮三连官兵正在吃饭的时候突然采取行动的。当时,他潜伏在该阵地西北方向的一片树林里,用微声手枪干掉4名游动哨兵,秘密接近炮阵地,用50余人建立一道防线,用以拦截援兵,然后,用另外200多人疯狂向三连阵地进攻。

枪声及手榴弹的爆炸声瞬间响做一片,我团火箭炮营三连连长霍建申(28岁,四川绵阳人)怎么也没有料到,敌人会在中午的时候前来偷袭。他扔掉饭碗,随手拿起一只56冲,可保险尚未打开,一个黑影从浓烟中窜出,跟着,一串子弹从这个人的枪里飞出来,准确地击中他的头部。霍连长只呵了一声就中弹倒地,再也没有起来。

他的颅骨被打碎,脑浆溅了一地。

而这个冲过来的敌人不是别人,正是麻脸。

麻脸的敏捷程度一点也不亚于一名年轻力壮的小伙子,甚至,奔跑的速度亦不亚于一名正处于最佳状态中的百米运动员,他一半是跑,一半是跳。跑是冲过草地,跳是跃过弹坑。他的身体看起来不停地摇摆,但对平衡的把握绝对不差分毫。

他的食指担在枪机上,但从来不打长射,一麻是短点射。他对射击频率的掌握源自于自己是一名久经沙场的老兵,知道如何在激战中保持弹夹不空,该打的时候肯定打,不该打的时候不放空枪,所以,他的点射一般都是三至四发子弹。

在他的身后,是他手下的一群士兵以及黎婷卉带领的一帮女兵,他们没有一个落后的,全都跟着猛冲猛打。他们基本没有遇到有组织的抵抗,因为他们实施的猝不及防的行动为他们赢得了风险系数极小的战机,或者说,由于火箭炮三连在防守方面存在极大漏洞,使他们的进攻极其顺手,如同探囊取物一样。

一名三连战士刚要举枪,被麻脸一个点射干倒,接着又补一个点射。他们已经冲入三连战士当中,见人就打,毫不犹豫,即便是伤员,也一个不留。他们担心的倒不是留下伤员会给后续行动带来什么不便,而是防备有的伤员会在他们不留意的时候突然操起武器向他们射击。

现在打的是近距战,帖身战,对视战,但明显的是,大多数火箭炮三连的战士手中竟然没有武器,只用握在手里的饭碗和随手从地上拣起的石头与敌人对打,有的人中弹的时候,嘴里吐出的不光是血,还有许多被血浸透的饭粒。他们哪里想到,在嘴嚼饭粒的时候,身体的某一个部位会被子弹击中呢?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